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54008|回复: 3

南阳府衙地下发现汉代造钱厂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9-1-16 19: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9: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莽造钱厂” 解开两千年前的王朝密码
一场连绵暴雨,让南阳府衙地下惊现一座新莽时期造钱厂…… 一次考古发掘,开启汉宛城一段尘封记忆……
稿件来源:南阳晚报*南阳网
发掘现场
“大泉五十”陶母范
陶母范铭文含“后钟官”
陶母范铭文“始建国元年三月”
□本报记者 李 萍
南阳府衙的地下,竟藏着一个汉代官府造钱厂!
确切地说,这是新莽时期的官府铸钱遗址,出土的“大泉五十”“小泉直一”陶母范等遗迹遗物十分丰富,联系到上世纪90年代在府衙周边发现的钱币陶范和铜母范,可推测这一带在两汉时期是规模巨大的铸钱作坊,其面积约在10万平方米以上。
王莽币制改革在中国古代货币史上极有影响,如此大规模造钱厂遗址的发现,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科学价值,对进一步和历史文献印证、探讨新莽时期汉宛城的货币金融提供了实物资料;对地面建筑以明清为主的古宛城来说,在延续城市文脉、弥补宛城历史缺环、展示城市文化特性、丰富城市人文景观等方面,更有着重大的意义。
一场暴雨:“冲”出深藏两千多年的汉代造钱厂
也许你曾多次到南阳府衙,流连于飞檐斗拱中流泻的古意,但你可曾想过,就在这里,一个规模较大、遗物丰富的汉代官府造钱厂遗址正悄然面世?
这个铸钱遗址就在府衙东区(靠近原南阳市十三小学)。从府衙东北侧的办公区向南走,远远就可看到一个探方保护棚,走进棚内,发掘面积约75平方米的探方出现在眼前,尽管钱币、钱范等出土物都已被精心保管于他处,但在这里可清晰地看到坑、道、窑藏、防空洞等遗迹。“防空洞,是上世纪60年代末原市十三小挖的。”南阳府衙博物馆馆长刘绍明说。
刘绍明说,2017年10月暴雨连绵,府衙东区发生地面塌陷,危及古建安全,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遂进行抢救性考古调查,在调查中发现此处是汉代造钱厂遗址,于是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对此进行了发掘,发掘工作从2017年11月1日开始,主要出土物有“大泉五十”和“小泉直一”陶母范数百块、坩埚(残)、铜炼渣、铁工具以及烘范窖遗址等,部分母范中带有“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三月”、“后钟官”铭文,“后钟官是王莽时期主管铸钱的官府机构。西汉时期仅见钟官之称,将钟官分为前、后钟官,始见于王莽时期。王莽为了推动货币改革,一定扩大生产规模,史书记载曾有数十万人在钟官进行钱币铸造生产,旧钟官一地已不能容纳如此多的工人,有可能又开辟了新的生产区域,这一区域或属‘后钟官’管理。”
府衙内铸钱遗址出土的大量陶母范,是用红土夹粗砂烧制而成。母范又叫钱范,是古代铸造金属货币的模子,一般称钱模。南阳“后钟官”作为国家管理的一处造钱厂,必须有能够进行规模化生产和标准化管理的铸钱母范,最终才能生产出精良的钱币。王莽居摄二年(公元7年)至天凤元年(公元14年),进行了四次币制改革,此次府衙发现的陶范是王莽二次币改时的“大泉五十”和“小泉直一”范,系铸造铜范时所用的母范。
目前在府衙试掘的造钱厂,仅是局部,1995年府衙北新华东路今红都百货东边发现有铸造王莽“大泉五十”钱币的陶范,1997年府衙西北天桥东南处发现东汉初年的五铢铜母范,这些出土点距离这次发现的后钟官铸币遗址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000米。推测这一带在两汉时期是规模巨大的铸钱作坊,其面积约在10万平方米以上。
一次考古:一个钱币铸造厂解开新莽王朝密码
如此大规模的造钱厂放在宛城,究竟出于何种原因?
不妨先来看看西汉时的南阳。事实上,西汉时,南阳政治、经济及文化在国家的地位已经非常重要。西汉南阳商业发达,南阳郡治所在宛城,与京城长安、洛阳和邯郸、临淄、成都,并列为全国六大都会,人称“宛周齐鲁,商遍天下,富冠海内”(《盐铁论·力耕》)。
王莽将铸钱作坊放在宛城的原因,在刘绍明看来,正是由于南阳的经济地位以及王莽和南阳的关系。其一,南阳的冶铸手工业技术具有良好的基础。西汉在南阳设立工官和铁官;制造铁器、兵器等运往全国各地乃至西北边疆地区。南阳是汉代中国最大的铁工业基地和铜兵器生产基地,以孔氏家族为首的冶铁工业和盐铁商业贸易使南阳的手工业、商业经济快速发展。其二,宛城是工商业大市。南阳郡人口众多。从战国到西汉,南阳的经济实力在全国名列前茅。王莽定南阳宛城为南市,其地位当属今天的一线城市,造币厂设置在宛城符合南阳的经济地位,也是其自身发展的需要。其三,王莽曾被分封在南阳新野一带,政治失意时在南阳居住了三年,在此期间,他结交南阳政商各界,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王莽当皇帝后在南阳专设五均官,设交易丞、钱府丞等官,主导宛城经济的发展。
“大泉五十”“小泉直一”是王莽新朝通行货币中流通时间最长、铸量最大的货币。事实上,王莽的前两次币改,是紧密联系、有谶纬预谋的。第一次币改在公元7年,在谶纬中“以水克火”,诅咒汉室。第二次币改目的是为了铲除刘汉残余,王莽始建国元年因汉帝为刘姓,他忌讳“刘”(繁体字)中含“金、卯、刀”,有凶杀之象,遂废除错刀、架刀、五铢钱(此三种钱文中均有刀或金字旁),新铸“小泉直一”与“大泉五十”二品并行。不过,泉字拆开是“白水”。从南阳白水乡起兵的刘秀乐意别人称自己为“白水真人”——即出生于白水的真命天子。正因为此,刘秀即位之后并未废除王莽铸造的“货泉”,直到建武十六年才铸五铢钱。
一条文脉:“汉代官府造钱厂遗址馆”呼之欲出
南阳是汉文化的荟萃之地,然而在城市不断的发展变迁中,汉宛城的痕迹已逐渐淡去,地面建筑以明清为主、无法反映宛城历史的全貌。因此,汉造钱厂的发现,在延续城市文脉、弥补宛城历史缺环等方面有着重大的意义。
该遗址为汉代官府造钱厂遗址,说明两千年前,府衙区域就是官府作坊,与官府有密切的联系。特别是有明确“始建国”纪年和“后钟官”铭文,进一步和历史文献印证,对探讨新莽时期汉宛城的货币金融提供了实物资料。汉代南阳冶铸手工业发达,这批铸钱资料反映了南阳先进的冶铸技术水平。两汉南阳的工商业发达,官府造钱厂说明了朝廷对宛城经济的倚重,这批实物遗址资料将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反映南阳历史上最辉煌时期的历史面貌。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原市十三小学挖防空洞时,此遗址处曾有钱范出土。参与挖掘防空洞的老师雷云生在2002年府衙建设修复时还根据记忆描绘了原十三小防控地道分布图,以此表明钱范地点的深度,而此前府衙周边曾有新莽时期钱范出土,这无不说明了府衙区域(包括原市十三小)汉代铸钱作坊规模之大。倘若建设一个新莽官府造钱厂遗址陈列馆,通过遗址展示形式来开启汉宛城尘封记忆,无疑是传承历史、延续城市文脉的应有之义,既能让文化遗产“活”起来,更能不断厚植历史文化名城的特色与优势。
如今,南阳市文研所和府衙博物馆邀请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中国钱币博物馆、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河南省考古院等相关专家,就如何更好地保护和利用遗址以及相关规划前来“把脉会诊”。
全国首家新莽官府造钱厂遗址陈列馆,期待!⑦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08: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钱币考古重大发现,揭开宛城考古新序幕
稿件来源:南阳晚报*南阳网
研究出土钱范
考察发掘现场
“新莽造钱厂”考古发现——
是中国钱币考古的一次重大发现
解决了“钱币”考古史上的诸多悬疑
揭开宛城考古新序幕,为历史文化名城提供“新支撑”
若建一座全国首家汉代铸币遗址博物馆,其社会影响力和旅游辐射价值将是巨大的……
一次发现,一个契机,或将激活南阳文旅
□本报记者 李 萍 文/图
昨日,南阳府衙地下竟挖出一个“新莽造钱厂”的消息经本报独家披露后,南阳人强烈关注,国内考古界为之注目。
1月16日上午,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北京科技大学、中国钱币学会、河南师范大学、福建省博物馆、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等的考古专家、学者聚集南阳府衙,共同为此次考古及遗址如何保护与利用把脉献策。
专家认为,府衙“新莽造钱厂”是钱币考古的重大发现,揭开了宛城考古的新序幕,对秦汉钱币铸造业、铸币工艺技术、社会经济制度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珍贵的资料,同时反映了汉代宛城工商业的发达和繁荣,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历史价值和展示利用价值;本次考古发掘面积虽小,但遗址“一角的一角”,解决了“钱币”考古史上的诸多悬疑,要在扩大发掘基础上,建设一座“遗址馆”,全面推进汉代宛城城市考古、保护、展示和利用。
未流通的铸钱残次品
与会专家考察了发掘现场,观摩了出土钱范等文物,并听取了考古工作汇报,就府衙新莽铸币遗址的进一步发掘、保护与利用、铸币工艺流程及宛城遗址考古等进行了充分讨论。
本次发掘,是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发掘的。在专家们看来,府衙“新莽造钱厂”是一次重要的考古发现,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历史价值和展示利用价值,为南阳古宛城保护提供了新的支撑。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云翔说,这是一个以铸铜范为主、兼铸造“大泉五十”“小泉直一”两种货币的新莽货币铸造工厂。新莽时期铸币的新发现,对推进铸钱研究极为重要,也为新莽时期经济管理制度研究提供了依据,对钱币铸造、流通政策将有深层次的认识。同时,该铸币遗址进一步丰富了南阳汉宛城文化的内涵,为南阳古宛城保护提供了新的支撑。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刘海旺说,这个铸币遗址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么小的发掘范围出土物的量却这么大,且有明确纪年,在全国范围内也很难得。这次发掘,揭开了宛城考古一个新的序幕。宛城历史丰富,是中国南北文化交汇地,汉代则是南阳古城历史上辉煌时期,全国学术界都非常关注南阳汉文化,因为许多问题都能在南阳解决,比如汉画像石揭示了南阳汉代历史文化的发达,还有瓦房庄冶铁遗址,国内外也一直关注。此次发掘面积很小,但意义重大,堆积物也特别丰富,所以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将遗址进一步向北、向东扩展。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袁晓红认为,本次发掘,可以从祭祀选择、技术选择、物料流通等方面展开研究,“发现骨头,可以考虑是否有铸前的祭祀?南阳郡是都城,为什么未选择叠铸法而选择铜范,这种技术上的选择也值得关注”。
“一角的一角”,解决“钱币”诸多悬疑
本次考古发掘的面积仅有75平方米,用专家的话说,是“仅挖到遗址一角的一角”,所以,大家纷纷建议扩大发掘面积,尤其要重视对遗址核心区的调查、勘探与发掘。
白云翔说,工作只是刚刚开始,下一步还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建议首先加强考古发掘队伍、强化发掘力量、扩大发掘面积、深入细致研究。从目前看,只是挖到遗址一角的一角,它有可能是遗址边缘地带,所以进一步的发掘选择很重要,应往北、往东扩展。由于是手工业作坊遗址,要从实际出发,着眼于布局、结构、不同区域功能划分来发掘,不仅要关注工艺技术,还要关注管理者、工匠生活等。铸钱是特殊手工业,要从手工业考古理念出发,着眼于大背景,还要着眼于铸钱工艺流程,着眼于现代发掘等进行综合考虑,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陈建立说,钱币经济关系国家命脉,非常值得研究。南阳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本次的发掘面积虽小,但出土物相当丰富,下一步应扩大发掘面积,因为一个作坊,不仅仅对铸币学科有意义,其他各方面也值得研究。要和府衙这一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结合起来,作进一步的考古、保护和利用。
中国钱币学会秘书处处长、研究员杨君认为,本次发现是非常重要的考古发掘,至少在钱币领域上可以弄清楚许多问题。《资治通鉴》记载:“王莽又遣谏大夫五十人分铸钱于郡国。”本次发掘就是对此事在南阳实现的一个印证。派谏大夫五十人到全国铸钱,至少南阳增加一处,这次发掘是全国范围目前发现(同类)文物品相较好的,王莽铸钱的两个核心环节即铸母范和铸钱都有,这很重要。关于铸钱遗址的年代,他认为不会超过5年,即始建国9年到天凤元年(公元14年),应当是第二次币改和第三次币改之间。
中国科学院大学考古系书记罗武干表示,本次发掘意义重大,但因为有的遗迹发现稍纵即逝,所以进一步扩大发掘时,要邀请各方面专家学者多学科跟进。
“铸币遗址馆”,让厚重南阳“活”起来
作为一次重要的考古发现,如何保护利用好府衙“新莽造钱厂”?专家们建议,建设铸币遗址陈列馆,打造南阳“帝乡”新亮点。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任、研究员马俊才认为,府衙铸币作坊是国家郡城级的大型铸币厂,是钱币学上的重大发现,从出土情况来看,这个铸币厂的规模非常大,应该持续发掘,有计划地多学科介入,跟上实验室研究,并建设一个遗址博物馆或者陈列馆,成为展现“帝乡”的一个新亮点。同时,他认为,汉宛城的遗址保护也应提上日程。
福建省博物院研究员赖俊哲认为,相较其他方面,钱币在考古上更值得研究,可以从经济、军事、政治、工艺等各方面展开,通过研究古代经济来推进现代经济。王莽时期铸币作坊遗址的发现,对研究地方经济历史非常重要,因为王莽时期多次币改造成经济混乱,但其钱币却制作精良,府衙这个遗址应扩大发掘,通过大量的实物出土,研究王莽时期经济的发展。在扩大发掘基础上,应建设一个铸币遗址陈列馆。
白云翔说,要边发掘边保护边研究边展示,及时规划安排,看哪些需保护、哪些可以展示。要全盘考虑,做好原生态展示和现代化声光电技术手段展示,并与当前提倡的文化旅游和文创作品结合起来,做一些文创作品,“所有的遗址公园展示中,与老百姓结合最密切的就是文创产品开发,这也能让文物‘活’起来,让遗址展示成为当地文化遗产新亮点。”
一次发现,即是一次契机。倘若建设一座全国首家“汉代钱币遗址博物馆”,其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和旅游辐射带动,或将激活南阳文化和旅游业,为文化强市建设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⑦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9-1-19 15: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就地建博物馆最好,千万不要回填了,也不要就地盖楼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5-22 02:35 , Processed in 0.217780 second(s), 2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