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写秋斋主人

【南阳访古之343】一块碑,讲述河南大饥荒中的唐河大义南阳担当(6)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很多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其实救灾工作已经乏善可陈,难以为继;很多人也已漠然无助,外出逃荒;倚门翘首的人们似乎还对田野里高粱杆上那一把残红干瘪的果穗心存一丝希望。
但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南阳地区志》等记载道:“民国32年秋,全区蝗灾严重,飞蝗遮天蔽日,庄稼、树叶、野草被食尽,秋粮绝收,大饥荒,路断人稀,人相食。民国33年,蝗虫豆虫复生,食禾稼殆尽,收成甚微”。
《源潭镇志》又“县境脑膜炎流行,发病儿童达6000余人,源潭死11人”。
养育着3000万生灵的中原土地,早已彻底变成了一个满目萧瑟、赤野千里的悲惨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批批面黄肌瘦的人们,或一家人扶老携幼,或数十口成群结队,纷纷走出他们世代居住的村庄,走出他们或许从未离开过的县境,然后与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经历着同样命运而又素不相识或刚刚萍水相逢的人们走到同一处难所,又交汇到同一条公路,最终,在饥饿的河南,两年来累计聚集成了一个300万人无尽长的难民潮、流民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流离转徙,络绎道途。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目的地,只有十万火急的大逃亡。不自觉的,他们将生的希望寄托在通向外省的铁路上:顺津浦路南北逃亡江苏、关外者有之;顺京汉路南北逃亡湖北、河北者有之;更多的是顺陇海铁路逃向陕西。
《南阳地区粮食志》记述道:“民国32年春,卖田地、房产、儿女渡生者不计其数,外逃湖北者塞道。。。外逃者不下十万。”
苏新留在《民国时期河南水旱灾害与乡村社会》一书“河南部分县因灾逃亡人数统计表”中写到了这三年南阳的逃难人数:“南阳县逃亡25115人,邓县9687人,唐河7969人,方城36904人,另镇平、新野、内乡、南召均是三五千不等。。。估计这些都是保守数据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去长安,星月无光,苍茫的古道上,河南全省那些因为饥饿和原始的求生欲望的300万饥民,组成了一个旷日持久、一眼望不到头的流徙队伍。
路上,只有独轮车吱吱呀呀的哀鸣和人们艰难蹒跚步履的跫音;支撑他们的唯一只有一点点熬过苦难的当下和对前方命运的丝丝侥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电影《1942》那场夫妻两人离别时互换棉裤的镜头,就来自方城流民真实的一幕。
大饥荒时任河南省建设厅厅长的张仲鲁在1942年9月西安王曲军事会议后,受省府委托视察了解救灾。其在《1942年河南大灾的回忆》中写道:“我又到方城、舞阳、南阳等县视察救灾工作,途中已见有人倒毙。方城城外即有人市,一对夫妇无法生活,妻被出卖。当分手时,妻呼其夫说‘你来,我的棉裤囫囵一些,咱俩脱下换一下吧’。夫听此话大受感动,抱头痛苦说‘不卖你了,死也死在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文史资料》第13辑收录的《难忘的1943》一文中也写到:“从舞阳往西,上了许南公路。。。一辆辆推车,推着灾区的妇女,有的在涰泣,有的带着泪痕,有的躺在车上,用手帕蒙着脸。。。这是许昌、临颍一带的妇女被‘人客’贩卖到南阳、镇平、内乡一带去‘逃活命’的。”
“大人,你把这孩子领走,让他讨个活命吧”“只拿几个蒸馍,即可换得一个儿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市卖妻,连同卖儿卖女,谁无父母?几人又不曾有儿女?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令人不齿的人伦道德沦丧。
但其实,在饥饿待毙的时候,丈夫为了怜惜妻子,不忍她饿死而劝说她改嫁他人;妻子也为了使丈夫孩子免于饿死,也不惜牺牲家庭,要丈夫将其卖出。
生离死别,这背后的心酸与无奈,以及求生活命的愿望,却是相爱相怜,恩义非常,却,又不忍卒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溺己溺,人饥己饥,同生同危,生相依,死相望,际此大灾,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灾胞阴阳相隔,多少乡亲做了他乡的孤魂野鬼。
痛哉!哀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本已经下架的叫做《叶落长安》的书中,在周秦古国的巷道里,再一次留下了河南的乡音乡情。
在他们安身立命的小小屋檐下,在箱底珍藏的户口本籍贯一栏,在渐行渐远的记忆中,还写着他们至死不忘的河南南阳老家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6: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每天都发生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新闻,那些曾经惊心动魄的往事、刻骨铭心的记忆,包括那些千百人死亡的梦魇,本来就因历史记载的缺失而湮没不彰,而今更像陈芝麻烂谷子一样不为重视,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更加不为后人所知。
“饿殍千里”“哀鸿遍野”,这些一次次出现在当时报刊上的文字,在今天看来,似乎是文人铺张叙事的惯技,事实怎会如此乃至会有“人吃人”的惨剧?
而其实,所有的文字与图片,其实实不足以状其万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19 19:42 , Processed in 0.055538 second(s), 4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