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1750|回复: 0

凉床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7-25 10: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凉床

夏夜,翻读汪曾祺先生的散文读到“搬一张大竹床放在天井里,横七竖八一躺,浑身爽利,暑气全消……”禁不住想起了青少年夏夜纳凉的情景。
  上世纪十年代,在我乡下老家,最普遍最受用凉用要算床了。我家的是张竹床,太爷爷传下来的,家人倍加爱护,腿脚等易损的地方都用铁丝绑固,所以,夏天搬进搬出,祖孙三代了几十年,依然牢固,竹篾黄色变成枣红色,像打过腊,亮堂堂的。手一摸,有种的感觉。
  夏日傍晚,当球般的太阳完全消失在西天的地平线下,苍茫的暮色笼罩村庄时,我便搬出竹床放在院里的桂树下纳凉。竹床已被母事先用湿毛巾抹过,躺在上面,凉意从背部沁入,传递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惬意舒爽。此时,桂树绿影铺地,枝叶上流萤飞,明明灭灭;墙角里蟋蟀鸣叫,此起彼伏;山墙边的凤仙花、玫瑰花花香扑鼻,构成了一幅优美和谐的画卷。
   有段时间,广播里连续热播《说岳全传》,说书时间一到,家家户户的小喇叭里都是刘兰芳那昂扬顿挫,清脆动听的嗓音。还没洗好锅碗的奶奶也会放下锅碗瓢盆,赶忙旁听说书。邻家的个小皮猴也立刻停止在家门前的打闹,跑回家去听书。乡下蚊子多,点了艾草也不管用,我用蒲扇东打西扑仍防不胜防,稍不注意,胳膊就被蚊子袭一口,肿起一个又痒又疼的红疙瘩。
  庭院里院墙挡风,并不凉快,只不过比屋里好些,我喜欢直接把竹床搬到大门外的空地上。先用扫帚把地面扫干净,泼上一层凉水,待灰尘散去,暑气消了再将竹床搬出,用井水擦上一遍。躺在用清凉井水擦过的竹床上,一丝丝凉意沁入肌肤燥热之气顿除。
  晚饭后,大人们将家里收拾停当,家家户户陆陆续续把凉床搬出来,有竹凉床,有绳网的木凉床,有芦笆凉床,有的架一块门板当凉床,一眼望去,形成了床阵,蔚为壮观。门东的木凉床边,二老爹右手拿着蒲扇,左手托一小茶壶,小口小口地啜饮,显得十分悠闲得意门西的芦笆凉床前,几个青壮年男子聚在一起,叼着香烟,天南海北地神聊全然忘了白天的辛劳;几个小孩子聚在一户人家的竹凉床边玩躲猫猫,有孩子钻在凉床下,有孩子从这张床到那张床,又从那张床蹦到这张床,弄得床咯吱咯吱地响,遭到大人的不断呵斥。
  夜色渐浓,孩子们玩累了,也倦了,眼皮子慢慢的开始打架,这才安安静静地躺到凉床上,不一会便甜甜地进入梦乡。大人们也开始哈欠连天,渐失闲聊的兴趣,各自回到自家门前的凉床或铺板或芦席上。到了下半夜,月色清幽如水,凉意姗姗而来大人们怕孩子受了寒气,伤了身体,便都将熟睡的孩子抱回屋里。
如今,乡村纳凉用的小凉床不是被丢弃,就是被扔在储藏室,无人问津。人有时真是说不清楚,当我坐在空调屋里消暑,心里向往的却是竹凉床所营造的那种自然朴实的清凉。
作者:骈国华    地址:淮安市淮海西路西园小区22栋302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18 18:24 , Processed in 0.035112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