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唇妖

【师徒虐恋】桃妖徒弟爱上师父,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08:54:1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5】“住口!”白折言手中用力,只听到骨头碎裂之声响起,他伸手掏出浅妆心间灵丹,将她像破布一样甩在地上,鲜血从她心口汩汩流出,流入无尽的洪荒黑暗之中。
“净妖塔也没办法你体内的妖气,实在令为师失望至极。”白折言护着浅妆灵丹飞身离去,“为师真是愧对众仙,愧对天下苍生!居然培养出了你这么一个孽徒!”
“师父!我……”浅妆饱含依恋和委屈的话语如血啃在喉中。
趴在地上向着白折言离去的方向伸出手,又恐惧自己会忍不住吐出一直以来对师父小心翼翼的爱意,眼中满是绝望的挣扎和痛苦。
师父......师父!
净妖塔重回寂静,浅妆小小的身影伏在地上,血流成河。 IMG_387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21:12:0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7】“应止尘!”白折言看着怀中眼神迷离衣衫不整的浅妆,想到之前两人抱在一起的碍眼画面,心中怒气勃发,无法隐忍的怒气刺激得他面色如修罗般阴冷,他手中长剑不受控制向着应止尘砍去!
好大的妖胆,敢孤身闯我天界截人!
“本君带她走!”应止尘险险躲开,隔手去挡,妖气在四周凝聚成护盾,挡住白折言攻击。
白折言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想要带人走,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他单手结印封住应止尘身上妖力,幻化出斩妖神剑凝聚仙力斩向应止尘,应止尘护盾被震碎,身子被弹开,狠狠撞上塔壁。
“白折言!”应止尘仰天长啸,化出妖型,双眼血红怒瞪着持剑而立的人。
五百年了!没想到五百年过去了自己仍是打不过他!
应止尘不知道的是,此地为净妖塔,专门克制妖魔的妖力,他的妖力在这无法完全发挥,不然不至于被打得如此狼狈。
白折言一剑刺向应止尘,他嘶吼一声,鲜血狂喷,重伤下愤怒而悲哀地看着紧紧搂住白折言的浅妆,唤出分身遁逃而去。
“师父......”浅妆眼神迷离,熟悉的气息传入她口鼻,她半眯着眼贪婪地吮吸,好温暖,好安心......是师父的味道。
“孽徒!”白折言将重伤的浅妆甩在地上,冷冷看着满脸潮红眼神魅惑的徒弟,丹田一股热流涌起,心间一烫。
“师父......”声声娇弱的呼喊,让白折言再也抑制不住心间的邪火,看着她狂乱地撕扯着自己破碎的衣衫,看着她露出洁白的双肩,犹如魔界荡女一般放荡不堪......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21:39:4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8】白折言隔空将她的衣衫撕了个粉碎,眼神冷酷,虚空中用力一抓,浅妆惨叫一声,双腿以奇异的姿势扭曲。
“恬不知耻!你就这般缺男人?”白折言满心怒火,他一向的冷静自持在浅妆不断蠕动的身躯下瓦解,他一把抓住浅妆的细腰,挺身而入!
“好,你既然如此不自爱,为师就成全你!”
“啊——”浅妆抖着身子哭喊出声,下体遽然夹紧,令白折言一阵颤抖,心中怒气喷薄而出,他用力抽插,不顾浅妆身上未愈合的伤口裂开,血水流到两人交合处,令他进出更通畅。
“师父……师父……给我……我……我好爱你……啊……”浅妆满脸泪水,脸上似欢愉似放松,止不住淫叫,令白折言一边恼火一边忍不住在她身体内射了一次又一次......
直到浅妆忍受不住他身上剧烈波动的仙力昏厥过去。
一丝黑气从白折言眉心溢出,看着身下破败不堪的浅妆,想起她承欢身下浪叫的样子,白折言满心厌恶,他寒着脸唤出法器千丝锁,法器透过女主身后琵琶骨而入,血肉飞溅,浅妆在剧痛中惊醒。
“师......父......”
看着浅妆迷离依恋的眼神,白折言只当她还在想着应止尘,冰冷说道:“真脏!”
他无情转身就走,没有留意到满身都是鲜血的浅妆身下流出的处子之血,浅妆双目无神看着白折言在眼前消失,想起此前种种,心中满是哭不出来的绝望。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3:48:35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9】陷入昏迷的浅妆脸色苍白如雪,眉间桃花印溢出丝丝妖气,发出微微红光。
一阵脚步声疾驰而来,锦卿颜衣袖一挥,浅妆残破的身躯重重砸到了塔壁上,千丝锁深深扎入她血肉,透胸而过!
“唔——”浅妆鲜血狂喷,她从剧痛中醒来,发丝全是汗水杂乱地粘在苍白的脸上,粉色的衣裙早已染成了鲜红色。
“给本宫绑起来。”冷酷的命令声响起的同时,两个仙官已经上前粗暴地用绳索将浅妆捆住,不顾她脱臼的手脚。
锦卿颜嘴中默念,绳索发出白光,浅妆惨叫一声,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筋骨错位之声。
在妄知镜中看到浅妆与白折言在塔中缠绵的情景时,锦卿颜已经徒手将房中琉璃台斩碎,她不甘心!
没想到千辛万苦喂下媚药竟然反倒是成全了她!她好恨!
“北冥战神弟子浅妆因犯下重罪尤不悔改,今日将其驱逐。”锦卿颜高贵而优雅的声音却像是黑暗中的毒蛇一般令浅妆恐惧到极点。
驱逐?剧痛中的浅妆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陡然间崩溃哭喊:“不!不要!师父!师父,不要抛弃我,我错了,我错了!师父……!”
“拉下去!”锦卿颜看着浅妆死死抓住塔旁柱子,绝望哭喊,心底一阵厌恶。
“师父!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抛弃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21:27:4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0】谁都知道驱逐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一个仙人被驱逐会比她魂飞魄散更令人绝望,驱逐就意味着永生永世她无法再修仙体入仙籍,只能在墓荒之地自生自灭。
如果只是这些,浅妆不怕,也不畏惧,她害怕的是再也不能守在师父身边,和昆仑山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怕了,内心仿佛被掏空,一个原本鲜活的心脏此刻变成了灰烬,微风一吹即可消失的无影无踪。
锦卿颜弯下腰,状似好心道:“浅妆,不要挣扎了,天帝仁慈饶你一命已是对你开恩,而驱逐你去往墓荒之地更是折言哥哥的命令。”
“不!不会的——”
她不死心!师父不会对她这么狠心的!
“不,我不信!我不信师父会驱逐我,我不信师父会不要我这个徒弟,你!一定是你作祟,我要找师傅!”浅妆怨恨地看向眼前优雅高贵的女人,心中恨意勃发,身上的妖气再也控制不住将身上绳索震开,锦卿颜吓了一跳后退几步,浅妆趁机挣脱束缚冲出净妖塔。
刚走出塔下脚上一阵脱力重重摔倒在地,她挣扎着向前爬去,身后血水流了一地。
仙官刚想追上去捉住她被锦卿颜抬手止住,“走,跟过去。”
锦卿颜看着地上艰难爬行的丑陋躯体,满眼冷漠和厌恶,怎样才能令一个女人完全绝望,她就不信白折言还会放过她!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08:29:1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1】昆仑山中,谪仙般俊美的白折言毫无波动冷冷看着浑身是伤徒手爬过来的血人,眼神冷漠而淡然。
“师父!师父......”看到白折言,浅妆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拖着没有知觉的身躯爬了过去,她满脸的血污,满身鲜血,狼狈肮脏至极。
“师父!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错了!”浅妆爬到白折言脚边不住磕头,她不敢去拉白折言,不敢用自己这双满是污秽的手去碰他,她的身后拖出长长的血痕,一直看不到头。
她流了很多很多的血,她小小的身躯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她不痛吗?
痛!她痛!心痛得快要停止了!但是在看到师父出来的那一刻她像是又重新活了过来!
师父终究是心软了......
“师父!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被驱逐,不要啊......”我想留在你的身边,不要让我看不到你,我会疯掉的!
白折言缓缓伸出手,浅妆眼中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期待,泪珠大颗大颗掉下来,跟过来的锦卿颜看到白折言的举动差点气得咬碎了银牙。
“啊——”浅妆厉声惨叫,她眼中的期待随着白折言缓缓的动作慢慢碎裂,在无声的沉默中双眼逐渐失去了光彩,变成一片绝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21:42:5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2】白折言伸手,仙力震碎了浅妆的琵琶骨,露出深深白骨血肉,千丝锁掉在一旁,他亲手将结咒钉狠狠钉入浅妆头顶,一圈一圈的仙力与妖力相扛释放出巨大的波动力量,方圆五里地的一切生灵瞬间湮灭,碎裂为尘埃。
白折言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明明近在咫尺,浅妆却再也无法触摸到他。
“不要试图逃跑,若是胆敢踏出墓荒之地半步,便让你受那焚心之刑。”
白折言绝情转身,沉浸在绝望之中的浅妆忍受不住巨大的悲恸,身子一抖,头顶,口鼻,眼睛全都喷出鲜血,仙官上来残忍地直接将她粗暴拖了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21:43:1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3】
墓荒之地,极寒之地。
浅妆蜷起身子缩在小小的山洞之中,寒风从洞口呼啸而过,纷纷大雪飘落,地上铺上一层厚厚的银白,密密麻麻的白骨覆盖在雪上。
雪落无声,此地静得心惊。
自从咒钉入脑之后,她的身子就一天比一天差了,若她还是仙体,定是不会惧怕严寒,可现在她身上仙力流失,又没有灵丹护体,与凡人无异,她之前被白折言过于强盛的仙气所伤,如今重伤在身,伤口仍在流着脓血,甚至连凡人的身子都不如。
浅妆抹了把脸,不管不顾冲着大雪跑了出去,她再一次向着墓荒之地边缘走,她渴望出去,她不会甘心被困在这里,她也不能被困在这里!
这条路她走了无数遍,可每一次她都无法穿越索桥,明明天界就近在眼前……
到了崖边,她终于看到了连接天界的索桥,她刚想要踏上去立刻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啊——”浅妆心口疼痛如刀绞,像是有人硬生生掏出她的心放到烈火上炙烤一般,痛不欲生,浅妆在地上翻滚,雪水冰冷刺骨,可这雪水也无法将她身上的痛苦减轻分毫。
“师父……师父,好疼!”浅妆哭泣着无助哭喊,她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一般嚎嚎大哭,漫天雪花无声飘落,没有人回应她。
“师父——救救我啊!”绝望的哭喊声被大雪掩盖,焚心之痛席卷全身,她痛得昏厥过去。
浅妆是在一阵啜泣声中清醒过来,好温暖,是谁的怀抱?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04:4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4】“浅妆姐姐!”浅妆感到一股热流在心间流转,前所未有的温热感席卷全身。
“弥生!你怎么在这里……”在这个冰天雪地无依无靠的地方能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浅妆感动得流下泪来。
“姐姐,公主伤势严重,上神特许她住到了昆仑山,每天都在帮她疗伤,我偷偷跑了出来。”
浅妆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痛,是啊,公主是师父的未婚妻,师父担心她是应该的,而我什么都不是……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带着一点期待,浅妆小心翼翼问道。
“当日我看到你被他们拖了过来,上神将你的房间封了起来。”
心中最后一丝期待与幻想在弥生的陈述中渐渐破灭,果然,师父真的不要她了……
浅妆肚子一阵绞痛,惨叫了一声,弥生迅速替她渡仙力疗伤,查看她的情况。
“弥生,渡劫之日快要到了,师父他……”
“姐姐不要担心,公主已经替上神设好结界。”
浅妆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深深地感到自卑与彷徨,以前自己能做的只是在师父受伤后静静陪在他身旁,师父仙力强大,别说是设结界了,自己就连替他疗伤都做不到……
自己在师父眼中也是可有可无的人吧,可能师父早已厌烦了自己,但是即使这样她仍然想要陪在师父身边啊!
“弥生,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去认错!我去向公主赔罪,你让我去陪着师父好不好,求求你了!”浅妆哭着不住磕头,她心神恍惚,满心都在担忧着白折言。
要是师父在遭受劫难的时候自己都不能陪在他的身旁,那还算什么徒弟,自己口口声声说的爱他又有什么意义!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4:34:5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24】
“浅妆姐姐!”浅妆感到一股热流在心间流转,前所未有的温热感席卷全身。
“弥生!你怎么在这里……”在这个冰天雪地无依无靠的地方能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浅妆感动得流下泪来。
“姐姐,公主伤势严重,上神特许她住到了昆仑山,每天都在帮她疗伤,我偷偷跑了出来。”
浅妆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痛,是啊,公主是师父的未婚妻,师父担心她是应该的,而我什么都不是……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带着一点期待,浅妆小心翼翼问道。
“当日我看到你被他们拖了过来,上神将你的房间封了起来。”
心中最后一丝期待与幻想在弥生的陈述中渐渐破灭,果然,师父真的不要她了……
浅妆肚子一阵绞痛,惨叫了一声,弥生迅速替她渡仙力疗伤,查看她的情况。
“弥生,渡劫之日快要到了,师父他……”
“姐姐不要担心,公主已经替上神设好结界。”
浅妆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深深地感到自卑与彷徨,以前自己能做的只是在师父受伤后静静陪在他身旁,师父仙力强大,别说是设结界了,自己就连替他疗伤都做不到……
自己在师父眼中也是可有可无的人吧,可能师父早已厌烦了自己,但是即使这样她仍然想要陪在师父身边啊!
“弥生,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去认错!我去向公主赔罪,你让我去陪着师父好不好,求求你了!”浅妆哭着不住磕头,她心神恍惚,满心都在担忧着白折言。
要是师父在遭受劫难的时候自己都不能陪在他的身旁,那还算什么徒弟,自己口口声声说的爱他又有什么意义!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7 09:17 , Processed in 0.054020 second(s), 4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