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49518|回复: 0

李嘉曦散文——思念外婆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8 0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外婆给我打电话。
于是絮絮叨叨说了几句来回的寒暄话,不过是最近可好、饭可合口、口腔溃疡有没有犯、学校怎么样罢了。外婆的声音很低,像是压着一口郁结的气。我心不在焉,眼睛瞧着冒热气的白馒头,转过脸背对着我爸,眼圈悄悄红了。
想来记忆里的外婆应该大多是温柔和蔼的样子吧。记得七八岁的时候因为自己不小心摔倒,摔成了骨折,外婆不会骑车,却是最先赶到医院的。抱着我找医生,楼上楼下跑,气喘吁吁的外婆温暖的怀抱,至今都让我怀念!随后的一段时间,外婆几乎天天来家里看我,每次都带来我喜欢吃的零食!现在想来,真希望再回到从前那些日子!
估摸着恍恍惚惚可以忆起那家大院,门口的花团锦簇,绿郁葱葱,台阶上白色的石柱,近乎空旷的客厅,好几个卧室……小时候总觉得外婆家像个别墅。
还有朦胧一点的记忆里,大年初二总是要过去的,一家子老老少少合起来得有十二、三口人。大家一同坐在那个软软的沙发上,满桌子的糖疙瘩和水果。我就缩在那一方最小的沙发上,听着大人谈论哪家哪人的事情,谈论初五初六抑或是初七初八要去的地方……于是我慢慢就睡着了。外婆总是操持一大桌子好吃的饭菜,我们围坐在一起,尽情的吃喝,外婆却总是站在一边看着我们吃喝,目光中带着慈爱,那大抵是最甜嫩的时光了吧。那时候外公还健在,外婆也没这样频繁给我打电话。
我挂了电话,悄悄起身回房间擦去了挂在眼角的泪水,才敢回去同我爸闲谈。
我埋头吃饭,拙劣的掩盖着自己的愚笨心迹,听着爸爸给我念不知是微信里哪个劳什子专家介绍的怎么补钙,怎么防治口腔溃疡的法子。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我牙齿轻轻抵到嘴里溃烂的那处,痛感让我清醒了几分,打起精神应付他,太阳穴突突的直跳。
我吃的很慢,像我一贯拖托延延的作风,其中缘由自有百二十字可言,但我不说。妹妹从卧室里跑了出来,光着脚丫子乱窜,爸爸侧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她,眼底一片如水的温柔。我看着他,低了头笑了。头顶是几个样子好看的灯,用的久了却也不怎么亮了,灯光暗暗的。
夜里无眠的那阵子也总是翻来覆去,时常想着外婆家的那所院子。
前一阵应该是去过一次的,庭院的落叶被匆忙扫到墙角,那几棵用大花盆栽起来的植株也泛黄了叶子,台阶上的灰扬起来,好像在空气里停了几秒一样。
怕是离了外公,这些无情草木便缺少了照看吧。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悲伤心悸。倒不知那远的听不到车马喧嚣声的院子如今可还好,明天课是满的,作业也是排满的,唯有我啊,心里空荡,一身轻浮。
这些故事不知道从哪里说好,所以就写出来了,情字写来总是不免落俗,所以真心羡慕清丽的文字句子。如此种种,一言难尽啊。
下次要去看看外婆,这个是重要的事情。
李嘉曦,河南洛宁人,现就读于河南栾川第一高级中学一年级。喜欢读书,酷爱文学创作、书法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6 13:50 , Processed in 0.037493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