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5208|回复: 0

五月麦香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6-1 11: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麦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五月的农场,微醺的小南风在麦梢上打着旋儿,金黄的麦田,掀起一层层麦浪,犹如一幅迎风招展的油画。五月跌落在麦香里。
  静静地伫立在麦田边,阳光亲吻麦穗,听风吹麦浪的声音,麦粒胀裂麦壳的声音,犹如天籁之音,那么质朴,那么纯静,那么细微,又那么美妙······
  这段时间,老队长总爱背着双手,在麦田四周转悠,温和的目光抚摸着每一棵麦子,脸上满是喜悦之情。他已经退(休)了,不再理事。那块地先收,那块地后收,年轻的接班队长腿脚勤快,记性好,脑筋活,会比自己考虑的还周全。他只是想看一看麦田的景象,嗅一嗅那醉人的麦香。再说,人家有言在先,请他当参谋。真要参谋,心里没个数,哪成?在每一块地里,会掐下一穗来,用粗糙的大手搓一搓,吹去麦壳儿,数麦粒,估估千粒重,再下田随机查个把平方穗数,这一块地有多高的产量就八九不离十了;条田之间产量不平衡的原因,也就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然后,他捏几粒麦粒放进嘴里,慢慢地嚼,满口清香,眉开眼笑。
  在麦田边与老队长相遇,们一起近距离的亲近麦子,嗅闻那清新淡甜的麦。我们席地而坐,谈今忆往,话多情长。老队长回忆说,他小时候,那时还是人民公社有年刚过小满吧,家里青黄不接,几乎揭不开锅。他母亲跑到自留地麦田里剪了些腊熟的麦穗头回来,用鞋底搓揉出麦粒,上锅炒熟后,再用小石磨磨成一条条小青虫样子的“冷冷”,喷香喷香的。用“冷冷”熬成小麦粥,清香淡甜,味道美极了,他顿就三大碗!
  上初中后,每年暑假我也都下地为生产队割麦,帮家里苦工分。割麦的日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火辣辣的阳光晒得人汗流浃背,麦芒扎在胳膊和腿上,又疼又痒。但割麦没有叫苦叫累的,一个个挥着刀,一声不吭,拼命往前割,身后倒下的麦铺连成了下的麦子要成麦個,然后再把它们挑到场上,接着是放场、打场、扬场、晒场、进仓,一个麦季,至少要忙十多天,天天眼睛一睁,忙到三更。至于晒脱几层皮,瘦掉二斤肉,那是不足为奇的。那时,我们就真正受到了麦香里浸透着汗
如今,联合收割机完全取代了人力。农民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收割了。凝视那金光闪闪的麦浪,嗅闻那随风飘逸的麦香,心情无比舒畅,感慨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产业化,农垦的未来,依然在希望的田野上。
作者:骈国华   地址:淮安市淮海西路西园小区22栋302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1 02:22 , Processed in 0.038695 second(s), Total 20,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