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2955|回复: 0

【原创】永远的树 —程村塬上忆古柏 ‖ 常现军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
常现军,笔名枣香河,河南秦岭金矿退休职工,原程村下乡知青,工作后在企业任过会计,管理人员,纪检干部,写有短篇小说《在高高的山那边》、《宝山》、《不平静的夜》及散文数篇散见于报刋杂志。



永远的树

在程村南塬的小秦岭山下,有一个村子叫东肖泉。东肖泉的山梁上有一颗古柏树,古柏树年代久远,三人合抱不住,站在黄河对岸的山西省境内都能看到。

当年我在西肖泉村插队当知青时,有一天,我们知青和村民一块到山梁上背蛭石,歇息的时候,来到了古柏树前。古柏树高约数丈,龙爪一样的粗根深深地扎根于山梁的岩石缝里,吮吸着山坡上植被中水分,墨绿色的树冠刺向蓝天,褐色粗壮的树干斑斑驳驳,浑身上下长满了许多粗糙的疙瘩。这些树疙瘩好像在向人们叙说着那些年代久远的故事。

站在古柏树下,背后是绵延的秦岭,放眼望去,山色连天,苍翠入眼。山脚下的东西肖泉自然村落,灰墙青瓦的屋宇铺排得错落有致,古朴淡雅。在村与山的缓坡上,大片的洋槐树林枝繁叶茂、葱茏劲秀昂首云天,沟底的钻天杨树,巍峨挺拔,树冠相叠,枝柯交错,浓绿如云,给整个村落添描上一层神秘幽静,如梦如幻的色彩。季风吹动着古柏的树冠,枝叶发出沙沙的呼唤。

古柏树俯瞰着程村平塬,塬下边的母亲河—-黄河,宛如一条舞动着的彩带,从西北天上飘来,又蜿蜒着向东舞去。抚摸着古树饱经沧桑的疙瘩,我的思绪浮想联翩,仿佛回到了那远古时代。此时此刻,古柏周围仿佛变成了整片的柏树林,一棵树一个绿浪, 像一个立体的湖泊。株株挺拔,棵棵苍翠。不畏严寒霜冻,不畏盛夏酷暑,不畏环境恶劣,不畏气候变迁,一旦扎根,就一如既往,顽强生长;千年葳蕤,万年长青。在树的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呀。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朝代更迭,春来秋往,灰飞烟灭,树是人非。然而柏树林只是遐想而已……

现实中的山梁上只有这一棵孤独的柏树。为啥只有这一棵古柏树呢?我们去讨教村中的老人。

老人说:“哪里是只有一棵树,这满山遍坡的树多得很呢!”老人指着山坡根儿的大片槐树林说:“难道你们没有看见吗?这大片的洋槐树林是啥?!”

是啊!半山坡上到山坡下边是有大片的洋槐树林,可这洋槐树林,怎能和山梁上的古柏树相比呀!在老人眼里,山村是有故事的,山村的美丽是不容人质疑的。又有谁不爱自己的家乡啊!

老人往鞋底上磕了磕烟袋锅子,又补充说。“早先,咱这满山遍坡长满了林木,从山上到山下连成了一片,眼前的这条沟就叫椴楝树沟。椴楝沟,椴楝沟,这条沟就是以椴树和楝树的茂密旺盛而得名。”

如今的椴楝沟里,是青一色的大叶钻天杨树和洋槐树,哪里还有椴树和楝树的影子。人世间沧桑的变化,把椴楝树沟魔术般地幻化成眼前的样子。

椴楝树沟是东肖泉村和西肖泉村的界沟。把肖泉村落划分成了两个自然村,分属两个行政区域(解放初期叫乡,文革期间称公社,东肖泉村归阳平公社管辖,西肖泉村归程村公社管辖。改革开放后,程村公社又改为乡,阳平公社改为镇。二〇〇六年城镇区域划分,阳平镇和程村乡合二为一,统归阳平镇管辖。)世事更替,斗转星移,风雨变幻,东西肖泉的村名仍旧不变。从东肖泉往东是大湖峪,从西肖泉村往西是焕池峪,再往西就是枣香峪了,大湖峪和枣香峪中间夹裹着程村塬。

这条从远古时期形成的沟直通山梁,和山坡上的绿地相连一片。春天来了,满坡的洋槐树开花了,花香沁人肺腑,随风四散飘溢着,招引着成群的蜜蜂,把槐花的浓香带到山下乡村,成群的蜜蜂嘤嘤嗡嗡忙不停地来回穿梭于槐花丛中。为人间酿制出香甜的蜂蜜。这正是养蜂人丰收的季节。

在小秦岭的这块风水宝地,在屈指可数的光秃秃的前山山梁上,没有别的树木,唯独这棵古柏树特别醒眼。古柏都经历过哪些年代,又是如何从一粒种子发芽成长为幼苗到参天大树。真是一个让人无法解开的谜。

我继续在乡村里寻找,去探寻和古柏相关的秘密。

多少年了,东、西肖泉的村民以古柏为自豪,到塬下逢会赶集,若碰到塬下的人问道,你家是那个村里的?被问者就会用手指着古柏树说,柏树下肖泉村的。这两个村子不大,却因柏树而出名。自打肖泉村落形成以来,村落中就接纳容留了东来西往逃难的人在此落户,千把人口的村子里,人们口音杂陈,有从东边安徽来的,商丘来的,南阳来的,还有陕西洛南和丹凤大山里来的人,大家都和睦相处,是古柏树把不同口音的人聚拢到了靠山根村落,把五湖四海来的人们团结成了一个和睦相处的大家庭。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二十多个知识青年的到来更加增添了山村的活力。夏季,村民在山下庄稼地里干农活,半山腰上缭绕着棉絮似地白云,山坡上绿草茵茵,白的羊,黄的牛,四散在山坡上的草场上,悠然自得地啃吃着青草,在山梁上古柏树的陪衬下,勾勒出一副自然的山村风景画。

在山坡下的椴楝树沟里,有一股长年不断头的清澈溪流,滋养着东西肖泉的村民,这就是村名的来历。后来我终于知道,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大炼钢铁时没有焦炭,人们就伐树木代替。把整个山梁剃成了光头。当时老支书为了给肖泉村后人留个纪念,让把这颗柏树保留了下来,为了防止恶人盗伐,还专门让镇子里的铁匠师傅,打了几十枚马蹄铁钉,楔在了树身上。到了六十年代,国家号召封山育林,村子里给山上栽种了许多柏树苗,因为干旱缺水,都未能成活。有人建议改变种树思路,先从椴楝沟底里种起,栽种了许多杨树苗。又了解到洋槐树喜适阳光的特性,再从山坡跟栽种洋槐树。就这样,沟中的杨树与坡跟的洋槐树连成了一片,山下的树越长越大,洋槐树林也逐渐地往山坡上繁育延伸。

这里靠山,气候凉爽,每年可比其他地方多几场雨水,种下的庄稼总有一季丰收。山坡上茂盛的绿草,滋养得羊肥牛壮,后山里还有些蛭石等矿藏可供村民们挖取。

几十年后,当年的马蹄铁钉子长进了柏树体内,形成了后来的疙瘩包。古柏树在这高山之巅,顽强的生命力经受着夏日的狂风暴雨,烈日雷电,严寒冬季的冰雪霜冻的砥砺,巍然屹立在高高的山卯上。

参加工作后,单位距插队乡村西肖泉十多里路,闲暇之余经常回到肖泉看看。十多年前,当我再次回到肖泉,忽然看到当年山梁上的那颗古柏树不见了,问及村里人,都说被东肖泉的一个懒汉砍伐掉了,我不仅一阵惋惜。村里人说,改革开放后,村民大多寻找发家致富的门路,有的上山开矿,有的下南方打工,家家都富裕了起来,不少人家还盖起了两层小楼房。东肖泉村一个游手好闲的懒汉为了弄钱,有一天突发奇想,把山上的这颗古树给伐倒,还找了两个同伙一块把古树卖了。

山上的古树没有了,东西肖泉两个村庄失去了引以骄傲的标志,惟一残存的一点历史痕迹也湮没在了岁月的长河中。

近些年,村村通的水泥路已修进村里,连接东西肖泉村的椴楝沟的路被地方金矿修通,当年知青们挑水吃的椴楝树沟里已开挖出金矿石,国有金矿通往槽桐沟矿区的路从西肖泉的村子里经过,方便了许多。每当我路过山脚下时,就会忍不住往山梁上巴望,想起山梁上的这颗古柏,感受到古柏树的灵魂所在,那雄伟苍劲,巍峨挺拔的古树雄姿一直矗立在我的心里。


来源: [url=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02325999]【原创】永远的树 —程村塬上忆古柏 ‖ 常现军[/ur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3-25 04:02 , Processed in 0.082416 second(s), Total 18, Slave 1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