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57355|回复: 0

麦收时节忆收麦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6-8 10: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麦收时节忆收麦》
作者:王森林
20115411932640.jpg


a7aadb7954e3c4ddf85a15a264031f51.jpg



       “秋播一粒麦,夏收万颗子”,又是三夏麦收时节,骄阳似火,临近城市村子北边的最后一片小麦正在收割,看着眼前黄灿灿的麦田,听着轰鸣的收割机在作业的声响,眼前浮现起儿时人们收麦的情景。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某年夏季芒种前后的清晨,生产小队的队长敲响了挂在村子里邻近大路的一个木制电线杆上的一口用旧钢板做成的大钟。那是召集人们生产劳动的信号,敲击出来的声音单调却穿透力强,周围200米、300米的村民都可以听得到。现在这钟声已远离我们而去,唯有在新年的电视里或寺庙里才能听到或看到。
145828808.jpg


       生产队的这口钟敲响几分钟后,人们陆续从家里出来聚集在一块,队长简单的分了一下工,各自领了工具就去麦田里收麦。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在田埂上,妇女们戴着草帽,汉子们光着膀子,在地头一溜散开就开割了。人们的劳作速度快慢不一,割得快的记工员给记得分高,得到大伙儿的口头表扬也会多,割翻的麦秆被人们扎成水桶般粗的捆,一捆捆的码在 “骨龙马”上(安阳方言,两轮的平板车)拉到麦场。在收麦的间隙,人们在田地边找一棵有绿荫的大树下席地而坐,喝上一碗白糖绿豆水,有时还可以吃上队长特批的从菜地里摘的黄瓜和西红柿,赶上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吃到又沙又甜的大西瓜,吃过之后干劲儿会更足。人们在树荫下谈论着家长里短,男人们时不时地来几句粗野的话,女人们听到了会羞得耳根子红,纷纷扭过头去装作没听见,更有泼辣的女性捡起吃剩的黄瓜头丢向男人们,引起人们又一阵哄堂大笑。歇息足了在队长的一声招呼下,人们又干劲十足地开镰收割了。

      麦场是用石碾碾瓷实了的一大块平地,四周放置有盛满水的水缸和军绿色的大帆布,以防失火和下雨。麦场中央堆集着像小山似的麦捆。待所有的麦子都收割进场后,将一台如大象般伟岸的大型扬麦机运至合适位置,布线合闸就开始打麦了。人们分工合作,轮番上阵,两个人给负责扬麦机送料口填麦,两三人在机器出麦粒一侧用一种称作“大拨子”的农具聚拢麦粒,四五个人在机器尾部用大叉接龙似的把麦秸秆挑向远处。这些麦秸秆有一部分用来沤粪,大部分运到造纸厂作造纸的原料了。记得母亲还用这些麦秸杆作为填充枕头芯的用料。麦收时节,那时的农村田间小路上到处有散落的麦秸秆,放学归来的孩子们捡拾几根没有被压扁的麦秸秆,用剪刀剪齐整两端,然后蘸上肥皂水轻轻地吹出七彩的泡泡。

      大多时候麦场里的麦子不能一天打完,晚上队里会安排人看麦场,为的是防火防盗防雨。记得有一次轮到母亲看麦场,晚饭后母亲带着我和姐姐赶到麦场。我们选了一个不算高的麦秸垛,铺到上面一层粗布床单,就着明媚的月光和闪闪的星星,听妈妈给我们讲起了故事。到现在我每每听到《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歌,尤其是听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句歌词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和妈妈看护麦场的情景以及年幼时的许多往事,仿佛这首歌就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

       现在收麦已经基本实现机械化作业,街头巷尾在麦收时节已经看不到往昔遍地都是的麦秸秆。岁月悠悠,在父母的额头刻下了无数风霜的印痕。流金岁月,带去的是年华,是沧桑,留下的是希望,是一年又一年的丰收。


0001.jpg


麦收时节忆收麦.png


微信截图_20180608090830.png


本文发表在2018年6月8日安阳晚报【人文.文苑】12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0-17 21:58 , Processed in 0.032330 second(s), 2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