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348|回复: 0

张绍文:本土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功勋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7 10:04:52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彭中彦

我对张绍文先生的敬佩首先来自他对家本土文化遗产清醒的保护和传承意识,并自觉地把这种文化意识化作保护、传承、弘扬和光大的具体行动中。这是一个具有人文情怀的著名书画篆刻家,最让家乡人和家乡人的后世子孙所广为称道的和永远铭记的。更何况先生还留下那么多书法精品、丹青巨画,篆刻力作、诗词赋论。因而,先生是不朽的——尽管他已离开我们十一个年头。

    1933年出生于汝州老城的张绍文先生,自幼酷爱书画和诗词,曾受教于毛培之、马子贞、雷育斋等名家。先生大器早成,12岁参加全县学生书画比赛,获一等奖。1949年参加工作,第二年考学名义离开家乡,到杞县农村执教,体验当地的艰苦生活。在此期间,所作国画《向日葵》参加河南省首届美展。《抗美援朝》长卷在《奔流》杂志发表。为了继续深造,张绍文1956年考入郑州市艺专学习,1958年毕业后到郑州市委主办的《支部生活》杂志任美编。此后,他陆续创作出大量艺术质量较高的书画篆刻作品:1960年先后四次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作画,作品有《太行秋色》等;国画《春晖》1965年参加全国第五届美展;1971年春参与设计“二七纪念塔”。《华山图》1979年由国家选送美国参加建交书画展;1980年在故乡发现仰韶陶缸彩绘,即临摹并命名“鸛鱼石斧图”,撰文在《中原文物》发表,香港《美术家》转载;《雪芹造像》1980年在《红楼梦学刊》上发表,1986年又在国际红学文物博览会展出;隶书《蓬岛烟霞》1988年获日本“神社展”一等奖;篆书联1984年参加全国第二届书展;五绝诗《游风穴山》1990年由纽约四海诗社选人《全球当代诗词选集》。“白云秀谷秋风闲,丹崖翠楼挂碧帘。满溪明珠无意拾,卧听玉女弄风弦。”(张绍文《珍珠帘》) 虽然先生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书画和诗词作品,但大多都是以家乡的山水名胜和故土的文化为背景的,把其与故土深厚的历史文化情结注入了他的丹青书作和诗词赋论中,从而使他的作品无不折射出家乡文化的厚重和故土山水的灵性。

我与先生生前虽不曾谋面,但我的心中时常供着先生高大的形象,装着先生为保护、抢救、挖掘、开发文化遗产留下的一串串故事。这些故事中最震撼人心的当属先生慧眼识国宝——发现了“鹳鱼石斧图”。我是在采写《汝州解图》一文时了解到事情的根梢。1978年冬季的一天,临汝县(今汝州市)纸坊公社阎村生产队的苹果园内,有几个社员正在翻土。这个果园紧临着黄涧河,该河流域面积不大,但很有名气,《水经注》里曾有记载。几个社员说笑中翻着黄土,却做梦也没有想到几镢头下去竟然掘出了一件国宝。那是仰韶时期的一批陶器。社员们谁也没有在意一件陶缸腹部一侧的那幅高37厘米、宽44厘米的鹳鱼石斧彩陶饰图。县化馆的工作人员把这批彩陶运回了馆里。1980年春节期间,张绍文从郑州回到家乡,在文化馆胡乱堆积的众多陶缸中,突然发现了这件不同凡响的陶缸——那上面有一幅罕见的原始绘画。先生抑制着内心的狂喜,经过长时间观察后,胸有成竹的断定:这幅图可能是我国目前为止所能看到的最早的绘画作品。他连忙吩咐弟子张天庆去拿笔墨纸砚和相机,把这幅绘画认真地临摹下来:彩陶画约占陶缸总面积的二分之一,一鸟叨着一尾鱼,虔诚地朝拜着一把大柄石斧……张绍文喃喃自语:“鹳、鱼、石斧,干脆叫它‘鹳鱼石斧图’好了!”为彩陶和绘画拍照,并又和彩陶合影后,张绍文立即赶回郑州,向有关部门报告了这一重大发现。之后,《鹳鱼石斧图》被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2003年7月被国务院定为67件不可出国展览的重点国宝文物之一,成为我国最顶尖级的文物。

惠心千千结,魂牵古文化。张绍文先生对家乡的历史文化情有独钟,经常利用自己的见识和影响关注汝州历史文化的保护工作。有“古建筑博物馆”之称的国保文物风穴寺、始建于唐代的法行寺塔、距今已有600多年的汝州学宫、文庙古建筑群等,当年的保护工作都是他是他较早发起呼吁和倡导的。还有唐大诗人刘希夷陵园的修建,也是在他的呼吁下展开的,并亲笔为夷园题写园名。望嵩路上的大阅楼最早也是在他的呼吁下得到保护的。到了九十年代初大阅楼被扒掉时,正在郑州举办画展的张绍文先生闻讯后坐在地上大哭起来……1999年,他还以自己珍藏的宋代原刻《汝帖》为底本,将汝州三宝之一的《汝帖》整理出版,使散轶多年的一代名帖再度面世。此情此举此义,家乡人永远是不会忘记的。

先生清醒的文化保护传承意识,化作脚踏实地的行动反映到大至国宝风穴寺,小到自家的古民居小宅上。我是2005年10月的一天,因参与古民居普查抢救保护工作,才第一次走进先生的老宅的。先生的故居地处汝州古城中大街中心地带,属北方典型的三进深四合院建筑。前门为门面房,临中大街,进门后是东西厢房,中间一狭长过道,经过道,到客厅,这算前院。过客厅,进二院,也有东西厢房,还有后楼,也称绣楼,是家眷居住的地方。绕过绣楼,即是后花园,后花园与南后街相通,可以从后门进马车。这处典型的清代北方民居,保存较为完好,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张绍文先生知其文物价值很大,将来必为汝州的重要文化遗产,因此就让家人精心保护。他把院内的一棵百年黄杨修建花池保护,并撰写保护匾嵌入池边。日本占领汝州后他家曾被日军一个军官居住,日军将家中的一个方桌的四条腿截断。日本兵退出汝州后张家又将腿接上,恢复了原状,这是日军侵略汝州的证据,张绍文将其放进自己的房间给予保存,至今完好。张绍文故居前院有两处与张绍文有关。一是客厅西侧用木板隔开形成一个小房间,张绍文退休回汝州后在此起居作画,室内有清代家具方桌等物,房内目前尚存有张绍文墨迹,“依枕竹风清”,有乐得清静之意。房间北窗外是前院内一处空地,临墙上有张绍文亲题的“清境”二字。二院的绣楼保存较为完好,楼分两层,中间有木梯相连。据说旧时女孩儿进入青春期后便不得随便下楼,在楼上专门学做针线活儿,待嫁闺中,故称绣楼,期间饮食由佣人传送,为方便起见,还在两层楼中间的隔板上打一方孔,小东西就从孔中传递。绣楼前那棵黄杨树的旁边有一地道,与后花园水井相连。1984年修缮时张绍文在树下题字,对此作了简要说明:此宅为张父张友仁于1939年购得,当年就修筑了地道,并从西门里老宅移来这棵黄杨。

初次到先生故居普查,我们就为他自觉而强烈的古民居保护意识和行动所感到。但更令我们心灵震颤的在后面。那天,我和同去普查的尚自昌文友打着手电筒下进了地道内。在地道内我们看到了先生临终前撰文镌刻的一通石碑。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亮,我们看清了这碑文也是对张宅保护的遗嘱。碑文称张宅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要善加保护,修旧如旧,不得变卖。谁损坏和变卖此宅,为张家不肖子孙,死后不得入祖坟云云……读着碑文,一个坚韧守望、保护、传承古文化的“痴者”形象,在摇曳的光亮中愈来愈加高大。值得告慰先生的是,一年后他的故居被公布列入首批河南古代暨近代民居民间建筑保护名录,成为汝州的重要的民间文化遗产得到了保护。

    痴心文化遗产传承,无私培养书画后人。在故土先生悉心培养了一大批书法、美术人才。比如他的弟子汝瓷专家、原汝州市书画家协会主席张天庆、先生的知己、老画家陈绍禄、先生的侄孙、现任汝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的张狮子等都是在先生的指教下成为影响一方的书画家的。先生性格温和,对所教学生从不疾言厉色,很受大家爱戴。在郑州先生的学生就更多了。上世纪80年代张绍文任郑州市书协副主席期间,名声很大。一日,忽然有四个素不相识的男青年找上门来,原来这四位是刚毕业的学生,喜欢书法,专门找他来请教。张绍文立即放下其他事情,和他们探讨起来,偏偏这四个青年人分习四种字体,挺麻烦的。张绍文耐心指教,一个一个来,整整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才让四青年感到满意。多年以后,其中一位鲁姓青年成为全国知名书法家。先生德艺双馨,善心济世。红学专家、张绍文生前好友林冠夫回忆张绍文时讲了一个故事。上世纪80年代,张绍文和几个文友到山区采风,途中在饭馆遇到一个小男孩乞讨。张绍文见其聪明伶俐,又很听话,担心他当乞丐学坏了,就在临走时将小男孩带回到家中,抚养了起来。其后数年间,张绍文不断打听小男孩的亲生父母,终于使孩子和父母团圆。又是十多年后的一天,张绍文将过55岁生日时,这个叫小宇的男孩突然出现在张绍文家中,张绍文竟然没认出来。原来,小宇和父母团聚后,即赴广西当兵,一别十余年。那天,他特意赶在张绍文生日前来看望,要给他一个惊喜……生活中的先生,慈善、敦厚、传统、而一旦进入艺术创作境界的先生,则挥洒自如、狂傲不羁,充满着创新和创造。

文化薪火相传,遗宝光耀千载。文化是不朽的,而为保护传承、弘扬光大文化遗宝的人将会永远不朽。
张绍文先生千古!千古张绍文先生!!

          2010年12月24日中午于汝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3-24 18:15 , Processed in 0.037499 second(s), Total 17, Slave 1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