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1448|回复: 1

联友活动:秋登北大垛 李俊科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0-21 13:31:22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俊科 ‖ 秋登北大垛

秋登北大垛

李俊科/文



江尊禹楹联研讨会的第二天是采风活动,地点是我家乡的名山北大垛。听说登北大垛,我非常高兴。虽说出生在八迭冲的我对北大垛并不陌生,但山高路险,加之近几年生活在外地,与北大垛少了接触。每次回到家乡,远观北大垛,常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激荡在心头。

薄云漫天,太阳没有出来,微风拂面也不觉得寒冷,这样的天气更适宜登山。早饭后,我从县城赶到回车黑虎庙小学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时分,朋友们正在做登山的准备。江孔顺老师身着单衣单裤,长焦单反相机挂在胸前,显得很有精神。我脱下外套,很快加入了登山的队伍。外省同志有事的已经离开了,只剩下郑州和南召的朋友。我们一行九人,沿着崎岖的山道,谈笑着向北大垛进发。

北大垛位于伏牛山的腹地稍偏南,海拔高度九百多米,周围有群山拱卫,可与南面的宵山互为兄弟。往东十数里,是山岩与坡地的分界线。因此,北大垛在这里独显奇高。北大垛山顶有祖师神庙一座,建于明朝,可与武当山金顶齐名。不知道何年何月,发生什么变故而颓废,现存的一座大殿,也是近些年人们集资兴建的。
历史上有关北大垛的记载不多见,山顶残破的石碑上斑驳的文字无声地告诉我们曾经的辉煌。因抗战期间,石碑被日本鬼子的炮弹击中,碎为数块,且因年代久远,字迹模糊,难以辨认。断断续续看到不多的词语,才知道了她的历史:北大垛地处内乡邑屈原岗北,北通嵩岳,南拱宵峰,孤垛持左,丹江绕右。
对于名字的来历,还有一个神奇传说。当年,祖师神云游至此,布道健身,正好遇到大风呼啸,使奇高的山顶左右摆动,让他无法修道传教,只好留下“摆大垛”之语,驾云南去,便在武当山去荆榛,群瓦砾,创草庐,这里就叫它“摆大垛”了。因地方口语之误,摆与白同音,就谓之白大垛。口口相传,约定俗成,“白大垛”一词就形成了。
2.
登山的路有好多条,我只走过东西两条。从东面登山,这是第二次了,但进山的小路我却走过了好多次。因那年县城的小院子里想美化,在同事的指点下,来此山采了几块上水石。况且去年的今日在此地采风时,也往上走过一段山道。今日登山,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从沟口行进大约六七里,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稍大的开阔地。正北的山坡前有一座小庙,当地人称为白庙。庙前的橡树老态龙钟,东边侧枝早已失去,枯朽的枝头比脸盆还粗,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那段不堪的往事。树上叶子繁茂苍绿,树下散落的橡子壳随处可见。宋存杰老师好奇地捡起一个翻看着,从中取出栗色的橡子。我说这是我们小时候的玩具,橡子的上头插上一个小木棍,用手一捻,它就飞速地转动。他想起来了,说是捻捻转儿。江孔顺老师解释说,橡树浑身都是宝,树皮可以做软木,橡子壳可以做染料,橡子可以做淀粉,生活困难的时候,还可以做猪的饲料。
白庙的对面山腰上有一古老山洞,曰老君洞,深而陡峭,难以攀援。现在已被人们开发,水泥台阶直通山洞。因有老君洞之故,所以,此山沟叫做“洞沟”。
从白庙的左边上去,就是登山的捷径。两个体力不支的朋友没有上来,江老师用电话告诉了标志,并嘱咐他们最好能攀上山寨大门之后,我们便先行一步。
沿着山边的小路上走,过了一段缓坡,到了一个小平台,就看到了上面荒地里栽植的十几棵山茱萸。芳抖红结小,香透夹衣轻。树枝蓬松散开,枝上尽是小小的果实,红玛瑙一样诱人,让我们举起了手机连连拍照。南召的朋友说他们那里也有,比这里树多。江老师说,伏牛山深处的太平镇,满山遍野都是,秋收季节,红压压的一片。只有到了那里,才知道啥叫红色的海洋。他解释说,山茱萸是中药六味地黄丸的主要成分,那些年,药材值钱的时候,一棵大树就是几百上千元。宛西制药有个广告,叫做“药材好药才好”,说的药材就是那里的山茱萸。现在,经济发展快了,价格上不去,零散的山茱萸就无人问津了。
路边有一棵不大的皂角树,叶青刺明,朋友们好奇地围了过去。杨旭老师说,过去老百姓没有洗涤用品时,人们洗衣服的时候就把树上的皂角摘下来洗衣服,那些长长的皂角刺也是治疗脓疮的上等药材。他父亲是个医生,经常用来给病人治疗。说来也奇怪,那些脓疮用针刺后,容易感染发炎。如果用了它,一刺就好,说明这刺有消炎的作用。朋友听说后,举起手机,纷纷对准了皂角刺。
往上缓行百余米,就到了我当年采集石头的地方。这里的石头成分特别,其他地方很少见到,在这里却整面山坡全是。它属于上水石那种,比水绣石稍硬,比普通石酥软,可做盆景,造假山。因此,人们用炸药把整个山头卸下来拉走了,眼前的场地空空,有几个零散的石头和一块巨大的岩石遗留在路边。只有那个被削过的山头,在诉说着当时的兴衰。对于它形成的原因,江老师说,石坡上面的洼里有一眼泉水,长年流水不断,我们打柴割草口渴时,还常常在那里喝水。水旺的时候,还能看到小小的瀑布。这石头,或许就是碳酸钙形成的沉沉积岩,属于碳酸钙岩石。我想想也是,相当于山洞里的钟乳石,只是裸露在外面罢了。我拣了一小块,让王玉兴老师看。他掂了掂,的确很轻。我建议他先放在这里,下山时带回去做盆景用。他欣然同意了。
3.
山寨大门在水绣石上面约二百米的地方。我们沿着新拓宽的山路,跟着江老师往上缓缓前行。有点累了,杨旭老师在路边捡到一段树枝当柺杖,南召的朋友也把外套脱下挂在了胳膊上。
当宏伟的山寨大门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的眼睛为之一亮。这就是我们说要找的楚长城了。宽大的寨墙爬满了藤蔓青萝,横在进山的路上,足有五米多高。它卧在两个山梁之间,向南北蜿蜒而去,一直延伸到山的那边。它像一道褐灰色的大铁圈,牢牢地套在北大垛的腰间,护佑着大山的神灵和曾经饱受涂炭的先民。
山寨大门两米多宽,以块石为基,方砖为框,三层青砖圈顶。经过长期的风化腐蚀,仍然异常坚固。门框内侧栓门的方形石洞仍在,下大上小,还有磨损的痕迹。试想,关上那厚重的山寨木门,再以方木拴于石洞之内,寨外若有千钧之力也是徒劳的。在战争器械落后的冷兵器时代,真有“一人当万夫莫开”之功效。南召朋友说,这与南召的楚长城一脉相承,属于楚长城的一段。他们的楚长城已经有科学家认定,并命名为“长城之父”了。我们这段楚长城虽小,也是得到了长城研究专家的认可,并上过CCTV-2台呢。
我们穿过山门上走,随着山势的陡峭,拓宽的山道也显得难行多了。江老师说,这比原来的“条子”(山里人称穿梭在丛林中小道为条子)强多了,不再走险恶的溪涧,不再穿浓密的丛林。就这路,还是山上的道士请人拓宽的。热心人出资,道士也拿出香客的捐款,花费了数万元,用了一年的时间修成的。
山路只有一米来宽,拐来扭去盘绕在密林之中,路面的碎石薄土层里,不时地冒出一些野草小花和青藤细蔓,黄的是千里光,白的是紫菀花,蓝的是沙参(桔梗花),还有些不知名的野花,一束一丛的,乱入人眼。让我们走走停停,东拍西照,影响了爬山速度。江老师在一个藤蔓前停住了脚步,我赶紧凑了过去。几个带茸毛的茎叶下的红色瓜果,挺惹眼的,有红枣大小,颜色非常鲜亮,不是马泡,不是灯笼,更不是小葫芦,我们谁也不认识。想上网查找,这里没有信号,就给我们留下了遗憾。回家后上网搜索,才知道它叫赤瓟,产于北方寒冷地区,生长在海拔千米以上的湿润山地。

越往上走,秋色渐浓。层林还未尽染,满山却有星点的树叶泛出了火红的颜色,给苍翠的山林带来了浓浓的秋意。我们转过一个山脚,迎着一棵高树,拐向了另一个方向。
“捡到宝贝了”。突然,落在后面的江老师高声喊道。我们扭头观看,他俯身弯腰在地上捡着什么。乱步下去,他直起身来,手里攥着几个黑色的东西——山核桃。他高兴地招呼我们,大家也弯腰在草丛里寻找。开始,什么也没有看到,静心拨开荒草枯叶,果然有不少灰白色的东西躺在里面,小而不大,椭圆卵状,灰皮溜光。捏掉灰皮,黑色的山核桃就赫然出现在手里,显著的纵棱,顶端急尖,手感强烈,如果不小心还会有扎手的感觉。江老师说这核桃褶皱太多,果实很难取出,不能食用,只可把玩。古代的皇臣贵族,现在的儒商雅士,手里玩的就是这个。由于上山的路还远着,不便于携带,大家就把它放在路边显眼的地方,待下山时再捡回来。宋老师还折了一束碎花,放在旁边作为标记。江老师指着路边的一棵大树说,这树就是山核桃树,白色树皮有点像东北的白桦树。树干高且光滑,不易发叉。因此,结果不多。
4.
上山的路开始陡峭起来,路基拓展的痕迹消失了。回头看去,两位朋友没有赶上来,我们也喘着粗气,恨不得再借两个鼻孔。前面有扇薄磨盘放在块石上,周围有几块石头,形成一个临时的休息场所。宋老师、杨老师坐下来休息,我举起了手机留下了珍贵的一瞥。转过山洼,有一处用石头垒起来的垱窝,江老师说,当初这里有一家人,后来人一下山,这儿就成废墟了。我试想,那盘石磨,该不是他们留下的吧。
山路渐渐恢复到原始的状态,枯枝、藤蔓随处可见。一棵大树早已不知去向,根部已经生出白色树蛾子,层状的,像叠放在一起的白菊花,我们也把它摄进手机里。曲折的山道时隐时现,陡峭难行,嶙峋的怪石不时地凸现在身边,让你心惊胆战。江老师发现了一处洞穴,他俯下身子去观察,原来是一个倒挂的蜂巢,有碗口大小。蜜蜂已去,老巢犹存。若不是天气渐寒,这里可能还是一片热闹繁忙的场景。
五个人艰难地向上攀登,脚下的路越来越窄,不规则的山路时高时低,让我们身体的热量不断地散失。尽管身上只剩下单衣,秋裤还是绞在了腿上。一块石板上的文字,又让我们兴奋起来:“在走几步”,我们认为是再走几步就能到达山顶了。当我们抬头向上看去,山顶还在看不到的地方。我们才细看那文字,原来是用石块划上去的:“在走几十步”的“十”字有点模糊,“在”,也是别字。不知道书写者是有心,还是无意,多少都能激起登山者的神情,让攀登者产生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激动。
层林尽染说的就是这里。我们越过山梁,到了山脊,眼前猛然一亮。不知道是烟霞醉染黄叶急,还是红叶惹得绿叶翠,真的是枫叶染色万山艳,只将青眼看黄花了。片片红黄,又有翠叶点缀,怎不让人诗兴大发。老师们只是想把尚存的一点气力留给后面爬山的险路,只好把诗情和联意藏在了心中。
这里山势异常陡峭,难以行走,让人想到了华山之险。危石在上,悬崖在下,脚下的碎石子随时都可能让你出现不测。江老师不时地提醒大家,抓好登稳。王老师刚抬起右脚,左脚就向下滑去。他急忙抓住旁边逸出的枝条,才算化险为夷。我经过的时候,屏住呼吸,手脚并用,才勉强登了上去。
兰草是北大垛的一大特色,这里山高林深,质腐土沃,易于生长。岩石间隙里,枯树夹缝中,更是旺盛不衰。其叶铁线长青,其花幽香清远,吸引了不少兰草爱好者。只是品种单一,价值不高,近年来少有问津。虽说寒露已过,霜气渐浓,深处高山,不甘寂寞的兰草,依然青翠如故。我们边走边看,欣赏着她那淡泊高雅、不为名利的君子精神,和不以无人而不芳的君子气质。
将近山顶时,又一道寨墙和山门出现在面前,估计它属于警哨小寨。虽然没有山下的那段宏伟高大,但也令人惊叹。它南北走向,沿着陡崖修建,黑灰色的块石或直立,或平卧,顺着山势稳坐而上,止于悬崖,达到了防御的目的,足见劳动人民高超的智慧。
5.
顺寨墙上走,便豁然开朗,北大垛的山顶已经出现在前方。在此仰视翠绿掩映的山顶庙宇,让人兴奋不已。它虽然没有武当金顶的雄浑气魄,但也吸引了附近不少的信男善女。无风的山顶红黄蓝旗低垂,灰色的大殿稳坐其上。不是朝拜的季节,根本没有人前来光顾。看到了庙宇,就看到了希望,一切疲惫就一扫而光。老师们加快步伐,把我甩在了后面。我和江老师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登上了大殿。
由于天气的原因,山下云遮雾罩,找不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远处的风景因雾气缭绕,显得非常模糊,连我的家乡的位置也看不到,令人遗憾。只有宵山的顶端,似乎在海洋中游弋,像极了海市蜃楼,让人稍稍有点安慰。
临溪而立,才懂得孤山之魅力,入得深山,才知道宝山之富有。登上高山,才知道天地之宽阔,站在山顶,方显得大山之谦卑。大山永远充满了智慧,永远是一本读不懂的书。春来了百花齐放,夏到了翠绿满山,秋笑了硕果累累,冬累了鸟兽皆无。只有你走进了,才懂得,只有你看透了,才明白。知识的获取,何尝不是如此。
已近晌午,因时间有限,不能长留,我们去看了西边的山门之后,便匆匆下了山。我扭头看看熟悉而又陌生的北大垛,向它深深地鞠了一躬。
同游者:宋存杰,王玉兴,李青旺,李成林,周德合,卞广军,江孔顺,杨旭。
戊戌年菊月初六。
记于菊月初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0-23 09: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1-17 21:51 , Processed in 0.033484 second(s), 2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