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05119|回复: 9

红楼探梦(第十一章 《红楼梦》中扒灰案件的作案人:贾宝玉而非贾珍)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4-24 12: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探梦

第一章《红楼梦》解禁首次出版走的是乾隆和太后的路子
第二章乾隆皇帝读后感:《红楼梦》大体上写的是纳兰明珠家事
第三章宝玉的来历是为纪念纳兰容若的
第四章《红楼梦》原文对纳兰家族的直接印证
第五章 王夫人和贾政避忌黛玉是因贾敏曾引祸于贾家
第六章 贾敬是为雍正朝惠太妃纳兰氏(康熙惠妃)自杀殉葬的
第七章 贾宝玉生日是四月七日-拟制于或者巧合于贾敬自杀纪念日
第八章 清虚观主张真人所说的遮天大王指的是康熙朝隐太子胤礽
第九章 元妃的原型是乾隆娴妃那拉(兰)氏(即后来的皇后)
第十章 秦可卿是贾敏与“八贤王”胤禩的亲生女儿
第十一章 《红楼梦》中扒灰案件的作案人:贾宝玉而非贾珍
第十二章 言行和氛围诡秘的秦可卿
第十三章 秦可卿系因元春出卖而自杀的
第十四章晴雯冤案的告密导演人系薛宝钗
第十五章薛宝钗:情痴而谋深
第十六章惜春的生父是清虚观主张真人(荣公替身)
第十七章妙玉是两江总督范时绎抢走后再度出家的
第十八章 黛玉最终投奔北静王府寻求庇护
第十九章 《红楼梦》正册和副册的出身和归宿之谜
第二十章 甄士隐(空空道人)和贾雨村(娴妃之父那尔布)
第二十一章 《红楼梦》系采用艺术手法向乾隆诉冤的
第二十二章 曹雪芹不是《红楼梦》的作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9: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红楼梦悬疑-与秦可卿扒灰的是贾宝玉而非贾珍
笔名:鲁豫河湾
英文笔名:bookszhu

程高本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写道,贾雨村到林府当私塾先生,看看又是一载有余,不料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病而亡。女学生侍汤奉药,守丧尽礼,过于哀痛,素本怯弱,因此旧症复发,有好些日子不曾上学。雨村闲居无聊,每当风日晴和(试解:像是扬州初春气节),饭后便出来闲步。
程高本第三回 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写道黛玉投奔贾府的第一天,正与贾母说话之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丽人来,从后房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身上穿著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试解:从凤姐的穿着可以看出,正当北京仲春节气。而黛玉投托贾府当年(雍正四年)九月上旬,秦可卿就病倒了。由此推算,贾敏辞世于雍正四年初春;此时雍正皇帝正开始严酷追究廉亲王胤禩: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初五日,胤禩、胤禟及苏努、吴尔占等被革去黄带子,由宗人府除名。
《红楼梦》在此处证实:贾敏的心上人是康熙朝贝勒八阿哥胤禩。
可卿知道黛玉是自己的异父同母妹妹,但黛玉当时却不知道。
程高本第五回开篇写道: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止同息,真是言和意顺,似漆如胶。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谓黛玉所不及。而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深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们,亦多与宝钗玩笑。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因与黛玉同随贾母房中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这日不知为何,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在房中独自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试解:宝黛显然因宝钗介入而闹矛盾,尽管上段写的热闹、曲折而委婉。本来嘛,宝钗也不是凡人和凡品的,岂会不招惹宝玉?
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邀请荣府人们在会芳园赏花游玩,先茶后酒。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息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试解:其实就是秦氏自己一人)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试解:显系故意做作,也就是托词和借口;而且贾母还难以开口拒绝),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亲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试解:不给贾母犹豫或者回绝的机会,或者说知道贾母不便回绝,两者都说明秦氏身份极为特殊)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试解:与前句自相矛盾;袅娜纤巧:至少是柳枝腰或者水蛇腰式的狐狸精),行事又温柔和平(试解:这不是准狐狸精是啥?),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试解:贾母嫡系只有秦氏这一个重孙媳妇;《红楼梦》其实是想说秦氏是贾母的第一得意之人)。见她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试解:贾母当时想到安稳与否的念头,也就是有了不安稳的预感;或者是,当时感到安稳,过后意识到了不安稳)。
......
当下秦氏带领一簇人,辗转引着宝玉(试解:宝玉很顺遂,显系借坡上驴,即对秦氏暗慕久矣)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试解:即秦少游,历史上尊为婉约派一代词宗)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的。”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试解:这一整段写的是宝玉当时的印象、想象和期待,或者是后来的回忆,同时暗示:宝玉早就知道秦氏底细系皇家私生女。
于是,众奶母服侍宝玉卧好,款款散去,只留袭人、秋纹、晴雯、麝月四个丫鬟为伴。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试解:其实指的就是袭人、秋纹、晴雯和麝月四个丫鬟),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打架(试解:将四个丫鬟支开,暗示卧室内一度只留下宝玉和可卿)。
那宝玉刚合上眼,便恍恍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但见朱栏玉砌,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罕到。宝玉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打去(试解:暗指明珠对容若幼少时望子成龙,斥责和体罚甚严)!”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后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
警幻仙子让仙女们演唱《红楼梦》。歌毕,还又歌副曲。警幻见宝玉甚无趣味,因叹:“痴儿竟尚未悟!”那宝玉忙止歌姬不必再唱,自觉朦胧恍惚,告醉求卧。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试解:其实是实景真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
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响如雷声,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可卿救我!”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不怕,我们在这里!”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试解:刚刚出来)嘱咐小ㄚ头们(试解:其实,仍然指的是袭人、秋纹、晴雯和麝月四个丫鬟)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闻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无人知道,他如何得知,从梦里叫出来?”(试解:除了宝玉之外,秦氏这段心理活动绝不会告诉任何外人;秦氏已经察觉,自己的身份秘密已经相当程度地外泄了;同时《红楼梦》暗示秦氏和宝玉后来又幽会过,秦氏隐秘地问过宝玉这话)。
试解:可卿倒不必纳闷为何其真实身份已经泄露,其实没有不透风的墙;连宝玉都已经获悉了这个秘密,那么宁荣两府知道的人数必定不少。但以前将近二十年内无人告密,说明没有外人渗入贾府。后来,元妃原型那拉氏告密出卖可卿而求荣,说明那拉氏父女就是渗入贾府的外人。这个人起初是谁?就是林如海和贾政引狼入室的贾雨村!宫女那拉氏和贾雨村升迁速度极不寻常。
程高本第六回接着写道: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在梦中唤她的乳名,心中自是纳闷,(当时)又不好细问(试解:后来细问过)。彼时宝玉迷迷惑惑,若有所失,众人端上桂圆汤来,喝了两口,遂起身整衣。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一片沾湿,唬得忙退出手来,问:“怎么了?”宝玉红涨了脸,把她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羞得红涨了脸面,遂不敢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随至贾母处来,胡乱吃过晚饭,过这边来。
袭人忙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别人!”袭人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知了。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与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自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与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越发尽职。
试解:到此读者已经阅知,且是红学界公论:秦氏与宝玉偷情属实。所以,秦氏的心理隐私只有天知地知宝玉知-《红楼梦》作者就写出来了。
宁府老仆焦大所骂的扒灰,正是指秦氏和宝玉。焦大顺嘴攀扯贾珍,乃是借口指桑骂槐,故意回避少儿贾宝玉,给荣府留点儿脸面。焦大敢提名骂贾珍,就敢指桑骂槐地影射凤姐;但焦大敬畏荣府即贾母。
宝玉、可卿相互心热,跃然纸面。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另一层原因,莫非可卿先自献身而为黛玉拴牢宝玉,以对付长住贾府的第三者薛宝钗?《红楼梦》原著中说,宝玉得知可卿的死讯,当即狂喷了一口鲜血,而后宝黛恋随之升温。
笔者以为,贾珍与可卿其实并未偷情,其原因如下:贾珍对可卿的关怀溢于言表,即便是当着贾母、贾家全族、社会乃至于其妻妾尤氏等面前也不忌讳,说明贾珍与可卿无私(无奸);贾珍刻意回避和冷待秦父秦邦业一家,这不是勾引可卿的路数;贾珍追求尤二姐和尤三姐的路数简直是庸俗可笑,而且胆怯技穷;而可卿则是一位格格兼贾母的亲外甥女,岂能看得上贾珍的三脚猫功夫?
在贾母(纳兰容若夫人)的眼皮底下,贾珍岂敢放肆而与其亲外甥女乱伦?甭忘了,宝玉有一次挨打,传闻是贾珍在贾政面前说漏了嘴,贾母就把贾珍叫到跟前痛骂一顿,而贾珍却不敢分辩。只有宝玉或者贾蔷等少不更事的帅男生,可卿才会看得起,也才敢跟可卿勾连。
即便是贾蓉,也不敢与可卿同床。万一生下孩子,如何自保和保全?即便是当下的可卿也是朝不保夕,而贾家也是如履薄冰。贾家当初保护可卿,其目的就在于将其庇护到出头之日,而绝不是趁火打劫而劫财劫色。贾珍如何敢对显贵的廉亲王和贾敏的女儿乱动手脚?即便是政敌雍正皇帝,也不会容忍贾珍与自己的亲侄女乱伦!
《红楼梦》把贾珍的低俗揭地掉了个底儿,可卿当然是看在眼里的。凤姐都要经常亲自伺候的可卿如何会俯就贾珍?甭忘了,凤姐因贾琏私娶尤二娘而去大闹宁府时,贾珍一看势头不妙,就脚底抹油-紧急开溜。
焦大当着凤姐和宝玉的面开骂时,确实是先提贾珍,再骂“扒灰”这种极端恶名的。但此后焦大并未受到惩处,只能说明贾珍并没有真正扒灰,贾珍也知道这种骇人听闻的恶名根本也栽赃不到他身上去,故此听之任之。
只有这种少不更事的小处男与可卿格格偷情,各方才会容忍一二。
那么,焦大为何先提贾珍再骂“扒灰”呢?显系焦大实际上是骂荣府,但又为荣府留下面子。对于曾闯荡江湖和沙场而年约八旬焦大来说,这只是小技一桩罢了。
那么,焦大咋会知道这些鸡鸣狗盗之事呢?一来焦大月钱不少,喝酒自然有小厮们陪着,而这些小厮们又与丫鬟们勾搭着,有啥听不到的?二来,也许是贾珍故意导演的-自己背个假骂名,也要把丑事原委呈现给凤姐和贾母;若任宝玉和可卿的故事发展下去,自己担不起责啊!
贾珍连宝玉和可卿之间偷情都担不连带起责,岂敢下手火中取栗偷情于可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07: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红楼梦悬疑-秦可卿是贾敏与“八贤王”胤禩的亲生女儿
笔名:鲁豫河湾
英文笔名:bookszhu

程高本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张太医为秦氏诊过病后出到外间,写了个方子,递与贾蓉,上面写的是: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人参 白朮 云苓 熟地 归身 白芍 川芎 黄芪 香附米 醋柴胡 怀山药 真阿胶 延胡索 炙甘草 引用建莲子七粒去心(试解:莲子药效似乎在于莲心,去心何用?“连”子七粒去心难道意指堕胎?) 大枣二枚
贾蓉看了,说:“高明得很(试解:贾蓉看了药方,即赞医道高明;贾蓉似乎不通医药啊,这个药方看来藏有密语)。还要请教先生,这病与性命终久有妨无妨?(试解:此问与前面的赞语大相矛盾)”先生笑道:“大爷是最高明的人。人病到这个地位,非一朝一夕的症候,吃了这药,也要看医缘了。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贾蓉也是个聪明人,也不往下细问了。
程高本《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王夫人等荣府的主人们到宁府参加贾敬的生日宴会,王夫人道:“前日听见你大妹妹说,蓉哥儿媳妇身上有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样?”尤氏道:“她这个病得的也奇,上月中秋还跟着老太太、太太们玩了半夜,回家来好好的。到了二十后,一日比一日觉懒,又懒待吃东西,这将近有半个多月了。经期又有两个月没来。”
试解:这次生日宴会举行于1726年即雍正四年九月上旬。雍正朝在这段期间发生了啥大事件?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初五日,雍正皇帝将胤禩、胤禟及苏努、吴尔占等革去黄带子,由宗人府除名。二月初七日,囚禁胤禩,将其囚禁于宗人府。后来社会上传闻说,胤禩九月初八日因呕病卒于监所;民间认为是毒死的。
再来看爱新觉罗·胤禩(1681-1726年),康熙帝第八子,雍正异母弟,生母良妃卫氏,少时为皇长子胤禔之母惠妃纳兰氏抚养。也就是说,大阿哥和八阿哥胜似同胞兄弟。
胤禩童少时,读书和骑射双优,13岁时就帮助康熙帝试马(康熙帝收到的贡马)。胤禩自幼备受康熙喜爱,17岁的时候即被封为贝勒,是当时封爵皇子中最年轻的。一废太子时,胤禩及其同党跃跃欲试,而康熙帝对胤禩利用张明德相面制造舆论深恶痛绝。但是,胤禩并不甘心从此认输,在康熙朝的最后十余年里,并没有放弃对太子之位的争夺,特别是在皇长子和太子遭到圈禁之后,先是争得风头极盛,后来又支持十四阿哥胤禵谋储继位。雍正继位之后,为稳定人心,将胤禩进封为和硕廉亲王,命办理工部事务,兼理藩院尚书,但廉亲王与雍正帝不断明争暗斗。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帝坐稳根基后,就找各种借口对其削爵和圈禁。
乾隆于四十三年(1778年),以胤禩无悖逆之实,下旨复原名胤禩,其子孙恢复宗室,并录入玉牒。
笔者不禁顿起疑问:那么,可卿是不是胤禩的私生女啊?本书前面的章节说过,明珠次子纳兰揆叙曾经连结朝臣支持纳兰家的外甥胤禩争立太子而被康熙申斥过。如此说来,胤禩私生女可卿庇护在纳兰家也属正常。
《石头记》手抄本在乾隆四十二年之前呈到乾隆手里,乾隆在四十四年就给其八皇叔胤禩恢复名誉。看来,《石头记》功效不小!若黛玉尚且健在,就已经六十岁了。
第十一回往下写道: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值凤姐儿往宁府(可卿)那边去了(试解:凤姐如此殷勤照料过谁?)。这年(1726年即雍正四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节的那几日,贾母、王夫人、凤姐儿日日差人去看秦氏,回来的人都说:“这几日也未见添病,也不见甚好。”王夫人向贾母说:“这个症候,遇着这样气节,不添病就有指望了。”贾母说:“可是呢,好个孩子,若有个长短,岂不叫人疼死!”说着,一阵心酸,叫凤姐儿说道:“你们娘儿两个好了一场,明日大初一,过了明日,你再看看她去。你细细的瞧瞧她的光景,倘或好些儿,你回来告诉我。那孩子素日爱吃什么,你也常叫人做送给她。”
凤姐儿一一的答应了。到(腊月)初二日,吃了早饭,来到宁府,看见秦氏的光景,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于是和秦氏坐了半日,说了些闲话儿,又将这病无妨的话开导了一遍。秦氏说道:“好不好,春天就知道了。如今现过了冬至,又没怎么样,或者好得了也未可知。婶子回老太太、太太放心罢。昨日老太太赏的那枣泥馅的山药糕(试解:似乎可以帮产妇补血),我倒吃了两块,倒像克化得动似的。”凤姐儿说道:“明日再给你送来。我到你婆婆那里瞧瞧,就要赶着回去回老太太的话去。”秦氏道:“婶子替我请老太太、太太安罢。”
凤姐儿答应着就出来了,到了尤氏上房坐下。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妇是怎么样?”凤姐儿低了半日头,说道:“这个就没法儿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给她料理料理,冲一冲也好。”尤氏道:“我也暗暗的叫人预备了。就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且慢慢的办着呢。”于是凤姐儿吃了茶,说了一会子话儿,说道:“我要快些回去回老太太的话去呢。”尤氏道:“你可缓缓的说,别吓着老太太。”凤姐儿道:“我知道。”
于是凤姐儿就回来了,到了家中,见了贾母,说:“蓉哥儿媳妇请老太太安,给老太太磕头,说她好些了,求老祖宗放心罢。她再略好些,还给老祖宗磕头请安来呢。”贾母道:“你看她是怎么样?”凤姐儿说:“暂且无妨,精神还好呢。”贾母听了,沉吟了半日,因向凤姐儿说:“你换换衣服,歇歇去罢(试解:意思是,这事儿你没少操心出力)。”
读者可以看出,贾母对秦氏的真心牵挂跃然纸上。
笔者以为:贾母为何如此真心牵挂秦氏?与此相反,贾赦和贾政反倒无动于衷呢?看来,秦氏不仅仅是胤禩的私生女而已吧?
返回头看第五回 刚至秦氏卧房之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第十九回写道:宝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这等时候谁带什么香呢?”宝玉笑道:“既如此,这香是哪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球子、香袋子的香。”
试解:《红楼梦》暗示:秦氏和黛玉都有体香,闻之令人眼饧骨软也就是醉魂酥骨。
第五回又写到:歌毕,还又歌副曲。警幻见宝玉甚无趣味,因叹:“痴儿竟尚未悟!”那宝玉忙止歌姬不必再唱,自觉朦胧恍惚,告醉求卧。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正不知何意,忽警幻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绔与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第二十七回写道: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忽听又有人叫门,晴雯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林黛玉素知丫头们的情性,她们彼此玩耍惯了,恐怕院内的丫头没听真是她的声音,只当是别的丫头们了,所以不开门。因而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门么?”晴雯偏生还没听见,便使性子说道:“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林黛玉听了,不觉气怔在门外,待要高声问她,逗起气来,自己又回思一番:“虽说是舅母家如同自己家一样,到底是客边。如今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现在他家依栖。如今认真怄气,也觉没趣。”一面想,一面又滚下泪珠来。正是回去不是,站着不是。正没主意,只听里面一阵笑语之声,细听一听,竟是宝玉、宝钗二人。黛玉心中越发动了气,左思右想,忽然想起早起的事来:“必定是宝玉恼我告他的原故。但只我何尝告你了!你也不打听打听,就恼我到这步田地。你今儿不叫我进来,难道明儿就不见面了!”越想越觉伤感起来,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阴之下,悲悲切切,呜咽起来。
原来这林黛玉秉绝代姿容,具希世俊美,不期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真是:花魂点点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
因有一首诗道:颦儿才貌世应希,独抱幽芳出绣闱;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
第二十八回写道:宝玉在旁看着(宝钗)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若长在林姑娘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长在她身上,正是恨我没福。”
评注:到此可见,秦可卿(兼钗黛之美)的容姿艳丽不次于黛玉。

第七十四回 王善保家的道:“别的还罢了。太太不知,头一个是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得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抓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个眼睛来骂人,妖妖娇娇,大不成个体统。”
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槛儿,这丫头想必就是她了。”凤姐道:“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生得好。论举止言语,她原有些轻薄。方才太太说的倒很像她,我也忘了那日的事,不敢乱说。”王善保家的便道:“不用这样,此刻不难叫了她来,太太瞧瞧。”王夫人道:“宝玉房里常见我的,只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要有这个,她自不敢来见我的。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且又出来这个事。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因叫自己的丫头来,吩咐她道:“你去,只说我说有话问她,留下袭人、麝月服侍宝玉,不必来;有一个晴雯最伶俐,叫她即刻快来。你不许和她说什么。”
评注:秦可卿和林黛玉都是水蛇腰,走路姿势风摆杨柳。
第五回 还描述警幻仙姑曰:方离柳坞(试解:春风摆柳的风姿),乍出花房(试解:娇艳如花的容貌)。但行处,鸟惊庭树(试解:第二十六回写道,原来这黛玉秉绝代姿容,具稀世俊美,不期这一哭,那附近柳枝花朵上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正是:花魂点点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因有一首诗道:颦儿才貌世应稀,独抱幽芳出绣闺;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地鸟惊飞);将到时,影度回廊(试解:第八回写道: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摆摆的来了。另,第六十五回写道,兴儿道:不是那么不敢出气儿,只怕这气儿大了吹倒了林姑娘;气儿暖了,又吹化了雪(薛)姑娘)。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试解:前文已叙,刚至秦氏卧房之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另,第十九回写道:宝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这等时候谁带什么香呢?”宝玉笑道:“既如此,这香是哪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球子、香袋子的香。”。《红楼梦》这是暗示:秦氏和黛玉都有体香,闻之令人眼饧骨软也就是醉魂酥骨);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试解:黛玉有酒窝即笑窝)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试解:再次提到“香”字)。盼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试解:黛玉和可卿为最,晴雯有几分相像,参见第七十四回,王夫人说晴雯是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的)耀珠翠之辉煌兮,鸭绿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试解:第三回写道,宝玉给黛玉取表字“颦颦”,即半嗔半喜之意);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试解:第六十五回写道,兴儿道:不是那么不敢出气儿,只怕这气儿大了吹倒了林姑娘)。蛾眉颦笑(试解:黛玉可代画眉之墨)兮,将言而未语(试解:即眉目含情,另见第七十四回,王夫人说晴雯是一个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的);莲步乍移兮,欲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试解:第六回写道,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另据第二十八回写道:宝玉在旁看着(宝钗)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她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试解:第五回写道,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曹雪芹把黛玉比作古代著名才女谢道韫)。爱彼之貌容兮,香(试解:又一次咏“香”)培玉(黛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试解:暗示可卿乃龙凤之后)。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试解:黛玉爱独处)。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试解:指风姿和气质)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试解:第十六回写道:好容易盼到明日午错,果报:“琏二爷和林姑娘进府了。”见面时彼此悲喜交接,未免大哭一场,又致慰庆之词。宝玉心中品度黛玉,(穿素的黛玉)越发出落得超逸了)。应惭西子,实愧王嫱(试解:西施和王昭君见了黛玉和可卿也会惭愧)。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试解:指仙界的仙女儿)。果何人哉(试解:她到底是何人?啥身世)?如斯之美也!
试解:这首词通篇歌咏黛玉和可卿是仙女式姊妹(香)花。这么艳丽绝伦的一篇诗词,若不是暗咏女主角林黛玉的,《红楼梦》就违背小说艺术的逻辑啦!
至此,秦可卿的真实身世呼之欲出:黛玉的同胞姐姐,贾敏和“八贤王”胤禩的女儿!
再者,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时,警幻仙子将一位婀娜如黛玉而丰艳如宝钗、名可卿字兼美的美女推入宝玉怀中;而“八贤王”胤禩则是字佳美(兼美)。
不过,本篇词赋开首所用的两个名词“柳坞”和“花房”,通常是指野鸳鸯的幽会之所,显然与宝玉、可卿和黛玉的活动场所不同。细想起来,纳兰容若与乌程才女沈宛之间倒是有过一段满汉野鸳鸯式的生活。
因此,本篇词赋是兼具歌咏沈宛、可卿和黛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2: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内容,请见鲁豫河湾朱登河发布在《大河网-大河文学》栏目中的系列评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6-20 10:03 , Processed in 0.045007 second(s), Total 28, Slave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