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6002|回复: 0

【原创】药王 • 药戏 (第六集)‖ 杨少桓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8-4 22: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

杨少桓,笔名知行,灵宝市川口乡人,醉心于灞河文化挖掘、整理、推广,只因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药王   •  药戏   (第五集)                       

知行


药王庙里两侧的山墙上,那些关于药王故事的绘画,时不时的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便使我不由地联想起那远古传说中和草药有关的神农氏来。

上古时期,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还处于蒙昧阶段。五谷和杂草生长在一起,草药和植被覆盖着大地。哪些是粮食可以吃?哪些属草药可以用来治病?谁也分不清。黎民百姓每天靠狩猎过着日子。天上的飞禽越打越少,地上的走兽也越打越稀……

人们时常饿着肚子,生疮害病也无药可治,饱受着饥饿病痛的折磨。

黎民百姓的疾苦,神农氏瞧在眼里,痛在心头。为了使百姓摆脱饥饿与病痛的煎熬。他遍尝百草,教人医疗与农耕。

五谷台神农氏的塑像,肩披着树叶、头生双角、手捧五谷。墙上的壁画记录了他,开垦荒地、口尝百草、播种五谷、汲水灌溉,带领先民和大自然进行着勇敢抗争的诸多故事。

伟大的神农氏啊,为给天下的黎民苍生打开这扇厚重的自然之门,最后也因误尝断肠草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由于他的杰出贡献,便在人们的心中成了掌管医药和农业的神祇;并被世人尊奉为“药王”、“五谷王”、“五谷先帝”、和“神农大帝”,位列华夏太古三皇之一。

中医的医术经常被人们称为“岐黄之术”。然而这“岐黄”二字,实际上是两个人的简称。其中的“黄”就是黄帝,“岐”则指的是岐伯。岐伯和黄帝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其人以医术精湛著称。曾经负责黄帝部落的医疗和卫生,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医学家。《帝王世纪》中写到,黄帝命令岐伯尝草记效,然后登记造册,负责治疗族人的病患。后世的《黄帝内经》等书,也都是以岐伯的记录为基础写作的。后世之人为了表达对岐伯和黄帝的敬意,便把医术称之为“歧黄之术”。并将岐伯的名字排在黄帝之前,则充分说明了他对我国古代医学的贡献之大。

前秦朝博士卢傲,反感官场上的尔虞我诈,看破了红尘,毅然脱去朝服要到北海求仙。当他来到河南宏农郡,隐居在距卢氏县城邑十余里的伏虎山中,原扁鹊神医曾经住过的岩洞里。时值疫病流行,他遍游崤熊山川,采百草以普救百姓。经过两三个月的治疗,莘川远近的病人都渐渐恢复了健康。志载:“卢氏县始建于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前113年)。”“卢敖于此得道,始置卢氏县”,“卢仙得道于此,标其姓以志之,地以人而著名”。

在中国的道教史上,独以医学著称于世的道士,唯有孙思邈,并被后世尊奉为“药王”。道教宫观里有“药王殿”,而遍及民间的有“药王庙”。孙思邈首先是位医学家,因其医理通达、医技高明,而被朝廷敕为命官;其次是位具有神秘色彩的“真人”,他医德高尚,重视养生,济世活人,活了一百多岁,被后世称为“神仙”。其三,他是一位真正的道士,无私无欲,只讲奉献,不讲索取,不慕荣利。

对于中草药的研究,是孙思邈坚持终生的重要实践活动之一。他很早就开始在家乡上山采药。为了采药,他攀悬崖、穿峽谷,跑遍了家乡的山岭沟壑。他还在家乡开辟了药材园,种植药材,从下种、施肥、收采到炮制、贮藏等,不仅精心操作,而且有详细的记录。他还把药材分为玉、石、草、木、人、兽、虫、鱼、果、菜、米、谷等几大类,记载了八百余种药名。并按照药物的功用,将药物分为65类,以“总摄众病”,“临事处方,可得依之取决”,很有实用价值。直到千年之后的现在,孙思邈的这些记载,仍有着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指导作用。

在杜关镇的药王庙后的崖壁上,有一孔古老的石窑,相传是“药王”孙思邈在此居住过的。往事越千年,具体的记载,也只是留在人们那世世代代的口口相传之中。

我情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这秦岒、伏牛山、崤山交汇的崇山峻岭中,毕竟生长着那么多优质的中药材。

“药王”孙思邈也是应该到这个地方来的……

A1.jpg

第六回  甘府投亲

(甘草上)引:

人逢喜事精神爽,闷来愁肠瞌睡多。

坐白:

老汉甘草。女儿身染重病前日叫栀子去请医生,到于今尚未回来。好不烦闷人也。

草唱:

我吃些天门冬,先清肺嗽。再吃些银柴胡,暂退骨蒸。

建莲肉清心火,醒脾须用。吃几杯甘松酒,解郁和中。

(金石斛上)

石白:

来到甘府,不免上前去问一声。里面有人么。

草白:

这就好了。木香快来。

(木香上)白:

来了,爷爷说什么。

草白:

外边有人叩门,想是栀子回来了。快去开门。

木香白:

晓得。

(开门介)儆白:

你是何人?

石白:

往里传禀,就说金石斛前来投亲。

木香白:

是。你等着。

进白:

禀爷爷,外边金相公前来投亲。

草白:

是你金姑爷到了。请他进来。

木香出白:

有请。

(石见介)白:

岳父在上。小婿拜见。

草白:

请起,坐了叙话。

石白:告坐。

坐白:

岳父身体可好。

草白:

贤婿一路此来多受风霜。

石白:

乘问。

草白:

贤婿不期而来必有缘故。

石白:容禀。

石唱:

我那日在路旁,遇见栀子。被妖邪缠住他,几难脱身。

我用了鹤虱儿,将他救出。方才说温家庄,去请医人。

他又说逐水寨,出了贼寇。要聘他甘姑娘,压寨成亲。

听此言不由的,心头火起。速搬了威灵仙,才把贼擒。

栀子儿温家庄,请医前去。我今到宝府下,卜吉完婚。

草白:

即是这等,且在舍下款住几日,待小女病体痊愈,然后成就你夫妇大礼。

石白:

尽在岳父。

草白:

请到书馆。请。

(甘草石斛同下)

(木香上)白:好哇。

木香唱:

他要娶女贞子,急补肾水。我就到东篱下,去报佳音。

白:

请姑娘。

(菊花妆病上)唱:

哎!

每日里肝气动,那有佛手。金相公想得奴,寸步难行。

纵有那好燕窝,善补元气。奴也是懒食他,痘不发生。

菊白:

请你姑娘有何话说。

木香白:

姑娘不晓,我姑爷来了。

菊白:

他在那里。

木香白:

现在书馆。

菊白:当真。

木香白:

那个哄你不成。

菊喜白:好哇!

菊唱:

他好似绿升麻,能散风热。喜的奴心花放,头也不晕。

真正是薄荷叶,能清头目。犀牛角解心热,大有奇勋。

菊白:

木香,快取菱花镜来,待姑娘梳妆便了。

菊唱:

整一整青丝发,能清血漏。盘成了水磨云,风飘桂香。

有官粉理虫积,佳人饰面。闭月貌赛天仙,降下天堂。

带几朵金银花,肿毒能去。穿一身绿豆青,热毒何妨。

叫木香快醒脾,书房去请。请他到金线楼,叙叙衷肠。

菊白:

木香附耳来。快去速来。休叫你爷爷知道。

木白:

晓得。

菊唱:妙呀!

昏暮间目不明,无人看见。我要见金相公,意马难栓。

他若是急性子,即速来到。攻去了症瘕病,奴才心宽。

(木引石上)木白:

你快来吧。

石白:

我不去了。若是你爷爷知道,我就是有丹皮脸,料也难清他肝火。

木白:

怎么是丹皮脸。

石白:

羞得我满面粉红,岂不是丹皮脸么。

木白:

姑爷呀,那晓得根深不怕风摇动,树正何愁月影斜。你来吧。

石白:

来了。

木白:

你且少站,待我进去禀知姑娘。

石白:

丫鬟姐姐你速去快来。

木白:

姑爷你也太心急了。

(木进介附菊耳)低白:

俺姑爷来了。

菊白:

快忙有请。

(木出介)白:

哎呀,只说我性急,谁知他比我还急,待我耍他一耍。

石白;

丫鬟姐姐出来了,你姑娘说甚么来。

木白:

我姑娘说,你好像有了疝气,就不大茴香,也该小茴香。

石白:

这是怎么说。

木白:

叫他回去。

石白:

也罢,我就回去。

(石回介木拉)白:

我是作玩。

石白;

哎呀,这是甚么时候,还要作玩。

木白:

随我来。(进介)这就是我姑娘。

(石揖介)白:

这是小姐,小生拜见。

木白:

我姑娘也有一拜。

菊白:

木香,与你姑爷看坐。

石白:

有坐。

坐白:

请问小姐贵恙可曾痊愈否。

菊白:

贱疾已愈。只有逐水寨的贼寇要娶为奴成亲,还得相公与奴做主。

石白:

小姐那晓,我已搬来威灵仙平灭贼寇,才来咱府探亲。那贼寇只落得,画水无风空作浪,绣花有色不闻香。

菊白:

多谢相公了。

(丑扮木贼轻步上介)白:

俺乃木贼草便是。想我在山顶之上看见两个瞳人,一日在晶明池中玩耍。忽被瞎眼的妖邪驾起云翳,将他蒙住。是我心中不忿,暗将云翳盗去。才把那瞳人救出。即号我为木贼。这且不提。闻听说甘老儿,他有个菊花小姐,秀色可爱。今夜晚跳进他府,暗与那小姐配合。盗些障蔽之物,其不甚美。来此已是,待我越墙而进。

(跳墙介)白:

天色昏暗,两眼看之不真,也不知到了甚么地方。待我用夜明砂将眼一耀,便见分晓。好哇,正是东篱绣阁,怎么这般时候灯尚未熄,待我听他一听。(木贼听,空中念菊花诗)

绕院黄花皆傲霜,一段颜色一段香。

于今蜂蝶皆敛翅,空自飘须竞过墙。

(甘草上)

引:

女儿身染重病,叫我睡眠不安。

生来傲霜压雪,鲜花岂耐摧残。

不辞夜半崎岖,要往东篱去看。

(看见贼儆介)白:

呀,那绣阁外,黑隐隐莫非是个贼么。待我问他一声。斗!你是何人在此?

(贼躲介、石跑出惊介)白:

小小婿在此。

草白:

我问的是那贼人,那个问你不成。你看这贼想必盗汗来了。快取我霜桑叶将他拿住。(贼跳墙介)草惊白:不好,越墙而去了。

石白:

岳父不必惊慌,小婿在此,大料无妨。

草怒白:

你不在书馆,来此何干!

石惧白:

前前前来拿贼。

草怒白:

斗!你怎么是拿贼。依我看来你就是贼首!好恼,好恼!

草唱:

你真是泻肺的桑白皮,全无赤色。

止血的棕榈皮,面有千层。

菊白:

木香,快请你爷爷。

木白;

爷爷,我姑娘有请。

草白:

我正要见他。

(进门)怒白:

奴才!你做的这样好事!

木劝白:

爷爷呀,

木唱:

我姑娘她本是,贞洁之女。才与那金相公,结下良缘。

就等候月重阳,玉蕊开放。那时节蜂采去,任其盘桓。

总不如白敛白,趁早成就。防备那欲火动,肿毒来缠。

木白:

爷爷,你再思再想。

草唱:

我今日心气闷,知识蒙蔽,有你这石昌蒲,才能窍开。

草白:

快忙请你姑爷。

木白:

请姑爷。

石白:

我是个贼首,起我做甚,我不去。

木白:

嘻嘻,,今晚正要你做贼首呢,你快来吧。

(木拉白进介)

草笑白:

贤婿,老夫吃了几杯晚酒,醒脾乱性,多有得罪。

石白:

好说。

草白:

老父看来,当此日昏之际,你夫妇正宜配合。木香,撒开花毡,请你姑娘即拜花堂。

(拜介)

草白:

木香,看灯笼来,送老父回去。明天再为排宴。

木白:

晓得。(木挑灯)

(草出)白:

昔已结下秦晋好,何妨鸾风下妆楼。

(草木同下)

石怒白:

哎呀,好晦气!

菊唱:

奴非是零陵草,清香可爱。也要你三春柳,败毒松肌。

你若是配清香,还须三萘。为什么怒不息,错误佳期。

石唱:好哇,

我好象痘疹家,犯了紫滞,可惜你嫩紫草,活血有智。

菊唱:

奴不过粉甘葛,聊已解渴。岂是那灵芝草,自古罕稀。

石白:

小姐也太谦了。

石唱:

我爱你桃花面,消精破水。我爱你福龙眼,养血归脾。

我爱你金莲小,能解烦热。 我爱你蚕蛾眉,萎阳立起。

咱就到象牙床,生肌治漏。少不得用龙脑,入窍通瘀。

(呵儿咳,咳儿呵,呵呵又儿哈)(乐欲介同下)


A2.jpg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21 07:02 , Processed in 0.045724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