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69248|回复: 0

跑步与写作,都是一种自我修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1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4-27 17: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s3507580.jpg

  我想写的是村上春树2009年的一本书《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这是有区别于村上春树其他作品的一本书。村上春树很少会在自己的作品中提及自己,但是这本书讲述了他的写作和生活。

       29岁开始写小说,怎么也算是大器晚成了吧,33岁开始跑步,最后变成了一个畅销书作家和一位马拉松爱好者,而且面对所谓的成功,一直好像是一种旁观者的态度一样,远远观望,保持着自律、专注、严格和节制。


        其实,写作这件事,有很多的隐喻,在他这里,写作,就是跑步。跑步是恰合他性格的一个表达,是他个人心性、情致的纹理,让跑步和他的写作,有了很多共通之处,可以融合在一起,可以共处。写作,跟跑步,都成了他的哲学。最为重要的,跑步是一种排毒。这种排毒与其说是身体的,不如说是心灵的。当初村上春树卖掉爵士店,开始从事专职写作的时候,他面临一个选择。离开了一个日常经营的生意,没有了日常的作息,一头扎进写作,这就等于是一种自残的开始。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书,读起来很轻松。书中有时候充满哲理,有时候还有几分顽皮,有时候专谈跑步,有时候又扯点别的,如爵士碟片收藏啊。挺耐看的,这与你喜欢不喜欢跑步未必有关。村上引述了毛姆的一个说法:每一次剃须都是一门哲学。跑步这种看似机械的运动,其实也充满哲理,就如同你也可以将每天乘坐地铁上班变成一门哲学一样。任何一种庸常的生活,如果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就可以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这庸常,你得学会如何去看,如何摇匀后服用,才会见效。否则,就是一场大戏摆在你面前,也不过是对牛弹琴,暴殄天物,神奇化为腐朽。要不就得把自己推向某种的极端,学会如何习惯性地脱离庸常,就如同村上那样。跑步既是庸常的(不需要任何器材,场地简单,也未必有无数人喝彩,只是一个人跑啊跑,一天又一天,外人根本看不到它的变化),又是一种极端(不断地让跑步者超越极限)。香港文化人将梁文道将村上的跑步说成是“跑步修行”。这个修行不是“静修”,和传统东方文人喜幽好静的传统似乎格格不入。甚至可以说,作家跑步,似乎是一组矛盾。照传统的思维定势,人的禀赋似乎是个“零和游戏”:“四肢发达,大脑简单”,要不就有林黛玉那样的才女,最终成一病美人。作家路遥写《平凡的世界》呕心沥血,“早晨从中午开始”,写着写着,就如同风中残烛,摇摇摆摆,最后油尽灯枯。


       村上春树其实身体条件一般。他说他十几岁的时候,曾经跟大部分少年一样,面临过自信的问题,所以赤条条跑到镜子前,一条条看自己的不足之处,还写了个清单,可见他的先天条件,还不是最好的。可是后来为什么写作、跑步双丰收,成了一个文武双全,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作家呢?



       这本书中介绍说,写作和长跑互为比喻,可以互相借鉴。比如写长篇小说和长跑,都需要专注,都需要忍耐,都需要心无杂念。这两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活动,其实是很相关的。在我看来,二者还都有一种自虐甚至强迫症的倾向。只不过人类社会并不反感这种绿色无公害运动,故而他们这种强迫症倾向就不显得那么变态罢了。


       村上春树跑步,并不是因为跑步很爽。跑步很苦。跑一回两回好玩,天天跑,这玩意就是苦修。他曾经问过一专职长跑队员,说他是不是喜欢每天都期待着跑步?那人盯着他看了好久,就这是个不该问的白痴问题一般,然后说他当然不喜欢、不期待着跑步。但是他必须逼着自己去跑。这又是为什么呢?可能就是为了追求一种极端的境界吧。好多事情相反相成,苦到尽头,有可能会有甜的泉水涌出。而不走向极端的,不冷不热的状态,未必值得我们去庆幸。对平常人来说,马拉松是一种很极限的运动。过了一定阶段,村上说他进入了一种境界。(莫韶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8-19 14:38 , Processed in 0.036492 second(s), 2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