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查看: 47637|回复: 0

老张轶事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9-1-11 10: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张轶事
   旋转 20160411_160734-1.jpg
老张者,张洪是也。张洪是洛阳某机关退休干部,我的朋友老弟。
前几天一直与老张联系不上,家里的固定电话,还有他的手机,都处在无人接听状态,因为一个人独居,我担心他有什么意外,就与老张的妹妹联系,结果他妹妹的回答让我一头雾水,妹妹说:“我哥走了。我哥走了快一个月了,到现在我都不能接受。哥患的是心肌梗塞病走的,先前没有任何症灶……”张洪如此仙逝,我这个作老哥的也接受不了。
2018828日,我与老张一起自助游,去登了华山,我们俩个人,从华山脚下登到北峰用时八个半小时,那时天气还很热,大太阳10时过后就很毒,张弟的身体虽比不上我,但没有落伍,走走息息,边走边聊,看着眼前华山的景致,体会着登山的乐趣,一路上象我们俩七十岁开外年龄登山的人,只有三五个,虽累但却高兴着。
下山,是坐缆车下来的,老张说,我怕坐缆车,有恐高症。我说,什么恐高症,我陪着你,一挤眼就下山了,如果不乘缆车,再地下返回去,半夜12点也到不了山下。再看看你的体力。没办法老张只得随我乘缆车下山,还好,一上缆车,老张并没有什么恐高症,而是一种心理障碍,眼睛睁的大大的,缆车线路上的风景尽在眼底。
我们俩个在山下吃了大排档,临走,老张把一些零钱给了一个乞讨者,老张说,怪可怜得!我说,我们还要坐公交大巴,怎么投币?老张说,就是,忘了这档事了。没办法,我们又买了瓶水,找了零钱,才解了急。
据老张讲,二十多年前,或三十年前,有次去工地巡查工作,路过一拆迁处,当时有人焚烧塑料垃圾,老张过后,身体上有过敏反映,他也不在意,之后,老张的身体就染上的黑斑皮肤病,脸上、胳臂上出现了大片的黑斑,奇痒、奇难受,老张找各路名家、各路神方医治,花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功夫,但就是不见成效,没办法,老张只得购医书,自己自救,又是偏方,又是密方,自购药品自己试治,有时有比较好的效果,但时有复发。有一次,老张的皮肤病基本修好,他与我在一起在小吃店吃饭,我要了两瓶啤酒,他喝了一小杯,结果,第二天,他的皮肤病复发,从此,我与老张在一起吃饭再一没有饮过酒。又过了好多年,老张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张用蓝月亮洗手液硬是把自己的多年顽症(黑斑皮肤病)医治好了。------看官,如果有人,有黑斑皮肤病的患者,不妨用蓝月亮洗手液一试。
老张在洛阳上班,父母则在乡下居住生活,相距千里之上,不得已,老张只能衬假节日去乡下省亲,把平时节俭的东西掂到乡下,虽累但那是自己的一片孝道之心。后来,双亲相继去世,老张就把自己的母亲画像放大供起来,经常在画像前供些水果、食品之类的供品。每天吃饭前都要更换供品,虔诚孝道之心昭然若揭。
老张把自己的母亲画像供之神圣,是出予对母亲的敬奉之心,孝敬之心。几乎不差天地更换供品,供品是平日里老张的饭食与水果之类,心到了,自己对母亲的孝敬之意就表达了。真应了那句俗语:“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孝而亲不在”。子欲孝要尽早啊!
撤下来的供品,老张并没有丢弃,而是把馒头切成小块,把米饭与菜拌好,喂养大院里被人遗弃的小猫和小狗,喂养小鸟。老张对小动物、小鸟十分关爱,一呼一唤总关情。
老张有个小外孙女,生就丽人胚子,特招人喜欢,再加上特勤奋学习,在班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还是个大班长呢,老张一说起外孙女就夸个不停,他有个口头禅:“我那小家伙,特招人喜欢,那是我的骄傲。”喜欢一好,骄傲一好,老张除了为外孙女购些东西给她,除了领外孙女去公园游玩,花些高兴钱,老张重来不留小家伙在身边住宿,因为老张清楚自己的皮肤病,担心传染给外孙女,这就是老张的自知之明。
老张的妻子也是我的老熟人,她的父亲还曾是我的隔层上司呢,因此我们之间很随便,不存在隔阂。四十多年前,就是上个世纪,1969年,1970年的事,当时老张的妻子远在哈尔滨市上班,老张在郑州市上班,两个人相距上千公里之外,通讯设备很落后,两人中间相联系只能靠八分钱的邮票相通,一个信笺要装三五页信纸,一封信在路上要走十天半月左右,,因此,老张俩口子只能通过信纸来传递两相思。时间一长变得很陌生,我劝老张抽个时间去省亲,去看看弟妹,是时候了,她那边过得也不容易,只身在那边,举目无亲。当时,我拿出80元钱,给老张,算哥支持你的。那时工资特低,需要半年的时间才可积蓄这些钱,老张又给他父母要些钱款才上路,真的相当难。他们之间的友谊亲情真的来之不易。
几十年了,说起老张夫妻俩的事,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明明他们俩个是同学,又志同道合,见了面有说不完的话,一算情投意合,可俩人也结合就成了小孩子过家家的事,今天我有脾气,我不搭理你,明天你有脾气,你不搭理我,再过一段时间就又和好如初,又,有说有笑成了别人羡慕的伴侣。此事,应该只能有一不能有二,可老张这俩口子,硬是把俩口子相互堵气演变成家常便饭,把“离婚”“办手续”操在嘴边,尤其这个老张,脾气一上来,就是这两颗子弹,打出来,就算解气了。有一次,老张上气了,照例上膛打这两颗子弹,老张的妻子就依了老张,也对上一颗子弹说:“好,办就办,”他们俩一块来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民政部门接待的人说:“手续好办,你们财产分割没有?”老张答,房产归女儿。他妻子也答,房产归女儿。接待的人说,你们女儿成家没有?答,已成家。接待的人又说,按照法律,你们的房产也有女婿的一半。老张一听,老俩口闹离婚,先把房产给女婿一半,这是什么理呀?!老张立马改口说,这婚不离了。涨红着脸,拉着妻子就走,找个饭馆吃了顿饭了事,从此,再没有登民政局的大门。这就是我的老弟办的笑柄之事。年青的看官,可不要把老张的过家家的事当成简单的笑柄,或也跟着学。此事万万跟不得,学不得,夫妻要恩爱,要相互体贴,要相互容忍,办什么事,都要学会大度才行。
老张,张洪,于20181124日(农历十月十七日)逝世,享年七十三岁。
张洪有一女,现在深圳工作。
今天是张洪逝世七七日,哥老齐以此文纪念您,愿您一路走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4-23 10:28 , Processed in 0.173353 second(s), 2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