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45842|回复: 2

又是槐花飘香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8 20: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槐花飘香时
王明见
又是槐花飘香的季节,早晨淅淅沥沥的春雨把龙都大街小巷城市乡村洗的干净清爽,春风和着细雨把槐花的清香送到我们的鼻孔深处直钻到脑海里那个记忆最美的地方——故乡老家。
槐林五月漾琼花,
郁郁芬芳醉万家。
春水碧波飘落处,
浮香一路到天涯。
195ca98949661632459a8ce0c83be7fd_33336244_33336244_1397912652213_mthumb.jpg
于是童年在老家采槐花的一幅幅画面清晰的浮现在面前:那时候刻在记忆最深处的感觉就是饿,我们兄妹几个就像老屋房梁上那窝小燕子整天对着父母喊“饿饿饿”,似乎从来不曾吃饱过。“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过了春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就连红薯也吃完了,只剩下一些红薯面熬些稀粥每天哄圆我们的肚皮。那时小,和小伙伴们打夜仗“藏老目”(抓特务)疯到半夜进家睡觉时,那些稀粥早已化作汗水尿水消失得干干净净,虽然饥肠辘辘也只能在父母“人是一盘磨,睡下就不饿”的念叨声中睡去。于是早起吃几个红薯面饼子就成了那时最幸福最热切的盼望了——每天早起大姐帮母亲烙红薯饼子时,我们就等在鏊子旁虎视眈眈盯着鏊子上透着甜香的红薯饼。大姐呢,就像猎鹰一样巡视着自己的岗位,警惕地看着她的弟弟们,稍不留神她好不容易积攒的几个烙饼就被我们抓到手里风卷残云般吞到肚子里。我们甚至还偷偷藏起一两个烙饼以便放学后吃上一顿给自己“加餐”解个馋,父母发现我们偷藏的烙饼后从来不责骂我们,只是叹口气:“哎,孩子们饿呀,啥时候日子好了,给孩子们蒸一大锅白面馍再买上半扇子猪肉让孩子们吃个够!”......
春暖花开后各种野菜陆续成熟,菠菜、荠菜、面条棵、榆钱......或煮或蒸被我们吃下肚去,谈不上美味,能哄饱肚子就行。赶上条件好些时,这些或煮或蒸的绿色食品撒上几粒盐,拌些蒜汁,如果再奢侈些还能滴上几滴香油,吃起来津津有味,赛过今天过大年哩!
739fbe907f2e093d94089dcfeb714fe6_885E851ED383FC1E5D71051D3055A716.jpg
黄鹂啼春燕子呢喃槐花飘香时,我们的“饕餮大餐”也如约而至。几个小伙伴像敏捷的猿猴爬上院里的大槐树,就坐在槐树枝头选拣那些最香最嫩的槐花,顺着花茎一捋,一小把槐花立马就塞到了嘴里大快朵颐,那槐花的香味从舌尖直渗透到五脏六腑,馋得树下的男男女女大小伙伴直叫:“快点,给我们扔下来些,再不给我们槐树刺扎你们的嘴——左一扎,右一扎,扎得小孩叽哇哇。”我们连忙把采摘的槐花送到地上,大篮小盆都装满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高高兴兴带着槐花回家做饭去,不用说一定是蒸槐花了,那时那刻幸福写在脸上,吃槐花饭简直就是盛大的节日!
.......
4月21日周日上午,带着妻儿回老家去,不图别的,就是想到老家看看老宅上那片菜地,采摘些槐花香椿,回味一下家乡味道童年味道。槐树花期大概有两周,但第二周花就老了,想吃槐花饭,万万不能等到第二周,吃槐花要趁早,现在槐花香嫩可口为最好。
春雨过后的大沙河水面犹如一面明镜,河岸边绿草如茵。岸边的垂柳倒映在湖中,不远处树林中,不时传来斑鸠“咕咕咕咕”的歌唱及黑八哥黄鹂鸟宛转悠扬的鸣叫。隐隐约约,鼻端飘来洋槐花沁人心脾的香气,我顺着树林寻找,就见林子深处有一片茂密的槐树林,若有若无的花香就来自那里,于是我快步向槐树林走去。呀呵,扑面而来的是白色槐花,不,应该是翡翠碎玉堆砌的海洋。准确些说,槐花的那种白不是雪白而是奶白色的,配以淡青色的花苞以及花蕊,在刚刚钻出的翠绿色的槐树叶芽儿映衬之下,散发出迷人的素雅色彩!
a07645c77539e6857a1d7b918d4147b8_rdn_534caaba452f6.jpg
“谢尽芳菲四月中,忽来清气透帘笼。寻香看取邻家树,照眼繁华流雪风。”进入温暖的四月,当我们看过了迎春花、梨花、桃花的争奇斗艳后,槐花静悄悄来了,袭一身素雅,爬上枝头树梢,一如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小龙女,不食人间烟火,别有一番高雅情趣。那一树树洁白晶莹的槐花,开得热情奔放,美不胜收。嗅着醉人的花香,走在这样的意境里,人很容易被感染了。这些槐花虽不及牡丹雍容华贵,也不及梅花娇艳多姿,但它质朴、素雅,如同草根文人。诗人的情感寄托在槐花身上,这花便兼具了人的性格,无论入词入诗,都能品读出或喜或悲的味道来。我整个人仿佛是浸泡在这淡雅的色调之中和浓郁的花香之中,“沥沥春雨后,寂寂鸟鸣喧。夜雨槐花开,微醺听杜鹃。”种种美妙岂是言语可以表达的?
“别愣着了,快上树够(采摘之意)槐花吧!”妻子的叫声唤醒了沉醉在槐花香里的我。但我如今已是“廉颇老矣” 爬不上高树了,孩子们只会玩手机不会爬树,妻子借来一把铁钩一把竹梯子,孩子们笑闹着登梯子钩槐花,一簇簇一团团槐花落下来,我和妻子就在树下采摘槐花。没想到,如今采槐花也成了生活在钢铁森林里、滚滚红尘中的人们浪漫而又具有诗意的事情。
我们正忙,几位大哥大嫂已经围了上来,手里掂着、端着一袋袋一盆盆槐花香椿,热情地塞到我们手中:“看看恁俩,好不容易回趟老家,咋能让孩子们够槐花呢!?摔下来咋办?”“给你们了,我这盆槐花可是爬了三棵槐树摘下来的”......乡亲们的淳朴热情让我们一家感到心头如同揣了个小火炉,那种温暖而又舒适的感觉既让人感动又让人沉醉!盛情难却,我们只好收下这些槐花、香椿,一首诗也不知不觉浮上心头:“绿鬓轻簪白玉珰,冰肌绰约雪凝香。不输茉莉清高洁,绝胜梨花素雅妆。入俗灵根无媚态,出尘风骨满平冈。荒年可果饥民腹,摘入荆篮作稻粮。”我们早已和荒年再见,但槐花的美味早已与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饮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试问,有几人不愿把它“摘入荆篮作稻粮”呢?......
到家了,当然要吃槐花饭。妻子上网搜索一下惊奇地告诉我:你瞧,槐花清香甘甜,富含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同时还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润肺、降血压、预防中风的功效,没想到槐花还有这神奇效果哩!将槐花还可以做汤、拌菜、焖饭,还可做槐花糕,还可以包饺子哩!......
我说:咱不做汤不做槐花糕也不包饺子,做个拌面煎槐花就行。
妻子答应一声,在孩子们帮助下把槐花洗净拌面,烧上平底锅淋上香油,一番烹饪后香喷喷的油煎槐花饭端上桌子。儿子又捣了一碗小香椿,女儿炕好了小油馍,我端上一盘荆芥丝——一顿别开生面的乡野大餐正式开吃。我迫不及待吃了一口槐花饭,刚入口那种甜、香、脆、筋的味觉冲击力就征服、感动了我所有的味蕾!
我看了一眼大口吞咽的儿子笑着说:“吃油煎槐花要慢点,细嚼慢咽才能吃出油煎小河虾的味道。”儿子吃一口槐花就一口香椿,又忍不住夹了几根荆芥丝,边吞咽边笑着说:“你咋吃那么大口呢!你和妈老是说过去红薯野菜难吃,我咋觉着吃起来那么香甜呢!”
我愣住了,怎么给生活在物资丰饶的今天,过惯了“天天过年”一样好日子的孩子们解释呢?“一树槐花十里香,宛如白玉树间藏。丰年不觉灾年贵,百姓阳春救命粮。”他们生活在幸福和美的“丰年”,是很难理解我们以及我们的前辈们那个时代的生活的。也许,这些生活在蜜罐里的孩子们真的需要多吃些过去的“山肴野蔌”,多了解过去的“苦”才能更珍惜今日的“甜”吧!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常带孩子们回家看看,让他们记住农村老家那永远的根脉,让他们学会珍惜现在,以便更好的把握未来!
fcddc96595c2309bfd188c425f550ac2_yuan_a4a15e283e2cc74a41b34a6a8ec8ddec.jpg
d52d368714d710e79c95a9258e219362_U9971P704DT20160301171828.jpg

作者简介:王明见,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电话:13673556198
          地址;商水县文化广电旅游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30 23: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吃槐树花了,要保护树木,关爱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3: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豫周0123 发表于 2019-4-30 23:30
不要吃槐树花了,要保护树木,关爱自然。

槐花野菜......历史上就是劳动人民的救命粮,只要不破坏树枝,吃槐花也是对大自然的爱护,总比一些人吃珍稀动物好太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8-25 20:32 , Processed in 0.195423 second(s), 1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