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楼主: 唇妖

男友出轨,分手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21:46:2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纪南星嗫嗫道,“其实你知道的,我的身体根本不适合怀孕——”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下巴陡然被冲过来的牧墨白死死捏紧。
  “是吗?不适合?”他像一头要吃人的兽,目光阴鸷的拨通了负责代孕手术的医生的电话。
  听到牧墨白简明扼要的说明来电意图,医生忙用专业口吻撒谎道,“纪小姐的身体通过了代孕的每一项要求,怎么会不合适呢?”
  “不!她撒谎!”纪南星咬字并不清晰,因为她的下半张脸还被牧墨白无情的捏在掌中,疼得她蹙眉。
  咔嗒。
  牧墨白挂掉了电话,将手机随意扔到一边。
  “纪南星,你就这么不想生下我的孩子吗?”
  他突然将她拖拽到厨房,二话不说喂她喝下一大瓶水。
  咕咚咕咚,纪南星被呛得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
  她空空如也的胃本来就不舒服,此刻,巨大水流的冲击激怒了傲娇的胃,她跪伏在地上,不受控制的剧烈呕吐起来,直到吐出那颗几乎没有化形的白色小药丸。
  “纪南星,既然你不想生,那就让纪北辰去死吧。苟且了这么多年,他也该死了。”
  牧墨白像死神一样站在厨房门口,宣告着纪南星没有退路的命运。
  “不、不要……我……”纪南星的嘴唇被她咬出细密的血珠,喉间的铁锈味浓得呛鼻,她噙着泪默然道,“牧墨白,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21:46:2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37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06:3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尽管纪南星最终低头,可牧墨白并不因此就完全信任于她。
  他重新给她安排了住处,让她24小时处在他的严密监控下。
  头几个月的艰难终于被纪南星坚忍的挺过去,楚雨汐安排了人两次在纪南星的饮食中下药,可纪南星即便高烧到了41度,身下都已经出现斑斑血迹,孩子仍然坚强的留在了她的身体中。
  那已经不再是一个黄豆大小的胚芽,孩子已经初见人形,是一个有知觉的小生命体了。
  每当想到这一点,纪南星心中就情不自禁的萌生出了一星微妙的希望,而楚雨汐这边则是成倍的恨意。
  “我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楚雨汐端着红酒杯,看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绝情道,“都给我滚!”
  “楚小姐别生气……我们也没想到她居然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楚小姐,再给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让您满意!”
  当日半夜,纪南星和寻常日子一样,夜半惊醒,满身大汗,喉干舌苦。
  原本按照惯例,佣人会在她床头的保温杯里准备足量的热水,可偏偏纪南星要喝时,佣人才发现水已经凉了。 IMG_37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4:39:1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尽管纪南星最终低头,可牧墨白并不因此就完全信任于她。
  他重新给她安排了住处,让她24小时处在他的严密监控下。
  头几个月的艰难终于被纪南星坚忍的挺过去,楚雨汐安排了人两次在纪南星的饮食中下药,可纪南星即便高烧到了41度,身下都已经出现斑斑血迹,孩子仍然坚强的留在了她的身体中。
  那已经不再是一个黄豆大小的胚芽,孩子已经初见人形,是一个有知觉的小生命体了。
  每当想到这一点,纪南星心中就情不自禁的萌生出了一星微妙的希望,而楚雨汐这边则是成倍的恨意。
  “我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楚雨汐端着红酒杯,看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绝情道,“都给我滚!”
  “楚小姐别生气……我们也没想到她居然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楚小姐,再给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让您满意!”
  当日半夜,纪南星和寻常日子一样,夜半惊醒,满身大汗,喉干舌苦。
  原本按照惯例,佣人会在她床头的保温杯里准备足量的热水,可偏偏纪南星要喝时,佣人才发现水已经凉了。
IMG_37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23:41:4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纪小姐,要不起来走动走动吧?你白天也一直躺着,活动量这么少对宝宝也不好啊。”佣人笑眯眯的给出“善意”的建议。
  纪南星接过帕子擦了擦汗,伸手摸了摸自己其实并不大显怀的肚子,发了一会儿呆后,点了点头。
  佣人忙将她搀起,两人缓缓朝楼下厨房走去。
  在楼梯口处,佣人突然假装被地毯绊了一跤,接着双手大力猛推,将纪南星整个人往前推去!
  纪南星反应过来时,脚下已经空了,她失重的从楼梯摔落。
  整个小别墅的佣人都被这巨大动静吓醒,他们七手八脚的将纪南星送到医院,也及时通知了牧墨白。
  牧墨白赶到医院时,纪南星刚刚睡过去。她的嘴唇乌白一片,这没有生气的样子令牧墨白顿时火冒三丈。
  “你还有脸给我睡觉?!”
  震天响的吼声惊醒了纪南星,她抱着被子弹坐而起,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向床边的男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18:0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纪南星嗫嗫道,“其实你知道的,我的身体根本不适合怀孕——”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下巴陡然被冲过来的牧墨白死死捏紧。
  “是吗?不适合?”他像一头要吃人的兽,目光阴鸷的拨通了负责代孕手术的医生的电话。
  听到牧墨白简明扼要的说明来电意图,医生忙用专业口吻撒谎道,“纪小姐的身体通过了代孕的每一项要求,怎么会不合适呢?”
  “不!她撒谎!”纪南星咬字并不清晰,因为她的下半张脸还被牧墨白无情的捏在掌中,疼得她蹙眉。
  咔嗒。
  牧墨白挂掉了电话,将手机随意扔到一边。
  “纪南星,你就这么不想生下我的孩子吗?”
  他突然将她拖拽到厨房,二话不说喂她喝下一大瓶水。
  咕咚咕咚,纪南星被呛得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
  她空空如也的胃本来就不舒服,此刻,巨大水流的冲击激怒了傲娇的胃,她跪伏在地上,不受控制的剧烈呕吐起来,直到吐出那颗几乎没有化形的白色小药丸。
  “纪南星,既然你不想生,那就让纪北辰去死吧。苟且了这么多年,他也该死了。”
  牧墨白像死神一样站在厨房门口,宣告着纪南星没有退路的命运。
  “不、不要……我……”纪南星的嘴唇被她咬出细密的血珠,喉间的铁锈味浓得呛鼻,她噙着泪默然道,“牧墨白,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2 15:51:35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牧哥哥……你别发这么大的火。”楚雨汐一边为牧墨白抚背顺气,一边嗔怪的看向惊魂未定的纪南星,“星儿,就算你不为牧哥哥的孩子考虑,也该替纪叔叔想想吧?要不是牧哥哥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怎么会还供着纪叔叔的医药费?都说虎毒不食子,星儿你难道对肚子里的小生命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雨汐你先出去吧。”牧墨白截断楚雨汐未尽的劝言,眼神紧盯着始终未发一言的纪南星。
  尽管恶心于楚雨汐的恶毒,可纪南星此刻并不希望她离开。
  她总觉得,要是楚雨汐走了,会有更可怕的风暴等着她。
  然而,楚雨汐在牧墨白面前总是听话得像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伴随着那声关门声的传来,牧墨白的暴风雨瞬间侵袭纪南星的世界。
  “不喜欢我的孩子是吗?”他凶狠的扯松了自己的衣领口,随后利落狠绝的拔掉还插在纪南星手背上的输液管,将她推回床上躺着,一个跨身压在了她瘦弱的身躯上。
  “牧墨白你疯了吗?!”纪南星的挣扎在男人疾风骤雨般的吻下显得那样无力。
  他一次次挺入,带着要刺穿她的气势,压得病床吱吱呀呀猛响。
  “牧墨白!不要……孩子……”
  “别跟我提孩子!”牧墨白双目刺红,“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我种下的,我自己亲手拿掉!等孩子没了,你记得给纪北辰挑一口好看的棺材。他生前那么风光,死的时候也不能掉链子。”
  他说的每一句话,伴随着他愈发用力的动作,让纪南星心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09:55:17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终于,纪南星在一阵疼痛眩晕中昏迷过去,毫无知觉。
  牧墨白表情极寒的从她身体中抽离,按下墙上的呼叫铃,随后决然离去。
  这夜,牧墨白包下了城中人气最旺的酒吧,喝了一整晚的酒,却没让任何人留在他身边。
  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在他眼里全都是浮光掠影,唯有时不时浮现在脑海中的——纪南星那双饱含委屈和痛苦的眼睛,让他从酒精带来的迷离中找回了一丝真实感。
  隔日,纪南星浑身酸胀的苏醒,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穿着一条白裙子、笑得阴森森的楚雨汐。
  “你的贱命怎么这么硬?这样都弄不死你?”楚雨汐的笑容里带着利刃,“诶呀,看来我得送你一份超级大礼才行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0:48:0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一、
  楚雨汐的大礼还没送到,纪南星就被牧墨白囚禁了起来。
  她不能离开房间,周围里没有能够让她伤害自己的利器,其实就算有,现在的纪南星也没有把东西拿起来的力气。
  被囚禁的日子里,牧墨白没有出现过,不过东皓澈却想办法找了过来。
  “澈哥哥?你怎么来了?”看着东皓澈从窗户外偷偷的爬进来,纪南星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想起什么,又有些慌乱起来,“你快点离开这里,如果被他发现了就不好了。”
  她知道牧墨白的性格,如果被他看到东皓澈在这里,指不定又要怎么折腾她。想到上次的事情,她仍然心有余悸。
  “我不走!我今天来是要带你离开这里的。”东皓澈看着她挺着肚子,脸上却没多少血色、人也骨瘦如柴的模样,心疼的不行,“你看看你现在都是什么鬼样子,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说完,当即拉着她的手就要走。只要能离开这里就行,不论他们将来去哪里。
  纪南星不想拖累他,哭着拒绝道:“澈哥哥你别这样,我不想再因为我而连累其他的人。现在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再过几个月把孩子生下来后他就会放过我。到时候我就带着我爸离开这里,我求求你不要因为我再去惹怒他,求求你了!”
  她真的认命了。牧墨白肯定不会放过她的,更何况她若是走了,那她爸爸又该怎么办?她不可能放着爸爸不管。
  东皓澈想再劝,但是纪南星却怎么都是拒绝。
  就在这时,房间外面传来脚步声。纪南星害怕东皓澈被发现,忙让他离开。 IMG_37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9-8 21:49:2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
  东皓澈见她心意已决,今天怕是不会跟自己走了。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快要走到门口,他飞快给塞了一部手机给她,“以后有事你就联系我。”说着,利落爬出了窗户走了。
  下一刻,外面的房门被打开,来的人竟然是楚雨汐。
  “还在这里掉眼泪呢?”楚雨汐脸上带笑,但是眼神却格外的阴狠,“不过马上你就会发现你哭早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纪南星芒警惕地看向她。
  “自然是把上次的大礼给你送过来。”楚雨汐得意一笑,朝着后面两个佣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佣人飞快上前把纪南星给摁在了地上。
  接着楚雨汐打开了ipad,特地放到纪南星的面前,道:“好好享受我这份礼物吧。”
  纪南星一看上面的播放着的视频,当即瞳孔一缩:“爸——”
  视频的主角是她那个还躺在医院里的爸爸,而此时他正被几个男人拳打脚踢。
  打人者脚上的尖头皮鞋狠狠踹上了纪北辰,还穿着住院服的他如同一根无力的枯木般向后倒去,倒在另一个人脚下,被对方狠狠的踩住了头!纪北辰的脸被踩得紧贴地面,扭曲变形……
  牙齿混合着鲜血从他的嘴巴里流出来,还有令人不忍听的呜咽声。
  “爸!”纪南星凄厉地叫了出声,闭上眼睛别开头不忍去看,可是却被旁边两个佣人强行按住脑袋,撑开眼皮去看视频的内容。 IMG_377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7 08:54 , Processed in 0.065557 second(s), 4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