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唇妖

【师徒虐恋】桃妖徒弟爱上师父,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19:56:5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0】昆仑山中,白折言将陷入昏迷的浅妆放在怀中,设下结界,用自身修为给她接骨疗伤。
可她伤势实在是太重了,镇魂鞭上的伤口无论如何都无法在治疗下愈合。
白折言闭眼缓缓给浅妆渡仙气,陡然间一股强大的魔力从她体内爆发,推拒着渡进去的仙力。
妖气霸道蛮横,硬生生将他仙力弹开!
白折言将手抽回,目光如炬望向浅妆慢慢变得红润的脸色,心中惊怒交加,他狠狠出手,身旁的茶几瞬间被劈成粉末。
这是今日第三次了,白折言的内心再次被激起波澜!
这个孽障!
白折言一掌击向缓缓转醒的浅妆,浅妆口吐鲜血摔了出去,他手中长剑直指她翻滚回来的身躯,神仙体内有妖气,这是坠仙成魔的先兆,这个孽障,和妖界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折言迅速出手封住她身上所有穴道,以防她还手,瞬间抽出她心间半块仙骨击得粉碎。
浅妆惨叫一声,冷汗涔涔呆呆望着冷酷的白折言,师父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清冷而冷静的,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暴怒的样子。
“师父?”浅妆挣扎着呼唤白折言,只看到他冷若冰霜的面孔没有一丝温度,看着自己的眼神满是失望和愤怒。
“当初将你留在身边就是怕你入魔祸害三界,没想到时至今日你仍是私通妖界,自古神妖势不两立,你我终非同路。”白折言每一句冷酷的话语,都像是一根细针扎得浅妆心口血肉模糊,她抖着声音道:“师父?”
“来人,将这个孽徒锁到净妖塔中,妖性一日不除,一日不许放她出塔!”白折言一挥衣袖将重伤的浅妆甩了出去,转身决绝离去。

IMG_3628.JPG IMG_362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2 22:07:02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0】昆仑山中,白折言将陷入昏迷的浅妆放在怀中,设下结界,用自身修为给她接骨疗伤。
可她伤势实在是太重了,镇魂鞭上的伤口无论如何都无法在治疗下愈合。
白折言闭眼缓缓给浅妆渡仙气,陡然间一股强大的魔力从她体内爆发,推拒着渡进去的仙力。
妖气霸道蛮横,硬生生将他仙力弹开!
白折言将手抽回,目光如炬望向浅妆慢慢变得红润的脸色,心中惊怒交加,他狠狠出手,身旁的茶几瞬间被劈成粉末。
这是今日第三次了,白折言的内心再次被激起波澜!
这个孽障!
白折言一掌击向缓缓转醒的浅妆,浅妆口吐鲜血摔了出去,他手中长剑直指她翻滚回来的身躯,神仙体内有妖气,这是坠仙成魔的先兆,这个孽障,和妖界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折言迅速出手封住她身上所有穴道,以防她还手,瞬间抽出她心间半块仙骨击得粉碎。
浅妆惨叫一声,冷汗涔涔呆呆望着冷酷的白折言,师父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清冷而冷静的,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暴怒的样子。
“师父?”浅妆挣扎着呼唤白折言,只看到他冷若冰霜的面孔没有一丝温度,看着自己的眼神满是失望和愤怒。
“当初将你留在身边就是怕你入魔祸害三界,没想到时至今日你仍是私通妖界,自古神妖势不两立,你我终非同路。”白折言每一句冷酷的话语,都像是一根细针扎得浅妆心口血肉模糊,她抖着声音道:“师父?”
“来人,将这个孽徒锁到净妖塔中,妖性一日不除,一日不许放她出塔!”白折言一挥衣袖将重伤的浅妆甩了出去,转身决绝离去。 IMG_338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0:55:1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1】“师父!不要——”浅妆哭着哀求白折言,“我不是妖啊!”
——
净妖塔是整个天界中最黑暗的地方,塔高九层,塔外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罪孽深重的仙人沾染了妖气就会被丢到塔中净化,每日承受雷击之苦,熬不过的便会魂魄受损仙身陨灭,熬过了也再不能位列仙班,永除仙籍。
“啊——”凄厉的嘶喊声从塔顶传出来,一道道巨雷狠狠劈在浅妆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上,身下的血迹干涸变成了暗红色,鲜血流出覆盖在上面,结了厚厚一层。
她双手被铁索紧紧束缚住,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巨雷劈在她身上激起她体内的妖气乱窜,整个人犹如在火海中挣扎,体外的伤无法自愈,体内的痛苦令她痉挛,她痛得将自己的嘴咬破,双手的指甲齐齐折断,双手早已血肉模糊。
“师父——”浅妆一声声凄厉的呼唤在净妖塔中回响,可白折言始终没有出现过,她的心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渐渐冷却,心底的渴望变成绝望。
可她不是妖,她没有叛变,只要让她待在师父身边就好,为什么......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卑微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IMG_3601.JPG IMG_351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23:02:2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1】“师父!不要——”浅妆哭着哀求白折言,“我不是妖啊!”
——
净妖塔是整个天界中最黑暗的地方,塔高九层,塔外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罪孽深重的仙人沾染了妖气就会被丢到塔中净化,每日承受雷击之苦,熬不过的便会魂魄受损仙身陨灭,熬过了也再不能位列仙班,永除仙籍。
“啊——”凄厉的嘶喊声从塔顶传出来,一道道巨雷狠狠劈在浅妆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上,身下的血迹干涸变成了暗红色,鲜血流出覆盖在上面,结了厚厚一层。
她双手被铁索紧紧束缚住,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巨雷劈在她身上激起她体内的妖气乱窜,整个人犹如在火海中挣扎,体外的伤无法自愈,体内的痛苦令她痉挛,她痛得将自己的嘴咬破,双手的指甲齐齐折断,双手早已血肉模糊。
“师父——”浅妆一声声凄厉的呼唤在净妖塔中回响,可白折言始终没有出现过,她的心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渐渐冷却,心底的渴望变成绝望。
可她不是妖,她没有叛变,只要让她待在师父身边就好,为什么......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卑微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IMG_3773.JPG IMG_368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4:11:1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2】呼啸的妖风从耳畔刮过,最后一道惊雷打在颤抖的浅妆身上,她身子重重痉挛,却是连痛呼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整整四十九天,日复一日的折磨,可因为浅妆心底对白折言的眷恋,她咬牙苦苦支撑决不放弃,白折言却从未在净妖塔中出现,像是压根不再记得这个人一般。
有脚步声传来,剧痛中的浅妆心神一震,她期待抬眼,在看到那个蹁跹而来的身影时,眼底的期待碎成片片流光。
锦卿颜顺着石阶而上,看到浅妆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嘴角勾起笑意,那笑容像是罂粟般剧毒而诱惑,丝丝仙气在她身旁结成透明结界,她居高临下不可一世俯视着浅妆。
“你怎么还没死?”开口第一句话就冰冷恶毒,浅妆难以置信看着这个她曾经暗自崇拜而羡慕的高贵公主,与记忆中的她判若两人。
“卿颜公主......不是我!”浅妆想要开口,锦卿颜一挥衣袖,纤长的指甲在她脸上留下血印,她冷漠道:“我说,你怎么不去死?”
“都已经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你觉得你的师父还会来救你吗?”锦卿颜上前,纤长的指甲直指她胸口,冷笑道:“别做梦了!只要我想,你就会在这暗无天日的净妖塔中消失。”
“为什么......”浅妆内心因为恐惧而颤抖,她被锦卿颜身上毫不掩饰的仙力震慑得心魂不稳,她体内妖气乱窜,脸色青白,阵阵黑气在脸上波动,说不出的诡谲。 IMG_3608.JPG IMG_360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09:1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3】“呵,为什么?”看到浅妆那即便妖气入侵仍旧天真清澈的眼神,锦卿颜心中怒火升腾,想到一向清冷的白折言替她反抗天帝的模样......锦卿颜一巴掌狠狠甩到浅妆脸上!
“你还敢问为什么?你不过是一株仙力微薄的桃仙,还敢染指本公主的未婚夫!”甩开手,浅妆飞身出去,撞在墙上!
“你与妖君勾结,陷害天界!”锦卿颜手中仙气狠狠打入浅妆体内,幻化出独角仙兽,仙兽闻到妖气立刻发狂,对着浅妆一阵撕咬。
浅妆在痛苦中惨叫,她眼中流出绝望的泪水,被从自己体内飘出的妖气刺激的仙兽狰狞的面容在她眼前晃动,她恐惧得想要摆脱,手中铁索将她手磨得鲜血淋漓。
难道我真的入妖了吗……
不,不会的……
浅妆哭喊着,她痛苦得咬碎了银牙,破碎的声音在塔中回响,想到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师父一世英名,她心中就无法承受!
“你毫不知廉耻,慕恋师父,还妄想勾引师父此为其二!”
自己藏得小心翼翼的爱慕,突然间被旁人说了出来,她心中没有一丝解脱与欢喜,是深深的恐惧,她爱慕师父从来是她自己的事情!
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知道此事,师父是六界战神,高高在上的上古神,不能,不能因为自己的不伦爱慕,让师父被人诟病!
“是我错了!是我误入妖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和师傅除了师徒之情没有半点关系!”
不能因为这个原因毁了师父仙基与威名!
绝对不能!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23:21:3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4】“好,你不承认也罢,如今我就以折言哥哥未婚妻之名替他清理门户,不能让你这颗毒瘤,玷污折言哥哥的清誉!”锦卿颜默念口诀想要毁了浅妆的仙根,她苦苦抵抗终是不敌,力气一丝丝耗尽。
她不想死!至少不能带着悔恨和遗憾就这样死去!她不服!
锦卿颜的仙力被浅妆体内一股蛮横的仙力阻挡回来,她惊得后退一步,是折言哥哥!
她暗自发狠,都这种时候了,他还在护着她!
锦卿颜收回仙兽,用复原水珠替浅妆治疗好皮肉伤,冷笑着逼她吃下黑色药丸,重重一掌击向自己!
“公主!你——”浅妆气息不稳,一时情急使得体内妖气突然不受控制大增,她仰天尖叫,妖气透身而出,与塔内气息相撞发出轰鸣之声,噼里啪啦的电闪雷鸣之声不绝于耳,浅妆整个人笼罩在电光之中,她痛得眼角流出血泪!
重伤的锦卿颜被震飞出去,正好摔入匆匆而来的白折言怀中。
白折言挥手斩断拉着浅妆的铁索,将她击飞,念出束妖咒定住她的身形,狠狠一击直接重创她的心魂!
锦卿颜手中的妄知镜掉在白折言脚边发出清脆声响,他闻声低头,瞳孔微缩,面色瞬间大变,放开锦卿颜上前掐住浅妆脖子,声音冷如刀刃,“孽徒!”
浅妆愣愣看着镜中她与妖君应止尘在桃树下亲吻缠绵的画面,有口难辩!
应止尘她认识,但是事情绝不是这样的!
浅妆发狂挣扎,漫天妖气扑出,她心中恐慌又无力,害怕师父对自己误解,急切解释道:“不!师父不是的!是她——” IMG_384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11:55:3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5】“住口!”白折言手中用力,只听到骨头碎裂之声响起,他伸手掏出浅妆心间灵丹,将她像破布一样甩在地上,鲜血从她心口汩汩流出,流入无尽的洪荒黑暗之中。
“净妖塔也没办法你体内的妖气,实在令为师失望至极。”白折言护着浅妆灵丹飞身离去,“为师真是愧对众仙,愧对天下苍生!居然培养出了你这么一个孽徒!”
“师父!我……”浅妆饱含依恋和委屈的话语如血啃在喉中。
趴在地上向着白折言离去的方向伸出手,又恐惧自己会忍不住吐出一直以来对师父小心翼翼的爱意,眼中满是绝望的挣扎和痛苦。
师父......师父!
净妖塔重回寂静,浅妆小小的身影伏在地上,血流成河。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23:28:5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5】“住口!”白折言手中用力,只听到骨头碎裂之声响起,他伸手掏出浅妆心间灵丹,将她像破布一样甩在地上,鲜血从她心口汩汩流出,流入无尽的洪荒黑暗之中。
“净妖塔也没办法你体内的妖气,实在令为师失望至极。”白折言护着浅妆灵丹飞身离去,“为师真是愧对众仙,愧对天下苍生!居然培养出了你这么一个孽徒!”
“师父!我……”浅妆饱含依恋和委屈的话语如血啃在喉中。
趴在地上向着白折言离去的方向伸出手,又恐惧自己会忍不住吐出一直以来对师父小心翼翼的爱意,眼中满是绝望的挣扎和痛苦。
师父......师父!
净妖塔重回寂静,浅妆小小的身影伏在地上,血流成河。 IMG_386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23:29:1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16】白折言苦苦压抑着心间的怒火,他怕他再不走会忍不住杀了浅妆!回到昆仑山,因着在替浅妆治疗的时候被魔气反噬伤到心脉,怒急攻心下忍不住脚下一个踉跄呕出鲜血。
点点鲜血洒在落花上,他愣愣看着,胸前浅妆的灵丹精魂灼热,烫得他眉间一跳。
“上神!您没事吧!”一个小仙娥匆匆过来,想要扶他却又不敢,站在那干着急。
看着眼前浅妆的侍女弥生,白折言心间想起之前种种,他挥袖退开丈远,冷着脸走了。
弥生一直守在院外,看着白折言房中升起结界,里面闪着道道光华,隐隐有熟悉的气息传来。
白折言几天几夜都没有出门,弥生不敢离开,很想问浅妆的下落,可是她不敢去打扰战神。
夜里,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弥生吓了一跳,眼前一花,只见白折言怀中护着闪着晶莹白光的灵丹,冷着脸飞身离开,洁白的衣衫在夜空中划过炫丽流光。
——
净妖塔中妖气弥漫,道道惊雷炸响,结界中,红衣妖君应止尘抱着面色潮红的浅妆,妖娆俊美的脸色阴沉至极。
“浅妆!你醒醒!”到底是谁将她重伤至此!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该放她回来!“浅妆,我这就带你离开......”
“师父......”浅妆恍惚间感受到被人温柔抱起,她瘦弱的身子紧紧贴了上去,心间燥热不已,伸手狂乱解开自己的衣带。
应止尘看到浅妆的媚态,心间一动,头一低就要吻上去......
“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将应止尘吓了一跳,头顶的结界碎成一片片跌落,只见一道劲风袭来,应止尘手中一空,浅妆已然不在! IMG_377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17 06:48 , Processed in 0.073147 second(s), 4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