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56436|回复: 0

树仙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6 2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wanshousi.jpg
树仙传
王明见
      商水县张明乡有个王岗行政村,包括王岗、新庄、姚庄、寺王四个自然村。村中有一座古寺名曰万寿寺,据说全盛时期占地几百亩,为周边寺庙之最,因此,寺庙所在村庄被称为“寺王”村。关于王岗村和寺王村的传奇故事很多,比如鲤鱼精化身变王岗等等,笔者曾经收集整理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公众号“采风故乡”。今天咱们要讲的故事与“万寿寺”有关,读者诸君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大宋朝真宗年间,万寿寺已经趋于败落,每当风雨之夕晓风残月草木飘零,乌鸦乱叫凄凉万状。寺中僧侣也从鼎盛时期上百人锐减到只剩住持圆慧一个老和尚,其余远投他方不知所踪。一日,一个中年跛足道人醉醺醺夤夜投宿,圆慧问道人来由,那道人只是呵呵憨笑:“龙泉酒,好酒,改天我还要再喝五百斤.....”圆慧看他虽然跛足驼腰,但憨笑之时另有一番风姿,颇有得道高人气象,便不敢怠慢,就安排道人寄居在一间净室。那道人进入室中,倒头便睡,霎时间鼾声如雷。圆慧闭上门窗缓步走出,回头再看,就见净室中微微透出黄光,隐隐然似乎有金甲神将把守门户。圆慧纳头便拜,低呼佛号“阿弥陀佛”后也休息去了。
        这一年的夏末初秋,从南阳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因为喜爱此处环境清幽,所以便带着一个仆人住在了寺庙内,每日早晚读书孜孜不倦。这个书生姓赵名文字书轩,刚及弱冠之年,不仅英俊不凡饱读诗书,还是个旷达豪迈的风流儒雅之士。

微信图片_20190205104844.jpg
       一日夕阳西下秋风乍起,初红的霜叶映着落日的余晖在风中翩翩起舞,可谓风景绝佳美不胜收,赵文也被这美景所深深吸引,于是便顺着沙河信步向东而去,但见沙河如带蜿蜒东流,白云蓝天一碧如洗,不禁感到赏心悦目心旷神怡。赵文随口吟道“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邓城许村,但见一株古树亭亭如盖,满树黄叶烂漫,祈福红绸挂满枝条。赵文缓步下河堤来到树下,知道这棵就是王莽追刘秀时,刘秀曾经拴马休息的千年百果树,就观赏起拴马印、马蹄痕来。遥想汉光武当年风采,感叹自己怀才不遇,知音难求,又吟诗一首:“沙河九曲任徘徊,西风吹得黄花开。神树当年歇龙马,蹄痕宛然神迹在。不见当年汉光武,落叶飘落风声哀。他年如遂凌云志,春风浩荡我再来。”

       正在感叹之时忽见一个素衣白裙的女子带着一个婢女迈着莲花碎步从大树下经过,婢女的怀中还抱着一把古色古香的银筝。赵文见状心中大觉意外,待他细细一看只见这素衣女子肌肤似雪身姿妙曼,杏眼含春艳色夺人,此刻也在悄悄用眼角瞟着自己。赵文见此情形不由心驰神往情迷意乱,眼看女子从门口慢慢走了过去,便欲尾随着看看她们到底要到何处而去。可抬头一看金乌西坠天色渐暗,心中又担心不能及时赶回,只好怏怏作罢,可是心中犹自恋恋不舍,一直目送着她们远去这才闷闷不乐回到寺中。
       到了晚上他独卧床头,心中依然念着那素衣女子的形容举止,一时辗转反侧冥想甚苦,翻来覆去彻夜难眠。到了第二日晨起,他的思念愈发强烈了,坐在房中也是无心读书,无奈之下便欲去寻找圆慧和尚指点迷津,可圆慧访友未归,只留字曰:如有疑难问净室道友可也。赵文便找跛道去聊天散心,不料来到跛道房前敲了半天门却不见里面有人应答,他从门缝看去,只见房中到处都贴满了黄纸符咒,跛道躺在地下睡得正酣,头下还枕着一个油光葫芦。赵文见状只好怏怏作罢,随即又返回自己房中,一时思念心切坐卧不安,无奈之下便强自摄定心魂读起书来。
20799490165478053.jpg

        到了午间忽有一个老仆进得寺门,找到赵文之后躬身作礼道:“我家主人派我来请您去饮酒。”赵文在这里住了一段本也有几个文友唱和,此时又正当无聊,听得友人相请正合其意,当下便和老仆一起出了门。
        老仆在前带路,赵文紧随其后,这一路七拐八转曲折蜿蜒,所到之处甚为陌生,赵文数次相问,老仆均是不答。好在一路云树凄迷,风景幽美,赵文也大饱眼福,不知不觉间便随着老仆来到了大坡地一间宅院前。只见这宅院雕梁画栋楼阁交错,红砖碧瓦小桥流水,一看不是王公贵人便是豪门巨富。
        赵文见状不由吃了一惊,细想自己的几个朋友均是清寒之士,所居之处更是简陋寒酸,怎会住如此奢华豪宅?莫不是有人一朝飞黄腾达作了大官不成?他满腹狐疑地随着老仆进了宅院,来到一个宏伟的大堂之上,堂中装饰金碧辉煌,桌几摆设名贵精致,有十数人正围着一张长桌在饮酒,而长桌的东头却独自坐着一个锦衣玉服的中年人,此人面白无须气质高贵不同凡俗,看样子像是此间的主人。
        老仆上前对着锦衣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随即附耳说了几句话,这人听罢挥了挥手便让他出去了,随即转过头来看着赵文,从上到下将他细细打量了一番。赵文看这人素不相识,并非自己的友人,又见他如此打量着自己,于是便问他道:“你认得我?”

208195659796456468.png
        此话一出满堂俱寂,这十几个人都停止了饮酒作乐,将头转过紧盯着他。锦衣人闻听此言也愣了一愣,随即微微一笑道:“不认识。”这声音阴柔尖细,甚是奇特。赵文听罢也微笑道:“如此甚好,我也不认识你。只怕你是请错客人了,赵某就此告辞。”说毕拱了拱手便欲转身而出。
        正在此时满座之人忽齐齐起身,对他做了一个揖道:“赵先生毕竟是豪迈之士,召之即来足见胸襟磊落,今日得见均是我等之荣幸啊。”赵文见此情形不由大感意外,不知这些人如何认得自己,于是急忙还了个礼道:“素未谋面便承蒙错爱相招,还请诸位说明缘故,如此小生才方敢相扰。”此时锦衣人哈哈一笑道:“赵先生不必多虑。我乃此地主人,姓胡名三,在座的皆是我的挚友。因久闻先生雅名,所以今日特备薄酒请先生一聚,实无他意啊。”赵文也本是个性格豪爽之人,听罢此言也不以为异,便道:“恭敬不如从命,如此那我就要叨扰一杯了。”胡三急忙起身将他请入上座,又把席上的诸位宾客一一介绍给他,接着命仆人端上各种香茶果点美味珍馐,与他一起饮起酒来。
        赵文看这十几位宾客也都是貌似儒雅之士,唯独名字有些古怪,有叫梁上君的,有叫隋周游的,似乎都带着怪异,说话声音也像胡三般轻言细语,席间各人谈天说地诙谐入妙,而赵文本也是博学多才满腹经纶,自是口吐莲花应对得体。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正喝的酣畅淋漓,忽有一个叫田边飞的宾客起身向胡三进言道:“今日之会,在座的皆是豪客雅士,何不命人将杏仙叫来,她银筝弹奏得甚为精妙,再请她唱一曲新歌以尽今日之欢,如此岂不更好?”众人一听都纷纷出言附和,胡三当下便命仆人去将杏仙叫来。过不多久便见一个长袖汉装丽人带着一个婢女款款而入,一进来便低着头垂手立在一旁。
        众人见她来了皆喜形于色,胡三对她道:“今日贵客登门,杏仙为何不上前参拜?”杏仙听罢便走了过来向赵文作礼,待她走到身前,赵文抬头一看,当即心头大震欢喜欲狂:原来这杏仙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昨日所见的那位素衣靓丽女郎。
        杏仙一见赵文似乎也很感意外,看着他眼波流转欲言又止。待参拜完毕胡三便命杏仙演奏曲乐以助酒兴,杏仙有心无意坐在赵文旁边拨动银筝,口中唱起乐府之曲:“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如泣如诉哀怨动人,满座宾客无不潸然泪下。可一曲尚未唱毕胡三却打断了她,满脸不悦之色道:“今日贵客登门,如何要唱这等悲伤之曲?若是扫了我们的雅兴小心皮肉之苦。还不赶紧换一个喜悦之曲。”

590404844927875077.jpg
        杏仙一听惶恐万分的跪在地下道:“妾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还请您和诸位客人恕罪才是。”赵文见状心存不忍,也在旁边为她说情,如此胡三方才悻悻作罢。接着杏仙又拨动银筝高歌一曲:“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良无盘石固,虚名复何益?”这一次却是曲调欢快长袖欲舞,赵文得见杏仙心中本就心有所感欣喜若狂,此时再闻听乐曲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当即便围着杏仙手舞足蹈起来。
        众人一见都不觉掩口而笑,胡三当即便问他道:“赵先生莫非是喝醉了吗?为何与杏仙亲爱如此?”赵文见他发问也不再隐瞒,仗着酒意便将昨日如何与杏仙偶遇以至一见倾心不能自已。
        满堂宾客闻之皆抚掌大笑,胡三笑道:“原来如此。杏仙容貌确为国色,赵先生也可谓是慧眼识珠,我看今日您不妨和她一起回去,登楚台梦神女也是乐事一件啊。”赵文和杏仙听罢此言皆相视而笑,随即杏仙又手抚银筝低吟一曲,这次曲调低回宛转凄婉缠绵,众人只听得心醉神迷目痴口呆,一曲唱罢半天方才叫起好来。赵文更是轻轻拍着杏仙的背问道:“卿本佳人,为何幽思之情如此深沉啊?”杏仙也看着他缓缓回道:“只因情动于中,不能自已罢了。”赵文听完杏仙所言心中不由大动,顿时心旌摇动意乱情迷起来。
        过不多时天色渐暗,胡三站起对众人说道:“今日与赵先生一聚可谓有幸,只是此时天色不早,先生晚归甚是不便,所以还请先生先行,我等也都各自散去了。”赵文闻听此言便起身向众人作揖告辞,回头再看杏仙却见她已经先走了,赵文心中不禁大为失落,满面皆是失望之色。可待他出门走了没多远,忽听路旁有人在轻声叫他,待循声看去不觉大喜过望,原来是杏仙带着婢女站在路旁正等着他。杏仙一见他便挽着他的胳膊对他说道:“妾所居住的地方和您所住的地方离得不远,所以便在此地等您,这样也可以与您一道同行。”赵文一听更觉欣喜,自觉天下之幸事莫过于此。
        此时月堕花梢路径渐暗,婢女在前挑着一盏荷花灯带路,二人跟在后面互诉衷情,不知不觉就走了数里之遥,远远便看见前面树林中透出点点灯光。待赵文走近一看,发现在松树林里有一间低矮的宅院,门扉深掩漏出些许光线来。婢女走至门前轻叩数声,只听“吱呀”一声门响,就见一个头发花白弓腰驼背的老妇人手持一只红烛将房门打开,一见婢女便问道:“娘子归家为何这么晚?”待她抬头一看跟在后面的赵文,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又笑道:“难怪油灯的灯芯忽然大得象爆豆一般,原来是弄玉带着萧史回来了。”
743199819813815414.png

        杏仙一听面色微红,上前两步小声对她道:“姥姥就不要笑话了,我被诸恶鬼纠缠奴役,一时不得脱身,因见这位郎君诚挚厚道有情有义,想让他帮我驱逐恶鬼,所以才带他回来。有劳老人家在家久等,想来您此刻已经疲倦了,还请先睡吧。”言毕又对婢女说道:“走了一路口干舌燥,赶紧去泡点茶来解渴。”随即转身请赵文进来,将门紧紧关闭。待赵文和她一起进入内室,发现她的闺房不大甚是狭隘,但是房中却几案整洁一尘不染,案上还堆着数卷书册,笔墨纸砚一一俱全。
        赵文坐定之后便问杏仙案上是何书籍,杏仙回道:“只是我闲来无事所吟的一些诗稿罢了。”赵文一听大感惊讶,便取过略略一翻,见其书法娟秀,所写之诗格调清雅,实是一个咏絮之才。赵文见此惊问她道:“我观卿身怀大才,为何甘作此卑贱之业?”杏仙闻听默然不语,半响方哽咽流涕的回答道:“孤处荒野,为人驱役,不得已才忍辱为之。妾本是良家女,因为遇人不淑所以才流落于此地。回想往事就像在眼前一样,心中只有无限的哀怨,而这些事又不能明白的告诉您,即便告诉只怕您也不愿意听啊。”
        赵文闻听此言心中也大感伤悲,当即对杏仙道:“卿每日所需薪水几何?我虽然是一介寒士身薄力微,但也愿尽我所能倾力相助。”杏仙听罢又道:“您的话真是让妾感激不尽,只是妾也有点小小的积蓄,暂时不需要别人的供养。您若是爱妾的话,只需回去乞求万寿寺跛道人,将日间宴席之上的那些无赖驱赶走,如此妾便能安心的住在这里,也不会再受奴役了。”赵文一听当即应允道:“这有何难,待我明日回去便去找他,只是却不知他有没有这个能耐。”
        杏仙听罢喜形于色,对他说道:“这跛道实为上仙铁拐李游戏人间,身怀大神通,此事对他来说易如反掌。”说毕便将席上诸人姓名一一写在纸上交给了他。赵文将名单接过放进怀中,此时婢女已将茶煮好端了进来,他和杏仙一边品茶一边闲聊,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杏仙还即兴写了两首小诗相赠,赵文读罢不由黯然道:“卿的诗句辞旨凄恻怨而不怒,已得《国风》之精髓,但是为何其中清幽之气如此浓呢?”杏仙听罢不禁泣道:“妾本是千年银杏树,千年来受日月精华人间香火,所以能变化人形,只是饱受恶鬼欺凌,想起这些实在是无限悲伤啊。”二人又在灯下絮叨良久,方才秉烛就寝。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昏昏沉沉间赵文只觉凉露沁肌寒风刺骨,竟然将他冻醒了过来。待睁眼一看他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自己正睡在许村千年银杏树下,而昨夜的房屋美人全部化为乌有,唯有秋草凋零寒虫絮语而已。
        赵文急忙起身整理好衣服,此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昨晚自己所遇见的全是鬼啊。他当即寻路而归。回到寺中他便径直去跛道房中找寻,跛道一见他便惊道:“一夜不见,为何您面上带着如此重的鬼气?”赵文不敢隐瞒,急忙如实告知了昨晚之事,道士听后大笑道:“如此来说这树仙对您也算是有情啊。”赵文随即便将昨夜杏仙所言告诉了道士,并拿出名单恳请他代为驱逐,道士却摇摇头对他道:“人鬼两道,各归天命。贫道不愿惹这些麻烦事,须知那胡三乃千年狐妖,也不是好招惹的。”
        赵文一听不由大为焦急,当即噗通一声跪在了跛道的面前涕泪皆下的哀求起来,最后跛道实在拗不过他方对他道:“看你也是个情痴之人,罢了罢了,贫道也就为你破一次例吧。只是胡三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贫道再送你一个宝贝,你小心保藏好,说不定到时可救你一难。”说毕便从房中拿出他当做枕头的葫芦交给了赵文,随即又取来一张黄纸,用朱砂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上符咒,然后作法将符咒并同名单一起焚烧掉了。
        到了夜里赵文睡得正香,忽听远处旷野中马窑坡一带传来一阵呵斥打斗之声,随即又听见鬼语凄凄,哀求声不绝于耳。众鬼口中喃喃不知作何语,而呵斥声也越来越严厉,忽听窗外一声炸雷响过,接着便寂寂无声了。赵文知道这定是“跛道”铁拐李在驱逐胡三之类,心中一直惴惴不安,直到此时方才放下心来重又睡去。
        眼睛刚闭上忽见杏仙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对他作了一个礼道:“郎君果然是诚信之人啊。前日你所见的那些客人都是成了精的狐狸野狼怪鱼,他们聚集在马窑坡为非作歹,更以胡三为首奴役妾身人前卖笑。此次幸得郎君相助将他们驱除,自此以后妾也能在此安心居住了。”
        赵文上前想要拉住杏仙一诉衷肠,杏仙却挣脱道:“人鬼殊途万难一聚,况且久在一起必会对郎君不利,日后还请您多多保重,妾身有灵不敢忘记您的恩情。”说毕便转身而去了。赵文见杏仙离去心中大急,起身便欲将他拉住,可一伸手却抓了空,猛然将眼睛睁开才知是南柯一梦,当即唏嘘感慨不已。


        等到隆冬时节他便辞别道人离开万寿寺回了家,他心中记得铁拐李的叮嘱,一直将那个葫芦放在他枕头旁边。有一日晚上他刚刚入睡,忽见胡三带着那些宾客怒气冲冲的闯进家门,一见他便恶狠狠地说道:“当初我们好意请你喝酒,可你却恩将仇报找来铁拐李将我们驱离,以至于现在成了孤魂野鬼四处飘零。那牛鼻子道行深厚我们不敢招惹,找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赵文闻听也不甘示弱,当即呵斥他道:“你们不过是成精的猪狗野狐罢了,本应该好好修炼以求正果,偏偏要倚强凌弱作威作福,如若不将你们驱逐,哪还有树仙们的活路?”胡三听罢更加恼怒,当即挥手与身后众鬼一拥而上,直扑上来便欲殴击赵文。
        赵文一见大骇,正待呼救之时忽见一道耀眼金光从枕旁葫芦中飞出,瞬间只听众鬼惊呼声四起,待赵文睁眼看时只见房中一片寂静,胡三与众鬼早已不知踪影。他起身走至葫芦前一看,却发现葫芦中只有一张黄纸所画的宝剑,此刻剑刃上似乎隐隐还有黑色的血迹,他赶紧对着葫芦拜了三拜,仍然将葫芦小心收藏好,每日早晚焚香祷拜,从此以后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了。
        过了数年他中进士得高官后再游商水,帮助圆慧重修万寿寺。他再次来到邓城许村,到银杏树下烧香祭拜一番,自此每年都会去树下祭拜数次,而每次祭拜完毕杏仙都会在梦中前来相谢,音容笑貌和以前一模一样。



作者简介:

81975814061586248.jpg
王明见,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梦游夔门》获得第二届“中国、白帝城”国际诗词大赛铜奖。长篇小说《飞龙舞凤》正在河南职工网等网络媒体连载,另有小品《抬椅子》、长诗《为诚信商水唱支歌》、散文《耳边飞扬打夯歌》等散见于《中华诗词学会》《农业科技报》《中国农科新闻网》《周口日报》《周口晚报》等各媒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9-19 07:58 , Processed in 0.352642 second(s), 1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