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1311|回复: 0

秋日悼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5-8 09: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日悼
    春色微软旧苔痕,写意东风事,笔迟句稍顿。忽觉语罢寄无人。
                                     ——题记
    我昨晚梦见了登山。与其说是登山,不如说是田野漫步。从大巴车上下来后,我就挽着姥姥走。和以前一样,其他人都只顾着走自己的路。阳光是金色的,从绿叶疏缝中落下,在地上碎成斑驳的树影。姥姥穿着深红色的袄,头发是整整齐齐的,脸是慈祥温和的。
    后来走上一条小道,不知怎么的我走到前边和妈妈、姨妈并排走。说笑一阵后,我就又跑回后边和姥姥一起走。我还记得她微微侧头问我:“怎么不在前边走着?”仍是熟悉的家乡话。我不好意思地回答:“她俩一起就行了,我想跟你说话。”姥姥就笑着把头转回去,说:“好啊,那就说说话吧。”阳光温暖灿烂,远处有青山。世界是金色和浅绿色的,偶尔听到一声婉转的鸟啼。这时我醒来了。坐起身来,忽然忆起姥姥已经不在,也快有一年了吧。心中顿时五味杂陈,坐着发呆很久。
    我一直觉得她还在的,我一定还会见到她。可现在悲凉漫上心头,便觉得她是真的去了。我再也见不到她,再听不到熟悉的声音,再看不到厨房里围着围裙的身影了。
    从姥姥去世到现在,我从未梦见过她。真是“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不是不念,而是她存在的感觉太强烈。河堤上,厨房里,感觉处处都是她的痕迹。加之我远在他乡,更觉得她就坐在家中,打着盹看电视或大声和姥爷说着什么,等着我回家。可是,因为梦到,所以念起。现实确实是家里只剩下了姥爷,“空床卧听南窗雨,无人挑灯夜补衣”。怎不孤独,怎不凄冷?每次我晚上给他打电话,他都是在看电视,把声音调的很大。一个老人,白头失妻,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客厅孤独地看着热闹的电视屏幕,不知不觉就睡着。这是怎样令人心疼的景象,我们该反省了吧!
    姥姥在时,家里并不是这样。我记起儿时晚上热腾腾的面疙瘩汤,端午节的大个粽子,新年小巧玲珑的美味羊肉饺子,日常午饭里炖得香喷喷的排骨和炒得金灿灿的番茄鸡蛋,还有常是一大袋一大袋、用白色绳子扎起的麻叶儿。高三她病重前一段时间,我还吃到过她炸的麻叶儿。拿到学校,大家吃过的都赞不绝口。谁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呢?谁料到那烹制出酥脆的口感的人竟会轻易地永远离去呢?
    最后一次去吃午饭时,姥姥还炖了排骨。我食欲大发,吃了两碗饭,连夸好吃。姥姥还笑着对我说:“以后常来吃,我还给你炖排骨。”我答应了。可后来却因为各种原因没再去过。本以为来日方长,谁想到世事无常,姥姥就这样早早地离去了呢?我想念她温暖而满是皱纹的手,曾无数次带着慈爱抚过我的手,我在医院最后一次紧握时已经无力且发冷了。我想念她微眯的略昏花的双眼,总是慈祥地望着我们的双眼,最后一次见时已经很难睁开,只是不断流泪。她那深色的袄看起来都很暖和,可现在她已化为一捧轻灰躺在冰冷的盒子里。姥姥,冷吗?孤单吗?会不会太安静了?想起儿时许下的幸福的诺言,真是不堪提起,字字伤心。
    姥姥一生未去过遥远的美丽的地方。我后悔,为何我们未带她去西湖踏春,去东湖赏荷,去金陵怀古,去姑苏观雨?子欲养而亲不待,此言切矣!
寒秋十一月,满目的树叶都变成了灿灿的金色。我要带姥爷来看这不一样的美景。姥姥,您可愿与我们同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5 21:30 , Processed in 0.030877 second(s), Total 19, Slave 1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