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82049|回复: 4

【南阳访古之341】讲述1942的唐河大义南阳担当(4)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8-22 16: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dahe.cn/thread-1002542150-1-1.html

除军方外,慨解义囊、振恩助振的还有“王厂长多三、方教育长安亚、徐旭生先生”等。
同为唐河老乡,比曹玉珩幸运,却和刘希程、涂建堂不同,徐旭生虽然苦熬过了“反右”,但最终没能熬过十年“文革”的折磨,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备受摧残,于1976年元月含冤去世。

民国27即1938年1月,时任北平史学研究所所长的徐旭生回到唐河开展抗敌后援工作,并曾在宛南书院即南阳一中老校址召开动员大会;此后一度任唐河县立中学与师范校长,宣传抗日主张,发动民众。
这位自五四运动即热血沸腾的一介书生还倡导开办抗敌游击训练班并亲任教员。时大灾之年,他尚没有因受当局挚肘排挤而南下云南。

国难当头、戮力同心的这一切,显然“盖亦公诚信所孚”,碑文继续写到:“而然大祲沴始于天,而御葘捍患恃于人。公以身全群黎之生命无算,以视汲长孺之振、河南赵阅道之救吴越,盖可谓后先媲美者矣”。
这一比拟,也显示了撰文者徐浩然的渊博学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6: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符县长可以媲美的“河南赵阅道之救吴越”在前面“米疙瘩”来历中已经阐述。这另一个比肩的汲长孺,即汲黯,为人耿直,直谏廷诤,被汉武帝称为“社稷之臣”。
时河内郡发生火灾绵延烧及一千余户,汉武帝派汲黯去视察。他回来报告说:那里普通人家不慎失火,由于住房密集火势蔓延开去,不必多忧。但我路过河南郡时,眼见当地贫民饱受水旱灾害之苦,灾民多达万余家,有的竟至于父子相食,我就趁便凭所持的符节,下令发放河南郡官仓的储粮,赈济了当地灾民,现在我请求缴还符节,承受假传圣旨的罪责。
汉武帝听后认为“汲长孺之振”贤明果断,遂赦免其无罪。

时大灾之年,如汲长孺之敢于为民直言、请命力行的还有冯紫岗。

冯紫岗是南阳著名教育学家、农学家。1929年他在南阳李华庄创办河南省第七农林场,建起了南阳第一个苹果园;后在潦河镇创办南阳民众师范,培训自治骨干,致力于依靠农民合作的乡村建设。1942年,其在卧龙岗下创办了河南省南阳园艺职业学校,成为后来农校即今天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的前身。被徐旭生称赞为“言行一致”的“实践学者”。
面对大灾荒,冯紫岗心急如焚,和徐旭生一样,是年42岁的冯紫岗也依旧保持着1920年赴法国勤工俭学时参加学潮的激情。
《南阳地区农业志》记载道:适是年秋,河南大旱,其去重庆参加合作会议,见到蒋委员长,即向其陈述“河南当务之急是救济重灾”,请求减税。经此一举,“救济豫灾”更被列入当局议事日程。
回南阳后,冯紫岗不顾身体劳累继续奔走呼号。1943年农历4月1日在省府扩大会议上,其提交合作事业新方案,遭到反对未能通过,冯紫岗忧愤之下突发脑溢血,救治无效于4日去世。
如此贤哲,竟不得天年。省府主席李培基率千余人路祭,派员扶棺南下,归葬于卧龙岗下;解放后墓冢被毁、墓碑不知所踪;家人殓其骸骨迁回故乡瓦店冯庄安息。
2016年12月下旬,在凄厉的寒风中,冯公紫岗的半截墓碑在三里河改造工地被发现。

第一时间,从流亡的伊阳抄小路翻山越岭、历经艰辛于1942年9月5日赶到重庆参加国民参政大会,为民请命、为民辩诬、恳请救灾的,还有时任国民参议会参议员的郭仲隗。

刚正不阿、不畏权势的郭仲隗在会上将专门随身带来收集的灾民日常所食的雁粪、榆皮、观音土等予以展示,后又领衔联名提出《河南灾情惨重,请政府速赐救济,以全民命而利抗战案》;并不辞辛劳奔走于财政部、粮食部等中枢主管机构,呼吁、敦促豁免军粮、减轻民负,赈济灾情。其“郭仲隗大闹粮食部”“郭仲隗弹劾汤恩伯”传的沸沸扬扬,舆论哗然。

他的儿子郭海长后来担任南阳《前锋报》离开宛城后的《中国时报·前锋报》联合版社长。
在《江流天地外·郭仲隗自传》中,收录了当时友人赠给郭仲隗的一首诗,诗曰:
“尽瘁国家至鬓皤,平生风义世讴歌;叩辕谒帅参骄将,大义凛然动两河。
  万家疾苦在心头,权贵毫无情面留;弹劾贪污纷远遁,风霜御史足千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6: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对大饥荒的真实采访报道,诚如洛阳一位神父的称赞:“你将会永远被河南所铭记”,白修德在中国也留下了千秋美名;不畏强权且因报道河南大灾而被罚停刊成为新闻史上的一段佳话的还有《大公报》。

《大公报》秉笔直书的记者叫张高峰,其《豫灾实录》发表后的3月份,其在叶县即以“共党嫌疑罪”被豫西警备司令部逮捕;刑讯之后,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汤恩伯又亲自夜审;但查无实据,一直软禁滞留于河南,直至1944年春日军南进,张才趁机脱身,历经千难万险回到重庆。

张高峰的同学张道梁曾经写过一篇回忆的文章,回顾了其中的几个细节:1938年张高峰曾随军采访台儿庄战役,与汤部一些高级将领颇多接触;时警备司令李铣和与张高峰熟识,就建议将张高峰转到方城78军看管;该军作战科长郑平亦向军长赖汝雄担保,将张高峰由看守所搬到军部参谋处,以进出自由;两人时常一同看戏、游憩,并曾到卧龙岗拜谒诸葛草庐。。。
一个侠肝义胆,一个义薄云天,两人遂成生死之交。

1989年张高峰去世,定居天津的郑平亲撰挽诗相送:“采访随军忆昔年,波澜笔底显烽烟;曾传南口抗倭讯,屡报台庄奏凯旋;哀鸿遍野泣中原,忍见灾黎受苦煎;《实录》一鸣惊海内,为民请命骨铮然”。

“中原记忆久尘封,谁识当年血泪声”。与此同时,曾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为民请命的勇气持续一年多撰文呼吁、堪称“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典范的一张南阳小报却被忽略了。
很多年以后,凤凰卫视在《凤凰大视野》栏目推出了《大河之殇——河南大饥荒70周年祭》,钩沉起了这段往事。
因为痛感“办一张报纸宣传抗日救国作用要大得多”,曾任南阳专员公署秘书长、河南省建设厅主任秘书的方城人李静之“辞官从文”从省府回到南阳,并于民国31年即1942年元旦办起了《前锋报》这张南阳地方报纸。
“前锋”二字源自孙中山先生的“咨尔多士,为民前锋”一语,报头题字是特意从岳飞《请停止班师表奏》草帖上集下来的,其办报宗旨是“仗义执言,为民前锋”,被誉为“小公报”和“河南的《大公报》”。

在此十二年前的1930年,秉承张之洞“不敢惊天动地,但求经天纬地”“播种九幽之下,策效百岁之遥”务实精神,意欲用新闻媒体传播宣传新文化新思想、为民呐喊,南阳诞生了第一份石印杂志《社教》周刊;次年3月改名《宛南民报》,这是南阳创办的第一家正规报纸,并成为“九一八事变”后南阳唯一一个抨击日军侵略、唤起民众觉醒的舆论阵地。
在《【南阳访古之259】大手拉小手,共访城区抗战遗迹(8)挂着“新知书店”文保牌的地方,并不是新知书店》一文中,曾经介绍说:“中共南阳党史记载:最早的新知书店位于新华路与解放路十字口东侧路北,是地下党员张剑工将临街的住房腾出用作书店经营的。其隔壁就是《宛南民报》社址,葛季武主编的《救亡》周刊就是由《宛南民报》无偿承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6: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张《宛南民报》的创办者叫张子倬,名云汉,潦河镇人,南阳现代教育先驱和现代出版业创始人,历任南阳女子中学校长、南阳潦河正义中学校长、南阳县参议员。
1942年,张子倬接任南阳女中校长,李静之接手《宛南民报》,并将其改名为《前锋报》。
李静之深有政治智慧,这个期间,他还兼任了与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等合办的南阳私立景武高中即今天南阳市三中的校长;并曾在冯紫岗魂归南阳后在玄妙观举行的公葬仪式上介绍冯公事略;建国后,其历任民革中央委员会顾问、民革河南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政协河南省委员会常务委员、河南省统战理论学会副会长等职;1989年病逝。

《前锋报》创办不久,就遇到了那场河南大饥荒。与直至今日很多媒体依然沿袭的报喜不报忧的做法不同,甫一开始,《前锋报》就为万民疾苦仗义直言,表现出了惊人的胆识。
1942年7月16日即刊发社评《赶快作防灾的准备》,成为河南大饥荒最早的关注者和最执着的报道者,前后共发表了近百篇过去鲜为人知的关于河南大饥荒的通讯报道和社评。

1942年7月24日社评《灾象已成,迅谋救济》又振聋发聩的提醒到:“七月流火,夏日炎炎,南风长啸,晴空万里,亢阳不雨,旱象已成。。。本报如果政府坐视不理,一任其如往时一样的浪费,那么如果十日不雨,半壁河南之孑遗即辗转于饥饿线上,或饿死,或流徙,北战场上亦将无协军抗敌之人了。事甚严重,情亦甚迫,吾人决非故为大言,以耸听闻。负责当局其速图之!”。

此外,报道灾情、呼吁政府急筹救济的还有1942年8月8日的《豫省府应速统筹备荒救济办法》、1942年10月14日的《怎样度过灾荒》、1943年1月30日的《哀鸿遍野》、1943年3月18日的《全力救灾,不容怠忽》、1943年3月27日的《吁请邻省速解粮禁》等;
倡导全国各界人士救济豫灾的有1943年2月20日的《战斗中的河南,饥馑中的河南》、1943年3月22日的《今日还不应该停止宴饮吗》等;
向政府建言的有1942年10月27日的《敬向中央勘灾委员贡献两点愚见》、1943年6月20日的《省府应速派大员分区督导救灾》、1943年10月22日的《再为豫省参议会进一言》等;
对救灾痹症提供对策的有1942年10月21日的《论油菜救灾》、1943年4月16日的《杀奸商,平粮价》、1943年4月19日的《严刑峻法督导救灾》、1943年6月6日的《统收统支以减民负》、1943年8月27日的《目击蝗蝻心念民教》等;
呼吁防疫的有1943年3月25日的《一面救灾一面防疫》等。。。。
上达宸听,声叙民隐。无论何时,这应是各级政府官员、报业媒体的责任和良心所在。
那一年,也曾经采访过台儿庄战役、担任过“国新社”洛阳站站长的河南荥阳人李蕤去西安出差,目睹大批灾民从河南一路向西逃亡的惨烈景象,写下了通讯《无尽长的死亡线》。
他看到《前锋报》经常登发关于救灾的社评,决定把稿子寄去一试。
1943年2月19日、20日,《前锋报》“大胆”采发了《无尽长的死亡线》,直面河南大饥荒。

随后,李静之又写信邀请李蕤为特约记者深入灾区继续考察披露翔实的灾情。
此时的李蕤,因“共党嫌疑”罪名刚刚保释出狱不久,仍需“随传随到”。
面对可以清楚预料的风险,“每天一开门便有难民在门口倒毙的惨状,每天一睁眼便听到啼饥号寒的哭声,每走一处都可以看到鸠形鹄面的灾民,使我一刻也不能平静。我感到,作为一个拿笔的人,如果在这时候还畏首畏尾,不敢替人民说几句话,便比死还要痛苦”,李蕤毅然决然的答应了李静之的邀请。
他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洛阳出发对灾情最重的偃师、巩县、郑州等地进行了为期20多天的实地考察,《前锋报》也在1943年4月至5月对其灾区的系列通讯顶着压力,有文必载,做了连续报道;
并又将他的文章结集出版取名《豫灾剪影》,发行2000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6: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灾区通讯报道的署名是“流萤”。这个笔名出自其妻子的建议。
李蕤的妻子名叫宋秀玉,字映雪,南阳邓州人。她是1942年那场大灾荒的见证人、亲历者;她更是李蕤孤身赴灾区艰苦采访的坚定支持者。
当时,这位来自南阳的女子独自一人在离洛阳几十里外一所僻冷的乡村中学教书,并照顾着李蕤的白发老母和他们嗷嗷待哺的婴儿。

一年前李蕤被捕入狱时其度日如年的艰难犹历历在目,对这番深入灾区、反映灾情、为灾民鼓呼的后果也更一目了然。
她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1940年,李蕤因参加胡愈之、范长江组织的“国际新闻社”并担任“国新社”洛阳站站长,被国民党劳动营逮捕入狱,后经另一位“国新社”成员曹仲植搭救,才得以出狱。

但她说:“四围这么黑暗,你们写文章的人,好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萤火虫,即使发出一点微弱的光,很快就会熄灭,会有多大用处呢?可你们却那么认真,不惜碰的头破血流”;
她还说:“放心去吧,家里的事,由我全部承担。以后因笔招祸,我们也不后悔!”

流萤,也许并无烛照黑暗现实的亮度,更无星火燎原的力量,但却是寂寂夜空的一缕香火微光,给寒夜前行的人以微弱的方向和希望。
而,流萤、映雪,囊萤映雪,古人悬梁椎骨的求学精神,在这里得以升华,成为夫妻两人直面危难、肝胆相照的绝佳写照。

子夜,李静之饱蘸浓墨,亲笔为《豫灾剪影》做序:“我们中国所遭的战祸是史所未有,我们河南所遭的大灾也是史无前例。在国家遭受空前大战中,河南遭受了空前大灾,这是河南的浩劫,也是国家的不幸。从前在史书上、古人诗文中看到的形容灾荒惨状的记载,总以为是文人过甚其词,现在竟有事实把不能令人相信的记载状述都一一为之证实。同时使我们知道河南这次灾情之惨,确是空前。对这惨重的灾情,我们不但呼吁救济,而实地看看,据实择要记载,写成实录,使远方人、后代人借以明了河南灾情的实相,并替国家保留几段史料,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所以,1942:大饥荒中没有缺席的新闻人。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新闻是历史的草稿,今天,当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报道旧文及《豫灾剪影》成为记述1942年河南大饥荒历时最长、最珍贵、最充分的历史文献;《前锋报》也因此被称赞为是一张“伟大的报纸”,堪为南阳新闻史上足以彪炳千秋的一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24 06:34 , Processed in 0.042532 second(s), 3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