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4362|回复: 0

楹联家故事:怀念二爹江尊禹 江孔顺|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9-25 20: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十年过去。正是十年前的春节前夕,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二爹被确诊为癌症!这对二爹本人和整个家庭,都是一个无法接受的现实。由于是他本人取的诊断报告,一开始就无法回避。

为了避开二爹的七十寿辰,手术安排在春节后。一看主刀大夫的神情,就明白情况并不乐观。后来病情的发展,印证了癌细胞扩散的事实。短短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在极度痛苦与煎熬中,在拿到铅印的《楹联集萃》后,再无牵挂,撒手而去。

说起楹联,在人们的脑海中,这应是个高雅的玩意儿,不应是一个只有高小学历的人的专长。一个一辈子与土坷垃打交道的农民,要想涉足尚且不易,做出一点让人侧目的小成绩,就难上加难。

小时候并不大懂,只知道他老人家经常在煤油灯下伏案写些什么。摆在窗台下的两斗桌,靠边的地方都被他磨得锃光发亮,有些地方已经见到了木头的本色。铜制的挡板和钌铞,闪闪发光。总能看到他那被油烟熏黑的鼻孔和被长夜熬红的双眼,还有不小心被烧焦的发梢。

每当春节临近时,写对子的人多了,二爹就把吃饭桌拉到当堂,谁来了就给谁写。遇到有特别要求的,就现编现写,直到满意而归。小孩子在旁边只能帮忙裁个纸,把写好的对子拿出去晾干,有时候搞不好还会帮倒忙。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写秃了多少支毛笔,用干了多少瓶墨汁。就是这样,自家的对联,往往到了年三十夜里还没顾上写,不得已趁着家人熬年的柏木香气写好,年初一早上用扁食汤贴上。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已经不满足于春节贴贴春联,婚丧嫁娶也都要讲个排场。买的对子多是大路货,身边有个能编能写的,用着也顺手。往往是提前几天打招呼,到时候请过去住下来,根据大人孩子的姓名爱好,生辰八字,职业特点,大门小门,堂屋厢房,厨房牛圈,统统写个遍,贴上去花花绿绿,好不热闹。从本村到外村,从回车冲到八迭冲,从本县到外县。写对联好像也上瘾,来者不拒,谁叫都去,俨然成了第二职业。快十年了,偶尔走到谁家串门,至今还能看到那熟悉的字迹,别样的对联。

二爹还是一个戏迷。那些年大队有剧团,每逢节庆都要排练剧目,作为当地的文化人,二爹总是少不了的。尽管少见他出演什么角色,但编写、校准剧本准是他的活,台词也就烂熟于心。由于都是业余演员,剧团里自然少不了提词的,在别人排练和演出时,他就成了提词的,没听说过正规剧团是否有这个角色。

戏拍的多了,书看得多了,不知何时就自己编起了剧本,写起了诗词。或颂扬传统美德,讴歌时代,赞美英雄;或鞭挞社会糟粕,针砭时弊,启迪后人。有的剧本还被拿去在正规剧团拍戏上演,有多首诗词发表在期刊杂志,收录于专业诗词集上。在整理手稿时,还发现有未发表的大调曲《劝世良言》,对联故事《凤凰帕》,戏曲《还阳丹》、《张仲景传》,小品《买妈》等。

很多人难以想象,一个整日劳作的农民,怎么可能有时间去创作。夜半时分,农闲、下雨时,别人串门、打牌的时间,都是他创作的时间。甚至田间歇息,放牛路上,都是他寻找创作灵感,酝酿诗词联曲的战场。也有不少人不理解,甚至发出质疑和感叹,一个农民,不务正业,写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木讷的他,都一笑而过,不改其乐。

我是在二十岁那年家里分家时分给了二爹做过继儿的。二爹没有儿子,母亲去世后,我爹不想再操心,就准备把家分了。分家时我还在读高中,二爹就跟我爹说,看让哪个孩子跟着他,爹就说你看哪个就哪个。二爹不挑大的,也不挑小的,就挑中了我。大人安排的事,我也就无条件接受了。本来就在一个院子里居住,本来就亲如一家,该怎么叫还怎么叫,该在哪里睡还在哪里睡,只是原来隔三差五吃一顿的地方,成了经常吃饭的地方。当然,多了一份责任,也就多了一丝牵挂。

与二爹的相处,语言并不多。小时候偶然得到的一支钢笔,会让我倍感珍惜,至今难以忘怀。从焦枝铁路修路回来,一支玉猴的哨音,至今回响在耳边。一条上学用的马扎,会让我受用多年。大学期间,时不时的一封家书,捎来家乡的讯息,似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工作期间,偶然的一次看望,会让我惊喜不已。牡丹花会的远游,成为难忘的记忆。北京参会的错过,也成为永远的遗憾。

二爹走了,他老人家留下的不仅仅是一本书,一堆手稿,更重要的是那不向命运低头,孜孜以求,向往美好生活的奋斗精神;是那朴实无华,埋头骨干,通过言传身教激励后人的高尚品德;是那服务乡邻,不图回报,点点滴滴造福桑梓的人文精神。这些,足够后辈人无尽地享用。

人们常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二爹虽然一生务农,而他那特有的书生气息,打破了人们对一介农夫的特有认知和偏见。纵然十年过去,依然有不少毫无关联的人念念不忘。这也许就是文化的力量,是人格的魅力,是我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3 04:52 , Processed in 0.033178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