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9577|回复: 0

一间新房子 作者:韩长文 河南省“五个一”参赛作品展示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1-28 11: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间新房子
                                                                                                              韩长文
        老海振很开心,他的新房子盖好了。没想到老了老了交上好运了。老海振今年八十八岁了,也是村庄里年纪最大的老光棍了。能熬到这个岁数的人少得可怜。所以他高兴啊!一辈子没享过大福的人总算时来运转了。庄上二十几户人家,只有他一个人是公费盖了一间二十来平米的福利房。不仅里里外外都刷得白白亮亮,连门窗都是铝合金和防盗门,室内还铺了地板砖。老海振心里美滋滋的,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邻居不少人投来羡慕的眼神。
       说到这间房子,老海振一直念叨着国家的政策好。这房子是扶贫办拨了一万四千元钱新盖的,专门给孤寡老人的。所有料钱、工钱、门窗及装修钱都包含在内,算的很精。盖好了果然既大气又漂亮。老海振心里舒畅多了。
         就在去年,村干部突然找上门来为自己 办了低保,按时发钱,一年下来还有几千块。紧接着又听说上面派了扶贫小组就长住村里,要挨家挨户地调查。还真的来到老海振门前了。村主任把老海振叫出门来,扶贫小组的同志就询问起来:“你家里都有啥人?都有啥收入?”
         老海振不敢怠慢,小心谨慎地说:“就我一个人。先前还有我老大哥。几年前没了。我们哥俩一生都在种地,打光棍儿。现在地也给远门侄子种,一年只给一点粮食吃。”
        老海振心里一酸,想到老大哥,就想掉眼泪。可怜老大哥一生连村子以外地方都没有去过,多年前得了大病瘫在床上动弹不得。作为亲兄弟他端吃端喝照顾了三年,老大哥撒手去了。临死还躺在土墙瓦屋里。
        扶贫小组的同志很同情他,又问:“你现在住的老瓦房是谁盖的?多少年了?还有啥亲属没有?”
        提到土墙瓦屋,老海振想到了过去。年轻的时候, 因为弟兄多,家里又穷,根本说不上媳妇。就连三弟也是在当兵后才定亲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当兵的可吃香了。一身军装就是骄傲和自信。老海振和老大哥拼命地种田,好养活着老母亲。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家里已过得好些了。兄弟三个商量了一下,拆掉老父亲留下的四间破草房。合伙盖了五间大瓦房。在当时相当气派,相当漂亮。是最流行的出屋檐带“铁翅膀”(即仰角)的式样。彼时整个庄上只有四五座瓦房。
        老海振想到了父亲,好辛酸。小的时候家里穷,连饭吃都没有,老父亲还曾经拉着孩子们出门要过饭。后来长大成人了,正赶上打仗,就去当了兵。后来家乡闹了灾荒,饿死了好多人。老父亲饿得皮包骨头跑到自己所在的部队,说老母亲已饿得半死不活了。让自己找领导说说好话,要点粮食好讨个活性命。领导也很为难,部队的粮食也很少,大伙都吃不饱。哪有多余的粮食再照顾别人?老海振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父母亲饿死。就心一横回家了,他发誓要好好种地,无论如何也不能饿死双亲。可是没过多久,父亲还是死了。想到这里,老海振忍不住老泪纵横。
        老海振含着眼泪,说:“八十年代我们兄弟三个凑钱盖的,现在已经漏雨了。大部分钱都是我三弟出的。因为他条件好,我当时还养活着老母亲。手里有点紧,多少出了一点钱。现在只有我三弟一家亲人,他们都在城里。一年到头给我一些零花钱。”
        当问及办低保了没有,老海振吃了一惊,不敢吭声。再抬眼看了一下村主任的脸,正瞪大了眼逼视着自己。只好吞吞吐吐地说办了。
       其实老海振心里苦,也不敢乱说。谁都知道, 农村人一直都羡慕城里的老年人,老了有固定的退休金养老,农村人只能干眼气。国家再富,都是头脸的人快活,老百姓充其量只是个小蚂蚁罢了。再说山高皇帝远,多年前国家的政策也不错,可惜好处最后都落在了基层干部的家属或亲戚头上了。上面拨下来的扶贫款或低保之类一个也见不着。谁有权谁厉害,地头蛇更是惹不起。自己早已无力折腾了。
         又问到这些年为啥没再盖房子。      
        老海振想着三弟退伍了在城里落了户,四个侄子们都考上了大学或是研究生。都在城里安了家。没人再回来了。他们是不会再出一分钱了。早些年老弟非要让他和老大哥进城去住,兄弟三个好在一起养老。可是他和老大哥在农村住惯了,怕去了适应不了。说啥也不肯去。侄子们在城里都买了高档公寓,没有人愿意将老家的旧瓦房拆掉重盖。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邻居们为了娶媳妇,都盖起了平房,甚至楼房。而自己无儿无女,也就没心思盖了。再说年纪也大了。手里也没存几个钱,物价又涨得快,也盖不起了。
        十几年前,庄上的年轻人们不论男女都开始四处奔波,外出谋生。很快都盖起了粘满瓷砖的两层楼房,屋里铺了地板砖。还盖了厢房,垒了院墙 。都变成了漂亮的独家小院了。特别是那大门,一个比一个派场,一个比一个好看。不仅又高又大,还镶了彩色的门头,嵌着金光大字“家和万事兴”、“紫气东来”、“吉星高照”等。就连老年人出门也不骑自行车了,不拉板车了,都开起了三轮车、拖拉机和摩托车。
        再看自己住的老瓦房,象个年老色衰的女人一样,门窗上的漆掉了,墙也早就褪了色。后墙还是过去的土墙,三弟起初嫌难看,抹了一层白灰,如今也大块大块地往下掉。最南边的一间,一扇墙也有些歪了,北边自己住的两间有几处早就漏雨了。屋里总是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霉味。和自己一样,成了老掉牙的朽屋了。象一件古董一般,在岁月里沉默着,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无限的伤感。
         近几年更不得了,小伙子们为了娶媳妇,一个个都头扎得跟竹签子似的往城里钻。不但在城里买了房,还都开着小轿车回来显摆。说起话来,财大气粗,牛得很呢!庄上剩下了一群老人和少数的小孩子。出门上街时,摩托车也极少了,身体稍好一点的老年人都是骑着电动车跑来跑去,十分得意。而自己,连自行车都骑不动了。
        常言道:单身汉儿,活神仙儿,一顿一个小油旋儿,老了成个鳖愁蛋儿。年过七十古来稀,一转眼可八十多了。一到冬天,心里都怕,瞅瞅庄上的老年人今年走一个不起眼,明年少一个不起眼。很快走了好几个 。再扳着指头数数,八十岁以上的也没剩下几个了。照镜子都看不清楚了,看到同岁数的人头发也都没几根了,皱纹也爬了快一脸了,杂七杂八的病也越来越多,残缺不全的牙也快掉光了。想想都害怕,这日子真的没盼头,越活越没劲儿。说不准哪天说走就走了。   
        老海振想了想,说:“我三弟和侄子们都落 在城里了,没人再出一个钱了。我老了没有啥钱,还得留着看病吃药哩!再说都这个岁数了,也活不了几天了,何必瞎折腾哩!”
        扶贫小组的同志苦笑了一下,说:“庄上就数你住的房子最差劲,人也最可怜!干脆申请拨款,给你盖一间新房子算了。国家的政策很好,一定会照顾贫困老人的。你就等着住新房子吧!”        
       就这样老海振被列入了贫困户。逢年过节的,不断地送福利。年底还发了米面油。过冬时发了大衣保暖衣。不只是自己,连邻居所有的老年人都跟着享受起类似的各种待遇了。
         不出几个月,扶贫款真的拨下来了。一转眼新新房子也盖好了。村里很快派人帮他搬了家。将旧房里的老物件全扔了,只将扶贫小组发下来的新家具全搬进来。老海振眼角湿了,流下了两行热泪。
       老海振走进新房子里,打量着满屋子新床新被子新组合柜,还有一套新桌椅新锅新灶新案板新菜刀。脸也笑成了一朵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3 01:45 , Processed in 0.029481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