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36220|回复: 6

商水舒庄魏集袁老三乡镇采风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31 18: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商水舒庄魏集袁老三乡镇采风
QQ图片20180531153934.jpg
司新国 

       时值戊戌皐月,麦田飘香、丰收在望。约明见、曾威、荒村、海水、铁刚、秋玲、俊颖、韩冰一干文友,驱车赴舒庄、过魏集,至袁老,遂有谒陈胜、拜扶苏,会蒙恬,观白鹭,寻三袁之行。蒙王磊,国平、春忙、志红、德华等三乡镇领导全力支持,共为发展乡村旅游鼓与呼。归来己是华灯初上,满天星斗。得句数行,以记此行。

        陈胜

          一

陈胜原本家阳城

拥耕田垄舒庄东

戍卒九百困大泽

揭竿而起天下应

燕雀安知鸿鹄志

王候将相宁有种

篝火狐鸣张楚兴

岂知鱼腹藏玉帛

英雄无悔身先死

身后始有汉一统 

       陈胜,商水县舒庄乡扶苏村陈庄人。司马迁《陈涉世家》: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上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二

陈州称王日,

阳城戍边人

富贵莫相忘

一笑轻公卿

成败不须论

豪气冲斗牛

未捷身先死

威名照汗青

史记列世家

千古谁与同

        司马迁写史记,把陈胜放在“世家"里边,列孔子之后,而把老子、韩非子放在列传。足见阵胜在太史公心中地位价值。

        扶苏墓

祸起萧墙尚未知

犹自精忠守边陲

始皇已殂大厦倾

李斯赵高矫诏催

指鹿为马谁敢违

不复牵狗出东门

天下扶苏墓有几

可见公道人心存

莫论疑冢真与假

肃立三拜谒冤魂

        扶苏为始皇长子,刚毅勇武、为人仁。因坑术士事,劝谏触怒始皇,被遣协助蒙恬修长城,抵御匈奴入侵。始皇死前诏令扶苏继位,李斯赵高恐扶苏登基于己不利,改始皇遗嘱,矫诏赐扶苏死,扶苏戎边远离京城,对此一无所知。扶苏遂自尽。后赵高专权,指鹿为马,腰斩李斯于咸阳闹市,并夷三族。李斯临刑前,想到再也不能与其子牵黄狗,共出老家上蔡东门去追猎狡兔,父子相对而泣,遂有黄犬之叹。

      蒙恬墓

秦时边关无宁时

金戈铁马战鼓催

幸有蒙恬猛如虎

不叫匈奴逞淫威

寒光夜月入大漠

名垂青史问谁敌

可怜竟死胡亥手

“笔祖“去时天同悲

        舒庄扶苏墓北百米原有蒙恬墓,民间传说为扶苏守护把门,后夷为平地,今有石像一尊。蒙恬出身名将世家,自幼胸怀大志。公元221年,被封为将军,破齐,拜为内史,深得秦始皇尊宠。北击匈奴.,收复内蒙古河套南鄂尔多斯一带失地。公元21O年,始皇崩。胡亥政变即位,赐死蒙氏兄弟,蒙恬吞药自杀。据史载,蒙恬改良过毛笔,故又有“笔祖”之称。亦是大西北最早开发者,开发宁夏第一人。

        袁安

驱车东去访袁安 

闻君曾客洛水畔 

大雪三日掩柴门 

先生卧床一息间 

惊问何不乞食去 

吾恐扰人皆饥寒  

卧雪千载成佳话 

高风亮节天下传

        袁安,东汉汝阳(河南商水)人,为人持重谨严,汉明帝时,历任楚郡太守、河南尹、太仆、司空、司徒等职,是东汉名臣。 《后汉书袁安传》载:先生客居洛阳时,时大雪,积地丈余.洛阳巡查灾情,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为孝廉”。
QQ图片20180531154033.jpg
         袁绍

           一

袁老四世三公后 

麾下雄师百万兵 

风云际会推盟主 

倚天长啸歌大风 

乌巢火起因内讧

官渡一战霸图空 

当初若听田丰言

岂容阿瞒进九城

      田丰、沮授、许攸均为袁绍手下贤士良才,其中田丰是三国时期名动天下的四大谋士之一,性情耿直、忠心事主。每出良策,竟不为袁绍所用。后死于袁绍之手。

     “阿瞒”为曹操小名。


          二

本初盛名动朝野

怎奈寡断枉叹嗟

多疑少决沮授死

又见冤狱田丰来

倘若从善用许攸

山川岂能金瓯缺

回䏬万劫不复处

治下百姓赞未歇

        袁绍(?一202.6.28),字本初,汝南汝阳(今河南省商水县袁老乡袁老村)人。出身名门望族,自曾祖父起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袁绍初为司隶校尉,于初平元年(190)被推举为反董卓联合军的盟主,与董卓交战;但不久联合军即瓦解。此后,在汉末群雄割据的过程中,袁绍先占据冀州,又先后夺青、并二州,并于建安四年(199)击败了割据幽州的军阀公孙瓒,势力达到顶点;但在建安五年(200)的官渡之战中大败于曹操。在平定冀州叛乱之后,于建安七年(202)病死。到冀州后,袁绍陆续平定了各处的叛乱。 不久发病,死于建安七年(202年)夏五月二十八日(6月28日)。由于袁绍平素有德政,去世之时,河北百姓没有不悲痛的,市里巷间挥洒着眼泪,如同失去亲人一般。

         袁术

公路年少即英豪 

剪除黄门烈火烧 

仗剑策马走天下

任侠犹自敢横刀 

若使搅才用良谋

纵为帝王不输曹

       袁术(?-199年),字公路,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袁老人。袁逢之嫡次子,袁基、袁绍之弟。初为虎贲中郎将。董卓进京后以袁术为后将军,袁术因畏祸而出奔南阳。初平元年(190年)与袁绍、曹操等同时起兵,共讨董卓。后与袁绍对立,被袁绍、曹操击败,率馀众奔九江,割据扬州。建安二年(197年)称帝,建号仲氏 ,但未受人承认。在那个群雄争霸纷时代,能够举起大旗,收揽各路豪杰称雄一方,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袁术有很多缺点,有些还是严重的致命缺点,但他也曾经割据淮南,虎视中原。袁术年轻时是闻名天下的侠义之士,汉代有很多游侠、豪侠人物,例如西汉的季布、郭解,东汉的王涣、戴遵等都是有名的侠士。这些侠士乐善好施、喜欢结交江湖人物、以解救他人困厄为荣,为社会各界人士所推崇。 汉末三国社会动荡,法制不存,这类侠士人物就更多了。《后汉书·董卓传》载, 董卓“以健侠知名” ;《三国志·先主传》载, 刘备“好交结豪侠,年少争附之” ;《三国志·诸葛亮传》载, 徐庶“少好任侠击剑” ;《三国志·吴主传》载,孙权 “好侠养士” 。游侠气质是这些枭雄能够吸引众多人士聚集麾下为其效力的一个重要条件。 袁术也是同一时期的拥有游侠气质的枭雄之一,《后汉书·何进传》载:“(何进)以袁氏累世宠贵,海内所归,故厚之”;《三国志·袁术传》载:“袁术字公路,司空(袁)逢之子,(袁)绍之从弟也。以侠气闻。”《三国志·荀攸传》载“袁术亦豪侠,与绍争名。” 
        这表明,袁术和袁绍一样在江湖上以游侠而闻名。 袁术虽然出身世家公子,家财万贯,但他并不是悭吝的守财奴,而是仗义疏财、乐于助人,是有名的侠义之士。据《北堂书钞》引《魏志》载,当时江湖上流行一句话叫做“路中捍鬼袁长水”。袁术曾任长水校尉(负责率领禁军中的长水营),“袁长水”是对袁术的尊称。 “路中捍鬼”大概是说路上碰到鬼袁术也能帮你除掉,意思类似于现在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说的就是袁术行侠仗义,能够救人于危难之中,是人们心目中的大侠。 十常侍之乱时,何进、何苗先后被杀,宦官势力关闭宫门固守。此时若让宦官势力占据主动地位,何进旧部将会重演窦武、陈蕃政变失败的悲剧。此时,是袁术主动站了出来,率领何进部曲将吴匡等人,放火烧南宫九龙门及东西宫,迫使张让等人弃宫城出走,救出了皇帝和太后。袁术临危不乱,冒着对皇帝、太后大不敬的风险,果断放火烧门攻入宫城,在关键时刻一举清除了宦官势力,导致宦官势力在此后数百年间消失于政治舞台,直至唐朝中后期才重新崛起,这一历史影响可谓深远。这一战,体现了袁术身上的侠士作风,敢作敢当,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是他认定正确的事情,就敢大胆去做,很有决断的魄力。 

      袁氏兄弟

兄弟阋墙祸自取

同宗同父不同心

当年若叫亲情在

联手纵横谁能敌

中原逐鹿图霸业

旌旗指处四海一

       袁绍和袁术两个都是袁逢的儿子,袁绍年长是哥哥,袁术年幼是弟弟,但是袁绍是庶出,袁术是嫡出。嫡出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正妻所生。我们平时都说中国古代的婚姻制度是一夫多妻制,这是不对的,我现在郑重地告诉大家,中国古代的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就是妻是只能是一个的,妾可以有很多,甚至还可以有那些连妾都不算的、又有妾的事实的叫做通房丫头,就是婢女。我们去读《红楼梦》大家都可以很清楚这个制度,这个通房丫头办了手续可以升为妾,比方说赵姨娘,她是办了手续的,她就是妾了;平儿就是通房丫头,比妾还底一等。那么袁术想他是小老婆养的,虽然是我哥,他不认。而且袁绍虽然可能是婢女所生,按照袁术骂他的话,说他是什么我们家奴才的种子,可能是婢女生的,但是素质、人缘、水平确实比袁术好。这个袁术就更嫉恨他哥哥了,非得跟他哥哥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QQ图片20180529172045.jpg
        白鹭

汾河堤下魏集西

森林公园堪称奇

五月麦香百鸟啼

异花乱树白鹭飞

仙姿何来愁满绪

似我双鬓尽银丝

不觉芳洲日己暮

且将鬼柳折一枝

  魏集白鹭公园仅珍稀树种百余,有树曰“流苏、鬼柳",亦称元宝树。盖因其技如柳,其花串串如流苏,又似元宝之形也。
        於2018、5、28日赴舒庄、魏集、袁老采风归来而作。不依韵角,不求平仄,如旧时小脚女人放足、适意而已。

QQ图片20180531154006.jpg

我们永远在路上
     王明见  
——陈胜故里凭吊陈胜扶苏
高大的坟冢青青的绿草默默倾诉着历史的沧桑,
扶苏蒙恬的眼神里我看到的是孤独和迷茫。
在“揭竿而起”的滔滔洪流中,
扶苏曾是“张楚”的大旗高高飘扬!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
鼓动了多少热血男儿问鼎中原逐鹿沙场。
历史的局限我们不能苛求英雄完美,
血染黄沙荒草埋没让我们的英雄魂漂他乡.....
 
曾经的“张楚”与“扶苏项燕”已成为历史,
曾经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一代天骄也翻过了辉煌的篇章。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英雄的故乡也早已改变了模样:
收拾起凭吊怀古的伤感,
我们放眼五月田野翻滚的麦浪。
擎起我们的红旗一路向前,
跳出历史宿命王朝更迭的我们目标还在远方。
文明富强,我们在路上,
中华梦圆,我们在路上,
继续奋斗,我们永远在路上!
  QQ图片20180531154049.jpg
守护我们共同的幸福
——写给魏集白鹭园的白鹭们
王明见
小时候你们就在我家门前那棵老榆树枝头翩翩起舞,
叼着鱼儿飞来飞去为哺育后代奔波忙碌。
长大后只记得一个青年的几声枪响,
从此后你们的倩影再不曾在我家乡驻足。
后来背驮夕阳的乌鸦也迷失了踪影,
喜上眉梢的蓝喜鹊身影也逐渐稀疏。
门前的老榆树被掘地挖根种上了白杨树,
潺潺小溪断流后变成了污水坑连青蛙也不肯留步……
 
多年后偶尔在沙河岸边见过你们的身影,
惊鸿一瞥里你显得那样的身单影孤。
多想把你们领回老家,
只是那红墙碧瓦前早已没有了老榆树。
你们最爱的老榆树呢?
还有繁茂的楸楝桑槐和高大的皂荚树?
我那碧水蓝天无忧无虑的童年呢?
逝去的过往也许不堪回首也许爱恋如故!
 
今天我在魏集的白鹭园又见到你们了,
优雅地飞来飞去,
温柔地梳理羽毛,
辛勤地繁育幼雏…..
让我的脚步轻些再轻些,
看你的目光柔些再柔些,
让你们缥缈的身影多些再多些吧,
再不让贪婪的枪响惊飞那一滩鸥鹭!
我多想伸出双手与你来个美丽的拥抱,
可我知道这一片萋萋芳草阴翳树林才是你们最好的归宿!
呵护好我们的绿水青山吧,
青山绿水天蓝水碧才是我们共同的幸福!
  QQ图片20180529172036.jpg
 蜀葵与白鹭  (现代诗)
       ——写在商水袁老乡魏集白鹭森林公园
                         李艳春

夏的脚步近了
你 翩然飞临

一朵花 绽放在
你必经的路旁  

羞怯的表情
洋溢着奔赴太阳的热烈

万千身影  一眼认出你
仙姿皓影  与众不同

浩荡的湖水 再轻柔一些
让你觅食的身影愈加矫健  

悠悠的夏风 再和煦一些
让你眺望远方的眼神分外明亮  

年年岁岁  岁岁年年
为你等待  爱在这里
QQ图片20180531165815.jpg
凭吊在袁老冢前
付海水
悠悠的漕河
亲吻着这片土地
突然
她萌发了几许留恋
轻轻地
用身躯隆起一片金滩
有一个偶然的机会
土壤里
被人播下了一粒故事
从此
就有一条血脉
从这里开始了蔓延

是谁
遥望着这片长满传奇的圣地
心里
仍然念叨着卧雪的袁安
三公九卿呀
用诚信和担当把激情点燃
追随着喧嚣的马队
逐鹿中原
和着一杯浊酒
反思曾经的遗憾
聆听着金滩的封土里
传出的那份释然。

过舒庄魏集袁老有感

文/曾威

一日过三乡
袁老与舒庄
白鹭翩翩飞
魏集在中央
汾河清可饮
百里如画廊
感慨写不尽
纸短却情长

无题
——5月28日游记
文/曾威

巨大的满足之后
是巨大的疲惫
游完舒庄和袁老
太阳变成了月亮

回家倒头就睡
梦里还在继续
游兴好像食欲
吃饱后还会饿

温故却没有知新
只是张着眼睛的大嘴
拼命地看
一眨一眨
如肉体照相机
快门咔嚓乱闪

公子扶苏,大将蒙恬
张楚陈胜,沧桑秦砖
从村室到农舍
从墙头到猪圈

袁氏祖坟,老家金滩
讲古先生,舌灿莲花
从历史到传说
从眼前到久远

海水不可斗量
汾河从未污染
上万只白鹭飞过
栖息在茂密的野园

白鹭粪,白鹭蛋
林间的一切都与白鹭有关
天是白鹭的地
地是白鹭的天

可能我弄错了地方
园子不属于舒庄或袁老
但鸟属于自由
自由属于鸟

有点仓促,有点疯狂
不少时间耗费在路上
这就是生活
无法排练
举止优雅,内心慌张

QQ图片20180531154033.jpg
探望扶苏寺
荒村
没有寺院、僧侣和佛经
只留一座荒草萋萋的坟冢
扶苏寺----被岁月掩藏在豫东平原的旷野上



残雪未曾融尽
星星点点 铺满来时的路
两千年的那个夜晚
究竟发生了什么
史学家已无从考证
一个热血青年 愁肠百结
从皇家贵府里落荒出逃
脚下的泥沼深深浅浅
如尘世浮浮沉沉的人生
如腋下战战栗栗的寒风
背后的王朝摇摇欲坠


曾经怀揣天下 心装民间
此刻一颗悲悯的心却万念俱灰
宏伟的抱负在时光的枝头跌落
一转眼灰飞烟灭
冰凉的铜剑
放下又举起
与脖颈相吻的刹那
雪花骤然铺天盖地而来
哀乐四起 纸钱衔泥
忧郁的烟花散尽
历史曲折流觞

空留一段心碎的故事
在风中流传
QQ图片20180531154120.png
遥想陈胜
荒村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昔年昔月昔日的古阳城地
一介草民内心热血涌动
鄙视四野 仰天长叹
一语既出
便如脱缰之驹
在烈焰般的胸腔里纵横驰骋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古大泽乡一杆义旗高高擎起
一条故弄玄虚的鱼
成就了他的旷世霸业
旌旗猎猎 应者如云
一把火终成燎原之势
不可一世的偌大帝国
顷刻间土崩瓦解

人们总是盛赞他的丰功伟绩
可谁知英雄气短
一个小小的马夫暗夜里虎视眈眈
一柄短短的匕首霍然出鞘
在历史上的那个黑夜
一场阴谋无声袭来
英雄仆地

血泪溅起染红了那杆迎风飘飞的义旗
一副铮铮傲骨于天地间依然熠熠生辉
QQ图片20180531154022.jpg
白鹭园礼赞  
                           杨铁刚

                          小序
     戊戌年丁巳月庚申日(2018年5月28日),商水县作协文艺志愿者一行八人下基层采风。吾有幸忝列其中。是日,天朗气清,夏风阵阵,麦浪滚滚。先游陈胜、袁绍故里与扶苏寺,遥寄千年历史之幽思;后赏魏集白鹭森林园,观万千白鹭之齐飞。园后汾河故道犹存,几潭碧水,潭边有鹭,水中有鱼。园前可赏新汾河风采:十里长堤,碧草青青,秋树郁葱,汾水如镜。及至园中,蝶舞蹁跹,花草斗艳,佳木繁荫,鸟鸣其间。白鹭栖息于林,若雪之凝集;鹭鸟翩飞于天,似云之飘摇。同行者皆凝神屏息,恐惊白鹭之幽梦。徜徉园中,沉醉忘返,疑入仙境。是处多古趣,无世俗纷扰与喧嚣,同行者均有“复得返自然”之慨。遂归而记之,草拟五言古风一首,贻笑大方。是为序。
白鹭园礼赞   
鹭园在何处? 仙境别红尘。
故道今犹在,更兼汾河新。
勿问林栖者,万千鸟在林。
林中花草树,不知几许深?
但闻鸟语声,不见行路人。
置身林阴处,胜弹古曲琴。
入园即忘返,出林早息心。
此中适意在,好诗不须吟!
QQ图片20180531181925.jpg
QQ图片2018053115403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6-13 15: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跳出历史宿命王朝更迭的我们目标还在远方。
文明富强,我们在路上,
中华梦圆,我们在路上,
继续奋斗,我们永远在路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乡之旅,文化之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6-22 17:37 , Processed in 0.051972 second(s), Total 27, Slave 1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