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95089|回复: 0

邓州风物志之家 故园 老地方(上)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20 23:42:1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书勇

一篇深度解析、全景再现邓州风土人物及乡情民俗的怀旧力作——

我们的家

我们的故园

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

……

正文

八百里伏牛山宛似一头雄健黄牛,奋尾扬蹄,披荆斩棘,一路纵横驰骤,奔踊而来,然到了豫鄂陕三省的交界地带,却恰似陡然失足或筋疲力竭一般,踉踉跄跄扑倒于地,牛头前伸牛眼圆睁,牛鼻子咻咻的喘着粗气,纵有千般雄心,万丈豪情,毕竟再无半分腾跃而起张狂哮吼的力气了。于是,整座山系到此戛然而止。

如果说,每一个故事的结束,都是另外一个故事的开始,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认为山系的骤然终止,恰是平原的缓缓铺开呢?

事实正是如此。因为在伏牛山的尽头,美丽的丹江湖畔,一片坦荡如砥、繁花似锦的百里沃野正梦幻般的铺展在了世人眼前。

这片沃野古称“穰”,今称“邓州”。

“前列荆山,后峙熊耳,宛叶障其左,郧谷拱其右,据江汉之上游,处秦楚之扼塞”。这是古人对于邓州地理位置的描述。

又因东连吴越,西通巴蜀,南控荆襄,北依河洛,且境内七水环流,舟车会通,素为交通咽喉,军事要冲,因此邓州在号称“三省雄关”的同时,又有“陆海”之美誉。

打开邓州地图,一只引颈展翅、翱翔九天的雄鹰形象便展现在了我们眼前,其尖喙之曲弯,羽翼之丰满,简直栩栩如生,令人叹为奇观。

自仰韶文化中晚期人类的足迹首次踏上这片热土以来,邓州曾经孕育过圣贤伟哲、英才俊杰,但更多的却是默默无闻的凡夫俗子、芸芸众生;曾经经历过残酷的战争毁灭、无常的灾疫肆虐、痛苦的徘徊抉择、艰难的和平重建,但更多的却是平静温馨的生产生活;曾经上演过爱恨情仇的大戏,奏响过喜怒哀乐的小调,掀起过狂风巨浪,席卷过暴风骤雨,但当这些过去,一切便又复归正常。

几千年来,在这片热土上生生不息的人们哭过笑过,爱过恨过,奋斗过付出过,成功过失败过,痛苦过迷茫过,风流过倜傥过,每个人都用言语用行动在邓州这册巨幅书页上或浓或淡的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

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世界的格局风云变幻,国家的建设一日千里,科技令点石成金变为现实,创新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导力量,邓州,自然也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正生活在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高歌猛进的时代,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一个光明与熹微并存、信仰与怀疑同行的时代。在我们的面前,一种物象消失了,另一种物象立即取而代之,一种观念刚刚成形,另一种观念随即将其颠覆,每天都有着新的潮流、新的时尚荡荡而来又滔滔而去,生活的节奏快得我们几乎无法适应……

当我们每天都在为着新的风景眼花缭乱应接不暇的时候,当我们每天都在为着生存生活东奔西走心力俱疲的时候,当我们在夜深人静感到身在流浪心也在流浪的时候,当我们在遇到挫折受到委屈四顾茫然徘徊无依的时候,我们有谁会略略停伫,来归纳梳理一下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往事?我们有谁会转头回望,来怀念追忆一下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家园?

也许,是清晨时候飘荡在村头树梢的一抹炊烟,是晚饭时候母亲站在厨房檐下的悠长呼唤,是梦中老牛反刍的咀嚼,是门前黄狗汪汪的吠叫,是雄鸡挺立墙头的引颈高歌,是水桶撞上井壁的清脆鸣响,这些多年前曾经真切的出现于我们生命中的某个场景,会突然令远在异乡的你泪流满面,突然疯狂不可遏抑的思念起我们的家,我们的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来?……

也许,是那高远深邃的天空,是那璀璨耀目的落霞,是那哗哗流淌的傍村溪流,是那溪流对岸永远也没有去过的神秘远山,是那夜幕笼罩时分斜披夹袄、赶着满载粮棉的牛车缓慢驶过蜿蜒村道的年老农人,是那三夏酷暑时分头顶烈日、腰背弯成弓状拼力流汗收割禾稼的黝黑村妇,这些多年来一直深深的刻印于我们脑海中的某个画面,会突然令远在异乡的你急不可耐的收拾行装,脚步匆匆的朝向我们的家,我们的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奔来?……

家,故园,一个可以给我们安慰给我们力量,使我们能够心情恬淡安然入睡,使我们能够精力充沛坦然应对一切困难和挑战的老地方!

家,故园,一个留存着我们的欢乐留存着我们的痛苦却已永远不可复制,一个令我们一想起来就情不自禁就泪流满面,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念念不忘的老地方!

在古希腊神话中,英雄安泰是地神盖亚的儿子;每当他与敌人决斗不能取胜时,就扑进大地母亲的怀抱,由此重新获得力量,从而击败任何敌人。我们每个人都是安泰,而家,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则是赐予我们力量、给以我们安慰的大地母亲!

而在中国传说中,鸡老将死,常会思念那颗孵化出它的蛋壳,因为在蛋壳里,有着它混沌时代无忧无虑的童年;代马将死,常会独立旷野,让风吹拂鬃毛,因为那风来自北方,来自它终生眷恋的遥远故乡;狐狸将死,常会翘首凝望很远很远的沙丘,因为在沙丘中有着洞穴,那是母亲生它养它的地方。家,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就是这样一个连畜兽也会刻骨铭心、至死不能忘怀的所在!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随着现代文明的无孔不入,进逼渗透,也随着生存方式的变化演绎,离散重组,那种在中国农村延续了数千年的古老文明正在步步败退,在节节坍塌。也许某个早晨,当我们从梦中醒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四面观望打量时,我们会吃惊的发现,我们的家,我们的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已经不复存在,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永远的回忆!……

我们每个人都无可避免的生活在时间和空间里。时间每天都在我们的身边汤汤流过,春天去了,明年还会再来,桃花谢了,明年还会再开;可明年的春天决不会再是今年的春天明年的桃花也决不会再是今年的桃花,任我们栏杆拍遍,任我们泪水淌尽,却终不能抓住时间的尾巴令它重新回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只有眼睁睁的无可奈何的看着它一丝一丝、一寸一寸的从我们的身旁匆匆溜走。而空间呢,那构成我们的家,我们的故园,我们生命中的那个老地方的空间呢?不管经历怎样的风雨,不管经历怎样的变幻,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她将依然存在,默然挺立,静静的一言不发的等待着她曾经漂泊四方、最终倦极归来的游子扑向她的怀抱!

2015年5月的一个深夜,我终于决定接受一位远方朋友的建议,开始着手写作一篇对邓州——我们的家,我们的故园,我们生命中的这个老地方——全面解读的文章。人到中年的我对邓州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得闭上眼睛就可以说出这片土地上的特产风物,说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民情习俗,而我也将在这篇文章中将自己所熟悉的一切毫无保留,和盘托出。我想这样一篇文章可以使不了解邓州的人了解邓州,了解邓州的人熟悉邓州,熟悉邓州的人关注邓州。我知道自己才力不逮,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但如果可以使那些不管是远在异乡还是近在故土的邓州游子们略微停下匆匆的脚步,转头回望一下邓州,追念一下邓州,我的愿望就已满足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3 06:26 , Processed in 0.032407 second(s), Total 22,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