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02766|回复: 4

【南阳访古之340】一块碑,讲述1942河南大饥荒的唐河大义南阳担当(3)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8-16 13:25: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dahe.cn/thread-1002541535-1-1.html

背井离乡的,不只是南阳境内逃至他乡者;流离失所的亦有他乡入境避难者,均有数万之众。
民国9年即1920年,豫东地区大旱,逃荒至南阳者便有十万余人;民国27年,花园口被炸,又有数万黄泛区难民涌入境内,乃至河南省政府专门安排迁移5000余人到邓县垦荒。

接下来的碑文写到:“洪纤毕举,甘露普沾。许、襄、方、叶、舞、郾、鲁、宝各县灾胞,襁负而来,所至如归”。
寥寥数字背后,真实的记载了许昌、襄县、方城、叶县、舞阳、郾城、鲁山、宝丰等数县灾民流落唐河的情况。时形势已每况愈下,南阳本地灾情业已加剧持久,而外地灾民又大量流入县境,更是雪上加霜,这也更彰显了唐河感天泣地的大义善举。

作为此八县其一的方城,《方城县志》珍贵的记载了明确的受灾人数:“民国30年。夏,大旱,飞蝗蔽日,秋禾无收,是岁大饥。。。此年秋,蝗蝻遍生,秋禾被食严重。民国31--32年(1942--1943年)全县34059户、246761人断炊,18188人饿死,36904人外出乞讨”。

《南阳地区粮食志》记述道:“民国32年春,卖田地、房产、儿女渡生者不计其数,外逃湖北者塞道。政府在一些县城设粥场赈济,三月初,叶县、鲁山一带难民涌入宛属,仅方城县城就饿死18188人,外逃36904人。是年,省府通令因灾减征三成半。。。邓县征购麦14万石之多,折2800万公斤,另征捐义仓粮600多万公斤,外逃者不下十万。”

民国32年这一年,《源潭镇志》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是年,设在马湾大王庙内的信罗师管区壮丁看守所,陆续将不能行走的二百余名壮丁活埋在镇西端唐河西岸沙滩内”。这其中有的是因怕“跑兵”而被捆绑虐待、挨冻受饿,但我们不知道这些正值青壮年的壮丁为何不能行走,是否与这场大灾荒有关?

“灾贫受振者各得所养,流栖就食者悉赖以生,全活不下数十万人。列宪考绩,视公为最;惠泽覃敷,遐迩传颂”。
所以,碑刻上这句评价来之不易,堪为民众心声,发自肺腑。

面对旷日持久的巨大灾难,除唐河县公职人员、士绅商贾外,唐籍驻川陕军队长官和驻唐军政要员以及社会名流等,也都利用自身影响,积极参与,从点滴节食做起,慷慨捐助和发起募捐,帮助支持唐河共赈灾民,稳定局势。
碑文罗列记曰:“而县内外绅商,吾邑服官川陕及驻境各军政长官,如曹军长乐山、欧阳司令子揆、刘军长希程、曹师长玉珩、李师长子刚、王厂长多三、方教育长安亚、徐旭生先生等,或慨解义囊,或募汇巨款,振恩助振,不遗余力。与全县士民,随地施救者尤众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3: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河县志》军事卷中对当时国民政府驻军语焉不详,所列民国时期军事机构及地方武装中也没有记录。在驻军、过军一章中罗列有:国军第二集团军孙连仲部27、30、31师、王仲廉的35军、曹福林的55军、池峰城的30军和钟毅的84军173师。
除此介绍,在《唐河县志》《源潭镇志》零星的文字中,除上面已经出现的部队外,又捕捉到这个时期转战唐河的其他部队有:国军92军、85军、13军、29军91、93师和国军某部44旅。
《唐河县志·战事》一章中还闪现有:国军新4师、国军11集团军84军174师、189师;及此后盘踞唐河的国军47军、55军、68军。

《南阳县志》军事卷中,所列的抗战时期驻军和过境部队有第二集团军孙连仲所辖池峰城的30军、冯安邦的42军;罗启江的中央陆军独立旅、河南保安旅、浙江部队100师、胡伯翰的新八军;31集团军所辖王仲廉的85军、13军、29军及23师;东北军51军;71军;刘汝明的68军143师、181师、暂编36师;曹福林的55军等。
《南阳地区志》则又多了张自忠33集团军的55军、59军、77军转战南阳的线索。
除此之外,还有县常备队、豫南抗敌自卫团、县国民兵团、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共产党游击队等各种抗日武装力量。

曹乐山军长,即曹福林,时任国军55军军长。
但遗憾的是,包括《南阳军事志》等地方志书上均没有碑刻上所说的欧阳子揆司令、刘希程军长、曹玉珩师长、李子刚师长等驻军番号和名字。

在浩瀚的文字中,《唐河县志·兵役》卷中又陡现一句:“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初期,县籍国军军官刘希程、涂建堂等曾责令部属至唐招兵”。
这说明,刘希程正是唐河人,但其并未驻扎于县城,但也似乎应不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3: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与刘希程一起在唐河招兵买马的涂建堂是唐河昝岗人,乃明郑成功余部率众归命、移驻唐河屯田涂孝臣之后裔,时任正信县保安旅旅长,后任保安第三旅旅长,并节制时任正信县县长兼保安团团长的曲令铎;又继任张轸19兵团127军309师师长;后起义,官至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
正信县,按当时抗战局势,当在今商丘驻马店信阳区域,但在民国历史中查找无果,亦或是驻马店正阳县与相邻信阳县的统称?
本来关于涂建堂是一笔带过,但因在孔夫子网上查找相关旧书及文史资料,偶然发现一件正在售卖的信函,这是涂建堂的妻子廖文会应邀转给南阳有关方面涂建堂追悼会上时湖北省副省长致的悼词,但后来南阳方面似乎没有关于涂建堂的文章出炉。
但悼词中涂建堂的经历隐去了其起义之前的这段历史,只笼统的介绍说为:涂建堂,河南唐河人,生于1916年3月8日,卒于1987年3月11日,1949年5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8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第51军211师师长、黄冈军分区副司令员、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湖北省水利学会理事长、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委员、第四五届政协常委、第三五六届省人大代表、民革第五届省委常委、民革第六届中央委员、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于是就进一步查找资料,这就又发现建国后涂建堂在1952年和1956年分别写的共十页的自传、1984年11月4日写的6页《申诉书》。
终于,透过字里行间,满纸肺腑言言,一把辛酸泪,涂建堂的历史渐渐真实而清晰的浮出水面。
涂建堂(1916--1987)国民党少将。河南唐河人。。北平大学农学院肄业,第20军团干部训练班毕业。抗战期间曾任第31集团军总部政治总队队长,1941年底任第1战区第11游击纵队司令,1942年兼任河南省夏邑县县长,抗战胜利后曾任西北行辕少将高参,1947年任国防部少将部员,1948年任第5绥靖区少将高参兼桐柏山区联防指挥官,同年9月任河南省保安第3旅旅长,1949年4月任第127军309师师长,5月15日在湖北金口参加起义。后任解放啊军第51军211师师长,黄冈军分区副司令员,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湖北省政协常委。1987年3月11日病逝。
“。。。抗战建国,实现三民主义时代佚名者,我袍泽已于此役杀开一条血路,而立民族复兴之基石。谨致其无上之崇敬思,以彰往励来也。。。”民国29年即1940年元月,国民政府在唐河竹林寺设新唐战役阵亡将士公墓,孙连仲亲笔题写“浩气长存”四字,30师师长张华棠亲撰挽联“巍巍汉基袭暴敌,滔滔唐水吊忠魂勒石以志
竹林寺这里,最早就是涂孝臣的墓地。
青山有幸埋忠骨,将士何须裹尸还。但就在近年,这片墓园再次被毁的无影无踪。空留老唐河八景“竹林晚翠”的“落霞反照绿徘徊,月移虚影风弦奏”。
那通高大的唐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近期刚刚移至唐河县革命纪念馆。其实,我更建议这通纪念碑继续矗立在原来的位置,以永远彰示这段抗战的烽烟往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3: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县长符公救灾碑》上的师长曹玉珩1906--1952),唐河上屯镇温基屯村人,原名玉朗,又名森,别号润轩;黄埔军校第4期步科毕业,抗战期间曾任国军53军116师副师长,时为刘希程98军169师师长;1944年参加桂柳会战,1946年任整编第26师169旅旅长,1947年任整编第26师副师长,1948年任豫西师管区司令,官至国军少将;同年6月在豫东战役中于河南开封投诚。
关于其后来的境遇,却查到两种说法,一说后定居于香港,1952年去世;二说其后返乡居住,1952年死于镇反,八十年代予以平反。
碑上的李师长子刚,颇费了一番周折,但却有了更多的意外收获。原来其名叫李纪云 ,号子刚,国军少将,唐河源潭人。黄埔军校第3期毕业,抗战爆发后任第14军83师247旅493团团长,参加忻口战役;1940年任第15军65师副师长,1941年任第15军65师少将师长,1944年参加豫中会战,1946年任整编第27师31旅旅长,1947年3月24日在陕西青化砭战役中被俘,后被释放,继续在胡宗南部任职,后赴台湾。
在一部叫做《彭德怀元帅》的电视剧中,《青化砭之战》一集讲述了胡宗南部占领延安后,急于寻找西北野战军主力决战。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集中主力第一、第二纵队和新四旅等在延安东北的青化砭集结待机,以一个营伪装主力引诱胡宗南部至延安西北的安塞。胡宗南为保侧翼安全,由第27师31旅沿延榆公路北进,恰好进入伏击圈。
此役,第31旅及一个团的3000余人被歼,旅长李纪云被俘,亲手活捉他的八路军120师358旅排长尹玉芬由此荣立特等功。
影视剧中,化妆成士兵的李纪云被南阳同乡习仲勋识破,李纪云装腔作势不服地嘟哝着说:“你们要打,就摆开阵势来打,偷偷摸摸,搞突然袭击,算不了好汉。”彭德怀望着李纪云哈哈大笑,说:“不管我怎么打,反正你成了我的俘虏!等打西安打南京的时候摆开打,可你是没有这机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3:4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司令子揆却暂无任何线索,只是偶然发现时唐河籍有一个叫欧阳秉琰的将军,即欧阳秉炎,生于1904,黄埔军校第四期,是国民党第88军副师长,曾任国军 第八十八军第二十九师副师长国防部第四厅办公室主任等职,官至少将。
而据《唐河县志》《中共唐河县历史》综合记载:19278月,吴寿青、欧阳秉琰、姚冰霜等人在南昌起义军转战途中奉命回县发展党组织,坚持革命斗争;11月,中共南阳特支书记刘友三到唐河县,在城关太山庙欧阳秉琰家中召开中共唐河特支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会上成立了中共唐河县委员会,书记欧阳秉炎,组织委员阎普润、宣传委员张友辅、委员罗继芳,这是南阳地区建立最早的一个县委。
这个欧阳秉琰书记和欧阳秉琰(秉炎)将军可是一人?又欧阳司令子揆有什么关联?

但关于刘希程的国军98军、曹玉珩98军169师、李子刚的15军65师,除刘希程曾令部属至唐招兵这一线索外,在南阳志书上均没有查到其驻防或过境的信息,是编纂者的疏忽?还是他们当时并未来到唐河,而只是托人捎来游子对灾荒之年家乡的一份牵挂与挚爱?
经继续查询得知,抗战时期李子刚所在的15军,其前身是河南豫西地区著名的“镇嵩军”,后曾在豫中、豫西、鄂北地区阻击日军,先后参加了豫中会战、豫西鄂北会战等。
曹玉珩所在的53军前身是东北军一部,1939年至1941年9月,该军先后参加了南昌会战、第1次长沙会战、1939年冬季攻势等作战、第2次长沙会战等;1942年冬,该军调常德驻防待命;1943年春,该军参加鄂西会战。
国军98军,抗战时期有汤恩伯所部及冯钦哉所部两支,刘希程的国军98军属于后者,1941年9月在中条山遭受日军包围,损失惨重,军长武士敏阵亡,师长王克敬被俘后殉职。同年11月,该军残部经过收容,重新整补。11月刘希程接任军长,其到唐河招兵当就是此时此因。
那么南阳及唐河县志就需要根据这块碑刻的内容予以增加国军98军、15军或还有53军这几只部队的记载。
这也是这块《县长符公救灾碑》的又一史料价值所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4 11:46 , Processed in 0.052134 second(s), 3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