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6519|回复: 1

惊看匪杆过汝河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6 11:08:03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汝州路寨村 路运奇

       民国初年,政局混乱,大总统像走马灯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又遇军阀割据,祸害百姓,人祸加上天灾,百姓生活苦不堪言。为求生存,各地百姓武装成匪,抗官府抢富户,同时也祸害百姓。特别是豫西汝(州)、宝(丰)、郏(县)、伊(今汝阳县)一带,百姓夸张的说土匪多如牛毛。村上搬指算算,九十岁以上老人,参加过红枪会、土匪杆子或当过伪兵的不少于百分之九十。
        民国时汝州叫临汝县,它的地貌是南北是山,中间是平川,北汝河在平川西东穿过,当地百姓把北边的嵩山叫北山,把南边西边的山统称西南山。在临汝县与郏县交界处的汝河南岸,有一小村叫路寨,在路寨东北二里半处有一渡口。这渡口自明朝至解放一直由老郑家经营,冬春在汝河上搭桥,夏秋撑船摆渡。当船工的人见多识广,笔者曾问老船工郑善治:“从前光景恁乱,遇见土匪你怎对付。”他讲:“土匪一般是晚上三三两两一群过河,撑船的把过河人都称客人,我们见到这些人,会很礼貌而又含糊的说,客,过河哩?这些人也会礼貎的还一句,并问一句客套的话,有的还递上一支烟。此时船家闭口不说要船钱,这些人一去找活(抢盗)都不给船钱。待他们抢盗得手而回时,有的扔下一盒烟,有的扔下一点物品,船家的忌讳是不能问姓名住处干啥哩,只能说回来啦,两下才相安无事。”现在渡口已消失,能记起的最后几位船工分别是郑善治、郑善信、路本立、路东树、路振灯、张章张占福父子等。土匪的成份都来于贫苦农家子弟,为养家糊口,开始三五结伙夜盗,如路保堆、苏龙山等,都是16岁就入了伙。初期规模小,百姓称他们叫绿林行。而后横向联合,扩大成了组织,叫土匪杆子,首领叫架杆哩,或叫杆子头,杆子头的助手叫二架杆。土匪杆子有几十人、上百人,大的杆子成千上万。可打集镇、攻克县城,像安徽阜阳那地級市都能攻克。
         中华民国十年后,北山出现了一股大的土匪杆子,规摸有几百人,杆子头叫兰化文,不知是那村人。大概在1925年农历七月间,他们在虎狼爬岭宝丰一带掛住了活(即找到了抢劫目标),兰化文即带约200人的队伍,自北山向虎狼爬岭挺进。他们不怕官府,大白天公开行动。行至路寨渡口,这帮匪徒暂盘居河北岸观察动静,从路寨看河北岸人是黑压压一大片。那时路寨保长是路天禄,听到村民报信,怕匪徒骚扰路寨,就派警务员薛长安、路留记等十几人,去到渡口附近鸣枪警告,意图不让他们过汝河,同去的还有不少路寨青壮年看热闹。兰化文的人行动受阻,就原地开会整装队伍,先组织三十多人的尖子队,一边齐朝河南岸射击,一边下河向河南岸冲锋。路寨人一看那阵势,明知不是对手,都拖枪回逃,包括看热闹的,他们是有路走路,没路跳沟,像放羊一样往西南方向寨上跑。(待续,请看下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11:08:49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路寨东边五里是楚范庄,历属宝丰县,旧时也属老汝州管辖。大清乾隆年间,响应州官宋名立兴修水利的号召,顺着汝河南的河岸线向西开沟挖渠,路寨人称那渠叫范沟。当渠挖到路寨村东北的河岸线时,遇到了坚瓷的石头扣,就像现在水泥与砂石混浇的物体,村人说是石龙。用镢头锛一下一个白点,又找石匠往下钻,一天挖一个坑,过一夜又长平了。就这样白白的干了几天。有人说这石扣是石龙,是石龙会有灵性,所以好不容昜白天挖个坑,过一夜就会长平。为治这个石龙,挖沟人掂些油,在工地支上油锅,把油烧滾倒在石龙上。这一土法果然奏效,白天再挖也不会长平了。好不容昜把那段一百多米的沟挖开,因施工难度大,那段沟开口仅六尺宽,坐落在东老坟与杨树坟之间。
       从渡口到路寨,走大路要绕道费时,就近的直线距离就是走石龙上蹿过去,路寨人在后边枪声大作的险情下,真像如经弓之鸟,为防匪逃命纷纷从石龙处的范沟上蹿过去,从庄稼地里斜漫茬子往回跑。此时有一人路银聚(土寨他爹)在蹿过石龙处不慎跌倒,右小腿磕到硬礓石上受伤,坚持着走回村里。那时农村缺医少葯,找些土法止住流血,以后发炎转化成连疮腿,长年流水结痂,失去劳动能力,以后地里家里可苦了夫人王确,路银聚活到解放初去世。
       看热闹的路寨人逃回村后,警务员们把寨冂紧闭,并发动有枪的户拿枪上寨作好自卫准备,真是一级战备。村上人都提心吊胆地纷纷上到东寨墙上,观看匪杆的行踪。
        想当年路寨是独渠独堰,旱涝保收,相对南北山那些靠天吃饭的地方,村民比他们富裕。人怕出名猪怕壮,1915年,路寨就因出名被匪杆光顾过,把南寨门烧毁,土匪进村把富户路钦堂家东西抢走,家里转圈楼被烧,全家逃进临汝县城,其它富户也外逃出村,此次只怕北山兰化文匪杆攻打路寨。
万幸,兰化文匪杆冲过汝河后,没向西南来,他们从渡口上来过范氏桥,顺大路正南朝魔塚营方向走去。魔塚营是个比路寨大一倍的集镇村庄,也是寨墙高大,东南西北四个寨门。他们也闻讯北山匪杄兰化文部过汝河,也组织人作好应敌的准备。兰化文的人走到路寨与魔塚营的交界处,路寨人称那地方叫三道沟,看见魔塚营是雾召召的大村,不敢冒然前进,看那人群瞪醒一会,好像在商量行走的路线,稍停一会儿,他们不走大路,而是下到田地里一漫西南,从魔塚营与杨其营两夾径间穿过,上岭而去。
       三道沟大路西都是秧地,那附近最大一块有十几亩,是路喜成家的地,匪杆过后他家人去看,一大片秧地被踩踏毁没,而地里留下一具死尸。可能是土匪受伤或急病而死,匪杆急于行动,仍下他不管。路喜成家人见状,不仅庄稼踏坏,而且又留地里一具死尸,感到侮气,让他二子四子用两根麻绳,拴住脚脖,拉到三道沟桥边。
       此次北山匪杆兰化文部过汝河,让路寨人受了一场虚惊。
                                 2017年2月8日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9-25 14:15 , Processed in 0.032664 second(s), Total 21,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