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42078|回复: 59

【南阳访古之342】一块碑,讲述1942的唐河大义南阳担当(5)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8-22 17: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子夜时分,在尚未公开的杨天石先生从美国胡佛档案馆摘抄的蒋介石日记中,1943年4月11日这一天夜里,剔了剔狼毫笔前端的杂毛,最高统帅一字一划的写到:“河南灾区,饿殍载道,犬兽食尸,其惨状更不忍闻。天呼!若不使倭寇从速败亡,或再延长一二年,则中国势难支持。余将不能完成上帝所赋予之使命矣!奈何苍天上帝,盖速救我危亡乎?”

DSC04779_副本.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7: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集旱灾、水灾、虫灾、兵灾数位一体的河南灾荒,举世瞩目,虽然国民政府和社会团体以及民间个人,皆曾予以应对,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救灾减灾,但因其时的政治形势和抗日战争的特殊背景等相关因素的制约,救灾未能及时,其力度有限,救灾举措很难完全到位,这场惊天动地的人间悲剧终究未能避免,使河南全省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了极大的损毁。
根据现有的材料显示:1942年夏到1943年春的这场河南大灾,河南111个县中有96个县受灾,其中灾情严重的有39个县,受灾总人数达1200万人;大约150万人死于饥饿和饥荒引起的疾病,另有约300万人逃离河南。
包括1943年国民政府发布的《河南灾情实录》统计,这场大旱导致的大饥荒中,死亡人数高达300万人。大多数关于河南饥荒的中英文叙述也都基本沿用了这个说法。
而也许,这个数字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IMG_20180713_19264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7: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声的死亡是人间最悲惨的事”,这场人类历史上的巨大浩劫在中国近代史和抗战史上却鲜有记载。
几十年过去,《前锋报》《豫灾剪影》以及李静之、李蕤等似乎也都一同淹没在历史的故纸堆,消失的无声无息。。。。

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7:3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多年后的1985年,《豫灾剪影》在《河南文史资料》第13辑上再次萤火般曳光一现;又过了20年后的2005年,一本《1942:河南大饥荒》的书横空面世。
2012年,作者又结合新查找收集的南阳《前锋报》社论及新发现的美国记者白修德、福尔曼的照片文字等补充了更多新史料,并推出了这本书的增订版。
这也是第一次全面系统的追寻揭示1942年河南大饥荒的成因、蔓延和缓解的历史真相。

IMG_20180724_13124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年距离1942整整过去了七十年。
这本书的作者宋致新就是当年《豫灾剪影》记者李蕤的女儿。
在后记中,宋致新写到:“父亲70年前所写的《豫灾剪影》至今为人们传诵。我感到,真实记录历史,喊出人民心声的文字,无论经历过多少时间逝水的冲刷,无论经过多少诋毁和压制,它的生命力是永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们重新来看《豫灾剪影》和《前锋报》社评,里面很早就因了解苍生、加之身临现场,了解掌握实际情况,而提出了针对性极强的方案办法。
比如1942年7月16日《前锋报》第一篇社评《赶快作防灾的准备》中就明确提出:“一:严厉施行食粮节约;二:实行粮食调剂(即从陕西调粮);三:实行食粮封存;四:应切实遵照中央颁布的粮食增产办法,禁种与民生无关的农作物;五:政府仓库所有之粮,应妥为保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1942年10月21日《前锋报》社评《论油菜救灾》一文中再次紧急呼吁落实政府下令在麦田中夹种油菜的办法:“南阳县对此办理最为认真,定出办法,下了命令,广为宣传,到处将办法写在墙壁上,以其周知,然后把种子买来,分发各乡,定出官价,强令购买,强令播种。同时,分级大批派员,实行督查,必见菜苗,才算遵命”。
面对有些地方的奉行不力或观望不行乃至力加阻扰,社评谆谆劝导说:“我们认为油菜就把灾民全救活,但至少多种一亩,总可减少若干饥殍。在这灾年,民有菜色是不可免的,但只要野无饿殍,就算难能可贵。而且并不是要不种麦专种菜,是于麦田之中,夹种油菜,等到长成苗,不分大小,即可采用。农历正腊月即可采食已尽,并不耽误中耕,也不影响麦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周后的1942年10月28日《前锋报》社评《推广冬耕与生产救灾》中又不厌其烦的写到:“责成保甲人员,发动壮丁,组织代耕队,为之耕种,亦可不致失时。。。至于南阳等县,规定麦地间杂播种油菜的办法。。。二十七年(1938)年唐河遇灾,曾如此普遍推行,收效甚大。。。南阳一邑如此,想其他县,亦莫如此。各县如能一起起来推广冬耕,生产救灾,我敢相信河南灾民即可大部分得救,而不至转死沟壑、流离失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农耕时代,最难过的是正腊月,野菜尽枯,寸草不生;而春暖雨足,则野蔬渐长,藜藿亦可充饥。
次年春天的1943年3月16日《前锋报》又发了一则社评《满地春菜,株株都是救命灵芝》总结说:"据我们所知,除南阳县分期种了很多油菜、豌豆、扁豆、黄白菜等菜蔬外,其余各县很少播种。油菜苗今日卖到两元一斤,半斤油菜掺上些麦皮细糠,可使一人生活一天,一亩麦田加种油菜,至少可有百余斤。这数目是多么大,其功用又是多么大,这是很容易算出的。现在人们都知道了,却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4: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就是说,“我们相信各县如能全所有地亩之半数种上油菜,灾荒就救了一半”。
南阳灾情稍缓,以至临近各县迁徙而来,又洪纤毕举,甘露普沾,让很多灾胞得以度过春荒,盖与此也有莫大关联。
“现在大雨雪后,各种野菜都长出来了,满地尽是剜菜人,采葑采韭,盈盈满筐、采菜的人们固然面有菜色,有菜可活命,同时也面有喜色”。“一亩地保留一百斤野菜,每县平均二十万亩地,就替灾民留了二千万斤可以救命的野菜。一县二千万斤菜蔬,试问谁又有力捐得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24 06:22 , Processed in 0.057896 second(s), 4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