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3391|回复: 0

晨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1 17:21:1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是星期日,天一直很燥,我早早起床 去锻炼,走在田间的小道上,两边大多是玉米,少有花生。
        行至我们的玉米田,刚浇过六天,玉米象发了狂一样直往上窜,窜的我心里没底,别人都喷撒了控旺剂,可我由于工作忙无空施药,还对母亲说天旱没事,如果母亲知道一定会批评我的懒惰,我知道父母辛勤劳动一生,原来俺家的农田一枝独秀,产量一直领先,父亲还是生产队长,所以我对农业生产不敢大意,产量如何不追求,就是不能长草,在我这种虚荣心的执着下,你别说,产量还可以,地临还夸我们产量高,拜托别夸了!我善意的谎言只是怕父母心里不高兴。
        右拐路北是块花生田,约有8至9亩,主人喷撒农药正在往返。他的儿子大二放假在家,正在配比农药,配好农药他也去 喷撒, 他认真的样子让我想起从前的我,他的这种历练会永刻心间,永远不会忘记来时路。
      继续前行,路北是一块玉米田,路中有电三轮一辆,车上有水桶一个,约装300升水,农药三瓶,地里有位农民在喷撒农药,她全副武装:头戴蓝帽,带着口罩,身穿蓝色长挂,脚蹬防水鞋,再熟悉也认不出来。我问:“打几壶了",“五壶了,再打一壶",打药的小妹回荅我,并问我早,她湿漉漉的衣服谁早?我原以为我起的早,汗颜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9-16 16:52 , Processed in 0.153422 second(s),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