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30489|回复: 0

韩鹏等学者《古陈留华夏文明之源》一书出版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9-1-14 14: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韩鹏等学者《古陈留华夏文明之源》一书出版
                                       

据从河南人民出版社获悉:韩鹏、王顺兴等学者《古陈留华夏文明之源》一书,已有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此书内容,曾获得2017年河南省社科优秀调研成果一等奖。
此书的主要论证和阐发的观点是:
上古中国流传的神话传说,很多都与昆仑山有关,被认为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商、周以来留下的史典方志,很多也都与昆仑山有关,被认为是华夏人文先祖的居住地。
汉武帝是一位喜好神仙的皇帝,他闻听昆仑为仙山、河源出昆仑之言后大喜,以为由河源可索昆仑,得昆仑则仙人可睹,不死药可得。于是,他便根据张骞出使西域,于阗(今新疆和田)之山多玉的见闻,把和田河的源头山脉命名“昆仑山”。故汉代司马迁《史记·大宛传》记载:“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昆仑”在黄河的源头于阗,由此仓促定论。
对此,就连汉代史学家司马迁也持怀疑态度。他在《史记·大宛列传》谨慎道:“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
记载“昆仑”、“九州”的《尚书》、《禹本纪》、《山海经》以及《穆天子传》、《楚辞》等古籍和作者,均出自汉代之前的中原及中国东部地区,“昆仑”与“九州”在中原西部的青藏高原岂不怪事?
汉武帝之前的皇族,淮南王刘安《淮南子·墬形训》认为:大“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名山,掘昆仑虚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其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3]难道大禹掘“昆仑虚”息土治理“洪水”之地,也在青藏高原?显然,这种认定与华夏民族的历史观格格不入。
对此,后世史学家也纷纷质疑,甚至明确反对。现代学者苏雪林《昆仑之谜》评论说:“中国古代历史与地理,本皆朦胧混杂,如隐于一团迷雾之中。昆仑者,亦此迷雾中事物之一也。昆仑问题,比之其他,尤不易懂其理。盖以其真中有幻,幻中有真,中外交混,如明镜之互射,使人眩乱迷惑,莫知适从。故学者对此每有难措手之感。而‘海外别有昆仑’,东海方丈亦有昆仑之称,‘昆仑无定所’,古来言昆仑者,纷如聚讼。又有所谓大昆仑,小昆仑焉;东昆仑,西昆仑焉;广义之昆仑,狭义昆仑焉。昆仑岂唯中国之谜,亦世界之大谜哉!”。
虽然,古今史学家对汉武帝“昆仑山”在青藏高原的定论持怀疑态度,甚至明确反对,但却无法解决上古时期的昆仑山与九州到底存在与否、在哪里等关键问题。
昆仑山真在中国无迹可寻吗?真是华夏民族子虚乌有的杜撰吗?非也!通过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和华夏历史文明发源研究和论证表明:昆仑山确曾在中国上古历史中存在过,只是它并非汉武帝命名青藏高原的昆仑山,而是位于中原荥阳东部河济流域,伏羲肇始太极八卦、划分上古九州之地的昆仑山。对此,古代史典文献、人文遗存和现代天文地理、历史考古成果均有依据可作印证。
一、从华夏民族起源的历史时期而言,“昆仑”含义,是指华夏先民由智人进化为现代人的初始阶段。此时,华夏先民的思维、意识还处在朦胧、不开化的混沌时期,处在阴阳、天地未分原始文明的前夜。这一时期,古人称之为“太极”时期。如果用理数来表达,就是华夏先民的思维、意识由无极“0”到太极“1”的发展阶段。太极时期,就是华夏先民在思维、意识中阴阳、天地不分的混沌时期。因为主观上无法感知天地,客观上也不可能知道天地存在,故称人文天地未被感知之前的“天地”为“先天”时期,伏羲在“先天”时期肇始的太极八卦也称“先天八卦”。
而古人表达“混沌”的形式很多,除“太极”、“1”之外,也称“浑沦”“浑敦”“混沦”等等,而“混沦”也称“昆仑”,本义是指太极元气未分的状态和时期。故东汉文字学家许慎《说文解字》认为:“混沌,元气未分也”。混沌、元气,均为太极、昆仑的不同表达方式。故东汉经学大师郑玄注释《周礼》中明确指出:“混沦,即昆仑。”
混沦即昆仑在华夏先民思维、意识方面的表现,就是天地、阴阳不分;在华夏先民宗亲关系方面的表现,就是知其母不知其父;在人文始祖伏羲开辟人文天地、阴阳、四象(方)、八卦(节)文化起始、方位方面的表现,就是太极、混沌、昆仑、中央、天地之中、五数等等。所以,汉代易学著作《河图括地象》指出:“地中央曰昆仑,昆仑东南,地方千里,名曰神州。”又云:“昆仑者,地之中也。”
对于“昆仑”、“地之中”的具体位置,北宋史学家欧阳修《新五代史》明确记载:唐“开元十二年,遣使天下候影,南距林邑,北距横野,中得浚仪之岳台,应南北弦,居地之中。大周建国,定都于汴”。“浚仪”,即汉唐时期的开封。由于在古人形成的太极文化理念中,天下(地)只有一个中心,因此,唐代测量开封浚仪的“居地之中”结果,等于否定了西周测定登封阳城、洛阳为“地之中”,即“昆仑山”的定论,也为西周以来登封、洛阳关于“地之中”之争,画上了句号。
可见,“昆仑”与“混沌”、“太极”一样,具有华夏民族思维、意识进化处于原始时期历史阶段的含义,是华夏民族由智人进化为现代人的重要历史阶段,距今大约五万年至一万年(一说七千年)之间。此时,华夏先民正处在新石器时代。
二、从华夏民族起源的地理位置而言,“昆仑”含义,是指智人、现代人进化成为华夏先民的原始居住地。随着西部青藏高原的隆起,智人、现代人逐渐东迁,10万年前的河南许昌灵井人和4万-2.5万年前的郑州樱桃沟人的考古发现,就是明证。
到了古黄河全线贯通时期,在河南荥阳东部一带,形成太行山、北邙山与东部大海结合的“山海”地区。河水、济水在这里交汇,导致大量泥沙冲积、澭塞,被抬高于海平面之上,逐渐与太行山、北邙山余脉融为一体。在海水、河水的相互冲刷下,形成了许多台阶形状的“河之洲”。此地气候适宜、土肥水美、物产丰富,促进了智人、现代人向华夏先民的快速进化,思维、意识能力不断提高。经过反复实践、认识的不断总结,智人、现代人的思维、意识能力进入了一个飞跃阶段,出现了以雷神、华胥氏和伏羲、女娲为代表的华夏人文始祖。
“河之洲”,是华夏先民和人文始祖最早的居住地,也是伏羲时期统一划分为九个河洲,即“九州”的地理依据。由于“九州”周边被大海、河济之水所包围,古人也称其为“大荒”之地。
所以,古人认为,万物始于混沌。混沌如卵,历一万八千年,生盘古,即伏羲。自从伏羲开辟人文天地之后,清气上浮为天,浊气下沉为地。清气分为两支,西华至妙之气化为昆仑,东华至玄之气化为东海。浊气也分为两支,北极至恶之气化为幽都,南极至善之气化为生灵。于是,大荒世界形成,而“九州”西部的昆仑、东部的东海、北部的幽都、南部的生灵,就是最早的地理标志,也是后人建造国都城邑四方之门的文化和方位来源。
三、从华夏文明起源的传统文化而言,“昆仑”含义,是指伏羲肇始太极八卦文化,开辟华夏人文天地纪元的发源地。伏羲是大人雷神与华胥氏结合的产物,地点本在“雷泽(池)”。东汉思想家王符《潜夫论·五德志》记载:“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雷泽(池)”,也称“雷夏泽”、“龙泽”、“负泽”等。故唐代学者张守节《史记正义》引唐初李泰地理著作《括地志》记载:“雷泽即雷夏泽”。
对于伏羲出生地“雷泽”的具体位置,秦汉博士、山东邹平人伏生(胜)藏书《尚书·禹贡》记载:“雷夏即泽,雍、沮会同。”“雍”,即澭水、灉水,是河水的分支,又称浪荡渠、鸿沟、汴水;“沮”,即沮水、渠(钜)水,是济水分支,又称濉水、睢水等。“雍、沮会同”,本在汴水、睢水上游两水交汇的开封与封丘之间,今为封丘曹岗乡青龙湖,而不是下游的鲁西南地区。此地为舜帝下葬、商汤伐夏桀的“鸣条”之地,也是上古时期九州之一、东北“条风”方位的“亳(薄)州”、“兖州”之地,直到汉代陈留郡仍归属兖州。
伏羲出生在开封古陈留,也在古陈留的汴水,即荥河(水)、鸿沟流域肇始了太极八卦文化。故明初著名儒学大师赵撝谦《六书本义》记载:“天地自然之图,伏羲氏龙马负之出于荥河,八卦所由以画也。”宋代学者罗泌《路史·后纪一》也记载:“天皇伏羲都陈留”。伏羲太极“八卦”文化,就是河图洛书文化,简称“河洛文化”,是中华历史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也是道学、儒学、佛学等一切宗教文化的源头源。
总之,从历史时期来讲,“昆仑”是指中国华夏民族形成的新石器末期;从地理位置来讲,“昆仑”本以河南荥阳东部河济交汇的开封古陈留为中央;从文化发源来讲,“昆仑”是华夏历史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产生的始点。
昆仑的历史,应指新石器末期;昆仑的地理,应在以开封为中央的河济流域;昆仑的文化,应是华夏民族发源的文化基因。不了解“昆仑”的历史、地理和文化内涵,打造河南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就没有可靠的历史、地理和文化资源支撑,其结果不能不令人担忧。
这就是作者研究和出版《古陈留华夏历史文明之源》学术著作阐述的基本观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2-19 15:22 , Processed in 0.037460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