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414|回复: 0

我的母亲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8-7 16: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常听说一句话:"女子柔弱,为母则刚"。这话用在母亲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我的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劳动妇女,我们兄妹5人,夭折1人。当时家里一贫如洗,父亲在兰州大炼钢铁,因为工作证件丢失,便没有去工作,靠打个小铁器和修理机器补贴家里,但爱渴酒,很少管理家里。家里只有老祖母(爷爷的妈妈)和爷爷母子二人,我的奶奶在父亲小时候就去世了,爷爷因为是独子,不是勤劳顾家的人,那时,家没有家的样子。母亲来了,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母亲没有让家人失望,她靠柔弱的双肩,担起了家庭的重任,家里,地里,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人打理。白天,她像一个男人一样去地里割麦打场,耕田点种,回家还要做饭喂猪养鸡鸭,夜晚,她会在昏暗的灯光下缝缝补补,有时还会辅导我们写作业,督促我们学习。好像永远不知道累似的。一家老小的吃穿住用,都要她照料,她每天都像上足了的发条,一刻不停,奔波于地与家之间,村里人都说母亲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
母亲的眼界比村里的女人们开阔,她深知劳动的艰辛和读书的重要,决心要好好培养我们姊妹几个读书。她省吃俭用,从不曾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所有的努力都用在了我们上学和家庭建设上,她要给我们一个舒适的家,更要我们有书读。我的初中是在离家十里的学校上的,那时要上早自习的,六点钟上课,母亲四五点就要起床给我准备早饭,无论春夏秋冬,从未间断。特别是冬天,天亮的晚,外面还漆黑一片,母亲就离开温暖的被窝,开始为我做饭,等饭做好了,再叫我起床。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场景:屋外,天寒地冻,从远处处传来阵阵鸡鸣;屋内,灯光融融,母亲把一碗拌了酱油的面条端到桌子上,慈爱地看着我吃。现在回想起仍觉得那是我一生最温暖幸福的时刻。我上完初中,接着是弟弟妹妹,母亲数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成年后的我们每每提到这些,眼睛总是一片湿润。在当时,要供四个孩子上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本就贫穷的家更是捉襟见肘,别人家都盖起了新房,而我们一家还挤在破旧的屋子里,可母亲从来没有动摇过让我们读书的决心。农活再重再紧,哪怕地里荒芜,她也不舍得耽误我们一天学习,再苦再累,她也没有抱怨过一句。后来,我考上了师范,接着,弟弟妹妹也都陆续考上了大学。村里人的眼光变了,由冷嘲热讽变成了羡慕:“她家出了三个大学生!” 这成了母亲一生最值得的骄傲的事情。一路走来,是母亲顶住了莫大的压力,激励着我们一路前行,如果说我们姐弟三人能有今天幸福的生活,我们得感谢我的母亲。 然而,常年超负荷的劳累,让母亲提前衰老,先是腰椎疼痛,腿麻木,后是,坐骨神经痛,由于三个孩子都上学,家里经济紧张,有了病,她只是忍着,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落下终身遗憾。现在母亲的腰总是扭着,每到阴冷天就会疼痛,走远一点的路就会腿疼。后来,我们毕业,参加工作,嫁人,娶妻,生子,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工作忙碌,孩子无人照顾,母亲二话不说,放下家中的一切,拖着病痛的身体,来帮我们带孩子,每每想到这里,总有一股热泪从心头涌起,是酸涩,是内疚,是心疼,是幸福,我也说不清楚。近几年,母亲的身体更是是每况愈下,好在,我们的孩子也都长大了,上了小学,生活条件也好了,母亲总该享几天清福了。可她却在我们这里住不下去了,她惦记着家里的几间破屋,几亩薄田,说和父亲两人在家里更自在,闲暇时,还可以去串串门。前几天,又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每天和几个老邻居去村北地帮人摘二花,一晌可挣十几块钱呢!语气里满是自豪,而我听到这里,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母亲的一生,过得辛苦而艰难,年近不惑的我却不曾孝敬过她什么。感念母亲的一生,有太多的事想去写,却无从下手;心中感情汹涌澎湃,我贫乏,苍白的语言不能书写万分之一,笔未动,泪先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21 16:07 , Processed in 0.034068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