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唇妖

男友出轨,分手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01:09:1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楚雨汐十分享受纪南星痛苦的样子,只要看到她露出这种伤痛欲绝的表情,她心里就格外的痛快。
  贱人,让你和我抢墨白!
  视频里,那几个男人像是觉得这样太没意思了,竟然拿出刀开一刀一刀划破纪北辰的皮肤,鲜血汨汨渗出,那个曾经在商场叱咤风云的男人声震破天的哀嚎,每一声都捶打在纪南星的胸口。
  接下来,他们拿锋利的匕首一根根挑断纪北辰的手脚筋,一边用刀划还一边哈哈大笑。纪北辰痛得都叫不出来了,只要一张嘴呻吟,就有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纪北辰身上浑身是血,就连眼睛耳朵里也都是流出了血。他就那样睁着血色的眼睛看着虚空,死不瞑目!
  视频里的人踢了踢纪北辰,他已经没了生机。而此时看视频的纪南星眼睛也裂开了,两行血泪淌了下来。
  这么久以来,一直忍辱负重为得就是能让爸爸撑过这一关,而现在爸爸去了,她似乎也没有继续支撑下去的理由了。
  爸爸死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纪南星眼中的神光一点点黯淡了下去,隐隐的,她小腹也开始痛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21:38:32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00:06:3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
  楚雨汐看着她下身有血迹洇出,满意地笑了起来。
  “看来我这份大礼你还挺满意的,那也就不枉费我花那么大代价弄出这视频来给你了。哦,据说你爸爸在死之前都还在喊着你的名字呢,真是可惜啊,到最后都没能见上一面呢。”楚雨汐“咯咯”地笑着,见地上的纪南星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厉害了,这才不屑地踢了她一脚,带人离开了这里。
  纪南星脑海里反反复复出现爸爸死不瞑目的表情,心里的悲伤和痛苦排山倒海般将她淹没,而小腹也越来越疼。
  “孩子……我的孩子……”她蜷缩在地上,抱着肚子,感受着下体温热的液体流出,她原本灰败的心又重新复苏起来。
  她死没关系,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颤抖着手,纪南星把之前东皓澈给她的电话拿了出来,颤颤巍巍地按了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4:44:4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五、
  东皓澈在接到电话后,立即赶了过来。当他看到地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纪南星时,顿时满腔怒火,强行把人带去了医院。
  牧墨白得到消息也赶了过来,一见到东皓澈便目光阴冷,“怎么回事?”
  他明明不让任何人靠近纪南星的,怎么东皓澈会出现。
  “你还有脸问!”东皓澈一见到他就扑了过来,一拳差点打在他的脸上,“你到底是不是人!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牧墨白见他激动的模样,脸上表情又阴沉了下来,语气带着嘲讽:“纪小姐还真是不甘寂寞,都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竟然还勾搭别的男人。”
  “你!”东皓澈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竟然这么看待她?你明知道那些事情和她没有关系,放过她不好吗?”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她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在我的手里。”牧墨白满眼冷酷。
  他凉薄的语气让东皓澈为纪南星不值,“牧墨白,你现在这么丧心病狂,等将来你不要后悔。”
  “后悔?”牧墨白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那我倒要好好看看她纪南星怎么让我后悔。”说着,他让人把东皓澈带了出去。
  只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面的医生听到了动静,也都过来了。一见到牧墨白,连忙说明道:“产妇已经陷入昏迷,且她……没半点求生意识,只怕这次很可能会难产。”
  难产?
IMG_53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23:50:2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六、
  牧墨白瞳孔一缩,冷笑道:“她不想生,你们不会帮她吗?剖腹吧,我要看到他们母子全都好好活着。”
  只有活着,才能还他的债。
  医生只好让人去准备手术。
  就在全体医护人员紧张的准备应对一场恶战时,一个和他们穿着相同衣服的年轻女人突然摘掉了口罩。
  “怀了三个孩子,看着亲爹被人殴打虐待致死,居然还能活着?”楚雨汐的出现让见惯了生死的医生们忽然都愣在了原地,像是忘了自己置身何地似的,呆呆的望着喃喃的她。
  楚雨汐站在主刀医生对面,像揪住一把杂草似的,捏住了纪南星被冷汗浸湿的头发,“我不想看她再多活一天了,给我弄死她!她肚子里的小杂碎也别放过!”
  医生内心最后的一丝医德让她的手有些发颤,“可是……牧先生让我们进行剖宫手术,要是……”
  “剖就剖啊,剖出来的是死胎不可以吗?”楚雨汐的眼神似乎是求知若渴的,却看得医生脊背生寒。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楚雨汐看着锃亮的手术刀,阴冷一笑,“难道等着我来切?”
  旁边的医生给主刀医生擦去了额上的冷汗,主刀医生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拿出专业素质面对产床上生命体征不断减弱的产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23:50:45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53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23:51:0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七、
  很快,三个血糊糊的婴孩被从纪南星的子宫中取出,混杂的味道令楚雨汐感到恶心,她用削尖的手指指着那三个还没能顺利哭出来的孩子,冷声道,“把他们给我扔去喂狗!城东垃圾站外边的流浪野狗多的是,条条都饿着肚子呢!”
  就在这时,产床上的纪南星突然张开了眼睛。还在给她清理创口的医生吓得后退了一步,还发出一声惊呼。
  纪南星不知道从哪来了一股力气,她拔掉身上的针管,捂着自己刚刚被缝合的腹部,从床上翻滚下来,直扑向楚雨汐。
  “放过我的孩子……”
  楚雨汐横空拦截了她看向护士的视线,冷冰冰的笑着,“跟他们说再见吧,纪南星。”
  “你这个贱人!!!”
  “我是贱人?!”楚雨汐踩着高跟鞋走过来,一脚踩在了跪伏在地的纪南星肩头,稍微用力就将她踹翻。
  纪南星失重的撞向一旁笨重的仪器,再也没有动弹的力量。
  “楚雨汐……你为什么……为什么恨我……你不怕……报应吗……”
  “报应?”楚雨汐笑着撩开垂在眼前的一丝乱发,“我这么煞费苦心的帮牧哥哥除掉他心里的一颗毒瘤,帮这个社会解决掉一个不自爱的婊.子,我简直就是和谐社会的正义使者,我会有什么报应?你看看你,脏血流了一地,一会儿还要劳烦医生护士们搞卫生,你不觉得羞耻吗?你这个万人骑的贱货!”
  产房里的其他人看着纪南星身下血红一片,又见楚雨汐如此阴狠歹毒,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上前救人。  
“纪南星,你不是很舍不得你的孩子吗?快闭上眼吧,很快你就能和你的孩子们在黄泉路上交流死亡心得了,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怎么被狗咬烂撕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5 13: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
时光尽头,我爱你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2: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恨你……再也不想看见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1 2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恨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7 09:46 , Processed in 0.055940 second(s), 4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