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9109|回复: 0

闪电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6-5 16: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闪电
杨毛漫天飞舞,院子里的核桃树被杨毛扼住了喉咙,屏蔽了呼吸。丝丝连连、黏黏糊糊,让人感觉恶心。空气中里的焦灼让人心情急燥,想发脾气。媳妇儿生气地说:“天气预报,啥天气预报?从早上就黄色预警,雨呢?下哪儿了?下美国了?”。
吃过晚饭,转眼间,乌云密布,有种兵临城下、泰山压顶的节奏,空气中更是燥热、沉闷,天空中偶尔一道闪电,仿似警示人们大雨即将来临。大大的雨滴终于来了,一个个豆大的雨滴想把水泥地砸个坑,好大、好急,我慌忙脱掉上衣,光着背把屋里的花草搬出来,让他们也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野性。
看了一会儿手机,我睡了,明天还要晨跑。
“爸,你来了。”
“嗯”。
“我和春叔瘫痪了,你知不知道?昨天他还让我给中学叔打电话问问想转院去新乡康复治疗,中学叔咋跟医院有关系?”
“恁中学叔曾经在南街小学,跟医院有联系,关系熟。”
我心想:“和春叔也是,咋不给俺爸打电话?”
恍然间,我醒了。
看到外面电闪雷鸣,雨瓢泼般击打着房檐。
我沉默着、思索着梦里的内容,害怕早晨起来忘了。
这一道道闪电貌似可以连接阴阳,让生者与逝者通通话,可惜闪电转瞬即逝,通话时间太短暂,而且内容无法求证。内心挺失落,别人总有想宣泄的地方,想倾诉的人,可惜我没有。
起床走进儿子房间,看着俩儿子睡得挺香,心中有些许安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8-22 00:42 , Processed in 0.087210 second(s), 2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