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0277|回复: 0

湿地浅夏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6-6 13: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湿地浅夏
    那次回泗洪县城看父亲,周末,弟弟自驾带着我去洪泽湖湿地风景区感受浅夏湿地的韵味。他说,真正季节的模样,只有在乡野才可以看得真切。
浅夏,大概也就是立夏到夏至这段时间吧。
浅夏,一个给人以希望的季节。公路边稻田里那些已经返青了的秧苗,虽已一片葱绿,却并不十分繁茂,依然显得稀疏单薄。但我知道,不必为它们担心着急,在往后的日子里,它们会在每一天的午夜抑或黎明,为生命的勃发蜕变而倾尽一生之力。我曾在某年浅夏的某个月夜,蹲在某块稻田埂边,屏息耸耳静听秧苗分蘖拔节的声音,那声音虽是那样微弱,但却震撼心灵。那样的场景,让我深深领悟到:生命的精彩在于坚守,在于穿越和蜕变。
在湿地公园的公路边,我与一位为稻田管水的老人攀谈起来,他说,1970年代之前,这里是一片旱田,无灌排条件,只能种玉米、高粱、山芋等旱谷,庄稼只能靠天收。七十年代之后旱改水,挖渠(灌排渠道)建站(电灌站),这里才开始种水稻。那时湿地里除了芦苇杂草、鱼虾鸟类、其它什么也没有,一片荒凉。
毕竟是夏天了,才九点多钟,太阳就嗮的人头上冒汗。我们在公路边的树林下席地而坐,高大挺拔的意杨枝繁叶茂,绿影婆娑,为我们遮挡烤人的阳光。地上,一片阴凉,还有些湿润。往远处望去,空中一大片烟云随风飘渺而来。老人说,这烟云出自洪泽湖的水面,随风飘逸而来,总是被风吹着飘,没有定处,这也是这里浅夏常见的现象。
  湿地周边已是夏花绚烂,一朵朵,一簇簇,明艳的,浓烈的,清雅的,妖媚的,它们相生相携,都在为浅夏的繁华而绽放。最让人感动是那些小路边、田埂边被人们一次次踩下,又一次次站立起来,默默绽放的小野花们,那一抹为了尊严而坚强不屈的情怀,真的让人动容。然而,又有多少人能说出它们的名字呢?其实,无论多么细小柔弱的花儿都是有名字,有尊严的。在这样如烟的浅夏,无论是被人们栽植在湿地里的郁金香、蝴蝶兰、睡睡莲等名花,还是那些不知其名的野花,它们无不倾其所有,竭尽全力地绽放,哪怕无人欣赏,也各自独守着身边静美的岁月。
我信步于湿地水面上的栈道,两边一簇簇,一片片翠绿的菖蒲,墨绿的芦苇,交错起伏,像一幅幅清淡雅致的水粉画镶嵌在水面上,赏心悦目。一回首,瞧见了水岸那边的一行游人,他们置身于飘渺的烟雾之中,淡淡浅浅,隐隐约约,犹如一幅妙到极致的水墨,让人回味无穷。湖泊里的荷叶像一把把撑开的绿色遮阳伞,把水面遮的严严实实,不由想起“无穷荷叶连天碧”的诗句,遗憾的不是花季,没有别样红的映日荷花。
走过鸟林,一片似罂粟花一样诱人的花儿正在妖艳绽放。据说,这种花儿从初春开始,竟能一直盛开到深秋,但游人中没有人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忽然间萌动了一种感悟:不是每一朵花都要有绽放的理由,不为谁等待花期,也不为谁献媚才绽放,只为在有限的光阴里尽情释放生命的芬芳、妖娆与庄重。
人生,也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告别了一个又一个如烟的浅夏,在浅夏里留下了一件件如烟的往事。这些往事有的已随风而去,有的已沉淀在心灵的深处。随风而去的叫做经历,沉淀下来的叫做记忆。
作者:骈国华   地址:淮安市淮海西路西园小区22栋302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18 18:24 , Processed in 0.036088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