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4309|回复: 8

为了嫁给他,离家出走,最后竟然惨淡收场!(太惨!)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9-12 23: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山
1 (2).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23: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1】
“唔!”
背如刀剐,皮鞭抽打在身上的痛使得楚轻歌忍无可忍的闷哼出声。
晕死过去后被水泼醒,冰冷的血水裹着衣物使得皮鞭更加契合的抽打在身上,痛楚是之前的数倍。
人刚从浑浑噩噩中转醒过来,她的下颚随即被季墨翎粗蛮的捏起,整个脑袋几乎都被拉扯着向上扭曲,痛,太痛。
然而,这些痛远不如眼前男人现在嘴里吐出来的话更让她心痛。
“毒妇,你怎么不去死,该死的人是你才对!”
季墨翎近乎厌恶的看着面无血色的楚轻歌,女人精致如画的脸因为不堪重刑反而散发着一种惹人怜惜的病态美,妖冶惑人的紧。可是,一想到这女人居然找刺客暗杀浅书!容貌倾城又如何,蛇蝎毒妇只为霍乱她人而已!
“把刺客交出来!”
楚轻歌痛的整个人近乎痉挛,脑袋被粗暴拧起,只能斜睨着眼前这个俊逸的男人,这个她仰慕且深爱的男人,她的丈夫。眼眶通红,一半是痛一半是委屈:“我没有私藏刺客,人更不是我刺杀的!”
“呵,还想狡辩!刺客带血的刀就是在你房间里找到的,还有蒙面的黒巾,人赃俱获!”
怒火中烧,简直冥顽不灵!
一把甩开楚轻歌的下巴,季墨翎夺过侍卫手中的皮鞭发狠的往楚轻歌身上抽,“两年前,就是你让你哥哥设计害死了画儿,如今你居然还想杀死她妹妹!”
“你今天不把刺客交出来,那么你便代他去死!”
“啪!”裹满血肉的皮鞭不堪长时的蹂躏应声而断,同时断掉的还有楚轻歌麻木的感官知觉,季默翎冷若冰霜的话让她木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的眉、他的眼、是那么那么的熟悉,此刻却只感陌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3: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2】他说要让她去死!
这个她心爱的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他居然要她去死!
两年前她欢欢喜喜的嫁给了他,原以为找到了对的人,嫁给了爱情,从此以后必然是琴瑟和鸣,执子之手,举案齐眉。
哪曾想他早已心有所属,一个叫夏浅画的女人。
恰逢他们成亲的那天,夏浅画在出门采买的途中被人绑架,而后更是遭歹人轮番欺凌。
清高孤洁如夏浅画如何受得了这般屈辱,隔日便投湖自尽了。
然而,季默翎认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她,楚轻歌。一个马上要入主翎王府的女主人首先要除掉的便是霸占了他心的夏浅画,而后,取而代之!
可如今,她害死自己心爱的女人还不够,连夏浅书也不放过。
就是因为夏浅书那张脸,那张与姐姐夏浅画相似了八分的脸!
“诬陷,这都是诬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是真的没有私藏什么刺客,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始终不相信她。
男人见女人完全没有悔改之意,有些恼怒,扔下手中断裂的皮鞭下达了更为残酷的命令:“还嘴硬,给我往水里加盐,皮鞭换成西域使者进贡那条鳄鲤刺锥鞭!”
鳄鲤刺锥鞭,行刑的侍卫手一抖,那条传说中无物不破用鳄鱼皮掺杂玄铁制成的神兵利器!
头皮发麻,这样的道具让他用在楚轻歌身上,她岂不是有死无生!
一听鳄鲤刺锥鞭,楚轻歌怕了,死谁不怕,可她更怕的是不明不白的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2: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3】
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挣开了侍卫的钳制,一把扑倒在地虚弱的手攥着季墨翎袍角,哀求:“我真的没有派刺客去刺杀夏浅书,王爷,你相信我!你可以查,派人去查,我是清白的!求你相信我,求求你!”
季墨翎厌恶的抖掉楚轻歌鲜血淋漓的手,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一个女人都制不住。”吼道身侧办事不利的侍卫:“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的打,碎肉鞭骨,打到她把人交出来为止!”
侍卫吓得冷汗直冒,拖起地上的女人也顾不得她的身份,一鞭子、两鞭子丝毫不敢停歇,人晕了,紧接着就是一瓢加了盐的冷水!
“啊!”楚轻歌凄厉的惨叫几乎响彻了整个翎王府。
季墨翎唇角勾起残忍的冷笑,这女人所受的痛苦远没有当初画儿受的三分之一多,这是她自食恶果。
“王爷!”伴随着一声惊呼,火急火燎出现在季墨翎眼前的是夏浅书的母亲柳仙影。
季墨翎蹙眉,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柳仙影刚一走近便软倒在地,痛哭出声:“我那可怜的书儿呀。”肝肠寸断:“王爷,求求您救救书儿吧,书儿她...她快要不行了!”
季墨翎脸沉如墨:“怎么会这样!”
柳仙影:“刺客那刀伤中要害,入肉颇深,眼看着血止都止不住。”
季墨翎脸色大变:“御医呢!我不是传了最好的御医么,那些个庸才是干什么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2: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4】
柳仙影被季墨翎突然的爆发骇了一跳,可转念一想能让季墨翎动了真怒的人必定在他心中有着十分的份量,那么接下来的事等于成功了一半,头抢地,支吾道:“御医倒是说有唯一一个办法能够就书儿,只是这药引十分难寻。”
“有多难寻!这世上还有我季墨翎得不到的东西么!”季墨翎狂傲出声,话虽霸道,可是没人怀疑其中的真实性,当朝战神翎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柳仙影闻言,眼底划过一抹暗色:“御医说,书儿失血过多已到了回天乏术之地,如今只能铤而走险用一种诡谲的偏方,要想救回书儿,需寻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五行全阴孩子取其心头血,采阴补阴!”
柳仙影的话听的楚轻歌头皮发麻,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邪性的偏方。她不是不懂医术,作为医仙容止芳华的关门弟子,见过的药方没有上万也有几千,这样的药方却是闻所未闻。然,猛然一想到哪所谓的药引,难道...
眸光瞥向柳仙影,只见她嘴角一抹得逞的笑:“可是时间急迫,我们要上哪里去寻的这样的孩子?!”
楚轻歌心窍猛然一沉,果然下一秒就听季墨翎冷冷的道:“重新寻找确实大海捞针,但是,不是听说...”眼睛犀利的扫向楚轻歌“楚鸿渊的儿子、你的侄儿,他的生辰便是阴年阴月阴时阴日,五行全阴!”
还不待楚轻歌反应,季墨翎已一挥衣袖:“去,本王半个时辰内要见到药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23: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5】
“不!”楚轻歌嘶吼出声:“不,不可以,季墨翎你不可以这样做!”
季墨翎挑眉:“噢?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季墨翎,他是我的侄儿,是禁卫军首领楚鸿渊的儿子,是当朝宰相楚天舒的孙子,就凭这些,你不能伤他!”脑子一片空白,在季默翎落实了她的猜想后,这是楚轻歌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或者说筹码。她在赌,赌季墨翎会为了朝廷安稳而停手。
柳仙影见季墨翎有瞬间的沉默,似是在思考,怕情况有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抱住了季墨翎的腿,哭喊:“王爷,您不能见死不救呀,求求你,就算看在画儿的情分上也救救书儿吧!”
“画儿已经不在了,她就那么一个妹妹,还是打从心底里疼惜的,要是书儿再出什么事儿,画儿她就是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呀!”
为了让季墨翎下定决心,柳仙影不惜假装失误将腰上夏浅画最喜欢的桃色荷包掉落在地上,然后假装睹物思人,捡起荷包就抱着哭的惨绝人寰。
当那抹粉色入眼,季墨翎飞扬的丹凤眼刹时一眯,那,是画儿最爱的颜色,最爱的桃花!
两年前,误闯了鬼玺子布下的奇门遁甲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待醒来已是三月之后。然,醒来的自己丧失了这三个月里所有的记忆,隐隐约约只记得徐饶在鼻尖的一股香味,那是桃花味道,还有脑海中时不时会浮现一个女子的背影,娉婷婀娜。
他潜意识的知道,定是这个女人救了他!


江山为媒封面.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1: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6】
为此他布榜悬赏,重金寻人,待寻得夏浅画时,她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开口第一句便是‘咿,你好利索了呀!’娇俏的姿态与模模糊糊记忆中灵动的少女完全吻合,还有她的喜好,她爱的桃花...他鼻尖熟悉的香味!
在找到她的当时,他便暗暗发誓,他要对这个女人好,掏心掏肺的好,此生无二!
柳仙影的话揭开了他内心永远无法愈合的疤,几乎眨眼季墨翎便狂暴了起来:“威胁本王?!”
短短四个字,阴桀森凉的似滑腻的毒蛇吐着嗜血的信子将楚轻歌禁锢缠绕。
她摇头,眼里赤裸裸的无助和惊惶。
季默翎不屑一顾:“连本王都敢威胁,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她近乎绝望的回望了眼得逞的柳仙影,这个妇人拿捏住了季默翎的软肋,凡是沾上夏浅画的事,季默翎完全没有任何理智,夏浅画是季默翎不能动的逆鳞!
季默翎快若惊鸿的拔出腰侧宝剑,逼至奄奄一息楚轻歌面前。
楚轻歌眸瞪如珠,不敢置信的挣扎起来:“季默翎,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妻子?!”季默翎不屑冷哼:“贱人,若不是你,画儿此刻早已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她还有脸提他妻子,想到书儿的死...
楚轻歌,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季默翎握紧手中的剑,干脆而决绝的朝楚轻歌手掌刺去:“这,是威胁本王的代价!”
手背洞穿,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痛意袭满楚轻歌全身。她的背、她的手、她的心……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意识晕沉朦胧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23 13:47 , Processed in 0.044838 second(s), 3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