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卧龙躬耕

2019年宛西封氏祭祖大典成功举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02: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001728mmes4b72z7jq9st7[1].jpg 微信图片_20190726014221.jpg
湖南封氏宗亲编写的《封氏文史录》当中收录的我封氏宗亲任明代南阳府(地区)最高官职-同知(相当与现在地级常务副市长)俗称封二府,虽与我宛西封氏始几乎同时期来南阳,但并非同一支!
      早在多年以前,我就好像从那一本志书知道在我们南阳宛西除了我们这一支封姓家族之外,在宛东南阳某地还有我们的同宗同族,但是一直无法得知他们的确切消息,今年春节前在大河文化网某版主建的微信群于文友讨论封丘县来历时无意当中得知在宛东社旗下洼有我封氏族人。社旗原名赊店镇于五十年代初建县,之前明清一直是南阳县四大镇之一 ,他们会不会和肇爷明代来南阳有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7 16: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001728mmes4b72z7jq9st7[1].jpg 微信图片_20190726014213.jpg
我查到最早(隋代)一位在南阳县任知县的一位我封宗亲-封德
据了解南阳县曾经有我封氏族人居住,但截止目前我还未经遇到一位居住在卧龙宛城农村以封姓命名或者在村里属大姓的宗亲,2017年年末,我偶然在一个微信群里了解到在南阳宛东社旗县一个村子里有和我这个姓同字的宗亲,社旗原名赊店镇于五十年代初建县,之前明清一直是南阳县四大镇之一 ,他们会不会和明代来南阳肇爷(圻祖)有关系?2018年2月18日(正月初六),虽然春节还没过完,但是本着追本溯源,求根问底的心态,当天我轻车简从,骑上单车对宛东社旗封庄进行了寻访,经过了解是清康熙十(1671)先祖封大宾、大臣兄弟二人(传说还有老三)用担子挑其父封万候遗骨,从直隶(河北)内黄(今河南黄河北离封氏得姓之地封丘很近)迁此定居,至今已经十三代,字派是:“万(始祖)、大(二世)、元(三世)、永(四世)、俊(五世)、玉(六世)、两(七世)、广(八世)、天或占(九世)文(十世)得(十一世)、成(十二世)、福(十三世)”。村以姓名得名“封庄”。封庄在明清民国时长期隶属裕州(方城),解放后六十年代,社旗(社旗县城东北16.6千米,东南距下洼9千米,西界方城县,在望花湖水库东南角)建县才由方城划规新成立的社旗县,与吾内西封氏根本不是一支,南阳县在历史上究竟有没有封氏家族?如果没有为啥很多史志上却说有,如果现有现在这些宗亲又在哪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2: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213040goz222ytu444400a[1].jpg 213050tqwqlzej2lgdg2w2[1].jpg 213051ad2a7tge5jxj778l[1].jpg
南阳市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丰(封)家大院及旧时宛南书院旧址
2018年3月17日,我去西峡五里桥镇找克申兄送我收集到的一些始祖资料,克申哥告诉我在南阳城东关据内乡宗亲老人传说疑似有我封氏族人居住,但不知为什么从哪一代起和家里人失去了联系,希望我回去了能够寻访一下,这次能够将他们编入这次续编的家谱内。回到南阳之后,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以南阳东关魏公桥为中心打听这一带是否有姓封的居住,但附近的人都说没听过个地方有这个姓的在此居住,但是确有个与我“封”姓音相近字不同的“丰”姓此地很多而且还是老户。那几天我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老城的街道当中瞎转悠,一种想法突然涌现在我脑海当中,廉公会不会是因为某些原因逃亡在外, 而不得已取封的谐音而改姓丰收的丰,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种推测,但是前天晩上内乡封营一位封氏族人-封移(仁字辈)给我讲了一个 传说间接证明了我的这种推测!内乡封营的封移(仁字辈)说,“他听老辈人讲,据说在清康熙年间,内乡瓦亭有兄弟俩,大哥叫佩,二弟叫廉,曾经给皇帝家看病(还有一种说法是兽医,给看马)看好后皇帝龙颜大悦,当即赐了一块匾,在书写时误将“封”写作“丰”,兄弟俩一看傻眼了,这可咋办,连姓都改了,但人家是皇上,君命不可违,兄弟俩一商量,老大佩公还姓本家姓“封”老二廉公从此改姓“丰”,带着御赐匾含泪离开生他养他的内乡瓦亭,来到南阳府城东关魏公桥附近,以悬壹济世为生,从廉公起至今已300多年,繁沿应该有30-50多户”。封移说。2018年夏天我曾经在一个封氏宗亲微信群,获得这样一个信息:说在云南某村村民原本姓封,解放后因为户口登记误将“封”写做“丰”,这一错错了将近60多年,这次修谱才与纠正,户口上也有“丰”改回“封”南阳东关魏公桥紫竹林村一带的丰姓会不会也存在类似的情况?第二天,我又去了位于帝臣公孙子濬濂公昔日读书学习的旧时宛南书院南通贤街“丰家大院”进行了寻访旧,了解到现在住在这里的是丰老大、丰老二,接待我的是老二,他对家族老祖先的事也是一无所知,无老墓碑、无家谱、无口述的历史,通过几天来的走访,我得岀了这样一个公识,由于年代久远,无任何文字资料证实,魏公桥附近这家丰家与我内(乡)西(峡)封氏有任何渊源,廉公后裔经过几百年的繁沿生息,早已经在这里形成一个望族,与我内西封氏家族已经豪无任何关联眼我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由小到大不断融合周边部落、民族,才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在的统一多民族国家吗?想道这些,我打电话和老家(西峡)族兄(克申,负责家谱修订主编)商量,一致决定,放弃寻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0 19: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80226233221.jpg IMG_3516.JPG 101609dc2pk4e5lcittbib[1].jpg 211901sh4a5fx8h48abquf[1].jpg 004501u33mamz3tywwrzvw[1].png
原南阳宛南书院旧址现貌与内乡封氏老祠堂及祠堂老碑文
    2019年7月13号,我在《南阳网、光影中国网》的一位朋友妙慧(网名)告诉我她有个朋友是在南召商务局上班也姓封,这有让我想起去年八月份去内乡县城南关封营见到宗亲封移,他曾经和我提到过他们哪里在清朝中期曾经有一家姓封的迁到南召四棵树,但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有与家里联系,希望我有机会去能实地调查一下。南召在明代有一段时间县治撤销,下边各个乡镇曾经直接隶属于南阳县,如果南召四棵树有封姓族人,说南阳县有封氏居住也不错。
    清乾隆时期,圻祖十五世孙濬濂公(见内乡老祠堂碑文)、(若要以赐为祖濬濂公则应为七世祖,廉字辈)曾在南阳城东关宛南书院上学,而宛南书院原本是始建于东晋时期号称南阳城“八大寺,四大庵”之一的 弥陀寺。因寺僧不守清规戒律,被时任南阳知府的庄有信,,罢黜由寺院改为书院,而我祖濬濂公正是在书院成立没多久进入该书院读书学习的第一批学子。而在此期间远在府城百里之外的内乡县城濬濂公的爷爷帝臣(圻祖十三世孙))、(如果以赐爷为始帝臣则是五世祖)带领其子克任(圻祖十四世孙),以及又约族人应麟、履谦与清乾隆(1736-1795)、乙丑年(1745年)春季到内乡县衙告状打官司,结果官司打赢了,把外人侵占的吾封氏家族十九亩土地要了回来(这里边可能还包含有西迁西峡口镇始祖瑁爷祖屋土地)祠堂建成之后,帝臣公打算在祠堂旁立块石碑,但心愿还未了解旧去世了。他去世之后,正在南阳城东关宛南书院学习的濬濂公请他的守业老恩师邓翰林(翰林:翰林,是我国古代学位名。它的由来可以一直追溯到唐朝,唐玄宗时,从文学侍从中选拔优秀人才,充任翰林学士,专掌内命由皇帝直接发出的极端机密的文件,如任免宰相、宣布讨伐令等。由于翰林学士参与机要,有较大实权,当时号称“内相”。首席翰林学士称承旨。北宋时,翰林学士开始设为专职。明代,翰林学士作为翰林院的最高长官,主管文翰,并备皇帝咨询,实权已相当于丞相。清代沿用明代制度,设置翰林院,主管编修国史,记载皇帝言行的起居注,进讲经史,以及草拟有关典礼的文件;其长官为掌院学士,以大臣充任,属官如侍读学士、侍讲学士、侍读、侍讲、修撰、编修、检讨和庶吉士等,统称为翰林。)给内乡封氏祠门楼上题“封氏宗祠”四个字,又给宗祠正堂赠了一块匾上书“恭俭旧家”四个金字。濬濂公更期望着独自捐钱为宗祠刻一块石碑,这时一位名字叫建洛的族人与濬濂商议说“我们应该承继先祖志向把先祖的业绩写出来让全族人都知到,这是我们后代子孙正常应尽的责任,我们这一代要同心协力把宗祠的石碑立起来。碑文里记述先祖的功绩,请先祖得到安慰,先祖的功绩也可,也可以传谕后人,况且我们全族众人又都有立碑记事的共同心愿。与濬濂议决以后,于是就约见了叔辈兰等及侄辈等几位齐心协力把宗祠的石碑给立起来了。立碑之后,凡是来到宗祠的人看见这块石碑,读了碑文内容,知道了先祖艰苦奋斗创业治家不易,就要守到感动,就能认识到水有源木有根,激发起每一位族人的爱族之心。立碑的目的,也就是记载先祖的功绩,传给后人,后人再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作为参与立碑人的“建洛”对于后代人不是不抱有希望,而是抱有很大的希望。内乡县庠生(即生员俗称秀才)十四世孙建洛(以圻祖为始,若要以赐为祖则建洛应为七世祖,廉字辈,由此碑文可以看出濬濂公与建洛公是同族平辈兄弟关系。)敬记!   大清朝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1年)春季三月  全族族人共同立碑
      濬濂公曾经于清乾隆十六(1751)年在南阳东关宛南书院上学,而内乡封营曾经有一支叫廉的后人(不知会不会是这个叫建洛的?廉是字辈待考……)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迁入南城东关魏公桥一带定居,后不知因何故该“封”为“丰”跟老家失去联系。而位于原宛南书院南边大约100m路东门朝西的南阳市待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封)家大院,很有可能就是当年濬濂公在南阳宛南书院上学期间居住过的地方,甚至我可以大胆猜想这也很有可能是自明代圻祖自山东曲阜原籍来到南阳府(相当于先在地区)后先在南阳城住了一段时间,可能圻祖才华横溢,满腹经论,受到同时期(明太祖洪武二年1396年)来南阳任南阳府二把手同知(相当于现在常务副市长)宗亲封敏(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人)的欣赏推荐才到内乡县任教育学官,卸任之后才正式定居内乡。至于说官方志书和老祠堂碑文为什反说是南阳人?我想应该是由以下原因:也许在肇爷(封圻)和其父(不知  名讳)已经从山东曲阜老家遵从当时政府号召移民或者经商、投亲而来,因此户口上登记的是河南南阳府南阳县,所以官方称封圻为“南阳人”,虽然后来圻祖到内乡做官,卸任之后留在了当地,但是我想南阳城肯定还有他的房产、田产,那这坐位于宛南书院(当时还是弥陀寺)南边的这座“封家大院”会不就是我祖留居南阳时的住宅呢?上午和内乡的德安谈讨家家祖事,德安说明朝政府规定家族中凡是两子以上家庭老大留家,老二迁出,圻祖有两子老大与(田字旁)、老二畤 ,德安说有可能老大后来回山东曲阜老家。老二和肇(圻)爷留在内乡城南拐弯路(今封营),我说有没可能老大没有返回山东曲阜?而是去了南阳东关老“封家大院”?如果是,老大与的后裔现在在哪?他们和现在城东关的姓“丰”的有又啥关联?待考……
     
   

     
   





211901sh4a5fx8h48abquf[1].jpg
004501u33mamz3tywwrzvw[1].png
211901sh4a5fx8h48abquf[1].jpg
211901sh4a5fx8h48abquf[1].jpg
211901sh4a5fx8h48abquf[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01: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0).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2).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3).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4).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5).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6).jpg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7).jpg
收录在内乡县衙系列书籍当中《古衙奇案选》收录《“疯”(封)师爷判婚》中有关我内西封氏先祖帝臣公(或者是同辈-克字辈)在内乡县衙任吏目?(吏员)时期协助当时的内乡知县升堂问案的事迹
  今天下午(2019年7月30日),在重新翻看内乡祠堂老碑文时发现这样一个问题碑文中说,“清朝康熙年间十世孙(这个应该指始祖封圻而言)遇昌公曾经对当时的封氏家族的人口作了一次调查统计,全氏族仅剩下十余家”。而碑文中又说清乾隆(1736-1795)、乙丑年(1745年)春季圻祖十三世孙帝臣带领其子克任(圻祖十四世孙),以及又约族人应麟、履谦到内乡县衙告状打官司,结果官司打赢了,把外人侵占的吾封氏家族十九亩土地要了回来(这里边可能还包含有西迁西峡口镇始祖瑁爷祖屋土地)祠堂建成之后,帝臣公打算在祠堂旁立块石碑,但心愿还未了解就去世了”。这里边就存在一个问题,如果帝臣是圻祖十三氏孙,大致应该是生于清康熙中期,这与遇昌公所处年代接近,遇昌公应该是帝臣公的父辈或叔辈(圻祖十二世孙)才对,但是97版《内西封氏族谱》当中抄录的却是遇昌公是圻祖十世孙,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可能是周庚的外曾祖父封自珍在三四十年代去内乡老祠堂祭奠先祖,其间手抄宗祠的石碑碑文,在抄录时遗漏了个“二”字,几经倒手最后到了光华兄手中。正确的是往前推算,如果遇昌公是圻祖十二世孙,秉字辈)、(如果以赐爷为始祖则是四世祖)与(繁体字加王字旁)与瑁爷则是圻祖十一世孙,也正是这一辈明朝大顺清朝三朝频翻更换,与爷(老大)被闯贼斩杀与内乡县城西关,瑁爷(老二)西迁西峡口化山崖,如果与爷与瑁爷以赐爷为始祖则是三世祖),尔大则是圻祖十一世孙,如果以赐爷为始祖则是二世祖)(则是与爷与瑁爷的叔父辈)赐辈(如果是以圻祖为始祖则赐爷则是圻祖十一世孙,如果是以赐爷为开始则是现代内(乡)西(峡)封氏始祖,赐爷乃尔大父辈,与爷与瑁爷爷爷辈。从始祖封圻开始,他有两二个儿子,长域(原繁体字是田字旁)次畤,究竟现在内乡与爷与西峡瑁爷究竟是圻祖这两个儿子与与畤哪个儿子的后代,因为没有发现墓碑碑文、及文字记录下从始祖圻到九世祖赐爷这中间大约八世的传承关系,所以不能把始祖封圻圻祖及其二个儿子与畤的名加在现代内乡西峡封氏缺失的八代字辈之内,如果非要添也只能把始祖圻字添上则变成:圻……赐尔瑁(与)秉帝克廉……温良恭俭让维先。或者添上圻畤(域)……赐尔瑁(与)秉帝克廉……温良恭俭让维先。但问题是据内乡封氏老祠堂碑文记载,从始祖封圻的两个儿子与畤这一代开始,到赐爷这支经过七、八代的繁衍生息,当时鼎盛时期的封姓族人大约有300余户。而竟过明朝末年的兵乱,人丁伤亡残重,幸存下来的仅剩下十余家。难道说这300户封氏族人都是畤或与的后代?如果是得有文字记载或者先人墓碑文记述否则就是猜想,不能做为添补字辈的依据。但是可以根据予爷与瑁爷被闯贼杀害,瑁爷逃往西峡口化山崖定居的时间上来看,赐爷大致出生与明万历、天启年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31 01: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731013859.jpg 微信图片_20190731013911.jpg 微信图片_20190731013921.jpg
原南阳宛南书院旧址现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5 11: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朝内乡县衙“疯”(封姓)师爷判婚记(1).jpg
    前几天我发微信就我在读内乡县城西关原封氏祠堂老碑文,碑文内容存在的一个重大错误和内乡璵爷直系后裔德安交换看法,德安却说“璵爷和瑁爷是祈祖的十一世孙,遇昌是祈祖的十世孙((这个应该指始祖封圻、肇爷而言)碑文上写的清清楚楚,干嘛还要研究?”但我认为,,这个老碑碑文早已经不是原碑文了,原碑早已经遗失,现在看到的是97年后营封光基任前营村长,当时到西营生产队张海君家谈工作,期间随便看张的一本针灸书,发现书里夹着一张旧纸,写有“封氏宗祠”字句。因为涉及家族宗祠之的事,光基就把这张纸带回家中妥善保存。待98年开始编《内乡西峡封氏家谱》,光基将这张抄有内乡祠堂宗祠老碑文的纸捐献出来交给时任家谱主编封光华,据光华和知清者对清况作了推断:1996年夏天周庚把家里保存的一本针灸书当作废纸卖给收破烂的,正好被邻居张海君看见,张认为这本书有用处,就用别的书将这本针灸书换回,这才把这本针灸书的书里夹着写的“封氏宗祠”的这份资料保存了下来,恰又被光基发现并收存。至于周家为啥保存有我内乡“封氏宗祠”老碑文,光华和其弟光炀当时是这样份析的:周庚的外曾祖封自珍(祥字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前半生曾教儒学,后半生行医。本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他正值青壮年,每年清明节,定去位于内乡县城西关韩井胡同的封氏老祠堂祭奠先祖,其间,他肯定手抄了宗祠的石碑碑文带回,存放在他的针灸书里,后来他把这本书传给他的大女儿封光文。光文嫁周杰武,因此书传周家。(封自珍手抄碑文原件为棉纸竖行书写,后存放于光华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9 23: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806001941.jpg
明代至现代内乡、西峡封氏家族世系(字派表)
121447t46t4i9kbb4cdpc6[1].jpg
现代内乡、西峡封氏二十八字派表
121452a2wpb9bjya09m2vm[1].jpg
内乡少数宗亲擅自添补上历史上缺失的字辈及新添加字辈。
    据封自珍(祥字辈)三四十年代,手抄于内乡县城西关封氏老祠堂碑文文中说,“清朝康熙年间十世孙(这个应该指始祖封圻而言)遇昌公曾经对当时的封氏家族的人口作了一次调查统计,全氏族仅剩下十余家”。以封自珍手抄碑文上记载遇昌公是十世祖联系碑文当中提到的“清乾隆(1736-1795)、乙丑年(1745年)春季圻祖十三世孙帝臣带领其子克任(圻祖十四世孙),以及又约族人应麟、履谦到内乡县衙告状打官司,结果官司打赢了,把外人侵占的吾封氏家族十九亩土地要了回来。”(以97版《内西封氏家谱》现代内乡、西峡封氏二十八字派,则帝臣是帝字派(圻祖十三世孙),现代内乡西峡封氏二十八字宗派五世祖,以帝臣为基准(圻祖十三世孙),往上推依次是“秉、(圻祖十二世,现代是四世)玙或瑁、(圻祖十一世,现代是三世),尔(圻祖十世,现代是二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十世遇昌公岂不是和内乡西峡现代始祖玙爷瑁爷同时代人?而吾内乡西峡始祖玙爷瑁爷应是明天启、万历年间的人。明末兵焚,玙爷被闯贼杀害于内乡西门外,贼退城内房屋俱焚,瑁爷为避匪祸舍弃城内老宅,携妻子郑氏西迁西峡口镇化山崖定居。内乡老祠堂碑文当中说的清楚,“清朝康熙年间十世孙(这个应该指始祖封圻而言)遇昌公曾经对当时的封氏家族的人口作了一次调查统计,全氏族仅剩下十余家”。试问一个明朝的人,也就是玙爷瑁爷的叔伯辈的人怎么可能穿约时空由明朝来到清朝康年间对我内西封氏家族人口进行统计?帝臣是圻祖十三氏孙,大致应该是生于清康熙中期,这与遇昌公所处年代接近,我经过多次对内西封氏祠堂碑文的多次解读,认为惟一正确的解释是:遇昌公应该是玙爷瑁爷的孙子、帝臣公的父辈或叔秉字辈(圻祖十二世孙,现代四世)才对。可能是周庚的外曾祖父封自珍在三四十年代去内乡老祠堂祭奠先祖,其间手抄宗祠的石碑碑文,在抄录时遗漏了个“二”字,几经倒手最后到了光华兄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0 00: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120905hzr0hairs962y0nh[1].jpg 120919yez1phfnplelh1t6[1].jpg 微信图片_20190807231022.jpg 微信图片_20190807231025.jpg 微信图片_20190807231042.jpg 微信图片_20190807231037.jpg 微信图片_20190806001941.jpg
我封氏家族世居南阳,自明洪初年始祖封圻(肇爷),旧指通晓经学,品行端正。被朝庭任命为内乡主管教育的学官-教谕(训导),卸任之后就落户在内乡,去世之后安葬在内乡县城南岗,他两二个儿子,长子名字叫㽣,次子名字叫畤,从这一代开始,他兄弟俩的后代就份出支系,繁衍生息,经过七八代以后,全封氏家族约有三百余户。但是现代内乡西峡近祖玙爷与瑁爷究竟是圻祖这两个儿子㽣与畤哪个儿子的后代,因为没有发现墓碑碑文、及文字记录下从始祖圻到九世祖赐爷这中间大约八世的传承关系,所以不能在没有两县宗亲充分论据的情况下盲目将始祖封圻及其二个儿子㽣畤的名字加在现代内乡西峡封氏缺失的八代字辈内成为:“圻(始祖)、㽣或畤(二始祖)、三始祖(失考)、……八世祖(失考)、……赐(九世祖)、尔(十世祖)、玙或瑁(十一世祖)、秉(十二世)、帝(十三世)、克(十四世)、廉(十五世)、鉴(十六世)、昌(十七世)、殿(十八世)、中(十九世)、祥(二十世)、光(二十一世)、延(二十二世)、仁(二十三世)、义(二十四世)、礼(二十五世)、智(二十六)、信(二十七世)、乃(二十八世)、本(二十九世)、温(三十世)、良(三十一世)、恭(三十二世)、俭(三十三世)、让(三十四世)、维(三十五世)、先(三十六世)。”
      而经过明朝末年的兵乱,人定伤亡惨重,幸存下来的仅约有原来人口的百分之一。但问题是据内乡封氏老祠堂碑文记载,从始祖封圻的两个儿子与畤这一代开始,到赐爷这支经过七、八代的繁衍生息,当时鼎盛时期的封姓族人大约有300余户。而竟过明朝末年的兵乱,人丁伤亡残重,幸存下来的仅剩下十余家。难道说这300户封氏族人都是畤或与的后代?如果是得有文字记载或者先人墓碑文记述否则就是猜想,不能做为添补字辈的依据。但是可以根据予爷与瑁爷被闯贼杀害,瑁爷逃往西峡口化山崖定居的时间上来看,赐爷大致出生与明万历、天启年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01: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90116193652.jpg 微信图片_20190304225314.jpg 微信图片_20190304225342.jpg
内乡、西峡县志中涉及吾部分封氏村庄地名

       2、始祖封圻先到南阳县黉学任职后经南阳同知同宗封敏推荐才到内乡县黉学任教

宋元明清于各府州县设学管教谕,掌训迪学校生徒,课艺业勤惰,评品行优劣,组织考试生童,祭孔等,以训导为其副职。教谕是儒学首席学官,正八品,由举人或贡生除授。训学校生徒,课艺业勤惰,品行优劣。听于省学政,组织考试生童、祭孔等,居于黉学大成殿后之教谕宅内。训导是儒学的副学官,秩从八品(比教谕低半格) ,多由举人岁贡除授或由举人大挑二等授任。辅佐教谕训导学校生徒,科举时逢岁考协助教谕、省学政,举行县考、岁考等,协助教谕举行祭孔诸事。办公住宿都在训导宅内。教谕、训导是专职学官,泛称司铎或广文。县儒学又雅称黉学。内乡黉学在文庙附近,其经费由县衙提供。清代允许教谕、训导由本省人担任,但不能在本府(本地区)任职,但说是这样说,实世上是本县人不能在本县任职,如南阳县人不得在南阳任教谕、训导,但可以在镇平、内乡担当该职务。内乡共设教谕44人,训导45人,平均任期大约6年。据我目前所掌握的南阳封氏资料,明清两代在南阳做官职位最高的一位族亲是与吾宛西封氏始祖肇爷(本名圻)几乎同时代祖籍今河北省武强县人,明太祖洪武二十九年(1369)年乡试举人,官至河南南阳府同知(相当于现在常务副市长副厅级)叫封敏的宗亲”。我分析由可能是吾内乡西峡封氏始祖封圻先由山东曲阜被朝廷任命到南阳县任职,后被南阳府二府同宗封敏赏识,推介到内乡县任教谕、训导官职,卸任之后没有返回山东曲阜老家,而是直接留内乡,经过过七、八代的繁衍生息鼎盛时期的封姓族人大约有300余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12-16 17:28 , Processed in 0.244625 second(s), 2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