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6252|回复: 0

扎根深山小学36载 教师孔文卿:我爱这所学校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0-29 09: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核心提示:
   在宜阳县花果山乡花山小学,有这样一位教师,他扎根大山深处,把学生视作子女般呵护教导,兢兢业业教学36载。36年过去,学生们换了一拨又一拨,而孔文卿,依然坚守着。
孔文卿手把手教孩子写字
  在宜阳县花果山乡花山小学,有这样一位教师,他扎根大山深处,把学生视作子女般呵护教导,兢兢业业教学36载。36年过去,学生们换了一拨又一拨,而孔文卿,依然坚守着。
  如今,这所深山小学仅剩2名学生了,但他依旧不忘初心,称“哪怕仅剩1个孩子也要坚守下去”。因为在他心中,只要学校在,贫困村的希望就在!
  1 “我很爱这所学校”
  花山村地处熊耳山腹地,是宜阳县较为偏远的行政村之一,距离县城70多公里。
  尽管知道花山村偏远,但真正沿着盘山公路实地走一遭,才发现该村的偏远程度远超想象。
  到村里随便询问一个村民:“村小学在哪里?”村民顺手一指,那个国旗飘扬的最高的院子就是。
  花山小学,有一栋二层小楼。走进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琅琅读书声。在悦耳的鸟鸣声中,这里反而显得有些寂静。
  来到一楼教室,孔文卿正在手把手教一个小姑娘写字。在教室的另一侧,一名个子稍高的男孩,则在学习数学中单位转换的知识。
  由于不少孩子都随父母进城读书了,这俩孩子是这个小学目前仅剩的学生。1位老师、2名学生,就是花山小学的全部人员。
  虽然仅有2名学生,但孔文卿上课一丝不苟。教完低年级女生写字后,趁她练习的间隙,孔文卿又来到高年级男生身边,看着他做题,待他完成整个题目后,再与他交流题目知识要点。
  由于人少,上课时间也就没那么严格。孔老师宣布休息一会儿,两个孩子如同小鹿一般跑出教室。
  “我很爱这所学校,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很快乐,也很满足。”孔文卿一边说一边背着手靠在教室门边,看着俩孩子奔跑嬉戏,脸上满是笑容。
  2 “山里孩子也应该接受好的教育”
  中午时分,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孔文卿匆匆来到教室对面的厨房,给孩子们做饭。
  由于2名学生离家都较远,从这学期起,孔文卿主动承担了给学生做午餐的任务。从开学到现在,他没收过一分钱。
  1978年,孔文卿成为当时花山村为数不多的高中毕业生。在乡里工作3年多后,1982年,孔文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回到花山小学,成为一名民办教师。
  “那时的花山小学仅有一排平房。”孔文卿回忆说,他们几位老师每年从办公经费里攒一些钱,陆续给学校添置些东西,再加上上级的资金支持,慢慢地,学校规模不断扩大:平房变成了二层小楼,还陆续建起了男女生宿舍、小操场、学生食堂。
  教室墙上的课程表显示,孔文卿还是一名“全科教师”。他为孩子们开设的不仅有语文、数学科目,还有品德、社会,甚至英语。
  “山里孩子也应该接受好的教育,虽然仅剩我1个老师,但还是要尽量让孩子们掌握更全面的知识。”孔文卿说。
  3 “希望孩子们走出大山实现理想”
  在交谈中,孔文卿讲述了一件令他很骄傲的事情。
  今年,花山村一下考上了8个大学生,而且这几个孩子都曾是他的学生。
  “这是我们村有史以来考上大学人数最多的一年!”孔文卿说,前些年,花山村很穷,村里人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也不够,不少孩子很小就辍学了。为此,他十分痛心,也一直在努力改变这种境况。
  自2001年起,孔文卿成了这所小学的校长。从此,他对这座深山沟里的小学就有了更大的责任。
  对孔文卿而言,校便是家。学校师资不足,他想方设法向上级申请,邀请老师到村里任教;学校设施简陋,他不厌其烦地从外地添购教学设备,尽量使孩子们能享受到与山下孩子一样的教育条件。每学期开学时,他都要坐着村里人的三轮车,到乡政府去拉书本;每年秋季,也会提前下山采购蜂窝煤,以便孩子们冬天不受冻……
  在常住人口只有200余人的花山村,不少人都是孔老师的学生。
  “我上学时,他每天早上起来先给我们生火,再带我们跑操、晨读,一直用心对待每个学生。”村民王锁柱说,孔老师既教过他,又教过他的两个孩子,虽然村里条件艰苦,但孔老师的言传身教让他受益终身。
  “作为教师,我只希望孩子们能读书识字,走出大山,实现自己的理想。”孔文卿说,令他欣慰的是,近10年花山村每年都有学生考入大学。
  孔文卿说,当在外求学、工作的学生过年回来看他,每年教师节给他发祝福短信的时候,这种幸福感只有他自己才能品味到,“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4 “我要坚守下去”
  霜降时节,花果山红叶初绽。2018年又走过了一大半时间。
  从青春年少,到灰发苍颜,孔文卿已经59岁了,再有一年就要退休。
  在镇里居住的子女,不忍他一个人住在深山里劳碌,希望他退休后能到镇上养老。可孔文卿似乎还没把退休提上议事日程,他放不下山里的孩子,也担心没有新教师愿意来。
  他明白,教育对山区孩子的特殊意义,“山里的孩子们与外界接触很少,掌握知识是他们走出大山的希望”。
  临行前,孔文卿告诉我们,村里的幼儿教育仍是空白,明年春天他打算开办幼儿教育。
  “我很想把这所学校办好、传承好,哪怕仅剩1个孩子我也要坚守下去。”孔文卿说。(洛阳日报记者 李东慧 通讯员 张珂 文/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1-18 20:25 , Processed in 0.035050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