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5001|回复: 0

众人品评金锐联作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9-3 18: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霍去病(金锐)
奋雷霆之势直捣王庭,吁嗟旌旆满悬,一夜黄沙胡马泪;
尚邦国之忧何言妻室,太息英雄不寿,万军素缟汉家营。

轻雪:起句有风雷之势,吾恐其承接乏力,而成强弩之末,然作者大笔开阖,以腾挪跌宕之功,成漫天风雨之态。此联写霍去病不以雄杰称,而以情韵胜,以气象胜。只胡马泪虽为作对比造势之用,吾读之终觉有未妥处。

衡山(金锐)
二百年人事迁延,问谁名利经营,回雁骑鲸俱过客;
三千仞峰峦飞宕,许我烟霞呼吸,梅花竹叶两书僮。

寂寞西风:脉络清楚,文字时见飞动,尤其喜欢“许我烟霞呼吸”,令人作出尘想。相比之下“梅花竹叶两书僮”一句如果不是作者解释,估计看懂的人不多。

钱塘潮(金锐)
云雾古今愁,恍见其白马素车,吾亦悲歌三击筑;
江潮天地客,试来此听涛问酒,谁同轻舸一浮生。

联系人:上联本用伍子胥典,忽化用高渐离易水送荆轲,其意虽妙,但稍觉有隔。“江潮天地客”,此句大佳。下联结得寻人寻味。

庞统县廷(金锐)
天不与中人寿,望亭前碧柳新荷,石马犹传悲蜀汉;
吾亦非百里才,想云外龙鳞凤羽,儒冠自可断孙曹。

联系人:两起甚好。结句别出心裁。碧柳新荷,本赏心悦目,转衬石马之悲,不妥。

莫愁湖(金锐)
粉黛六朝香,依稀飞燕垂杨,裙屐重游微醉客;
烟波今日局,说甚劫灰宿草,英雄尚有未抛棋。

白衣殷原:写莫愁湖,郁金堂、胜棋楼几为对应的文化符号,关联及莫愁女、徐达及六朝兴衰。就联中意象而言,此作未出套路。不过“依稀”“重游”“今日”、“尚有”等语汇,营造出恍惚之境,似与当年的美女共游春光,或化身大帅枰上杀伐。将平素人们所常有的思古幽情,以“穿越文”的方式,表达得更为鲜活生动,现实感更强,古与今融汇一体,作者亦人在湖周人在楼中,“代入感”更足。可与“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的旁白式表达进行对比参看。浪子吊古之笔,多用此法而此联更为浑融。“依稀”“说甚”及结句句意对仗上有不足。

虎丘(金锐)
吴宫俱泯灭,止一丘虎踞依然,青简有诗传剑冢;
燕市旧行吟,又三载鹿鸣归矣,白云谁客问仙居。

鸠竹:写联有时候写的是一种气氛,能笼得住人方能称妙。这一联若说具体哪里好,哪里不好,我是说不出一二三的,唯有用几个形容词来描述感觉。风雅、流丽、深致。所以还是“气氛”抓人。但“鹿鸣”始终不能体会,作者解释乃诗经原意,可这里如果简单地把它作为宴乐的指代,后加归字,还是稍嫌别扭。

春联(金锐)
有兔爰爰,宜其家室;
维叶莫莫,称彼兕觥。

试剑:集《诗经》之句为春联,并不采其本意,联句舒缓雍容,颇为可诵。

孤山放鹤亭(金锐)
山生劣石飞难去;
鹤有清名唤不归。

燕七:好一块劣石!名为写亭,实为写人。将林和靖一生刻画得入木三分!细细品来,宛如同林和靖在促膝而谈。笔法沿袭了作者一贯的风格,飘逸出尘,此联尤胜,联语切人切楼切情,不能移易。

沙溪石牌坊(金锐)
数吴地十八乡,清景独饶,漠漠柳烟春放桨;
后范公一千载,高情遥接,茫茫江水夜听潮。

轻雪:沙溪古镇有“东南十八乡、沙溪第一乡”之美称,起句总括,其后契入柳烟、扁舟,描绘了一幅江南水乡水墨画;下联写人文历史,沙溪七浦塘是由范仲淹主持开挖的古河道,作者吊古,必然想到范公忧乐,但若直说,又与整联欲营造的清丽氛围不符,于是,一切皆不说破,茫茫江水,亘古江潮,苍茫阔远,余韵不尽。诗法入联,复又联味淳厚,可见作者功力。但作者于古镇街衢、建筑并无涉及,作为牌坊,似有所欠。

灵璧灵璧石文化园西门牌坊(金锐)
虞美人旧歌舞,望西山瑞羽仙翎,以为环佩;
苏学士老幅巾,爱南国佳园奇石,得吐经纶。

轻雪:灵璧石文化园西门又称凤仪门,虞姬、奇石、钟馗画,是为灵璧三绝。作者将瑞羽仙翎作为虞美人之环佩,彩鸾舞凤,缤纷而来,极具浪漫色彩。下联以苏轼为灵璧石题字作画撰文为引,写东坡之旷达,萧然林泉乎?写灵璧石之奇乎?因联为约稿,此联的启迪在如何将作者的性灵与必须要传递的信息巧妙融合,在被约束的空间里如何将文字美妙地舞动起来。

宗泽(金锐)
羊太傅其奈何,白鬓枉生,我来徒剩一垂泪;
岳将军莫须有,黄龙未捣,公死尚呼三渡河。

来者:整联抒发对主人公壮志未酬的感概,文字极具渲染力,除上联结句的有我之想稍显局束外,其余算旁观中肯,两腰铺垫极具张力,对人物的定格起到决定性作用。对仗精细,其奈何对莫须有,白鬓对黄龙,一垂泪对三渡河皆可圈点。

赠太仓胡永平会长(金锐)
文墨传湖山形胜,宜画宜诗,王烟客故居二十亩;
疏豪想魏晋时人,且歌且啸,阮步兵醉饮三百杯。

空空:白描般的手法,聊加渲染,胡先生其人其居之环境便鲜明起来,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举重若轻之境了。总体来看,下联一气呵成,流畅之极,诗酒旷逸之名士之风洒然飘来。想来胡先生看了该是引小金为知己,对饮三百杯吧。上联也好,可想象在佳山佳水之间,往来有同好,清谈有画诗,漱喉有琼酿,其乐何极。然,上比似有小疵,起有文墨,腰又诗之画之,貌有呼应状,实则费字。

蒲松龄(金锐)
岁以布衣终,算柳耆卿檀板歌吟,强与说功名尘土;
地多贤士出,共孔季重桃花血泪,莫轻论荒诞文章。

轻雪:写人物,下笔便欲叙其平生,易琐碎,易堆砌,易质实,固失之也。作者对诸多典实的拣选提炼,对一个触点的感慨评论,应见作者自家怀抱。此联写蒲松龄生平与著作,巧拉布衣卿相柳三变与同为山东人的孔尚任为衬,夹叙夹议,有事半功倍之效。上联“强与说”三字,蕴含多少辛酸无奈。下联“莫轻论”,亦得当有力,只此三字易得,上联三字难得也。

人祖山 (金锐)
云洞本神仙小住,试听取奔雷,是昔日宴歌佾舞;
层峰如子弟随行,且登临绝顶,更四望海阔天空。

金锐:这联是我自己的,不好自吹自擂,简单介绍下写作背景吧。人祖山是山西的一座山,据传为昔日伏羲女娲所居之处。山上有风云洞,奔雷之声日夜不息。上联便从此入手,将洞中之本雷声想象为神仙昔日之宴饮。下联则以山之子弟喻女娲之繁衍后人,更期冀莫局限于一山一隅,犹能体悟海阔天空之境。

题即墨古城(金锐)
披文生慷慨心,取齐策八千言而能治国;
访胜得雄豪气,起田横五百士相与论交。

北纬42度:浪子此联贵在袭古而不嫌拘泥,扣题而能挥洒自然。上联言文,下联言武,架势中正,气格整肃。若论个人喜好,还是更喜其“佛说五百年开”的灵动。此类联,古则古矣,厚则厚矣,但毕竟也易落入窠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6 00:44 , Processed in 0.037595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