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2641|回复: 0

应绿霞讲楹联第八课 对仗的手法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1-3 21:25:4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应绿霞讲楹联第八课 对仗的手法(1.正对、2.反对、3.流水对、4.借对、5.无情对、6.晕轮效应)

原创: 应绿霞  留云阁  

关于对仗手法,前人在诗联创作实践中不断总结,归纳出了许多种。像日本的空海和尚的《文镜秘府论》,他对我国早期的诗格作了一个比较全面整理,归纳出“二十九种对”,后来被兼用到对联创作之中成了最早的联格。而王力先生在他的《诗词格律》里,“拣重要的”介绍了“工对、宽对、借对、流水对”这四个概念。其中,“工对”和“宽对”,我们在前面第五课里已经介绍过了。这期我就根据自己写联感受中的几种常见格,来讲讲:1.正对、2.反对、3.流水对、4借对、5无情对和6.晕轮效应。

相对来说,前面三种使用的比较多,后面三种使用的比较少,但是也有必要做一个了解。

正对:其实就是“事异义同”。上下联讲的是不同的内容,但是所围绕的、所表现的主题是一致的,正对大致可以分成三种情况:
     
(1) 上下联的逻辑属于并列关系。作者往往是抓住主体(可以是人,事物,或者景点等)的两个不同的侧面,分成上下联来进行阐述或者议论,把一个写作对象一分为二地加以说明。

例如清代张照撰岳阳楼联:
南极潇湘千里月;
北通巫峡万重山。
作者站在岳阳楼上,上联从南面天空看,下联从北面地上看,通过不同的方位看到不同的景物,来描绘岳阳楼周围的景致。

又例如清代胡书农题采石矶太白楼联:
公昔登临,想诗境满怀,酒杯在手;
我来依旧,见青山对面,明月当头。
上联臆想李白登临此楼时的情状,下联写我到此时的风景,一古一今,围绕太白楼展开阐述。

又如史料记载北京文天祥祠曾有旧联:
南宋状元宰相;
西江孝子忠臣。
上联指文天祥曾是南宋的进士第一,又担任过南宋的右丞相,是从官职上进行讲述。下联西江是赣江河源(或支流)贡水的支流,流经庐陵。此处用西江代指文天祥的故里庐陵。说他孝子忠臣是从个人的人品上赞美文天祥,上下联分别围绕其人生两个角度出发进行描写。


(2)上下联属于本体和喻体的关系。
例如吉林长白山高山亭联
千峰拔地;
万笏朝天。
上联中拔地而起的群峰是主体,下联许多朝天的“笏”(古代君臣在朝廷上相见时手中所拿的各种材质的狭长板子”就是喻体。

又如旧联
人无信不立;
天有日方明。
此联中,也是上联是本体,下联是喻体。人没有信用就不能在世上立足,就像天空中有了太阳才能够明亮一样,信用于人,就如同太阳之于天空。

(3)上下联的逻辑属于合成关系。就是把两个写作对象合成一个新的整体。上下联两个不同的事物,联合起来表现某主题。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在纯写景的联中出现的比较少。

例如唐朝李商隐《无题》诗的颌联: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此联上下联分别用春蚕和蜡炬做喻体,表现对爱情至死不渝的态度(现在多用来体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奉献精神)

又如励志联:
疾风知劲草;
大雪见青松。
上联以疾风中的劲草,下联以大雪中的青松做比,寓意在恶劣的环境下更能凸显一个人昂藏不屈的精神。

又如抗清名将金声的自勉联: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此联上下联分别从决心,毅力两方面的典故,联合起来表达一个人只要有志气,有勇气(破釜沉舟),有恒心,能吃苦(卧薪尝胆),一定可以成功。

初学作联,多作正对,然后学其余。但是要注意的是,由于正对上下联的主旨相同,语气调子一致,所以正对上下联所选取的角度一定要错开,用词也要避免雷同,不然容易出现“合掌”的毛病(下一课对仗的避忌里会着重讲什么是合掌)。

2.反对:顾名思义,就是上下联意思相反。因为是用相反和相对的词语组成,或者是内容相反,就形成了上下联的鲜明对比,引人注目,“理特殊而趣合”,往往能收到比正对更好的艺术效果。

例如清代名医程道州自署联:
但愿人皆健;
何妨我独贫。
上联表达了医师对人们身体的良好祝愿,下联话锋一转,大家都健康了,我自己医院就门庭冷落了,但是我不在乎。全联充分体现了作者牺牲小我,而愿使世人康健的无私情怀。这里“人”和“我”,大众的身体健康和医生的收入,其实是个对立、矛盾的关系。

又如旧联:
人因爱富常离我;
春不嫌贫又到家。
此联用了很多反义词,来增加表现力,春光不嫌贫而来,和人们的爱富离去形成鲜明对比。

又如秦桧跪像背后岳飞墓阙上的楹联: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铁无辜铸佞臣。
和上一联一样,此联也是用反义词,来凸显张力,“有幸”和“无辜”,“忠骨”和“佞臣”,两组对比强烈,此地青山以能埋岳飞而感到有幸,而坟前的白铁何其无辜,仅仅是因为铸造了秦桧夫妇像,而随他们一起为人所唾弃,天地万物在此刻似乎都被赋予了人性!

反对由于变化强烈,往往可以使主题更加突出,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刘勰在《文心雕龙·丽辞第三十五》中有“反对为优,正对为劣”之评语。

3.流水对:也叫串对,上下联内容连贯,衔接如行云流水,流畅自然。往往存在递进、转折、条件、因果等某种关系。相当于是一个意思分成两句来说,上下联是一个整体,独立上联拿出来,或者独立下联拿出来都没有意义,或者说表达的意义不全,有上联,才引出的下联。

例如南宋陆游《游山西村》的颌联:
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此联上下联承接自然,上联说山重峦叠嶂,水迂回曲折,正怀疑前面没有路,下联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柳绿花红的小山村。一种惊喜扑面而来。单独上联或者单独下联拿出来,意思表达上都是不完整的。也不能说先看到了村子,再去疑无路。

又如安徽黟县古楹联
勿求珠玉富;
但望子孙贤。
作为家风家训的楹联,不奢求自己富贵,也希望子孙贤孝,对孩子的殷殷期盼,对家族未来寄予的厚望,溢于言表。上下联任意一句单独拿出来,也是表述不全的。

又如唐朝王之涣的《登鹳雀楼》中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此联是一个上下联之间的承接是个因果关系,因为想看到更远的景色,所以要爬到更高的地方。这也是流水对的典范。上下联只有两句都在的情况下,才能把主题表达清楚。

流水对因其一气呵成,顺畅自然,从而更能凸显对联的艺术感染力。往往多上佳之作。


4.    借对。也称为假对。可以分为两类(1)借义对(2)借音对

(1)借义对:当一个词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意思时,在句中用的虽然是这种意思,但是可以借用的它的另外一种意思,来与同位的词相对。

温庭筠《苏武庙》诗的颈联
回日楼台非甲帐;
去时冠剑是丁年。
这联里“甲帐”是汉武帝所造的帐幕。和天干地支的“甲”并无关系,但是借了天干地支的“甲”的意思去和“丁年”的“丁”相对。

又如杜甫《寄韦有夏郎中》诗的第二联:
饮子频通汗;
怀君想报珠。
这联里“饮子”,诗中的意思是指中药汤剂。而这里的怀君是想你的意思。在这里“子”借了它有代词的意思,与代词“君”相对。“饮”也取其动词词意,与“怀”相对。

(2)借音对:指一个字或者词本身并不能和上联同位的字词相对,但是和这个字词同音的词可以,这个利用它的同音字来与本来不能相对的字成对。就叫借音对。
例如:唐朝李商隐《锦瑟》诗中的颈联: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这里的上联“沧”字与颜色词“苍”同音,借“苍”与下联“蓝”字作为颜色对相对。

又如唐朝刘长卿《新安奉送穆谕德归朝,赋得行字》的颌联:
事直皇天在;
归迟白发生。
此处“皇”是借了其同音字颜色“黄”,与“白”相对。

又如杜甫《哭李常侍峄二首》诗的颈联
次第寻书札;
呼儿检赠诗。
此处“第”取其谐音“弟”,使“弟”与“儿”成为人伦对。

要注意的是,借对,只允许在借后,成为小类工对的情况下,才会使用。


5.无情对:无情对一般属于游戏对,用于文人酒桌或者临屏的文字游戏比较多,正常对联一般要求上下联内容要相关,要有主题。但无情对只讲究上下联字词词性字字相对,至于内容则要求上下联各讲各的,绝不相干,甚至于上下联的词性,结构都可以截然不同,扯的越远越好,借义对在无情对中也经常被使用。我们在第六课的字对词不对中已经提到过关于无情对的一些知识,这里就补充一下字对词性结构也对,但是上下联意思风牛马不相及的情况的情况,譬如:
孙行者;
祖冲之。

两个都是人名,“孙”对“祖”是人伦对,“行”与“冲”是动词,“者”和“之”是虚字,字字皆工,但是上下联之间毫不相干,这就是无情对里的字对词性结构也对,但是上下联意思毫不相干的情况。
一般来说,绝妙的无情对是字字工对,意思毫不相干,结构也要上下联不同为上。譬如:

三径渐荒鸿印雪;
两江总督鹿传霖。
这里上下联同位的每个字都是工对,但是上联说的是院子里的小路已经渐渐荒了,只有大雁的脚印印在雪地上(三径是指归隐者的家园或是院子里的小路)。而下联说的是两江总督的名字叫鹿传霖。意思风牛马不相及,“渐荒”是状语形容三径,而“两江总督”是官位名词,“鸿印雪”是个完整的主谓宾短语,而“鹿传霖”是一个人的名字。从词性结构来说,也全然不同,这就是无情对的奥妙所在。

无情对往往使人产生奇谲难料,回味不尽的妙趣。用来锻炼大脑反应,拓宽思维,是很有效果的,也能为生活增加一些乐趣,只是正统的写作中用的不多,我们稍微做下了解就可以。

6.晕轮效应。我最早是在尚佐文老师的《楹联概说》里看到这个说法,即一联中其他字对的特别工,某一处对的不工,乃至不对,都会被忽略过去,相当于心理学上的“晕轮效应”(比如对某个人突出的优点印象特别深刻,对其一些小缺点就会视而不见)。常见于数字和颜色之后。细看之后觉得还是觉得有些道理的。
例如:唐代李商隐《无题》诗的颌联: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里很明显的,“通”是动词,“翼”是名词,从单个字的词性来说,犯了虚对实的大忌,但是因为前面句中“身”与“心”,“有”与“无”,“双”与“一”等,都是工对,两句表达的意象又是流水对,生动鲜明,所以掩盖了个别字的不工,让你感觉不出来,这里有不对的地方。

又如唐朝韦应物《 淮上喜会梁州故人》的颌联:
浮云一别后;
流水十年间。
这也是一个晕轮对+流水对的例子。“别”是动词,“年”是名词,词性也是不能对的,但是其他字上下联之间都是小类对极工,此处跟在数字后面的小小不工也容易被忽略过去。

又如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的颈联
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这联里“外”是方位词,“洲”是名词,本身并不对仗,但是因为前面其他词都极工,跟在颜色工对后,这里的不工就很容易被掩盖,让你感觉不到这里对仗有问题。

我也曾经写过一个谐趣联,借助了颜色词的晕轮效应。
合上眼皮,任你高山大海,也成乌有;
翻开史册,笑他雅士名流,不过黄泥。
这里“有”对“泥”,一个虚词,一个实词,并不成对,但是跟在颜色工对后,这种不工的感觉很容易被忽视。

这种对在诗联中普遍存在,古人有一个说法“偶对不切失之粗,太切则失之俗”因为太工,上下联同位词都属于同一小类,很容易意象接近,语言呆板,形不成张力,或者因为刻意求工,求乎于技,必乎于道,从而落入下乘。所以古人有时候在对仗上就会进行大胆突破,但其他组极工的情况下,又不会让你觉得这里不谐不工。当然,正式场合和参赛时别去这么用,参赛要求对仗工稳,企图使用晕轮效应,是会被格杀的。

总而言之。正对,反对,流水对是我们写联必须应该掌握的几种手法。借意对、无情对和晕轮效应,我们要做了解就可以,平时写联,可以拿来做尝试,但是不建议用在正规场合和赛事里。



作者:应绿霞(网名:红袖流云)女,八零后,浙江绍兴嵊州人,现居宁波,中国楹联学会对联文化研究院发展部主任,浙江省辞赋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浙江省楹联研究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浙江省诗词楹联学会理事,广东文化学会春光诗社名誉社长,西山诗社南粤分社副社长,野草诗社理事,西湖诗社理事,宁波作协会员,《浙江诗联》杂志编辑。作品散见于《光明日报》《人民日报》《诗刊》《党建》,《中国楹联报》等全国性刊物,数百次在全国征联征诗征赋赛事中获奖,作品悬挂于全国数十处知名景点牌坊楹柱,并多次担任全国电视诗词节目和大型楹联赛事评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1-17 20:51 , Processed in 0.033307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