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8511|回复: 0

夜光花(3)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11 20: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刘泉锋
    
    五
    连生回到了学校,就想去找黄素倩道谢。他从早上到中午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黄素倩身边经常有人。有几次连生都要走过去了,但恰恰那时就有人与黄素倩说话,看来只有等下午放学了。连生整个下午也没上好课,脑海里不住地想怎样向黄素倩道谢,要去的地方就设在校外不远的一个大拐弯处,自己届时可以在拐弯处的林边佯装背英语单词。
    连生反反复复想好这一切,等下车第二节课的铃声一响,连生就悄悄地奔到校外,黄素倩每天下午都是在第二节课后乘单车回乡政府的。连生跑到大拐弯处,坐在一裸杨树下佯装看书,眼睛却时刻留意着校方的动静。不一会儿,果见黄素倩骑着单车飞出学校,但今天旁边又多了一辆单车,张昌与黄素倩两人边说边骑过来。连生开始犹豫了,要不要上去拦住车子呢?张昌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时来,眼看车子奔过来了就要奔过去时,连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下跳上公路喊了声:“黄素倩你等等。”
    黄素倩跳下了车子,张昌向前骑了一节也停下回头向后面看。连生说:“前天的事多谢你了。”黄素倩笑了笑:“没什么,同学嘛。”连生说:“不是你,我父要被抓到派出所了。”黄素倩说:“严重了,没有罪抓进去也要放出来的。”连生本想说:“可要放出来还得花些钱。”觉得寒酸,没说出口,也就无话可说了。两人之间出现了小小的僵局,黄素倩说:“还有事么?”连生忙从兜里掏出自己那本杂志说:“这是我发表的那篇文章,送你看看吧。”黄素倩说:“我自己有呢,还是你收着吧。”说完了看了连生一眼说:“我走了。”就骑上了车。
    连生看着两人向远处驶去,木木地站在那里,半晌品不出是什么滋味,走进树林一下把那本杂志甩出老远,靠在一个树桩下昏昏沉沉了几十分钟,不想再回学校去。那一阵子情绪过去了,他才想起黄素倩说她也有一本自己的杂志,自己的文章她一定读过了,想到这里,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连生在以后的好多天里是不敢看黄素倩的,对张昌也有几分怯意,好像自己偷了两人的什么东西。连生觉得那天下午堵人送书很是荒唐,没有这件事多好,张昌要是说自己想吃天鹅肉才大煞风景呢。连生就这样不安了几天。
    连生的同桌是一位女生,女同学其貌不扬,也不爱说话,连生与她同桌几个月了很少说过话。有时间这位女同桌要进到挨墙壁的自己的位子上,连生的身子堵在外边,她也不吭声,就站在连生的身后试了几试,挤不进去了才说:“你让让。”连生这才知道同桌要进去,只好站出来。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要发生,那位女同学也就觉得坐这里如同坐监房,想摆脱这个位子。她与另一个圆脸蛋的女同学换了。圆脸蛋坐到这里后一改境况,与连生敢说敢笑,还经常借连生的东西用。连生经常闻到一股浓浓的粉霜气,连生每天都要被圆脸缠着讲一道作文题。连生说:“这些命题你去找吴老题讲,吴老师比我要在行的多。”图脸在他耳边低声说:“吴老师不如你哪,吴老师也投过稿,可他从没发过一篇呢。”
    连生被圆脸缠得惶惶不安,他看出同学们对这边看时眼光也含有异样,连黄素倩看自己时也组含了新的内容,似乎嘲讽的味道更浓。连生怕多坐一天班主任吴老师就会来找自己谈话,就想调座位。有一位男同学说咱俩换换。这位男同学好像对圆脸有意,连生就与他调了。连生坐到这位男同学位子上时,才发现与黄素倩近在咫尺,黄素倩就坐在前排斜对面。黄素倩还回头向连生看了两眼,连生在心里叫,她该不会认为我是奔她来的吧。
    连生坐在黄素倩身后深深感到一种威胁,行动远不如以前方便,不敢大声说话,不敢说粗一点儿的话,农村的男孩子不说粗话是很难活下去的。更不敢随便擤鼻涕。这个时间天已入冬,寒流陆续袭来,教室里时有人感冒了咳嗽,也有许多人发冷的鼻孔滋滋地抽响着。连生坐在黄素倩后边,不愿让自己的鼻涕弄出声来,甚至连肠道里那一股废气连生也不会让它带声排出。连生的日子过得小心翼翼,但连生却在这种气氛中获得了一种兴奋,一种从未产生过的幸福,这时的连生是舍命不舍这块地方的。
    连生发现黄素倩轻易不会回头,黄素倩发语文作业或作文本时,往往站起来第一个就发给了连生,或者全班同学都发完了她才发给连生。连生在黄素倩走近自己的座位时总会不由地抬头上视,黄素倩却眼看作业本从不看自己。
    连生在新的环境中生活着,天气更冷,大雪一场接一场地下,教室外边整天价刮着呼啸的寒风。连生看见黄素债穿上了一件米黄色浅格子毛料大衣,脚上穿着一双正宗毛皮靴,连生每每看到这些就会引起一种深沉的失落。连生前几天还被父母催着给小河买了一件冬棉衣,要价一百一,讨到五十五时成交。连生感到自己与给小河买的这件衣服差不多,是穿不到黄素倩身上去的,这个时候他就又羡慕家庭比较富裕的张昌。想过了张昌就想到了张昌的父亲可能是什么大款,想到了黄乡长,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连生让他们比较着,忽然发现自己正走上一个无形圈套,这个圈套正一步一步吞噬着自己,但自己还不愿逃离它。圈套的尽头灿烂辉煌,连生想沿着这种辉煌随自己走下去,连生知道他已管不住自己了。
    刚刚进入腊月,省城突然寄来一本《青年》杂志,连生的《锄柄一世》刊发在《青年》上,并随书寄来八十块钱稿酬。这一次震动更大,学校领导都约连生谈话,班主任吴老师神采奕奕,在一群男男女女的教师中,他享受着连生给他带来的优越。不几天,县文化馆的杂志与省城的《青年》同时来了两封约稿信,连生快写加鞭写了两篇都寄了出去。连生每天都会碰到有人来向他借阅《青年》杂志,那个圆股女同学要的最早。圆脸女同学说:“连生,你的大作让拜读一下。”声音很大,不少同学都看他们,黄素倩这时也扭了头。连生不想给圆脸,连生说:“这还是那篇文章,你不是已看过了。”圆脸女同学说:“可这次是登在《青年》上,与上一次是不一样的。”连生无奈,只好拿出来给圆脸,黄素倩与众人这才扭回头去。到下午连生就从圆脸那儿要回了《青年》,但很快又被他人要走。
    几个日头飞过去,《青年》好不容易回到连生身边,连生揣着它惶惶地看着黄素倩。连生在下午自习课时看见黄素倩的同桌恰好出去了,就赶忙走到黄素倩的身边,把《青年》放在她的桌上,低声说:“你看看。”黄素倩连头也没抬就接住了杂志,放到抽屉里。连生退回来,面额的血管也跳响了,他不看旁边的任何人,也不管旁边的任何人看见了没有,他只看见黄素倩悄无声息地接住了杂志,他真激动得要死。下课后有人再要杂志时,连生撤谎说:“我捎回家了。”他看见黄素倩坐在那里低着头。
    连生在下课后就飞出了教室,飞出了学狡,沿着一条小路发疯地跑,跑到没人的地方,他就站在沟边喊,连生跑到天黑喊到天黑。
  
    六
    村里古会的前一天,姐姐来叫连生回家,连生不愿回家去,黄素倩拿着杂志好些天了,连生想黄素倩可能这几头会还给自己的,趁此机会,连生想与她说些话。姐姐说:“不回去是不行的,按道理你昨天就该回去了。”连生无奈,只好垂头丧气跟着姐姐往回走。
    回到村里,古会的戏台已搭起来,卖吃的卖喝的像云一样一哄一哄往村里赶,村人都兴奋地跑东庄走西庄叫亲戚来看戏。母亲说:“你还不快去接小河回来看戏。”连生说:“都是一个村的,在她家看与在咱家看还不一样?”母亲说:“人家现在是你的媳妇了,不是你媳妇你请人家还不来呢。”连生说:“明天吧,明天是古会的正日子呢。”父亲这时在两间瓦房里说:“明天回来干什么,明天回来明天下午回去?人家有的媳妇都叫回来几天了。”连生这才看见父亲已把两间瓦房拾整的干干净净,窗上的玻璃也擦得晶亮晶亮。连生只好整置一番,从村南向村北去小河家。
    连生走到小河家门口,迟疑片刻才走了进去,小河的三位哥哥把连生迎进了屋子。老温说:“都是一个村的,回去不回去一个样,回去了还给你家添麻烦,就不回去了。”连生想,如果不回去了也好,也省下许多麻烦,自己今天就能赶回学校去。正犹豫着想说话,忽见对面屋里的小河已打扮得焕然一新,其母正在她耳边叮吟着什么,连生只好说:“一个村的也得回去,这是规矩。”老温就喊:“小河,连生叫你来了,你拾掇拾掇回去看戏吧。”小河从那屋里走了出来,穿着连生给她买的棉上衣,咖啡色的加厚健美裤,头上别了一朵铜钱般大的花,煞是好看。连生心里动了一下,说:“咱们回吧。”小河笑了笑,就跟家人告辞了。
    小河踉着连生一回到家,母亲与姐姐都从窑里跑出来把小河迎进了瓦房里,母亲与姐姐围着小河问长问短,小河就甜甜地叫妈叫姐。父亲站在院子里捆扎有点脱散的扫把,小河出去说:“爸,你进屋吧,外边冷。”父亲“哎哎”应着,眼角的笑纹全飞起来。连生在院子里呆不住,悄悄溜到院外的胡同里,不一会儿看见村长与村治安、小组长一干人从胡同那端进来了,拐进一户门庭。村长喊:“交钱了交钱了,今晚就看戏了,现在还不交钱!”讨得钱出来就呼呼啦啦向这边走来。走到连生跟前了,村公安说:“你父在家么,交戏钱了。”连生问:“多少钱?”村公安说:“每人四元,你家四五二十。”连生就从兜里掏钱。村长说:“还有前不久的修路钱、广播维修费二十八,共四十八。”连生掏出钱数了数全交了,村长诧异地看了看连生,引着那一哄人过去了。
    连生进了院子对父说:“欠村里的钱我全付了。”父亲瞪着儿子说:“你有钱?”连生掏出剩下的三十二块钱递给父亲说:“我发了一篇文章,得了八十元稿费,这是剩下的。”父亲抖着手不接:“父不能要你的钱,你留着自己花吧。父把豆子卖了,猪也卖了,家里还有几百块呢。父今年冬也去街上卖烤红薯,明年咱家也栽果树,以后咱们家会有钱的。”连生把三十二块钱硬塞到父亲手里,低声说:“你拿着,父,不定明天村里乡里又收什么费了,连生上学花的钱还不都是父挣的。”父亲不安地说:“……那父都给你记着,父以后会还你的。”
    入夜,舞台上的锣鼓吵打得正急,一阵紧似一阵,母亲对小河说:“你与连生去看戏吧,戏快开始了。”小河说:“妈,我不去,我在家给咱看门,你与我爸去吧。”母亲说:“那不成,接你回来就是看戏的。”小河说:“我真的不爱看戏。”母亲在小河耳边说:“傻女子,连生经常不在家,今天回来了,你俩出去能说说话.”小河才不吭声了。连生在一边看母亲对小河那般亲热,心里有点儿激动。
    连生与小河摸着黑走在路上,路上不断地有手灯晃动,赶路人的脚步声腾腾地响,连生着不清小河黑乎乎的面孔,却看见小河头上那一朵铜钱大的花在夜色中还很亮,白中托红。小河身上也有一股香气一潮一潮地向自己扑来,连生这时却一下想到学校里的黄素倩,这个时候她肯定正在教室里上晚自习,或正看着自己的那本杂志。黄素倩身上也有这么一股香气,黄素倩每次从自己身边走过时,都会给自己留下一阵芬芳。
    连生与小河准备挤到舞台下去坐,姐姐在里面已经给他俩占好了座位。但小河的几个女朋友在不远处喊小河:“小河,小河,你身边的那位是谁呀?”不住地羞小河。连生红了脸就不愿进去了。这时小河悄悄地拉了一下连生的手,连生觉得小河的手又软又绵。小河说:“不愿看咱们就回吧。”连生说:“回去也行。”小河拉住连生的手又向回挤。两个人挤出了人群,小河丢开了连生的手,小河与连生走进黑夜里时,小河又悄悄拉住了连生的手。连生觉得那手像有电流流向自己,想甩又甩不掉。小河后来完全依偎在连生身上。连生被小河的电流打击着胸脯和头部,气喘奔乱了,连生不由地抱住小河晕晕乎乎地站着,小河趴在连生的胸膛上轻轻地呻吟。
    连生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见瓦房里只有小河个人,连忙溜进去说:“你起床了。”小河看了连生一眼脸却红了,点了点头。连生看见小河头上依然插着那朵花,连生说:“我今天就要回学校去了,学习紧张,我不陪你了,有咱姐陪你呢。”小河背对着他:“戏也看了,你我也见了,我等会儿也就回去了,你还是去上学吧。”连生说:“那我就不送你了。”小河说:“一个村的,我又不是不识路,你尽管去吧。”连生说:“爸妈那儿你给我拦着点。”小河说:“没事,你悄悄走吧,爸妈追问我就说是我送你走的。”连生想说什么又无语,悄悄退出来。
    快要走出胡同了,小河追出来。连生伺:“什么事?”小河看看胡同里没人,才摊开手掌说:“送你一样东西。”小河的手心里有五分硬币大的白玉花,白中透红,白中点缀着许多星星红点,乍看如粉红色。花朵像牡丹又像菊花,花芯处烙一“福”字,后面备有铜针。连生发现它与小河头上的花朵一模一样。连生为难地说:“我是男人,要它干嘛。”小河低声说:“这不是一般的花呢,大哥去西藏时买的,夜里发光,戴上它昼不迷途夜不迷路,一生好平安呢。我偷偷地给你留了一朵,二嫂三嫂都没得到呢。”连生一下想起昨夜能看见小河头上的花,原来它是夜光的。连生拿过去说:“我又不能戴在胸上,别人会嘲笑我的。”小河说:“谁让你戴在胸上了,戴在里边也一样顶事。”连生说:“出了村我就戴。”
    连生顺路往村外走,却见白天赶会的人络绎不绝地向村里来。连生出了村,抄小路走。走了一段,看见村西的拐爷正坐在路边翻水洞的石级上,几个人围着他蹲在地上,拐爷摸着胡子给他们说话。连生知道拐爷拿手的是占卦看相,数十里远近人皆知之,想必又在给人算卦。连生走过去想听拐爷说卦,恰好这时说完了,几个人丢了钱一脸严肃地离去。
    连生想人家都找拐爷算卦,我虽不信,今天这里正好没人,何不听他说一卦。连生打定主意了就问:“算一卦多少钱?”拐爷说:“卦的好坏不一,价钱不一。”抬头见是连生忙说:“是你小儿,我不收钱了,拐爷死后还指望你抬棺呢。”连生说:“其实不是给我算,我的一个同学知道拐爷的大名,可又见不到你,就让我捎来生辰八字,看看考学如何,你看能算么?”拐爷笑笑说:“无妨,你尽管报来。”
    连生报了自己的生辰八字,拐爷眼目弹指,拇指飞快地在余指上点过,愣了一会儿说:“这与老温报的卦一模一样,是不是一个人?”连生心里也愣:“老温也报了此卦,莫不是算我的卦后才让小河与我约婚的,怪不得相亲时小河不问自己的生日时辰,原来他们早知道了。”拐爷又说:“两卦一样,最后也落入了同一命脉,蹊跷。”连生也不理会拐爷的话,问道:“是好是坏?"拐爷说:“从卦的本身讲倒不是劣卦,只是学路不通,大学怕不中。”连生心里一沉说:“我的这位同学学习很好,排在班里前几名,能不中?”拐爷说:“那是另外回事儿了,这是命。”连生说:“没办法挽回了?”拐爷说:“命中注定,岂能强求。”
    连生离开拐爷后心里充满悲哀,考学怕是不行了,怪不得小河敢与自己立军令状,不胸有成竹,她敢与自己这样订婚吗,世上竟有这等事。连生开始后悔不该算这个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23 11:29 , Processed in 0.038506 second(s), Total 21,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