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55228|回复: 2

信阳黄国燕:斗嘴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19 09: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进发型屋来笑道:“老辈们都说男人头女人脚能看不能摸,你这辈子活的值得了,多好样的男人头和脸都让你黄世仁摸了。我问你,天天摸男人的头和脸啥感觉?”他第一句话,早在九十年代就听够了,不少传统封建的男人进发型屋来用这句话藐视我。想当初摸男人的头和脸是为了挣钱吃饭,勉强自己搞不喜欢的活,勉强自己吃不喜欢吃的饭,慢慢地喜欢上理发这个职业,我仍然不喜欢所接触的复杂人群。

特讨厌金将才说的话,不想搭理他,就当没听着。金以为我真没听着,又问一遍。我道:“这辈子最大的兴趣就是捯饬人的头和脸,在我眼里心里,不敢把顾客的头和脸当成头和脸,尤其是男人的头和脸,否侧容易搞冒血……”他不等我把话说完,惊呼道:“那你把我们的头和脸当成啥子了?你太过分了。”我道:“只能把顾客的头和脸当成古董瓷器,小心翼翼地擦抹干净,尽量让它光彩照人,顾客满意了,自己满意了,感觉很享受。不过,春节的时候,有顾客说我是萝卜快了不洗泥,言下之意是说我把他头当成萝卜了,只讲利益,不负责任。说心里话,对于顾客的头和脸,我不敢有丝毫马虎。特别是给男顾客刮脸,十块钱一刮,这十块钱特有魅力,我会拿稳剃头刀精心刮。犀利的剃头刀游走在人无比贵重超薄的脸皮上,更不敢有丝毫懈怠。”金哈哈笑道:“我相信你个财迷,不然我也不会来你这小破店理发。”

一个“破”字让我想起金的女人起初嫌我发型屋破烂,不让金来我发型屋理发。金反驳道:“黄世仁手艺老道,理发刮脸舒服。”那以后,金的女人再也没来我发型屋,她来接金时,就站在发型屋门口,或是坐在车里等。金对我调侃道:“黄世仁,看看你有魅力不?这是老婆在高档理发店给我买的贵宾卡,我没去,跑你这小破店来了,可以不?”我有自知之明,那是剃头刀的魅力。我发型屋虽然破旧脏乱,但不失魅力,因为金是开豪车来的,一个开着豪车吃着低保家伙,竟然敢叫我财迷,也配叫我财迷,岂能饶他,便笑道:“我贪婪自私,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不劳而获,即没学识也没人格,还想追求感官享受,哪能跟你相比呢?你即是良民又是君子,无论对谁都讲良知,讲真理,还有宗教信仰,奉献精神,特别注重人性,走哪儿都不忘原则的圣人,处处都有好口碑,谁配跟你比呢?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是跟社会上那不嫌腥的赖货相比我是好人,大好人。赖货富裕的流油,还把表叔二大爷抬出来拼上,非得跟穷苦人家抢食吃,恬不知耻,还牛B哄哄地炫耀人缘好吃低保。” 蔑视真正的穷苦人,没他那样的表叔二大爷,想吃低保还吃不到,不管良民刁民,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有钱能使鬼推磨……”

瞅着金的脸红了绿,绿了红,我才意识到自己把顾客是上帝,金钱就是老大忘得一干二净,后悔不该那么随性,口无遮拦。没想到金的脸缓和过来了,他笑道:“黄世仁不得了哇,我老家是息县的,你咋知道我吃低保了?不过,昨年被人告发抵掉了。”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让你还在人前炫耀呢?那年,我听着你与人谈话了,对你这点儿很不满。你吃低保被抵掉,可喜可贺呀!”

金笑道:“不服不中,习近平厉害,太厉害了,他这样做好,很好!打心里敬佩他!我就是瞧着比我还有钱的人吃低保,看不惯,气不忿,才找熟人弄个低保。钱再多,谁都不闲钱扎手,我也知道那样做不对,关键是有钱人都不以吃低保为耻,反而成了谁能吃上低保说明谁上头有老表,成了光荣面子问题。这下好了,有钱有势的人都吃不成不低保,低保真正落实到贫困人家,我反而开心了。你以前笨嘴掘舌,今天口齿变伶俐了……”他话还没说完,我笑了。

金是我十多年的老顾客,好跟我斗嘴。我喜欢他用温柔心培养有一双儿女,都上高中了,学习成绩也很好。我还喜欢金有反省精神,记不清给他理过多少回头发?刮过多少回脸?斗过多少回嘴?我今天发挥特别好,可斗赢他一回,喜欢不得了。

河南信阳黄国燕字于2017年8月27日 晴

金进发型屋来笑道:“老辈们都说男人头女人脚能看不能摸,你这辈子活的值得了,多好样的男人头和脸都让你黄世仁摸了。我问你,天天摸男人的头和脸啥感觉?”他第一句话,早在九十年代就听够了,不少传统封建的男人进发型屋来用这句话藐视我。想当初摸男人的头和脸是为了挣钱吃饭,勉强自己搞不喜欢的活,勉强自己吃不喜欢吃的饭,慢慢地喜欢上理发这个职业,我仍然不喜欢所接触的复杂人群。

特讨厌金将才说的话,不想搭理他,就当没听着。金以为我真没听着,又问一遍。我道:“这辈子最大的兴趣就是捯饬人的头和脸,在我眼里心里,不敢把顾客的头和脸当成头和脸,尤其是男人的头和脸,否侧容易搞冒血……”他不等我把话说完,惊呼道:“那你把我们的头和脸当成啥子了?你太过分了。”我道:“只能把顾客的头和脸当成古董瓷器,小心翼翼地擦抹干净,尽量让它光彩照人,顾客满意了,自己满意了,感觉很享受。不过,春节的时候,有顾客说我是萝卜快了不洗泥,言下之意是说我把他头当成萝卜了,只讲利益,不负责任。说心里话,对于顾客的头和脸,我不敢有丝毫马虎。特别是给男顾客刮脸,十块钱一刮,这十块钱特有魅力,我会拿稳剃头刀精心刮。犀利的剃头刀游走在人无比贵重超薄的脸皮上,更不敢有丝毫懈怠。”金哈哈笑道:“我相信你个财迷,不然我也不会来你这小破店理发。”

一个“破”字让我想起金的女人起初嫌我发型屋破烂,不让金来我发型屋理发。金反驳道:“黄世仁手艺老道,理发刮脸舒服。”那以后,金的女人再也没来我发型屋,她来接金时,就站在发型屋门口,或是坐在车里等。金对我调侃道:“黄世仁,看看你有魅力不?这是老婆在高档理发店给我买的贵宾卡,我没去,跑你这小破店来了,可以不?”我有自知之明,那是剃头刀的魅力。我发型屋虽然破旧脏乱,但不失魅力,因为金是开豪车来的,一个开着豪车吃着低保家伙,竟然敢叫我财迷,也配叫我财迷,岂能饶他,便笑道:“我贪婪自私,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不劳而获,即没学识也没人格,还想追求感官享受,哪能跟你相比呢?你即是良民又是君子,无论对谁都讲良知,讲真理,还有宗教信仰,奉献精神,特别注重人性,走哪儿都不忘原则的圣人,处处都有好口碑,谁配跟你比呢?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是跟社会上那不嫌腥的赖货相比我是好人,大好人。赖货富裕的流油,还把表叔二大爷抬出来拼上,非得跟穷苦人家抢食吃,恬不知耻,还牛B哄哄地炫耀人缘好吃低保。” 蔑视真正的穷苦人,没他那样的表叔二大爷,想吃低保还吃不到,不管良民刁民,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有钱能使鬼推磨……”

瞅着金的脸红了绿,绿了红,我才意识到自己把顾客是上帝,金钱就是老大忘得一干二净,后悔不该那么随性,口无遮拦。没想到金的脸缓和过来了,他笑道:“黄世仁不得了哇,我老家是息县的,你咋知道我吃低保了?不过,昨年被人告发抵掉了。”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让你还在人前炫耀呢?那年,我听着你与人谈话了,对你这点儿很不满。你吃低保被抵掉,可喜可贺呀!”

金笑道:“不服不中,习近平厉害,太厉害了,他这样做好,很好!打心里敬佩他!我就是瞧着比我还有钱的人吃低保,看不惯,气不忿,才找熟人弄个低保。钱再多,谁都不闲钱扎手,我也知道那样做不对,关键是有钱人都不以吃低保为耻,反而成了谁能吃上低保说明谁上头有老表,成了光荣面子问题。这下好了,有钱有势的人都吃不成不低保,低保真正落实到贫困人家,我反而开心了。你以前笨嘴掘舌,今天口齿变伶俐了……”他话还没说完,我笑了。

金是我十多年的老顾客,好跟我斗嘴。我喜欢他用温柔心培养有一双儿女,都上高中了,学习成绩也很好。我还喜欢金有反省精神,记不清给他理过多少回头发?刮过多少回脸?斗过多少回嘴?我今天发挥特别好,可斗赢他一回,喜欢不得了。

河南信阳黄国燕字于2017年8月27日 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28 09: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
梅芯依旧的文章,十年前就开始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1-6 16: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6-22 17:33 , Processed in 0.038503 second(s), Total 25, Slave 1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