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23920|回复: 0

今夜等雪来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9-1-5 12:27:0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夜等雪来

          文/槛外人
        明天就是小寒了,从节气上来说,冬季就剩个小尾巴了。小寒一到,一年也就快要接近尾声,游子们也要收拾行装,开始回归故乡了。
       小寒虽带着一个小字看似不经意,其实寒冷尤甚。俗语言“冷在三九”。何为“三九”?每九天为一个“九”,而小寒的时间恰巧在二九的第六天,所以也是寒冷最盛的时节。此时本应该天寒地冻,白雪皑皑,大地一片萧条之相。
        今冬,虽然寒潮有,但我期待中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还未来临。只是下过几场零星小雪,小得地皮都不曾盖住。小寒有三候,而我,只候雪。
        世人都惧严寒,却偏偏喜欢下雪。农民喜欢雪,因为有“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文人雅士喜欢雪,因为可以吟诗作画。而我,喜欢雪,喜欢它带来的惊喜。可以围炉小酌,如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可以拥被深眠,如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每次天一阴,我就期待,期待能如英国诗人罗杰麦克高夫所写的一样,我一觉醒来:屋外积雪有6英寸深 /当我还没有被发现 /在厚厚的被子下面 /沉沉的睡眠/。
        喜欢雪,喜欢雪的形态,更喜欢文人笔下的雪。它洁净,轻盈;它是仙子,是精灵。它似盐,似柳絮,似梨花。谢灵运曾有一句诗咏雪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苏东坡先生也有词,名《江神子》:水晶盐,为谁甜?手把梅花、东望忆陶潜。谢道韫也曾有一句咏雪道:“未若柳絮因风起。”黄庭坚则写《踏莎行》:堆积琼花,铺陈柳絮,晓来已没行人路。
李易安把雪比作梨花道:“行人舞袖拂梨花。”晁叔用有一词,名《临江仙》:万里彤云密布,长空琼色交加。飞如柳絮落泥沙。前村归去路,舞袖拂梨花。
这文学巨匠的文采斐然,令我们折服。这雪后景色令我们向往。于是,对下雪越发期待了。也曾听说,雪被三位神人掌管。贮雪于琉璃净瓶中,瓶内盛着数片雪。每遇彤云密布,神人用黄金箸敲出一片雪来,就会下一尺瑞雪。当然,这是神话。看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雪,又逢周末。好希望是一个:风添雪冷,雪趁风威。纷纷柳絮狂飘,片片鹅毛乱舞的天气。当然,风雪也会给人们生活带来诸多不便,我这样想也可能会被拉仇恨。但没有雪的冬天真的很无趣。
        今夜,备好几盘小菜,一盏香茶,斟满龙泉原浆酒,围炉相对,只为等雪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6-17 16:40 , Processed in 0.189461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