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红楼探梦(第十一章 《红楼梦》中扒灰案件的作案人:贾宝玉而非贾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09: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十八回 记微嫌舅兄(王仁贾芸)欺弱女(巧姐) 惊谜语妻妾(宝钗袭人)谏痴人(宝玉)

宝玉道:“我这也不算什么泄漏了,这也是一定的。我念一首诗给你们听听罢。”众人道:“人家苦得很的时候,你倒来做诗怄人。”宝玉道:“不是做诗,我到过一个地方儿看了来的。你们听听罢。”众人道:“使得。你就念念,别顺着嘴儿胡诌。”宝玉也不分辩,便说道:
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
宝钗点头微笑道:“功名自有定数,中与不中,倒也不在用功的迟早。但愿他从此一心巴结正路,把从前那些邪魔永不沾染,就是好了。”说到这里,见房里无人,便悄说道:“这一番悔悟过来固然很好,但只一件:怕又犯了前头的旧病,和女孩儿们打起交道来,也是不好。”袭人道:“奶奶说的也是。二爷自从信了和尚,才把这些姐妹冷淡了;如今不信和尚,真怕又要犯了前头的旧病呢。我想:奶奶和我,二爷原不大理会。紫鹃去了,如今只他们四个。这里头就是五儿有些个狐媚子,听见说,他妈求了大奶奶和奶奶,说要讨出去给人家儿呢,但是这两天到底在这里呢。麝月秋纹虽没别的,只是二爷那几年也都有些顽顽皮皮的。如今算来,只有莺儿二爷倒不大理会,况且莺儿也稳重。我想倒茶弄水,只叫莺儿带着小丫头们伏侍就够了,不知奶奶心里怎么样?”宝钗道:“我也虑的是这个,你说的倒也罢了。”从此便派莺儿带着小丫头伏侍。那宝玉却也不出房门,天天只差人去给王夫人请安。王夫人听见他这番光景,那一种欣慰之情更不待言了。
试解:宝钗袭人把宝玉看得严严实实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9: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十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

话说莺儿见宝玉说话,摸不着头脑,正自要走,只听宝玉又说道:“傻丫头,我告诉你罢。你姑娘既是有造化的,你跟着他,自然也是有造化的了。你袭人姐姐是靠不住的(试解:袭人改嫁)。只要往后你尽心伏侍他就是了,日后或有好处,也不枉你跟着他熬了一场。”莺儿听着前头像话,后头说的又有些不像了,便道:“我知道了。姑娘还等我呢。二爷要吃果子时,打发小丫头叫我就是了。”宝玉点头,莺儿才去了。一时,宝钗袭人回来,各自房中去了,不提。
……
此时宝钗听得,早已呆了。这些话不但宝玉说的不好,便是王夫人李纨所说,句句都是不祥之兆,却又不敢认真,只得忍泪无言。那宝玉走到跟前,深深的作了一个揖。众人见他行事古怪,也摸不着是怎么样,又不敢笑他。只见宝钗的眼泪直流下来,众人更是纳罕。又听宝玉说道:“姐姐,我要走了。你好生跟着太太,听我的喜信儿罢!”宝钗道:“是时候了,你不必说这些唠叨话了。”宝玉道:“你倒催的我紧,我自己也知道该走了!”回头见众人都在这里,只没惜春紫鹃,便说道:“四妹妹和紫鹃姐姐跟前,替我说罢。他们两个横竖是再见的。”
试解:宝玉是要出家,而不是遁世不再见人。
......
不言宝玉贾兰出门赴考,且说贾环见他们考去,自己又气又恨,便自大为王,说:“我可要给母亲报仇了。家里一个男人没有,上头大太太依了我,还怕谁!”想定了主意,跑到邢夫人那边请了安,说了些奉承的话。那邢夫人自然喜欢,便说道:“你这才是明理的孩子呢。像那巧姐儿的事,原该我作主的。你琏二哥糊涂,放着亲奶奶倒托别人去。”贾环道:“人家那头儿也说了:只认得这一门子,现在定了,还要备一分大礼来送太太呢。如今太太有了这样的藩王孙女女婿,还怕大老爷没大官做么?不是我说自己的太太,他们有了元妃姐姐,便欺压的人难受!将来巧姐儿别也是(像元春)这样没良心(试解:元妃过河拆桥欺压贾家,《红楼梦》这里直接说出来了),等我去问问他。”
......
次日,贾兰只得先去谢恩,知道甄宝玉也中了,大家序了同年。提起贾宝玉心迷走失,甄宝玉叹息劝慰。知贡举的将考中的卷子奏闻,皇上一一的披阅,看取中的文章,俱是平正通达的。见第七名贾宝玉是金陵籍贯,第一百三十名又是金陵贾兰,皇上传旨询问:“两个姓贾的是金陵人氏,是否贾妃一族?”大臣领命出来,传贾宝玉贾兰问话。贾兰将宝玉场后迷失的话,并将三代陈明,大臣代为转奏。皇上最是圣明仁德,想起贾氏功勋,命大臣查复。大臣便细细的奏明。皇上甚是悯恤,命有司将贾赦犯罪情由,查案呈奏。皇上又看到“海疆靖寇班师善后事宜”一本,奏的是“海宴河清,万民乐业”的事。皇上圣心大悦,命九卿叙功议赏,并大赦天下。贾兰等朝臣散后,拜了座师,并听见朝内有大赦的信,便回了王夫人等。合家略有喜色,只盼宝玉回来。薛姨妈更加喜欢,便要打算赎罪。
        一日,人报甄老爷同三姑爷(即班师回朝)来道喜,王夫人便命贾兰出去接待。不多一时,贾兰进来,笑嘻嘻的回王夫人道:“太太们大喜了。甄老爷在朝内听见有旨意,说是大爷爷的罪名免了;珍大爷不但免了罪,仍袭了宁国三等世职。荣国世职,仍是爷爷袭了,俟丁忧服满,仍升工部郎中。所抄家产,全行赏还。二叔的文章,皇上看了甚喜。问知元妃兄弟,北静王还奏说人品亦好,皇上传旨召见。众大臣奏称:‘据伊侄贾兰回称出场时迷失,现在各处寻访。’皇上降旨,着五营各衙门用心寻访。这旨意一下,请太太们放心,皇上这样圣恩,再没有找不着的。”王夫人等这才大家称贺,喜欢起来。
试解:虽系歌功颂德,却是历史事实。
宝玉到底是哪一年出家的?笔者考证是1751年--乾隆秋闱大考(辛未科),贾母三年丧期刚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20: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百二十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即总编辑或者总校稿之意)红楼梦

原来袭人模糊听见说宝玉若不回来,便要打发屋里的人都出去,一急越发不好了。到大夫瞧后,秋纹给他煎药,他各自一人躺着,神魂未定。好像宝玉在他面前,恍惚又像是见个和尚,手里拿着一本册子揭着看,还说道:“你不是我的人,日后自然有人家儿的。”袭人似要和他说话,秋纹走来说:“药好了,姐姐吃罢。”袭人睁眼一瞧,知是个梦,也不告诉人。
试解:袭人这个梦,后来只告诉了蒋玉涵,后者又转告了《红楼梦》作者宝玉。
……
一日,行到毘(毗的异体字)陵驿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静去处。贾政打发众人上岸投帖辞谢朋友,总说即刻开船,都不敢劳动。船上只留一个小厮伺候,自己在船中写家书,先要打发人起早到家。
试解:百度百科-毗陵驿,设于明朝正德十四年(1519年),位于江苏常州篦箕巷内,是专供传递公文的差役和官员停船休息或换马住宿的。
《红楼梦》暗示,贾政是到苏常地区安葬贾母的。纳兰家墓地位于现在北京市海淀区皂甲屯镇皂甲屯村附近,其中建有明珠及其父尼雅哈及其子容若和揆叙的坟墓,为何不把贾母与容若合葬?答案是,此处的容若坟墓是假坟。
真实历史应该是,容若于三十一岁时诈死隐居于苏州阊门外仁清巷的仁清庙(即葫芦庙)内,有时在苏州与沈宛老家湖州之间的地区游览访道。在这带地区,容若为自己选建了一座坟墓,贾政就是将容若安葬在那里的。贾政自然也得将贾母合葬于容若坟墓之中,这是贾母的遗嘱。这说明容若及其续妻瓜尔佳氏是恩爱夫妻,容若离家并非是受名妓沈宛的才貌所诱,而是为贾家避祸而诈死隐居的。

......贾政不顾地滑,疾忙来赶,见那三人在前,哪里赶得上?只听得他们三人口中不知是那个作歌曰: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逝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试解:其实是宝玉先去拜祭了祖父容若和贾母的坟墓之后,又来拜别贾政的。

贾政一面听着,一面赶去,转过一小坡,倏然不见。贾政已赶得心虚气喘,惊疑不定(试解:贾政此时已六十多岁)。回过头来,见自己的小厮也随后赶来,贾政问道:“你看见方才那三个人么?”小厮道:“看见的。奴才为老爷追赶,故也赶来。后来只见老爷,不见那三个人了。”贾政还欲前走,只见白茫茫一片旷野,并无一人。贾政知是古怪,只得回来。
试解:贾母辞世时宝玉二十八周岁,而贾母独宠宝玉一十九年,说明宝玉从十周岁起就是一位知名的神童。
经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宝玉出家而迎头拜别),贾政立马变成一位信仰佛道的慈父,而从前贾政反对佛道。
贾政想明白了:祖上发生过的一幕,现在临到自己身上。想当初,纳兰容若为了一个江南名妓沈宛就诈死出家,撇下老父纳兰明珠夫妇。而贾政自己就是纳兰容若的遗腹子,真是天道轮回而不爽。
史载,贾政原型富森直到七十七岁仍在任礼部尚书。据传,富森一直活到一百多岁。
……
次日,贾政进内请示大臣们,说是:“蒙恩感激。但未服阕,应该怎么谢恩之处,望乞大人们指教。”众朝臣说是代奏请旨。于是圣恩浩荡,即命陛见。贾政进内谢了恩。圣上又降了好些旨意(试解:主要是乾隆关怀和劝慰及节哀的话语,说明贾门不仅是名臣之后,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历代皇亲国戚),又问起宝玉的事来。贾政据实回奏。圣上称奇,旨意说:宝玉的文章固是清奇,想他必是过来人,所以如此。若在朝中,可以进用;他既不敢受圣朝的爵位,便赏了一个“文妙真人”的道号(试解:《红楼梦》作者宝玉,当得起“文妙真人”这一称号)。贾政又叩头谢恩而出。回到家中,贾琏贾珍接着,贾政将朝内的话述了一遍,众人喜欢。
……
那日已是迎娶吉期,袭人本不是那一种泼辣人,委委屈屈的上轿而去,心里另想到那里再作打算。岂知过了门,见那蒋家办事,极其认真,全都按着正配的规矩(试解:其实不是正配)。一进了门,丫头仆妇,都称“奶奶”。袭人此时欲要死在这里,又恐害了人家,辜负了一番好意。那夜原是哭着不肯俯就的,那姑爷却极柔情曲意的承顺。到了第二天开箱,这姑爷看见一条猩红汗巾,方知是宝玉的丫头。原来当初只知是贾母的侍儿(试解:所以起初就没当作正配),益想不到是袭人。此时蒋玉函念着宝玉待他的旧情,倒觉满心惶愧,更加周旋;又故意将宝玉所换那条松花绿的汗巾拿出来。袭人看了,方知这姓蒋的原来就是蒋玉函,始信姻缘前定。袭人才将心事说出。蒋玉函也深为叹息敬服,不敢勉强,并越发温柔体贴,弄得个袭人真无死所了。看官听说:虽然事有前定,无可奈何,但孽子孤臣,义夫节妇,这“不得已”三字也不是一概推委得的。此袭人所以在“又副册”也。正是前人过那桃花庙的诗上说道: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试解:这个《又副册》,大概影射的是乾隆朝奉旨撰成的《贰臣转》中人物。

不言袭人从此又是一番天地。且说那贾雨村犯了婪索的案件,审明定罪,今遇大赦,递籍为民。雨村因叫家眷先行,自己带了一个小厮,一车行李,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只见一个道者,从那渡头草棚里出来,执手相迎。雨村认得是甄士隐,也连忙打恭。士隐道:“贾老先生,别来无恙?”雨村道:“老仙长到底是甄老先生!何前次相逢,觌面不认?后知火焚草亭,鄙下深为惶恐。今日幸得相逢,益叹老仙翁道德高深。奈鄙人下愚不移,致有今日。”甄士隐道:“前者老大人高官显爵,贫道怎敢相认?原因故交,敢赠片言,不意老大人相弃之深。然而富贵穷通,亦非偶然,今日复得相逢,也是一桩奇事。这里离草庵不远,暂请膝谈,未知可否?”雨村欣然领命。
两人携手而行,小厮驱车随后,到了一座茅庵。士隐让进,雨村坐下,小童献茶上来。雨村便请教仙长超尘始末。士隐笑道:“一念之间,尘凡顿易。老先生从繁华境中来,岂不知温柔富贵乡中有一宝玉乎?”雨村道:“怎么不知。近闻纷纷传述,说他也遁入空门。下愚当时也曾与他往来过数次,再不想此人竟有如是之决绝。”士隐道:“非也。这一段奇缘,我先知之。昔年我与先生在仁清巷旧宅门口叙话之前,我已会过他一面。”雨村惊讶道:“京城离贵乡甚远,何以能见?”士隐道:“神交久矣。”雨村道:“既然如此,现今宝玉的下落,仙长定能知之?”士隐道:“宝玉,即‘宝玉’也。那年荣宁查抄之前,钗黛分离(试解:钗黛分离,而非死别)之日,此玉早已离世:一为避祸(试解:避开抄家),二为撮合(试解:与仙界撮合)。从此夙缘一了,形质归一(即出家)。又复稍示神灵,高魁贵子,方显得此玉乃天奇地灵锻炼之宝,非凡间可比。前经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带下凡,如今尘缘已满,仍是此二人携归本处(即出家):便是宝玉的下落。”雨村听了,虽不能全然明白,却也十知四五,便点头叹道:“原来如此,下愚不知。但那宝玉既有如此的来历,又何以情迷至此,复又豁悟如此?还要请教。”士隐笑道:“此事说来,先生未必尽解。太虚幻境,即是真如福地。两番阅册,原始要终之道,历历生平,如何不悟?仙草归真(试解:黛玉林下修真),焉有通灵不复原之理呢?”
雨村听着,却不明白,知是仙机,也不便更问。因又说道:“宝玉之事,既得闻命。但敝族闺秀如是之多,何元妃以下,算来结局俱属平常呢?”士隐叹道:“老先生莫怪拙言!贵族之女,俱属从情天孽海而来。大凡古今女子,那‘淫’字固不可犯,只这‘情’字也是沾染不得的。所以崔莺苏小,无非仙子尘心;宋玉相如,大是文人口孽。但凡情思缠绵,那结局就不可问了。”
试解:大意是,贵族之女,只能政治婚姻,那‘淫’字固不可犯,只这‘情’字更是沾染不得的。

雨村听到这里,不觉拈须长叹。因又问道:“请教仙翁:那荣宁两府,尚可如前否?”士隐道:“福善祸淫,古今定理。现今荣宁两府,善者修缘,恶者悔祸,将来兰桂齐芳,家道复初,也是自然的道理。”雨村低了半日头,忽然笑道:“是了,是了。现在他府中有一个名兰的,已中乡榜,恰好应着‘兰’字。适间老仙翁说‘兰桂齐芳’,又道‘宝玉高魁贵子’,莫非他有遗腹之子,可以飞黄腾达的么?”士隐微微笑道:“此系后事,未便预说。”
雨村还要再问,士隐不答,便命人设具盘飧,邀雨村共食。食毕,雨村还要问自己的终身。士隐便道:“老先生草庵暂歇。我还有一段俗缘未了,正当今日完结。”雨村惊讶道:“仙长纯修若此,不知尚有何俗缘?”士隐道:“也不过是儿女私情罢了。”雨村听了,益发惊异:“请问仙长何出此言?”士隐道:“老先生有所不知:小女英莲,幼遭尘劫,老先生初任之时,曾经判断。今归薛姓,产难完劫,遗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此时正是尘缘脱尽之时,只好接引接引。”士隐说着,拂袖而起。雨村心中恍恍惚惚,就在这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睡着了。
这士隐自去度脱了香菱,送到太虚幻境,交那警幻仙子对册。刚过牌坊,见那一僧一道缥缈而来,士隐接着说道:“大士、真人,恭喜贺喜!情缘完结,都交割清楚了么?”那僧道说:“情缘尚未全结,倒是那蠢物已经回来了。还得把他送还原所,将他的后事叙明,不枉他下世一回。”士隐听了,便拱手而别。那僧道仍携了玉到青埂峰下,将“宝玉”安放在女娲炼石补天之处,各自云游而去。从此后:
天外书传天外事,两番人作一番人。
这一日,空空道人又从青埂峰前经过,见那补天未用之石仍在那里,上面字迹依然如旧,又从头的细细看了一遍。见后面偈文后又历叙了多少收缘结果的话头(试解:指《红楼梦》后四十回在程甲本之前一直付之阙如),便点头叹道:“我从前见石兄这段奇文,原说可以闻世传奇,所以曾经抄录,但未见返本还原。不知何时,复有此段佳话?方知石兄下凡一次,磨出光明,修成圆觉,也可谓无复遗憾了。只怕年深日久,字迹模糊,反有舛错,不如我再抄录一番,寻个世上清闲无事的人,托他传遍,知道奇而不奇,俗而不俗,真而不真,假而不假(请注意“假而不假”)。或者尘梦劳人,聊倩鸟呼归去;山灵好客,更从石化飞来:亦未可知。”想毕,便又抄了,仍袖至那繁华昌盛地方。遍寻了一番,不是建功立业之人,即系糊口谋衣之辈(曹雪芹一生即系此辈),哪有闲情去和石头饶舌?直寻到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睡着一个人,因想他必是闲人,便要将这抄录的《石头记》给他看看。哪知那人再叫不醒(这岂不是闲人?)。空空道人复又使劲拉他,才慢慢的开眼坐起。便接来草草一看,仍旧掷下道:“这事我已亲见尽知,你这抄录的尚无舛错(试解:暗示贾雨村参与《红楼梦》创作和编辑)。我只指与你一个人,托(试解:应解为假托)他传去,便可归结这段新鲜公案了。”空空道人忙问何人,那人道:“你须待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到一个悼红轩中,有个曹雪芹先生。只说贾雨村言,托(试解:应解为假托)他如此如此。”说毕,仍旧睡下了。
试解:创作小组共议推举空空道人找贾雨村为《红楼梦》署名,但遭雨村婉拒,并建议假托曹雪芹之名出版。暗示贾雨村同时是贾府和曹府的故交。
《红楼梦》透露的贾雨村简历:
(1)湖州人,即系沈宛的故乡人;
(2)祖上做过明末的官员或者纳兰容若的幕宾;
(3)在贾宝玉生前即1719年之前,赴京汇考,得中进士;
(4)才气逼人,青年时恃才傲物;
(5)升迁很快,有时大起大落,曾任地方大员和兵部侍郎或者尚书;说明政声和政绩几度卓著,尽管《红楼梦》中没有直接提起或者吹嘘。这更说明贾雨村原型才是《红楼梦》真正的总编。
(6)贾雨村原型对贾府最终抱愧而报恩。

360百科-吴应棻(生卒年未详),原名应正,避讳改名,字小眉,号眉庵,又号青灵山人,归安(今湖州)人。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进士,授编修,任河南乡试副考官。雍正七年(1729),任河南乡试正考官,提督河南学政,擢任右中允,迁侍讲。历官少詹事、顺天(今北京)学政,转右通政,又擢左佥都御史。两为学政,以廉明见称。十三年,任湖北巡抚、兵部右侍郎,兼巡抚。上疏弹劾布政使李世倬、按察使胡瀛为政废弛,得到雍正帝嘉奖。
  黄州郡麻城县百姓涂如松与其妻杨氏不和,反目相争,杨氏逃回家,其兄藏匿于家,反诬涂如松殴妻致死,贿嘱灭尸。该案株连官吏、妇女百余人。吴应棻察其冤,飞奏停判,用计缉获杨氏,全盘推翻前案。楚中时有“龙图(包拯)再世”之称。乾隆元年(1736),入都供职,命勘察河南疑狱、广东参案。在广东发现程、安、德三县缴粮数额过重,奏请蠲免。官终兵部左侍郎。
  吴应棻博通诗、词、古文。工书法,与何焯、张大受、顾嗣立为莫逆之交。善画墨竹,著有《青瑶草堂诗集》。
棻:香木,多用于人名。
那么,《红楼梦》为何记述了贾雨村即吴应棻那些阴事呢?其实这些阴事当时并未公之于众。《红楼梦》的首要读者乾隆皇帝,读后就能猜出贾雨村原型是吴应棻,只是在读后才知道吴应棻坦白的阴事。这其实是向皇上暗示:谁家没有阴事,岂止只有荣国府?世事本如此,(雍正皇帝)何必要深究?
相关故事:87版《红楼梦》中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说,当年她的母亲在十月怀胎时,曾梦到一位白发老人对她说:你会得一个女儿,你要给她起名“棻”。因为“棻”字当时在字典里查不到,母亲便给清晨出生的她起了“晓旭”这个名字。陈晓旭长大后听母亲说起此事,便找来各种版本的字典查这个字,最后终于在《辞海》里查到了,是香木的名字。而《红楼梦》中的木石前盟也仿佛印证了陈晓旭是天生的林黛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12-11 07:05 , Processed in 0.039726 second(s), 2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