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01599|回复: 31

【南阳访古之343】一块碑,讲述河南大饥荒中的唐河大义南阳担当(6)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8-23 18: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起那些流落街头村尾、哀嚎求乞甚至卖儿卖女的流民幸运的是,这一外来逃难的人家可谓吉星高照。


DSC08850_副本.jpg (248.55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url=]保存到相册[/url]
25 秒前 上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锋报》1943年4月1日社评《力谋自救,随心施赈》文中宣扬到:“听说唐河富绅李子吴氏每日救济的灾民数目有三四千之多,每人每天给杂粮三四两,配以野菜,勉可维持,不至于饿死。这是值得表彰的,也值得宣劝的”。
方清亮的祖父也是急公好义、乐善好施的善人,眼见这一大家人饥寒交加,遂敞开大门,让出前房,供其栖息,以避风雨;并与这家人一盆薄粥、一筐窝头,甘苦与共。
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这家人遂将家中女儿许配与方家的儿子,结下了这段姻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女子后来成了方清亮的母亲。
“国有礼则国昌,家有礼则家大,身有礼则身修,心有礼则心泰”,这或许就是方清亮祥林嫂般不止一次的重复说“这块碑,就是专门为我而重新现世的”的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民政府原定赈灾救助的时间是民国32年即1943年5月底,也就是期待着这一年小麦的丰收。
农耕时代,麦收前的四个月是灾民最困难的时期,旧储已尽,新粮未收;同时,3月份也是政府救灾工作最艰难的时刻,本地储粮已发放殆尽,外部运入粮食又非常艰难。1943年3月26日,省府主席李培基发表了“告全省士绅殷商富户书”,希望“有粮出粮,有钱出钱,据集粮款,贷予灾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但祸不单行,南阳各地方志再次无奈简练的写到:“民国32年,春旱,灾荒严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若大旱之望云霓也”,1943年3月3日、7日《前锋报》分别发表社评《甘霖已降,粮价将平》《喜雨雪念灾民》,侧面说明了那时油然做云、沛然下了一场喜雨快雪,所以1943年4月13日又登出社评《救助灾民,迅速归耕》,一周后的21日又发出《大家一起来解决本年最严重的秋种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寒冬已经过去,这场雨雪,不但有助于麦子勃然而兴,亦有裨于春耕早秋播种。
农谚曰“好种三分收”,不过百日,麦可望收,早秋又可种上,这一年的收成大抵是不会多坏的了。
苦海浩瀚的大饥荒似乎进入了倒计时,无论是政府还是灾民,都增强了熬过灾荒的信心。
因此,就在这种状况下,就在千头万绪、千难万难之中,留守本土和即将逃荒的灾民,在国民政府督导下,忍饥挨饿,抢天夺时,不失时机的种上了秋粮后,才踏上逃难的路程。
后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又救活了一批幸存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难得可贵的是,在这种局势向好的状态下,1943年4月3日《前锋报》又发表了社评《我们的一点哀怨》,文中主要针对当时军队征粮而指出:“仅以南阳为例,积存的学粮斗余,麦收以后才吃得着的公粮,为数足够麦前两个月、至少一个半月全县四十万非赈不活的灾民之用。南阳的救灾计划,一面尽可能种救荒作物,使民有菜色而不至于饿殍,一面及早为之计,储粮以待四、五两月灾情最严重时救灾之用。而这批粮是南阳最后关头的救死保命的食品,如果把最后这点救死的粮也征借出去,那就无异于置十万灾民于死地”,呼吁“我们早就主张用河南的粮救河南的人。。。只希望这两个月不再问河南要粮”。
其以心系苍生、为民请命的勇气直言当局,为河南为南阳留下了宝贵的口粮和更多灾胞生的希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相较之下,政府官员顾虑颇多,虽1943年4月7日题为《此时还不行善还待何时》社评中有“南阳县党部已发起党员救灾运动,数日预算为十万元”的善举,但同样如三月份接连推出速办急赈、春耕的当务之急一样,《前锋报》再次集中推出社评11日《负责救灾》、12日《迅速贷粮,不必考虑如何收回》、13日《救助灾农,迅速归耕》、15日《政治权责与救灾》、16日《杀奸商,稳粮价》、18日《迅速购运秋粮种子》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针对这种虽可奉公守法但大灾面前、救急救命之非常之时,仍循规蹈矩、因循守旧、不敢担当作为的官僚,社评直言不讳的指出:“我们希望各县县长勿再姑息,勿做拘谨之循吏”;
“我们希望各县县长负起责任来,只要军粮与省级公粮交足了,县级公粮留够麦前吃,其余的不管是斗余也好、预备公粮也好,一起贷放给灾民,而且要立时就办,不须请示,更不须上级政府的核准。县长是政务官,不是军务官,对一县之急事、大事,自有权便宜行事。。。若将一时不用的粮发给灾民、救了活命这是责任,难道说在我的治下,灾民饿死累累,就不是责任吗?放粮救灾,纵有责任,也不至要命,顶多官做不成,只要能救活了人命,纵丢了官,又有什么不值呢?。。。放粮救灾,我们认为这是为不为的问题,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能为而不为,这是最难得到任何人原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24 07:38 , Processed in 0.068831 second(s), 4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