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474|回复: 4

太平军、捻军转战唐河纪略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6 17: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咸丰元年(1851年)我国南方爆发了举世闻名的太平天国运动,这次农民起义,从1851年起到1864年终,前后经历了十四年,波及到了16个省区,极大地削弱了清王朝的统治。其实,和它几乎同时进行的还有一场农民起义,这就是捻军起义,它从1853年起到1868年终,前后经历了十六年,波及到了10个省区,也给清王朝的统治以沉重的打击。
捻军起源于捻党。自1808年以后,在皖北的蒙城、亳州地区出现了这样的一些农民组织,他们“居则为民,出则为捻”,经常聚集几十人或上百人持械“吃大户”。通常是一伙人凶神恶煞地闯入大户人家,“乞求”酒食,酒饱饭足之后,放炮三声,歌呼而去。这些人后来发展为在农闲时结队远行,劫掠财物。他们往往是“空手而去,负载而归,若商贾之远行,时出时回”。这些人就是捻党。他们一般以一庄或一族为单位,形成集团。附近村庄的人们,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同时也出于自身保护的需要,也争相仿效。捻党就这样迅速地蔓延开来。十年不到,皖北的亳州、蒙城、颍州、永城等地便到处都有捻党。
1851——1853年,在太平军节节胜利的影响下,捻党向捻军转变。他们以地域或宗亲关系为纽带,往往十几或几十个捻党联合起来,组成队伍,筑起圩寨,公开地同清政府对抗。这就是捻军。1855年秋淮北各路捻军在雉河集会盟,推举大捻首张乐行为盟主,捻军分黄、白、蓝、黑、红五旗,五旗各有首领,共同对抗清军。这标志着捻军起义的正式发生。从此,他们以蒙城、亳州、永城、颍州、宿州等地为根据地,四出“打粮”、攻扑城池、击杀贪官污吏,势力逐渐波及豫、皖、鲁、苏、鄂等省区。
在皖北捻军的影响下,唐河及邻近县区也有捻军起义。我们这里最早发生的是泌阳角子山起义。角子山位于泌阳县下碑寺乡北部,距离唐河180里。1851年3月,捻党首领乔建德在此首举义旗,1852年3月起义失败,乔建德等50余人遇难,残部分散在各地继续活动。1856年7月,在李太春的领导下,角子山起义再次爆发。这次起义规模更大,有陈太安、萧况、王三辫、梁道荣、管绍堂等带队前来参加,人数达到2000多人。他们先后转战于驻马店、南阳、洛阳、许州等边远地带。1857年9月义军焚烧了赊店春秋楼,随后攻占了唐河源潭寨,继而准备攻打唐河县城。在河南按察使周士镗、南阳总兵龙泽厚的追击下,义军不得已改变计划,向泌阳方向转移,在大河屯镇两军接战,捻军不敌,遂后快速转移至泌阳山区。1858年1月在伏牛山区活动的角子山捻军大部分被击败,少部分人自鲁山、裕州,绕道唐河、桐柏回到角子山。2月中旬,新首领陈太安被捕杀,3月角子山捻军在嵖岈山被清军扑灭。
1858年8月枣阳捻军王三义、卢文成等300多人在唐河县祁仪南的枣阳钱岗活动,打死前来镇压的枣阳千总杨世泽,后盘踞于唐河石柱山。不久,唐河清军前来围剿,他们遂沿着山区转向泌阳,希望与角子山捻军残部相会合。8月22日,在唐河安棚镇被地方兵勇拦截阻击,失利后捻军向泌阳奔逃,又被泌阳知县王珠炜率部击溃。
1861年淮北捻军处于全盛时期,捻军首领各率其部,分别奔袭于外地与清军周旋。淮北捻军就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来到唐河。1861年3月20日,江台凌捻军一举攻占唐县城,杀了知县彭必达。这个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湖阳捻党刘象功、杨恍,该年5月他们在湖阳张湾竖旗造反,号称除暴安良、打富济贫。知县高天宠率领民团前去湖阳镇压,交战后义军阵亡20余人,杨恍被俘,捻党余部隐遁于石柱山中。8月,杨恍之侄杨五汤在石柱山再举义旗。9月高天宠率部前去进剿,捻军北撤。在井楼与民团遭遇时,捻军击败了唐河知县高天宠和桐柏知县恩奎率领的乡勇,杀死了桐柏武生梁凤仪。随后远走桐柏泌阳深山,10月初他们加入了再次来唐河的江台凌捻军。
江台凌部来唐河是有原因的。淮北捻军雉河集会盟后,名义上推举张乐行为盟主,实际上互不统属、各自为战。1856年,在清军的进剿下,淮北捻军基地雉河集两次被攻破,形势危急,为了挽回颓势,捻军被迫与在淮河以南的太平军合作。1857年春张乐行带领捻军主力渡过淮河同太平军会师。英王李秀成安排他们驻扎在六安、霍邱一带。1857年底,在是否继续同太平军合作的问题上捻军将领意见不一。蓝旗首领刘永敬及其侄子刘天台竭力主张返回淮北老家,捻军盟主张乐行及白旗旗主龚德树则主张继续与太平军合作。为了维护大首领的威信、同时也为了稳定军心,1858年1月中旬,张乐行指使龚德树诱杀了刘永敬、刘天台。这一杀不要紧,不仅没有稳定军心,反而造成了大批捻军的北归。白旗将领江台凌、孙葵心等对此也心有不满,1858年5月,在捻军东撤至怀远时,他们带队脱离了主力,北归颍州。
回到淮北的江台凌、孙葵心积极地招兵买马、重整旗鼓,很快就成为皖北捻军的实力派人物。由于刘永敬事件的影响,捻军分为淮南、淮北两派。淮南派以张乐行、龚德树为领袖,以六安、怀远、定远为基地,其特点是和太平军联合作战。淮北派又分为两派:一派以刘天福为首,以顺河集为基地,其特点是向徐州、山东远征。一派以孙葵心和江台凌为首,以孙葵心家乡颍州楚店集为基地,其特点是向豫南、豫西和豫鄂边界远征。江台凌部捻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唐河的。
捻军远征,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打捎”,取得生活资料。1861年2月,江台凌、王怀义率捻军三万多人自亳州出发西攻柘城,经郑州、许州、裕州,三月二十日捻军一举攻占了唐河县城,杀知县彭必达,释放“犯人”,焚毁监狱。三月二十二日围南阳,继围邓州,之后分兵两路,一路进逼襄樊,一路进占老河口。四月二十日由裕州返回淮北。
捻军各部是这样的,他们或独立作战,或联合行动,联合的对象也不固定。江台凌部回去后,经过数月的休整,重新集结,这次他单独率领马步一万多人由颍州入河南。1861年9月17日到沈丘,辗转上蔡、西平、舞阳、叶县、裕州、泌阳,10月初到唐河,攻破常寨,强占渡口,然后西渡新野,一路攻襄樊取老河口,最后经南召、鲁山返回淮北。唐河捻军杨五汤部,就是在这次江台凌过县境时加入了捻军。
王怀义部回去后没有歇着,1961年9月份与刘玉渊部从亳州打到巩县,10月份回到亳州。11月上旬,王怀义部又集结孙老威部,再次进入河南。11月25日到唐河,11月26日攻枣阳,尔后分兵两路一趋襄樊、一趋随州,因敌人有所准备而所得不多,随即冒着风雪由原路回归。
在淮北捻军转战皖、苏、鲁、豫、鄂时,淮南捻军正在与太平军并肩作战。在1861年9月5日,太平军坚守三年半的安庆终于失陷,忠王陈玉成率部退据庐州,张乐行也率部据守定远。陈玉成看到大军南下的道路已被断绝,遂有在西北敌军薄弱地区开辟新的根据地的设想。1862年1月上旬,他命令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启王梁成富、祜王蓝成春率领三万人马,远征西北。2月上旬,陈得才率军从凤台县渡河西征。2月14日,太平军攻新蔡不下,遂趋确山、泌阳,1862年3月上旬经过唐河,继而围攻南阳。这是太平军首次经过唐河。围攻南阳未克。4月16日,他们进入陕西南部,先后攻取商南、柞水、山阳、商州、雒南诸县。在山阳还留下了数千名太平军做为后备。5月11日与张宗禹捻军会合于雒南。
张宗禹捻军怎么也来到雒南?原来是这样的。安庆失守几个月后,淮南抗清局势陡转急下,淮河南的定远城已经成为一座孤城,随时有被清军攻陷的危险。1861年12月张乐行不得已离开定远回到淮河以北的颍上,回去后他于1962年1月14日积极地参与了颍州战役,这次会战参加的有江台凌、马融和、侯士伟、尹韬等。远在皖北的刘玉渊、苏天福、张宗禹为了策应这次战役也率军四处出征,以期分散清军兵力。3月29日张宗禹自亳州领军西征。他们经商水、西平、汝州,4月11日打到了洛阳,过卢氏,越熊耳山,进攻陕西雒南时意外地同陈得才太平军会师。
会合后的联军1962年5月17日从杜曲进逼西安。这时得知庐州危急的消息(消息传得慢,实际上庐州已经于5月12日陷落),他们遂率军东撤,意欲回援庐州。大军出潼关、趋宜阳,6月28日攻打叶县。7月初在舞阳、裕州会合了4月份颍州战役失败后转战于此的马融和太平军,得知庐州已经失守,便放弃了赴皖计划。联军于1862年7月3日攻泌阳,7月5日围桐柏,之后大军驻扎于桐柏的吴城、王老庄一带。
于此同时,留守陕西山阳的太平军也经郧西向河南方向运动。他们的首领是陈王、曾王、罗王。该部7月13日自新野向唐河东进,这时唐河水涨不能渡,他们沿着唐河西岸盘桓,14日到达了唐河西岸的白云庄渡口。白云庄位于现在上屯镇西北隅,传说有一年夏天,村人在此修庙时,有白云在天上不时护佑挡热,故称白云庄。太平军正在渡河时,清军南阳游击徐荣柱会同副将尹里朋阿引军包抄而来,与太平军的掩护部队交战于白云庄,太平军边打边渡河,最后阵亡了500余人,大部分队伍才得以渡河。15日,在唐河东井楼,又与追击而来的徐荣柱交战,太平军将领齐有英阵亡,徐荣柱率部逃回南阳。太平军遂转移至平氏镇进行休整。
在桐柏吴城、王老庄的太平军得知平氏有太平军来到,随即拔寨前来。两军会师于平氏镇。这时,在平舆7月21日战败的河南捻军陈大喜部也由泌阳来到此地。五支部队在一起约有10万余众。1862年7月27日,他们经过唐河直趋南阳,联合部队于7月30日围困南阳城,久攻不下后部队向南、向西分散行动。张宗禹、陈大喜部攻光化、老河口;陈得才、赖文光部攻荆紫关;马融和、梁成富部攻商南、雒南。诸师行动皆不利。陈得才部调头东进,经过枣阳,9月30日占领随州。随后张宗禹、陈大喜部也从襄樊赶到这里。马融合、梁成富太平军从陕西商南、雒南撤出,经邓县、新野、唐河,赶往随州。10月2日,马融合、梁成富太平军在郭滩南东渡唐河时遭到清军及地方团练袭击,伤亡2000余人,之后成功转入随州。10月5日,三军胜利在随州会师。
值得一提的是另有一只部队试图与他们会师但没有成功,这就是捻军江台凌部。事情是这样的。颍州战役结束4个月后的1862年8月,在僧格林沁的节制下,各路清军展开了对淮北捻军的新一轮绞杀。为了牵制敌人兵力,减轻淮北根据地的负担,捻军发动了对苏北、山东、河南的进攻。东路攻苏北、鲁西南,由李成、任化邦指挥;西路攻河南,由江台凌、王怀义指挥。1862年8月14日江台凌率部由亳州南部向西而趋,由鹿邑至郾城,8月28日由裕州攻博望失败后由内乡入武关,转战于商南、卢氏。由于时间差,一直没有与太平军相遇。10月初,在打内乡时听到太平军活动的消息,他们旋即经邓州至新野,欲赶上早前经过的太平军。10月12日在新野遭清军袭击,遂东南走,13日从郭滩南渡过唐河,到达唐河南的紫玉山一带。听说太平军已经远去,他们不得已返回新野、邓州,在湖北郧阳地区活动一段时间后,甩开了敌军的追击返回到亳州。唐河捻军杨五汤部,在紫玉山时脱离了江台凌部重新回到了石柱山,后被清军参将崔桂庭击溃,两年后杨五汤被捕杀。
在随州会师的陈得才诸军,转战于湖北的东北部。期间张宗禹部由光山返回亳州,陈大喜部由光山返回汝宁。1862年11月初,几路大军又会合于随州,西攻襄阳,略为不利后便北趋枣阳,再过唐县,转战于桐柏、新野、邓州、淅川等地。11月底,在淅川活动的陈得才决定再次远征西北,扩展力量,准备以后援助天京。部队11月30日从郧阳府西进,经过近一年的攻伐,1863年10月份占据汉中。
在僧格林沁的统帅下,清军1863年3月19日攻陷雉河集,同时对淮北捻军基地进行广泛破坏。大部分捻军将领被俘被杀,劫后余生的少部分将领只好在外地开辟新的根据地。1863年9月23日淮北捻军首领程大道自裕州前来进攻唐河,被署理知县金缄三率军打退,遂南趋湖北。在清军的围追堵截中逐渐减员,残部最后经光山、罗山回到淮北。
1863年6月张宗禹率部回到雉河集,收拾召集了一些被清军打散的残兵游勇,形成了一只力量比较强大的武装,9月份再次进入河南,几经周折,1864年1月份落脚于南召李青店、白土岗一带。1863年12月底在汝阳活动的捻军陈大喜部经信阳攻桐柏,在平氏联合了当地捻首王廷干,经唐河,南下湖北,1864年2月先攻随州、后攻枣阳,尔后向西,最后活动于淅川境内。
1864年3月,陈得才、赖文光为解天京之围,由汉中还师东征。经过南阳时在淅川活动的陈大喜部前去加入、在南召活动的张宗禹部前去加入。大军从枣阳进入湖北,从4月到7月,联军转战于鄂东北,试图伺机东下。七月底,当天京陷落的消息传到联军中时(实际天京已于7月19日陷落),士气涣散。有的主张打回安徽老家,有的主张转移他处另谋发展。大军因而行动不一。1864年10月底,赖文光、任化邦、张宗禹等摆脱清军的追击,北走孝感、枣阳。于此同时陈得才部进入安徽。11月5日,在安徽霍山黑石渡,陈得才部被清军包围,绝望中,一大批将领投降,陈得才自杀。自此西太平军主力丧失殆尽。11月25日剩下的未被打散和未被围歼的太平军、捻军各部到达鄂豫边界,会师于枣阳黄龙垱。这时太平军有三千多人,捻军有三万多人。
会师后的捻军、太平军推举赖文光、张宗禹、任化邦为首领,组成新捻军。新捻军“易步为骑”,增加了骑兵的成分,大大地加强了部队的灵活性和机动性。同时,由于没有家属的拖累,捻军的战斗力也大大的提高。
1864年12月12日新捻军在邓州取得了唐陂大捷,之后驰入河南腹地与清军周旋。僧格林沁率军紧追不舍。1865年5月18日,新捻军在山东菏泽的高楼寨消灭了僧军。胜利后的新捻军回师皖北,于1865年6月发动了雉河集之围。一个月后,不克,遂分兵走河南。一路由赖文光率领去信阳,一路由张宗禹带领走南阳。由此以后,新捻军多次战斗在唐河。
1865年8月1日,张宗禹、邱远才率部从雉河集向河南商丘移动,经扶沟、鄢陵到裕州,8月27日他们在唐河张清寨同尾随而来的张曜、宋庆豫军交战(这是张宗禹也是新捻军第一次到唐河来),失利后转入邓州、镇平等地。在以后的两个月内,他们一直在南阳盆地盘旋活动。在清军的追击下,迂回中,他们又两次经过唐河。11月29日张宗禹与赖文光在扶沟会合。新捻军在淮军刘铭传的追击下,在许州两军又分路两走。张宗禹这次从襄城走舞阳,1865年12月8日在唐县城被总兵刘维桢打败,12月11日往邓州,据构林关。
1866年1月3日张宗禹在总兵宋庆、刘维桢的进逼下退出构林关。在之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中游击于襄阳、枣阳,2月7日经唐河至新野,在提督姜玉顺、总兵宋庆的驱赶下,遂趋东北向山东,4月7日至菏泽定陶。4月26日与赖文光部会师于郓城之北。
两部捻军盘桓于鲁、苏、皖、豫交界地区。一个多月后的6月20日他们在徐州又分开行动。张宗禹、牛宏升部西走。他们走新蔡、趋西平,1866年8月上旬再次途径唐河向西,8月中旬与宋庆战于邓州刁河,下旬与宋庆战于新野,之后转移至郏县。9月12日两军在长葛会师。9月27日进入山东境内,在菏泽地区绕行一圈后,10月13日来回到河南中牟。
为了联络友军,开辟新的抗清基地,打破敌人的围攻,主将赖文光决定分军。张宗禹、邱远才率部向西进军,前往陕西、甘肃,“连结回众,以为犄角之势”,为西路军。赖文光、任化邦率部留在中原地区,坚持斗争,为东路军。1866年10月21日,西捻军从中牟起程,踏上了征服陕西的漫漫征程。从此他们再也没有回到中原,当然也再也没有回到唐河。
1866年10月21日,赖文光、任化邦率领东捻军三万多人,一昼夜行军二百六十里,直入山东。多次转战,欲突围至运河以东而不能。12月3日转趋河南商丘,之后一直南下,12月22日到达湖北麻城的白雀园、洪家河一带。赖文光的意图很明确,就是希望在这里休整后,从宜昌挺近四川,建立根据地,或从豫陕交界处进入陕西,联合入陕西的西捻军。李鸿章识破捻军意图,随即传檄周边州县,严禁以待,诸军形成包围之势。又派得力干将,尾随兜击。妄图在鄂东将东捻军扑灭。
面对强敌,捻军采取“牵牛”战术。先诱一部追击,然后伺机消灭之。1867年1月11日和1月26日,他们先后在钟祥旧口镇和应城杨家河分别消灭了郭松林部和张树珊部。1867年2月19日,在京山尹隆河,他们先击溃了淮军刘铭传部,后又被湘军鲍超部击败。不得已,向北撤走。经枣阳,入唐河。这时新捻军之东捻军第一次经过唐河。2月25日在昝岗与宋庆部交战,捻军伤亡30余人,次日转移至平氏。他们经平氏、桐柏到信阳,3月6日由光山入湖北,又战斗与湖北东部地区。
1867年3月23日,在湖北蕲水,东捻军歼灭了前来围堵的湘军彭毓橘,尔后又向西北方向转移,和上一次行军路线差不多,4月中旬他们又到了尹隆河、旧口镇一带。4月26日在天门皂市镇被清军抄袭后,又走钟祥北上。5月3日第二次经过唐河。趋信阳后,这次由平靖关再次进入湖北。
东捻军抵应山后,趋孝感、黄安,刘铭传部前来截杀,于是捻军走云梦、应城,又至汉水东岸,欲渡汉江。因刘铭传和提督宋国永追击甚紧,遂趋京山、钟祥,由枣阳再入河南。不过这次他们没有从枣阳去唐县,而是向西进发,最后到达邓州、内乡,希望由此西进陕西和西捻军会合。
在是否入陕的问题上,东捻军诸将意见不一。有人提出,西路山多,难于翻越,也不便军马的驰骋;有人指出陕西地贫民穷,不便筹集军粮,不如去富庶的胶东三府地区。赖文光综合各方面意见,决定转趋山东。1867年6月2日东捻军过唐河、走舞阳,经襄城,去曹县,轻车熟路直入山东。这时东捻军最后一次经过唐河。
东捻军入山东后,直入胶东半岛。这也为清军的围剿创造了条件。因为东三府三面环海,西部又有运河和黄河阻隔,便于清军兜剿。在之后的六个月内,在山东、江苏境内,东捻军主力逐渐被消灭。1868年1月6日,在扬州东北的瓦窑铺,赖文光负伤被捕,东捻军最终失败了。
中牟分军后,张宗禹、邱远才带领西捻军入陕。他们先在关中战斗,随后进入陕北。之后为了救援东捻军,经山西、河南北部,进军直隶,以期围魏救赵。东捻军失败后,西捻军转战于山东西部,1868年8月16日西捻军在山东茌平败亡。
通过以上追述,我们发现,如果不算唐河本土及邻近县区的义军,在太平军、捻军起义的早期,他们并没有在我县活动。直到1861年3月20日捻军江台凌部才第一次来到唐河,太平军到唐河的时间比捻军更晚些,1962年3月中旬太平军陈得才部才第一次经过我县。在唐河活动频繁的应该是新捻军。统计起来,捻军(包括唐河及邻近县区的捻军)转战唐河11次,太平军转战唐河5次,新捻军转战唐河9次。从1857年角子山义军在唐河活动,到1867年赖文光义军最后一次经过唐河,十一年间,唐河境内共发生多次太平军、捻军与清军的战斗,其中唐河县城战斗三次,石柱山战斗三次,井楼战斗两次,源潭、大河屯、安棚镇、湖阳镇、常寨、白云庄、郭滩、张清寨、昝岗各战斗一次。
太平天国运动和捻军起义,极大地动摇了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唤醒了人民反帝、反封建、反剥削、反压迫的觉悟。它告诉人们,一切不平等的东西,总是要被推翻的,号召人们行动起来,解放自己。这些起义为辛亥革命乃至新民主主义革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捻军、太平军在我县的多次转战,表示唐河也为这场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参考资料:
1郭豫明:《捻军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2徐松荣:《捻军史稿》,黄山书社,1996年版。
3江地:《捻军人物传》,山西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
4郦纯:《太平天国军事史概述》,中华书局,1982年版。
5茅家琪:《天平天国通史》,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6唐河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唐河县志》,1993年版。
7泌阳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泌阳县志》,1994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7: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以上追述,我们发现,如果不算唐河本土及邻近县区的义军,在太平军、捻军起义的早期,他们并没有在我县活动。直到1861年3月20日捻军江台凌部才第一次来到唐河,太平军到唐河的时间比捻军更晚些,1962年3月中旬太平军陈得才部才第一次经过我县。在唐河活动频繁的应该是新捻军。统计起来,捻军(包括唐河及邻近县区的捻军)转战唐河11次,太平军转战唐河5次,新捻军转战唐河9次。从1857年角子山义军在唐河活动,到1867年赖文光义军最后一次经过唐河,十一年间,唐河境内共发生多次太平军、捻军与清军的战斗,其中唐河县城战斗三次,石柱山战斗三次,井楼战斗两次,源潭、大河屯、安棚镇、湖阳镇、常寨、白云庄、郭滩、张清寨、昝岗各战斗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7: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平天国运动和捻军起义,极大地动摇了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唤醒了人民反帝、反封建、反剥削、反压迫的觉悟。它告诉人们,一切不平等的东西,总是要被推翻的,号召人们行动起来,解放自己。这些起义为辛亥革命乃至新民主主义革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捻军、太平军在我县的多次转战,表示唐河也为这场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6 23: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7 09: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个剧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3 11:56 , Processed in 0.047205 second(s), Total 31, Slave 2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