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2401|回复: 0

浅谈联语之“味” 中山书隐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9-28 11:13:3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谈联语之“味”
中山书隐

常听人说“清联隽永耐读,很有味道。”或说“老干体空洞直白,索然无味。”那么什么是联语的“味”呢?

首先,“味”是一种生理感觉,人们口鼻所能感受到的外界刺激如酸甜苦辣咸香臭腥腐等都是味道。它最初是一种饮食概念,老子所谓的“五味令人口爽”。由于通感作用,早在先秦时期,“味”就已经适用于音乐了。

《左传·昭公二年》中有“声亦如味”的说法,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可知音乐之“味”,更容易令人陶醉。至魏晋六朝,玄学肇兴,时人常以“味”论诗文书画,如卞兰赞曹丕之赋,以为“华藻云浮,听之忘味……叙述清风,言之有味。”

陆机的《文赋》也表示作文不能缺少“太羹之遗味”,刘勰《文心雕龙》中则认为创作应“深文隐蔚,余味曲包。”第一个论“味”集大成者是钟嵘,他在《诗品序》中明确提出“滋味”说:“五言居文词之要,是众作之有滋味者也。”从而创立了以“味”为核心的诗歌艺术审美体系。其后唐代司空图又提出“味外之味”,“古今之喻多矣,而愚以为辨于味,而后可以言诗也。”这里的“味”,已不单单是“滋味”,而是具有了形而上的美学意义。

最终将“味”发扬光大的是元代揭傒斯,他在《诗法正宗》中说:“人之饮食,为有滋味,若无滋味之物,谁复饮食之为?古人尽精力于此,要见语少意多,句穷篇尽,目中恍然别有一境界意思,而其妙者,意外生意,境外见境,风味之美,悠然辛甘酸咸之表,使千载隽永,常在颊舌。今人作诗,收拾好语,襞积故实,秤停对偶,迁就声韵,此于诗道有何干涉?大抵句缚于律而无奇,语周于意而无余。语句之间,救过不暇,均为无味。”这段文字是古今对“味”最为精彩的论述,堪称我国诗歌批评史上的一个块里程碑。

由此可知,“味”是一个认知体会的过程,它具有一定的时间性,如同细嚼慢咽,品尝美食,侧耳聆听,品味音乐,浏览吟诵,品鉴诗文,是一个感官到精神的升华过程,茶道中所谓的“回甘”是也。

那么,对联的“味”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下面我们以吴恭亨的《对联话》为例,简单分析一下。此书开卷第一则,作者就摘引江峰青题扬州二十四桥联:

胜地据淮南,看云影当空,与水平分秋一色;
扁舟过桥下,闻箫声何处,有人吹到月三更。

吴氏评论道:“都是寻常字面,一经名手烹调,便若清脆可口。”“寻常字面”,是指联中的辞藻,并无生字僻典,而“清脆可口”,则是指此联的句式顺畅,声律和谐,气脉贯通。

又如黄体芳题胜棋楼联:
人言为信,我始欲愁,子细思量,风吹绉一池春水;
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如何结局,浪淘尽千古英雄。

作者以为“韵味色泽都佳”,“韵味”是指联语的声调、节奏,“色泽”指联语的词汇、修辞。

再如周彦升挽黄世泰联:
立马问长安,溯太行山色,屈律河声,倦鸟归来,落日酒痕犹在袂;
飞龙误方药,叹玉树凋霜,黄杨厄闰,哀猿啼断,秋风尘泪忽沾衣。

作者按:“此联非不摹景,非不砌辞,而色味隽永,能不佻者,骨骼坚凝故也,此殆关于读书养气。”所谓“色味”,也是色泽韵味的合称。

另有佚名题瞿、黄二仙像云:
秦汉兴亡只瞬息;
瞿黄事迹自神仙。

吴恭亨评为“不说破,煞有味。”这里的“不说破”是指联中对瞿童、黄洞源白日升天的故事不做正面描述,而是顺笔带过,故得含蓄之美。

再如袁少枚题伯牙台云:
遗迹此台,想当年掩抑七弦,定弹个吾道南来,大江东去;
知音何处,到今日苍茫四顾,只剩得汉阳流水,黄鹄高山。

作者按:“如此用高山流水故事,味正如水中著盐。”此联之“味”,是指典故运用得灵活巧妙,不露痕迹而耐人寻味。

其他如赵烈文自题天放楼联:
山光下溪静相好;
云影挂树闲不流。

评为“深眘有骨味”,是指自题小楼而纯用景语,造境恬淡,风骨不俗。

曾国藩七字格言联:
养活一团春意思;
撑起两根穷骨头。

评为“老木槎枒,奇拙可味。”此联之“味”在于文字的古拙奇纵,也是对联语风格的分析和品鉴。

综上可知,对联之“味”,主要现在词汇的选择,平仄的调整,语句的安排,典故的运用。如果我们撰联能够做到内容饱满、声律和谐,文字有张力,典故不堆砌,自然会工稳浑成,耐人寻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23 18:12 , Processed in 0.029260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