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48291|回复: 0

我用诨名对秀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26 14: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用诨名对秀才
徐生力 河南信阳
   三耳不闻窗外事,六龙只写圣贤书。和高人下棋,你总有一种期望,那就是对手失手时自己暗自庆幸的偷笑。我与三耳秀才韩光智虽是儿时的玩伴,近年来,他可是国内的高产作家。人生的马拉松,将我与之甩出不是一两个数量级的距离。他的《闲读诗书慢著文》《聪明老爸机灵儿》等是当当网上的畅销书。《跟着太阳走一年》一版再版不说,竟然将我写的一篇感言收入大作之中。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对于自己的文字像爱惜羽毛一样,那是何等的在乎。免费乘车,且附庸风雅一回,快意之情可想而知。
      一次,微信中提到家里有乔迁之喜,他立马从微信中发来红包,等到第二天快退回时我也没有接受。他说为什么,我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是的,他也很认可我的观点。我们经常以茶酒唱和:高论无茗难应对,海谈缺酒不吟诗。儿时,在我们老家,电影一年难得几场,但为张家猪啃了李家萝卜,王家鸡又叨了张家大白菜,时常上演对骂剧,过结无非芝麻豆的小事。
        光照书山思有路,智临翰海艺游舟。我们一个喜爱文学,一个爱好书法,都是文艺之事。一日,他在微信上敞言:可以肯定地说,我语文,不是语文老师教的!可是,物理老师,还是化学老师教的呢?不提过去,就当下说事......我们那个年代的山里娃,师傅领进门修成在个人,是共有的观念。我和他都是一个老师教的,受数学、物理、化学老师的文学熏陶还真不少。别的不说,我的的书法,受物理教师影响不下于物理课程。
    虚怀翰墨金朝屋,饱读诗书武大郎。我以乳名命名斋号金朝屋,三耳秀才上了武大文学专业研究生,自称武大郎。武大郎可是是我走向文学捷径的良师益友,微信、电话等交往,为我不仅仅是文学上的明灯,还有在遇到困难时的加油站。一日清晨,对话开始了。光凭智笔用心强,生却力锋触纸柔。有说好称妙的,也有修改的意见,如,日照大同山保定;平遥博爱水承德。他说去掉山水更好。我说,干净利落。
    一次,我将给人义务书写的乔迁之喜对联,以及我们彼此唱和的对联,组合成一篇稿子发给他,目的是求证一下他的意见。他回言:这篇文章太杂,得改。我建议标题为:我用小名对秀才。当时有事,没看QQ。他又接着留言:只写你和我之间的跟姓名有关的对联之事。我还没反应,他紧接留言:这样,线索清楚,文章才干净,好看。记得哟,往有趣上写,往有趣上改。于是,才有这篇文稿今天出笼。
    光照书山增眼力,智临翰墨过平生。我的文学之路,三耳秀才是当之无愧的引路人。他在微信中说,我觉得我有“老师病,总喜欢劝人写作劝人勤奋。他每次出版新作,都一一签上大名,题好跋文,并且给我的朋友也免费大老远地快递过来,帮忙帮到家了。
    六龙只写圣贤书,非求收获;三耳不闻窗外事,难得糊涂。一天清晨我们这样以名字对话开始了。他不明白六龙是指什么,我说是我的诨名,借用为书斋号,他说妙。这个诨名是小时候,因为买不起布料穿得不厚实。大雪天里,上穿破旧的棉袄,下面只有两层的单裤,一双单布鞋,不流鼻涕才怪呢。所以,才有这个诨名出世。他步入文学殿堂后,用三耳秀才,是希望比别人多一只耳朵,用心聆听这个世界真实的声音。
    读晨不觉惊慌鸟,畊早反而气死牛。上联反映他喜好大声早读,用心听得真切。下联是我清晨动笔写字作联的缩影。三耳秀才,小我几岁,性格倔强。记忆最深的一次,小弟惹着他了,他跑到我家找大人,非讨一个说法不走。还有,他与我较真的一次,就是成人以后,见面我喊了他一声乳名。他不理不睬,让我十非尴尬。而今,我们反而以诨名对笔名,以茶酒,以春夏不时对话。没有隔阂,但心有灵犀。正如他一篇我的2017年度字词——《怼,带心的,怎么都会有暖意》那样。“怼”年度热词,从某种程度来说,用于这一年我们之间的用心对话更合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8-19 01:01 , Processed in 0.032799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