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唇妖

【师徒虐恋】桃妖徒弟爱上师父,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3:36:4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5】“姐姐!”弥生的惊叫声打断了浅妆的胡思乱想,她颤抖着搂紧哭泣的浅妆,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满嘴苦涩道:“姐姐,你有身孕了,你不知道吗!”
弥生的话像是一道惊雷炸响,浅妆愣愣抬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姐姐,这个孩子不能留,你的身体会垮的!”
“什么——”浅妆紧紧抓住弥生的手,像是拉着一根救命稻草,“我有了身孕?”浅妆瞪着自己平坦的肚子,不敢想象里面正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而这个小生命是师父给她的!
在知道师父不需要自己之后,自己怀了师父的孩子,一个不被需要的孩子……
即使她不被需要,即使会被世人唾弃,但她想要保住孩子!
她不会让师父知道,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孩子的来历,师父的千秋威望由她来守护!
浅妆紧紧咬住牙,珍视地捂住肚子,眼神复杂而坚定,这是师父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与师父唯一的联系了,谁都不能夺走!
谁都不能!
“弥生,帮帮我。”
那天之后,浅妆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一直在与体内的妖力进行顽强抵抗,为了得到食物,她多次拖着残破的身躯去跟妖兽抢夺。
对于胎儿的来历她闭口不谈,弥生也不敢问,只一心照顾着她,可是随着胎儿渐渐成形,它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灵气滋养,浅妆灵力不足,它就开始吸食浅妆的心血,浅妆元气大伤,重伤无法愈合,整个人消瘦得可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13:1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6】每时每刻孩子都在吸食浅妆的精气,她无时无刻都在饱受折磨,但是为了师父她甘愿独自背负这一切痛苦。
“啊呜——”远处传来阵阵狼吟声,浅妆脸上显现出恐惧的神色。
墓荒之地中住着各种妖兽,有的妖力强大到能与一支天界军队抗衡,可因为此地被白折言下了强大的封印禁制,它们无法逃离此地危害六界。
浅妆挣扎着起身想跑,人狼兽已经跃到了她面前。
人狼兽狼脸人身,相貌丑陋无比,张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獠牙,碧绿的眼珠中满是狰狞杀气。
眼看浅妆没有仙力护身,它高高跃起,向着浅妆踢来。
浅妆往旁边躲,速度不够快,左肩立刻被掀掉了一块皮!
“不——”浅妆滚倒在地,绝望地看着人狼兽扑到她身上,牙齿狠狠咬住她的小腿,顿时筋骨寸断,她眉间桃花印红光一闪,体内残余妖气喷发出来,将妖兽击飞开去。
妖兽被打伤,嘴中叼着浅妆小腿满眼凶光,却不敢靠近,在远处不断徘徊。
浅妆狼狈地挣扎着向着桥边爬去,不,我的孩子……
她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自己的孩子被妖兽生生咬死。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15:46:5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7】昆仑山中,锦卿颜挥手打碎了桌上的花瓶,看着妄知镜中的画面,眼神凶狠冰冷。
锦卿颜紧紧握拳,愤怒不已,在得知浅妆竟然怀有身孕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尖叫出声。
那个该死的贱人怀孕了?怀的还是白折言的孩子!她凭什么……
这个孩子,一定要毁掉!
想起净妖塔中两人亲热交缠的躯体锦卿颜再也无法忍受,她眼中射出恶毒的光芒,心生一计。
傍晚,锦卿颜以送饭为由进了白折言的房中,看着白折言闭目运气,她担忧道:“折言哥哥,浅妆身子弱,又失了半块仙骨,我怕她在墓荒之地支撑不住……”
白折言睁开眼,目光冷冷看向锦卿颜,“她该受这个教训。”
“折言哥哥,我知道你心中也不好受,该罚的也罚够了,我也不怪她,不如你就听我一句,放了她吧。”锦卿颜微微将身子靠上去,白折言下意识移步避开,她轻呼一声歪倒在地,妄知镜从袖中掉了出来。
白折言本想捡起来,看到镜中闪过的画面,动作僵在原地,目光渐渐变得阴沉冰冷。
镜中浅妆与妖君应止尘日日私会,洞中偷情,而弥生则在一旁帮他们掩护,浅妆怀有身孕却一次次伺机逃走……
白折言手中仙力凝聚,地上的妄知镜瞬间碎裂,正如他此刻怒火中烧沸腾的心。
“你怕我知道此事。”所以才不住替她求情要我放了她!
锦卿颜为难看着白折言,满脸不知所措,“我怕折言哥哥你……”
“够了。”白折言冷着脸转身,身后不住抖动的门窗戳穿了他的伪装,控制不住的强劲仙力令门前的桃树瞬间枯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09:51:3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8】“折言哥哥,不要啊,浅妆她……”锦卿颜起身拦住他,白折言冷着脸色没有看她一眨眼不见了踪影。
锦卿颜渐渐冷了脸色,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浅妆,我要你承受最残酷的丧子之痛!
——
墓荒之地中,浅妆在雪地中艰难向着索桥爬去,身上有弥生带来的保胎咒,孩子的脉象平稳了很多,但她仍是不想放弃,她想要出去,想要去到师父的身边。
“轰——”一声巨响,浅妆身下的雪地陡然间下沉了数米,她整个人瞬间跌倒在坑地中,下意识紧紧护住腹中胎儿,整个人摔得全身发麻。
白雪纷飞,浅妆颤抖着抬眼看到指着自己的冰冷剑尖,顺着剑尖往上,是白折言冷若寒冰的俊美面容。
那一刻,浅妆激动得不能自已,红着眼满是委屈哭喊道:“师父!”
她不是在做梦吧!是师父……她的师父此时就出现在这里。
“师父,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期期艾艾的话语中是掩饰不住的心酸与无奈。
回家?
似乎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眼前的人闪着天真的大眼掩盖着做的一切肮脏丑陋的事情,怎会再一次被她蒙骗!
白折言剑尖用力,直透浅妆前胸而过,他默念咒力,打入浅妆体内,浅妆腹中抽痛,在雪地上翻滚哭喊。“师父!你要做什么!师父!不要——”浅妆哭喊着拼尽全力扯住白折言的衣摆,“师父,你听我解释,求求你……”
“放开。”白折言厉声道,“私会妖君,还妄想私养妖孽,全然不把天界戒律放在眼中,我天界容不得你这般轻狂之人!”他凝聚法力一道道打在浅妆小腹上,浅妆徒劳伸出手阻挡,整个手臂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0:44:5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9】
“我没有啊!师父,这是我的孩子,他不是妖物,求求你放过他吧!放过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弥生去给浅妆找食物回头来找她,就看到令她心惊的一幕!
“上神!”弥生丢下找来的野果冲上去不住磕头,“浅妆姐姐没有做出有违天界戒律之事啊,她在这里被那些妖兽……”
“啊——弥生!”浅妆尖叫着眼睁睁看着白折言亲手一掌击向弥生头顶,击碎了她的元神。
“不……弥生……”浅妆挣扎着扑到弥生昏死没有知觉的身体上,心间一阵阵抽痛和内疚。
“弥生是无辜的……师父,求求你不要伤害她……”浅妆反复喃喃着不要伤害她,她眼中流下大颗大颗的泪水,轻声道:“师父,我和应止尘是清白的,这个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啊!求求你……求求你让我生下他,我保证我不会让他去打扰到你,好不好……”
白折言不为所动,意念一动将浅妆固定在空中,她身上的鲜血一滴滴掉落雪地,她惊恐地看着白折言冷眼徒手一抓,似乎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腹中胎儿!
不!孩子!我的孩子……
大手用力,浅妆心痛到无法呼吸,呲目欲裂看着白折言,她没想到师父竟然如此狠心!
白折言看着浅妆的目光冰冷似刃,他残忍道:“很好,若是本尊的,那这个孽种更是留不得,拿开你的手,不然本尊将你的手一同斩掉!”
“为什么!”浅妆陡然激动起来,她嘶吼道:“师父!那可是你的孩子啊!”
“因为,折言哥哥要与我成婚了。”锦卿颜飘飘而落在白折言的身旁,眼神悲悯看着狼狈无力的浅妆,“浅妆,求你放过折言哥哥吧。”
成婚?原来他们要成婚了……是了,若是没有神魔之战,他们早该成婚了。
“哈哈哈哈哈——”浅妆大笑,笑得泪水飞溅,“放过他……”他是我的师父,是我此生挚爱,我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只期望能够伴他左右就已知足,可就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无法满足啊!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21:43:4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30】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
如果爱上自己的师父真的天理难容,那么一起毁灭吧!
“是你!是你一直在逼我!现在还要逼死我的孩子!”浅妆双眼通红瞪着锦卿颜,那眼神中的狠戾将她吓了一跳,“我不会祝福你们的!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生永世无法在一起!”
浅妆心痛得已经麻木,在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底一阵轻松,可源源不断的无助与悔恨却将她淹没。
如果诅咒有用,那她无数次心中卑微的祈愿,渴望得到师父的爱意,为何天神都听不到……
白折言一言不发,脸色在浅妆的话语中渐渐变得苍白,只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所想。他冷着脸抬手凝聚仙力,在浅妆悲哀绝望的眼神中缓缓抽出她腹中胎灵……突然他手一抖,心间一阵悲恸,口中吐出鲜血,仙力反噬昏厥过去。
“师父!”浅妆看到白折言昏死在眼前心底难过,挣扎着要上前,被锦卿颜一掌挥开。
“浅妆,你就在这里悲惨去死吧!”说罢抱起白折言飞身离去,弹指间天上风云突变,远处电闪雷鸣,大地轰鸣,无数的妖兽怒吼声从天际传来,令人恐惧到发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01:06:3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31】浅妆震惊抬头,满脸血污的脸上是深深的绝望,她下意识紧紧抱住了身旁弥生的躯体,身子先脑子一步动了起来,在三千妖兽怒吼着冲过来的时候,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带着弥生渐渐冰冷的躯体飞出数十丈远。
是三千妖兽,锦卿颜竟然放出了三千妖兽,她这一次是狠了心地要自己尸骨无存!
不!孩子!我的孩子......
浅妆心神恍惚,腹中剧烈抽搐,看着身下不断流淌的如小河一般的鲜血,她紧紧捂住肚子,却止不住那鲜血,吓得崩溃大哭:“弥生,弥生你醒醒啊!我该怎么办......”
我的孩子!
浅妆在雪地中狂奔,来到索桥边,身后三千妖兽跟随而来,她拼尽全力将怀中弥生的身子用力一推,推到了索桥上,身后妖兽看到跟着向索桥跳去不料被结界所挡,强大的仙力令它们身子扭曲惨叫一声瞬间消散。
其余的妖兽凶狠地瞪着浑身是血的浅妆,驻足观望,伸出湿漉漉的长舌舔着她地上的鲜血,在数丈外围了个大圈,密密麻麻的妖兽将她包围在内。
可她身上散发香甜的血腥味实在诱惑,终于有一只小妖兽抵不住那血腥味嘶吼着目露凶光向浅妆扑了过来!
“啊——”浅妆手臂前伸,体内妖力一阵乱窜,与体内仙力相抗衡,其余仙力从眉间桃花印溢出,只见白光一闪,身前妖兽惨叫一声向后摔去,鲜血横流,可身躯还在。
一只巨型妖兽大吼一声上前,浅妆眼睁睁看着它伸出尖尖的獠牙撕碎了小妖兽的躯体......吓得向后而退,仙力反噬呕出鲜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21:36:0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31】浅妆震惊抬头,满脸血污的脸上是深深的绝望,她下意识紧紧抱住了身旁弥生的躯体,身子先脑子一步动了起来,在三千妖兽怒吼着冲过来的时候,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带着弥生渐渐冰冷的躯体飞出数十丈远。
是三千妖兽,锦卿颜竟然放出了三千妖兽,她这一次是狠了心地要自己尸骨无存!
不!孩子!我的孩子......
浅妆心神恍惚,腹中剧烈抽搐,看着身下不断流淌的如小河一般的鲜血,她紧紧捂住肚子,却止不住那鲜血,吓得崩溃大哭:“弥生,弥生你醒醒啊!我该怎么办......”
我的孩子!
浅妆在雪地中狂奔,来到索桥边,身后三千妖兽跟随而来,她拼尽全力将怀中弥生的身子用力一推,推到了索桥上,身后妖兽看到跟着向索桥跳去不料被结界所挡,强大的仙力令它们身子扭曲惨叫一声瞬间消散。
其余的妖兽凶狠地瞪着浑身是血的浅妆,驻足观望,伸出湿漉漉的长舌舔着她地上的鲜血,在数丈外围了个大圈,密密麻麻的妖兽将她包围在内。
可她身上散发香甜的血腥味实在诱惑,终于有一只小妖兽抵不住那血腥味嘶吼着目露凶光向浅妆扑了过来!
“啊——”浅妆手臂前伸,体内妖力一阵乱窜,与体内仙力相抗衡,其余仙力从眉间桃花印溢出,只见白光一闪,身前妖兽惨叫一声向后摔去,鲜血横流,可身躯还在。
一只巨型妖兽大吼一声上前,浅妆眼睁睁看着它伸出尖尖的獠牙撕碎了小妖兽的躯体......吓得向后而退,仙力反噬呕出鲜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23:57:32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32】巨型妖兽怒吼一声震慑住其他妖兽,在确定浅妆没有其他有效攻击,仙力不足的情况下,终于凶狠残暴地向她扑了过来,“不,不要!”浅妆想要躲开,她身上微弱的仙力无法与有着数万年妖力的成年妖兽相抗衡,瞬间被狠狠咬住了肩膀,妖兽粗壮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那刺鼻恶心的味道险些令她昏厥,她没有抬手,仍是死死护住腹中胎儿。
救命,谁来救救她......
“不要!不要咬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不要啊!”绝望中的浅妆看着一只只扑到她身上的妖兽,竟开口向没有灵识的妖兽求情,可见她已绝望到了什么地步。
“浅妆!”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汹涌的妖力震慑住三千妖兽,“死吧!”应止尘手中长剑出鞘,所到之处一片腥风血雨,他妖力强横,直接将妖兽斩碎在剑下!
应止尘赶到净妖塔发现浅妆已经不在,循着她的气味找到了这里,没想到看到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无数只妖兽狠狠撕咬着她,她无神的睁着眼紧紧护住腹部,身上全是残缺不全的伤痕,唯有小腹是干净的......
“浅妆,我带你走!”应止尘抖着手看着她满身的鲜血,怕弄疼了她不敢动她,因为妖力的关系双眸血红,胸中愤懑而难过,紧紧咬住唇。
妖兽被他身上强大的妖力震退,跑得更远,虎视眈眈看着这边,准备随时反扑。 IMG_537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1 23:59:5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32】巨型妖兽怒吼一声震慑住其他妖兽,在确定浅妆没有其他有效攻击,仙力不足的情况下,终于凶狠残暴地向她扑了过来,“不,不要!”浅妆想要躲开,她身上微弱的仙力无法与有着数万年妖力的成年妖兽相抗衡,瞬间被狠狠咬住了肩膀,妖兽粗壮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那刺鼻恶心的味道险些令她昏厥,她没有抬手,仍是死死护住腹中胎儿。
救命,谁来救救她......
“不要!不要咬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不要啊!”绝望中的浅妆看着一只只扑到她身上的妖兽,竟开口向没有灵识的妖兽求情,可见她已绝望到了什么地步。
“浅妆!”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汹涌的妖力震慑住三千妖兽,“死吧!”应止尘手中长剑出鞘,所到之处一片腥风血雨,他妖力强横,直接将妖兽斩碎在剑下!
应止尘赶到净妖塔发现浅妆已经不在,循着她的气味找到了这里,没想到看到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无数只妖兽狠狠撕咬着她,她无神的睁着眼紧紧护住腹部,身上全是残缺不全的伤痕,唯有小腹是干净的......
“浅妆,我带你走!”应止尘抖着手看着她满身的鲜血,怕弄疼了她不敢动她,因为妖力的关系双眸血红,胸中愤懑而难过,紧紧咬住唇。
妖兽被他身上强大的妖力震退,跑得更远,虎视眈眈看着这边,准备随时反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8 02:55 , Processed in 0.057844 second(s), 4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