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626|回复: 0

有一种痛叫做问题干部不能不复出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09-3-31 11: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钝俚
近日问题干部复出很是让公众兴奋,而这种兴奋更多的表现是仿佛无处宣泄的情绪找到了攻击的靶子,于是,批评和质问、痛骂和诅咒便铺天盖地而至。但就这个现象来讲,失去理智与否并不重要,没有网络道德与否都在其次,关键是为什么会众口一词呈现一边倒呢?
自然的,这是不可忽视的民意。虽然网络舆论也是可以被直接或间接引导的,但有一点确乎是其他任何媒体都代替不了的:在现阶段,网络是最公正无私、不讲情面或者等级大小的,是最不可能从技术或意识上被完全控制的,所以,它的山呼海啸是我们能够彻底感知的最真实的“民意”。
何谓问题干部?当然是有问题的干部。什么才能够称得上有问题?当然是违法乱纪并且被查处了的(没有查出的当然就没有公众能够知道的“问题”)。一般来说,要达到某个级别的干部才有机会去违法乱纪,并且毒瘤已经长大还不幸理疗失败才鱼死网破地被查处。
但是我们现今知道的问题干部都是各类媒体曝光后被“严厉查处”的,也就是说,要害在于媒体和公众的穷追猛打才被“有关部门”或“有关地方”好不容易做出公开姿态。纵使打死老鼠和落水狗被很多人不齿,但如果某地某人居然无视强大社会舆论的能量,“问题干部”一下子又咸鱼翻身复出了,大家就会认为他们怎么就打不死也没掉深沟里?!
严格说来,近日舆论沸沸扬扬只是心有不甘的牢骚而已。试想当日邱晓华先生再度就职某企业之时,群起而攻之之后结果如何?所以,要害不在于让有问题的人永世不得翻身,不在于因为是干部就必须一辈子背上枷锁天天赎罪,而是出了问题该承担怎样的责任,除了向上级交代并负责之外,该怎样向社会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交代,必须弄明白社会公众满不满意处理的过程、赞不赞同处置的结果。至于还该不该继续当干部特别是继续当领导干部,也不能仅仅是上级领导或者所谓组织一票决定,社会公众也应当有知情权、建议权、决定权和监督权。
道理很简单,为什么一直就无法实现呢?归根结底,还是公共权力和公共利益的最终归宿。试想如果看似高度集中并自上而下运行的权力一旦放开,领导干部的岗位还会这么富有吸引力?市县级以上(姑且不说乡镇)公务员招考还会如此火爆?既得利益还会得到最强有力的维护?!
当这个基本格局无法做出重大调整之时,如果要完全消减社会公众的疑惑是非常困难的。但是着眼于长期执政的基础,却应当立即着手制定一系列有关于问题干部处置和复出的规定,并且交由社会公众评判此标准,最大限度汲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使官方一家之言变为群策群力之识,避免把矛盾和问题全部都集于自己一身。
一个惯性思维急需改变:出了事情就必须有某个具体干部承担,一直回避管理体制或者机制的漏洞和弊病,然后一切对外描述称似乎所有责任都是这个干部自己工作不力造成的,传递给公众的信号就是用人失察是问题激化的主要原因,这个固定对象的人便一下子万劫不复跌入深渊,人人恨不能活剥起皮、生啖其肉。但事情到了平息之时,“组织”又觉得这样是不公平的(抛开被处置之人尚掌握了大量某阶层的证据可能导致更大的不稳定因素等猜测),还是要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而一贯传统却是领导干部上得下不得,只能自打耳光适当迂回平反,问题干部就接受组织安排重出江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于是社会公众要找理由、要说法的结果必然是雾里看花虚与委蛇。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干部也是人,当然也会有过,毛泽东同志也说“知错就改,改了就是好同志”。现在的关键是每一重大事件发生后的处理是否就一直延续如下程序办理:领导绝对正确,机制绝对完善,处置绝对有力,某人绝对有负众望、罪大恶极急需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当一切都是可以利用的棋子,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对象,唯有权力和权威半点不能受到质疑和挑战之时,还有什么可以值得信赖和为之完全付出——如是恶性循环,社会公众的质疑就不再仅仅局限于某个问题官员的复出,他们的怀疑对象将会扩大到整个执政行政系统,与此同时体制内的僚和吏也会对上失望、对下绝望。
此时,社会公众信仰坚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体制内矛盾也会聚集爆发:翻开历史,没有那一次的骚乱或者运动离得开原统治阶层内部的不得志人士的积极主动大胆参与和鼓动,纯粹的老百姓是没有这份心思来进入到巧取豪夺、争名夺利的所谓残酷斗争中去的。最坏的结局就是更多、更深层次的各种危机被有意无意大量掩饰,并积蓄能量终至于猛烈爆发,再被有心集团充分利用,便意欲扭转乾坤,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所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核心正在于此。
问题干部复出不能简单地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对某个具体干部是极其不公平的。只是当所有信息、所有规则都来自于上层时,对于社会公众的极其不公平就凸显出来,他们就成为了最坚定的怀疑论者,而类似于四处灭火之类的举动不仅会成为常态,更会使得公共信仰不再坚定,最大的危机就不单单是埋下可怕的种子那般遥不可及。
这一种痛,有什么药方根治呢?!
二〇〇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5-26 18:22 , Processed in 0.089650 second(s), 1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