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32592|回复: 2

月2日,“三国及诸葛亮遗迹寻访”第三站走进卧龙区——寻迹曹操在宛城的那些事儿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6-4 22: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稿件来源:南阳晚报*南阳网
寻访曹昂墓
□本报记者 王 平 文/图
曹操戎马一生,信奉“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却在走到生命尽头时叹道:“我一生所作所为,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也不觉得对不起谁,唯独不知到了九泉之下,如果子修(曹昂)问我母亲在哪里,我该怎么回答。”
曹操的愧疚,皆源于宛城之战。对于曹操来说,宛城之战不是第一次失败,也不是最大的一次失败,却是曹氏宗族最大的失败。在这场战役中,曹操痛失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和猛将典韦。也因曹昂之死,发妻丁夫人毅然与其决裂,到死都没有原谅他。
而这场战役,就发生在卧龙区潦河镇一带。
6月2日,由南阳诸葛亮躬耕地民间研究会、南阳市文物保护志愿者协会联合发起的“三国及诸葛亮遗迹寻访”第三站,走进卧龙区潦河镇、青华镇,在当年曹操、张绣军事集团鏖战宛城的中心区域,寻觅近两千年的三国历史风云。
一场风流祸子孙,徒留孤冢叹西风
6月2日,正是麦忙的时节,从城区往西南奔潦河,一路上看到的多是收割后的麦茬地。闭目坐在车上,心中浮现的却是1800年前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场恶战。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初,曹操率军讨伐南阳张绣,张绣被迫献城投降。原本这是一场意料之中的胜利,不料,却因曹操贪恋张绣婶母美色,失了城池,打了败仗。反叛的张绣,率旧部夜袭毫无防备的曹操,曹操风流的代价是侄子曹安民被杀,猛将典韦战死以及长子曹昂的阵亡。
位于潦河镇的南阳市八中校园西北侧,相传为典韦冢所在地。这里早已是一片平地,其上建有车子棚。85岁的八中退休老校长宋华昌介绍,上世纪70年代,这里还有一个大冢,冢有十米见方,两层楼那么高,传说为典韦冢。
《三国志·魏书》如是记载:“太祖征荆州,至宛,张绣迎降……后十余日,绣反,袭太祖营……韦战于门中,贼不得入……创重发,瞋目大骂而死。”而曹操“闻韦死,为流涕,募间取其丧,亲自临哭之,遣归葬襄邑”。从史料看,八中内大冢应为典韦衣冠冢。
离开八中,沿南邓公路向西南行不久,网友“楚地汉风”指着路边不远一片葱郁之地说,那儿,就是曹昂墓。
这是一片杂树林,林中有一大冢,即《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所记“(苏庄)村西北潦河东岸之土冢,为曹操儿子曹昂之墓”。历经千年风雨,冢北部已现出一个巨大的断切面,其上一洞森然,望不到尽头。
距曹昂墓东约三公里的张茂庄村沐垢河东岸,有传说中的曹安民墓。村中老者张广林回忆,上世纪50年代大冢还在,后因村民取土盖房而成平地。他目睹大冢出土有铜车马、铜钱、汉印等器物。
宛城之战,曹操最为痛苦的是,他刻意培养的继承人——长子曹昂战死,曹操的发妻丁夫人因此不原谅曹操,她回到娘家,到死都不曾返回。曹操临终对曹丕说:“我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也。假令死而有灵,子脩若问‘我母所在’,我将何辞以答!”(《三国志·魏略》)其言语中的伤感,令人动容。只是,历史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后悔而改写。

张绣后裔今尚在,不唱不听《战宛城》
作为东汉末年割据宛城的军阀,张绣镇守宛城数年,行军打仗,操练兵士,留下了不少传说和遗迹。
《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载:东汉末年,张绣军屯宛时,于此(卧龙区潦河镇袁营村)建一座花园,打了七十二眼浇花井,现仍留有十眼。村东南、西南各有一土台,高丈余,阔十丈,是张绣的点将台遗址。
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水井是人们生活的命脉,有了水井,生活便韵味十足。这七十二眼浇花井尚且在否?一行人走进被称为张绣后苑的袁营村探寻。村里人听说来意纷纷介绍:某某家有一眼,建房时填住了;某某家后院有一眼,上世纪60年代还在用着……村里一位70多岁的老人带领大家走进一户农家的后院,扒开尘封的泥土,露出一眼被碾盘盖住的汉井;在村庄后刚收过麦子的田地里,一眼砖箍的大口汉井呈现在众人眼前……对于村民们来说,水井曾融入他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与村庄同兴同落,虽然现在不用了,老人们都还记得它们大致的位置。
在与潦河镇接壤的青华镇杨官寺村,有市级文保单位安众城址。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一这么记载:“安众城在府西南三十里……建安三年,曹操击张绣于穰,不克,引还。刘表遣兵救绣,屯于安众,守险以绝军后,操还至安众,绣追之,前后受敌,操乘夜凿险伪遁,表、绣悉军来追,操纵奇兵,步骑夹击,大破之。”《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载:(杨官寺)村南大面积灰土层系两汉、三国安众县城遗址……曹操与另一军阀张绣曾在此反复展开争霸战争。
今天的安众城址,仅余数米,其上汉代陶片、瓦片遍布,依稀可见当年繁华。杨官寺有张绣后裔,从过去到现在,那儿都不唱不听不演《战宛城》这出戏,令人感叹。
寻访迄今已三站,保护遗产不容缓
“三国及诸葛亮遗迹寻访”活动迄今已进行了三站寻访。此次寻访近30个人参与,大家一路寻访,一路感叹;一时欢喜,一时忧心。
在潦河镇袁营村,每寻访到一处汉井,大家都为之雀跃;看到安众城址虽为文保单位,现场却是一片狼藉,且紧临遗址被挖开了一道沟,扔满各种垃圾,大家又叹息不已。一位网友告诉记者,四年前他曾到此寻访,当时还保存相对完整的一眼古陶井现已不见踪影。
归途中,一行人在十二里河入白河处的丁奉店停车驻足。丁奉店龙凤路东,是草店汉画像石墓发掘遗址,上世纪30年代初孙文青、董作宾等人对这一汉画像石墓的调查、发掘和研究,具有开创性和里程碑意义;龙凤路西,有汉墓群,传说其一为三国吴将丁奉墓,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这个汉墓群周边环境杂乱,不见任何文物保护标志。
一些文化遗产,可能在人们的经意或不经意间就消失了。如果承载着历史信息的载体消亡了,负载在其上的历史和文化也必然会被冲淡或消亡。“保护文化遗产刻不容缓”,这是大家数次寻访后最深切的感受。⑦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2: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阳区域三国历史遗迹寻访活动第三站走进卧龙区域
重温三国事 宛城叹曹公
稿件来源:南都晨报*南阳网
曹昂墓汉砖拱券
□本报记者 田园 文/图
在2018年文化遗产日即将到来之际,南阳区域三国历史遗迹寻访活动于6月2日再踏征程,开始了第三站卧龙区域典韦墓、曹昂墓、张绣后苑、安众城、曹安民墓、九龙口、丁丰店的寻访。20多名文保志愿者以自驾的形式追寻三国群雄逐鹿中原、鏖战宛城的刀光剑影、鼓角争鸣。
鏖战宛城典韦死 曹昂舍命救父兄
志愿者们走在广袤的田野中,放眼望去已到了“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垄黄”的时节。
在潦河八中退休老校长宋华昌的指引下,志愿者们走进潦河八中院内西侧。宋华昌指着一处自行车棚说:“49年前我在这里上初中时,这儿还有一座两层楼高的大墓冢,孩子们经常爬上去玩。据老人们讲,这座墓冢就是曹操大将典韦的衣冠冢。上世纪70年代,附近村民取土建房,这里被夷为平地。这里就是战宛城时的战场。”
建安二年(197年),张绣背叛曹操,奇袭曹操营地,典韦为保护曹操独挡叛军,“韦以长戟左右击之,一戟击去,便将贼兵十余支矛摧断”,但寡不敌众,最终怒目大骂而亡。逃到舞阳的曹操,得知典韦死讯,为之痛哭,招募间谍取回他的遗体,将典韦葬在襄邑(今河南省睢县),拜其子典满为司马。这是对曹操打击最大的一役,曹操损失爱将痛失爱子。
曹操长子曹昂墓在今卧龙区潦河镇苏庄村,当地人又叫锁庄。穿过南邓国道在该村东南侧,遮天蔽日的林中,一座大冢湮没其中,若不是志愿者汉风指引,谁曾想到这里竟是三国枭雄曹操爱子埋葬之处。
《魏略》曰:太祖(曹操)始有丁夫人,又刘夫人生子修(昂)及清河长公主。刘早终,丁养子修。子修亡于穰,丁常言:“将我儿杀之,都不复念!”遂哭泣无节。《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载: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春正月,公(曹操)到宛城与张绣战,军败,长子昂遇害。(苏庄)村西北潦河东岸之土冢,为曹操儿子曹昂之墓。
宛城一役中,曹操在逃亡过程中,坐骑绝影也因为张绣军的伏击而身亡,曹昂把生存的机会让给了曹操,主动将自己的坐骑战马让给曹操逃脱,步行保护其脱身于宛城,最终,曹昂和曹操的侄子曹安民一并战死。
拨开大墓上的杂草,还能看到汉砖围起的圆形拱券,旁边有一个明显的盗洞,随手还可拾起瓦片和残破的汉砖。此墓经过千年岁月,已湮没在黄尘古道中。天道常变易,运数杳难寻。不知若曹昂在战宛城中未死,历史又将如何改写?
张绣后苑大练兵 群雄逐鹿安众城
寻过曹昂墓,志愿者们走进卧龙区潦河镇袁营村。《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载:东汉末年,张绣军屯宛时,于此建一座花园,打了72眼浇花井,现仍留有10眼。村东南、西南各有一土台,高丈余,阔十丈,是张绣的点将台遗址。袁营村村民介绍,现在仅有三四眼井还在,但是都已荒废。在村民的带领下,穿过村中小径来到一户农家小院后院。村民说这里埋着一眼,但是早已没水,为了安全用石碾盘将井口堵上,热心村民拿铁锹铲掉覆土露出了井沿。大家又在其带领下穿过收割后麦茬地来到一古井前。裸露的井口、井内布满苔藓的汉砖,依稀可忆当年。
卧龙区青华镇杨官寺村村南坐落着2015年评为市级文保遗址的安众城。现存遗址东西宽37米,南北长92米。解放后曾出土30多个圆饼状铜块、三棱铜镞、汉代货币等,但已散失。《河南省南阳县地名志》载:(杨官寺)村南大面积灰土层系两汉、三国安众县城遗址。曹操与张绣曾在此反复展开争霸战争。在杂草丛生的硝土堆中,随处嵌着印有绳纹的汉砖、瓦片、陶罐残片,见证着昔日的繁华。
志愿者们的车队继续在田野中行进,走进潦河镇张茂庄村,76岁的老者张广林迎接了大家。穿过麦田走进一片辛夷林,张广林说:“这片林子就是曹安民墓,我小的时候,这座墓东西南北有50多米,五六层那么高。”老人边说边比画,“1954年被中央收藏的铜车马就是在这里发现的,还上了人民画报,发掘的时候我也来看热闹,亲眼见了国宝。”
曹安民是曹操之侄。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春,公(曹操)到宛城与张绣战,军败,其侄曹安民遇害。据传,该墓即曹安民墓冢。宛城之战,又称淯水之战中,张绣取胜,曹操败逃。曹操损失惨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等都被张绣所杀。宛城之战规模不算大,未能改变北方之局势,但对于曹氏家族而言,影响却是极为深远。
是非成败转头空 留待后人来评说
风飒飒,路漫漫,抚剑昂首问苍天。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古来壮士多苦厄,鲲鹏何日得高旋?罗贯中曾作诗评价了此战,“孟德奸雄世莫同,南阳张绣逞英雄。喊声大震三更后,烈焰争飞满寨红。荀彧逃亡随野渡,曹操‘绝影’恨飘蓬。骏骑激水奔波过,堤畔仍存旧马踪。”
结束了上午的寻访活动,志愿者们稍作休整,下午寻访了潦河镇大官庄村的衡山庙(又称太乙观)以及九龙口新建的集生态旅游、农耕文化为一体的归零文化村。潦河镇李庄村十二里河入淯水处,村西一条乡间道路边的农田里有汉墓群,曾传为三国时期东吴重要将领丁奉墓。志愿者们到处寻找却找不到曾立于此处的市级文保单位石碑。距此不远的草店汉墓曾出土大量汉画像石。
南阳历史悠久,有诸多的三国汉风遗存。保护文化遗产,守望精神家园,将祖先留给后辈的财富发掘、保护、记录,是文保志愿者们砥砺前行的力量。南阳区域三国及诸葛亮历史遗迹寻访活动下一站即将启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22: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阳区域三国及诸葛亮历史遗迹寻访活动”——
宛城之战起风云 潦河桥畔觅旧踪
稿件来源:南阳日报-南阳网
本报讯 (记者周聪)在第十三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到来前夕,由南阳诸葛亮躬耕地民间研究会、南阳市文物保护志愿者协会联合推出的“南阳区域三国及诸葛亮历史遗迹寻访活动”第三站卧龙线顺利推进,历史文化学者、爱好者以及文保志愿者等一行近30人,深入巷陌田间,继续追寻三国遗迹。
《三国志·魏书》中记载,张济自关中走南阳,济死,从子绣领其众。建安二年春正月,公(操)到宛,张绣降。太祖(操)纳济妻,绣恨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韦被数十创而死。
本次活动即深入曹操、张绣军事集团鏖战宛城这一区域,走访了曹昂墓、典韦墓、曹安民墓以及张绣后苑、安众城等遗址。
当天,在潦河镇苏庄村的一片坡地深处,寻访组见到了绿树掩映中的曹昂墓。墓冢历经千年风雨,如今仅剩一座10余米长、丈余高的断切面,其上一处用汉砖围起的圆形拱券清晰可见。
随后,寻访组又分别前往潦河镇市第八中学以及张茂庄村,试图找到传说中的典韦墓和曹安民墓。然而,两处墓冢早已被夷为平地。
跟随西袁营村村民的脚步,寻访组抵达曾有七十二眼浇花井的张绣后苑遗址,并有幸在一片麦田中寻到了藏于绿草丛中的一口古井。前往青华镇杨官寺村,大家见到了曾于2015年被评为省级文保单位的安众城遗址。然而,因疏于保护,整座城址仅剩下方圆数十米、高丈许的土堆,从其上所嵌的绳纹瓦片、陶片,依稀可见昔日繁华。
一路观览,寻访组不禁感慨,本次活动所到之处,古迹或被夷为平地难觅其踪,或因缺乏有效保护而损毁严重,一致认为,保护文化遗产迫在眉睫,不容搁置。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7-16 09:06 , Processed in 0.044324 second(s), Total 25, Slave 1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