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4904|回复: 1

教育那点事儿之办公室里的风景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2-16 22: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几何时,教师被冠以“辛勤的园丁”、“燃烧的蜡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无与伦比的美誉,无数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教育工作者也以此为豪。诚然,但凡是踏踏实实工作,对自己这一份虽渺小低微、却泽被后世的工作始终怀有一份敬畏之心的教师都有资格配得上这些赞誉,毋庸置疑。
随着商品经济大潮席卷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校园这片净土也不再安静、纯净。一些人在目睹了种种现实差距、经历了内心的种种折磨之后,开始为自己重新规划人生观与价值观,希望自己的职业能够成为个人发家致富、光耀门楣的摇钱树、敲门砖。君不见,校园中一些人衣着光鲜、前呼后拥,手中拿的、腋下夹着的已不再是那厚厚的书本,而是代之以功能强大的手机、知名品牌的化妆品、从网上或实体店抢购的时装等;君不见,校园中一些人已不再潜心于教学研究,而是汲汲于追名逐利、权力倾轧,即使最终所混到的不过是毫无级别待遇、出了校门屁都不值的虚衔,也同样足够令其颐指气使、傲视群雄;君不见,校园中一些人在获得相对稳定的财政收入、捧上了羡煞众生的所谓铁饭碗之后,便将精力与时间耗费在无尽的聊天与攀比之中,更有甚者心理扭曲,整日怀着阴暗的心理,挖空心思寻找可以与之斗争的对象,意欲打败一切,树立起令人可笑的威信,拼出个唯我独尊、谁与争锋的天地,扬名立万。
这次想聊的是寄生于办公室的一种人,当然相关素材仍然是我那个叫做小明的朋友倾情提供的。
小明的办公室是一个比较大的空间,由于历史上楼层用途规划设计落后于现实教学办公环境需要的原因,两个教研组在这里集中办公,人数约在四十人。由于小明所在的教学组是大组,故尊敬的、英明的领导集体为了表示出温暖的关怀与无微不至的照顾,决定将他们这个组安排在这里与另一个大组一起办公。
生活中有几类人,大家可以对号入座:有的性格外向,乐于沟通,团队合作能力强;有的性格内向,不善表达,更擅长于业务;有的内外向兼具,既能与身边的人沟通交流,友好合作,又善于钻研业务,创新工作方法;当然还有一种人,相貌平平,业务一般,但靠着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强大自信,凭借着平日广施小恩小惠和三寸不烂是非之舌,也能立起小山头,建起小圈子,党同伐异、所向披靡。
小明说,他们办公室空间较大,哪怕低声说话四周也能听见。很多踏踏实实工作的同事在自己的座位上认真备课,偶尔探讨教学问题也是自觉压低声音,接电话也是悄悄走到办公室外僻静无人处。但是,也有一些毫无自知之明、内心却极其强大的人在这个公共的环境里持续上演着闹剧,令人无比生厌。
G,是一个长相低调、穿着高调的普通员工,个子低矮偏矬、嗓音近于公鸭、常年棕色卷毛、两腿外撇粗壮。可能由于其配偶在该校某处室担任“要职”,此人一向牛皮哄哄、不可一世,整日在办公室大声喧哗,不是高声与固定对象X隔空闲聊,便是扯着嗓门与电话另一端的人聊一些优惠促销、快递物流之类的屁事儿。如果其外表平庸内心向善倒也罢了,最奇葩的是此人一贯如此,基本没有自知之明。也许她认为自己贵为该校的“七品诰命夫人”,身价比较高吧。
X,是一个长相低调、穿着浮夸的普通员工,个子偏低臃肿、嗓音近于母鸭、常年棕色卷毛、两腿外撇巨粗。此人牛皮哄哄的劲头与G有过之而无不及,整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咪着一双老鼠眼看人。也许是自我感觉不错,从内心把自己定位成美女的缘故,此人行为颇为浮夸,四处呼朋引伴,总能令人感觉仿佛其与学校大多数男性同事结下了深厚友谊,好朋友遍及天下。
D,是一个长相略丑、穿着略丑的普通员工,成功地从宽度上战胜了前两位“美女”,只可惜高度上始终未能超越前者。此人的特色是大嗓门,由于长相近于男性故很有人缘,当然仅限于其所在教学组。也许是一贯的粗犷豪放之风格,几乎百无禁忌,人虽然不在小明办公室办公,但由于其与前两位有着深厚的友谊经常过来串门,她的到来基本预示着任何人休想再安心工作,只剩下听她“精彩绝伦”的单人演讲秀的份了。
这三朵金花堪称奇葩中的奇葩。很多人私下都在疑虑,是不是我们单位的审美标准严重跑偏了?为啥赶上与兄弟单位联合监考时看到的别家最活跃的往往都是长相貌美、打扮入时的真美女,而自家这几朵搁到哪儿都令人倍感放心的金花却成了我们的“校花”?上帝啊!
人们都在说,最好的孩子是别家的孩子,最好的媳妇是别家的媳妇,最好的老公是别家的……应该是隔壁老王大哥,然而令小明倍感失落的是,偏偏在他的单位这样的人最吃香。每天到了办公室第一件事便是高谈阔论关于自家起床后的一系列琐事以及来的路上遇见的每一个好朋友,接下来便是追溯各自过往发生的一切令其倍感不快或者极其兴奋自豪的琐事,然后话题便开始飘忽不定,也许会涉及自家孩子多么不听话,也许涉及自家老公多么没本事,当然闲聊内容都很巧妙地与本职工作业务内容避开了。尽管经常会有语法上的错误,尽管经常会出现因过度兴奋而造成的喘息,但三朵金花无可匹敌的耐心和执着断然不会让这令其兴奋无比出现哪怕一秒钟的间歇,若是冷场的话一定会使她们颜面尽丧,将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威信或者说是个人魅力损失殆尽。
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三朵金花的班级教学成绩毫无意外地垫底,教案撰写、作业批改自不必说,哪有功夫写呢?然而令人惊奇的事情还是在大家的意料中发生了,她们的好朋友用了一种也许只有外星人才能看懂的计算方法,竟然神奇地帮她们拿到了优秀教师的荣誉,而且是为数不多的那种哦!
这个时候,所有踏踏实实工作的朋友瞬间顿悟一个道理:好朋友很重要!好朋友多了很强大!干的多不如聊得多,能力大不如嗓门大!
那么问题来了:怎样才能召唤到传说中的好朋友呢?
很简单,小明认为,只需要千方百计地对手中握有生杀予夺的个别人殷勤奉承、巴结讨好不就可以了吗?只要你把用在工作上的精力抽出来,肯多花点时间与心思像三朵金花一样保持好与少数权势者的关系,相信你一定也可以的!小明觉得,三朵金花应该是这样的逻辑:反正只要把这些人搞定了,至于那些笨牛怎么看根本不重要嘛。我能够扯着大嗓门在办公室高调地聊天,那是上帝赋予我的特权,你们算什么?!我的绝世美貌、火爆身材、优雅嗓音,特别值得一提的尤其擅长交好朋友的强大魅力,造就了立于不败之地的我!你们就在那瞎忙吧,一群白痴,不开窍的傻瓜,忙到最后也没你们的份,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小圈子就已经商量好了的。不好意思,你们早已出局了,这是我们自己人的游戏。
听了小明的讲述,我不禁感叹道:你们单位真TM是一朵奇葩,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再次惊呆了!巨呆!小明,我看你就不要继续在这个破单位混下去了,你没听金花都说了是他们少数人玩的游戏而已,你又何必在哪里耗费自己的青春年华?早点过来帮我,保证你挣得比从前多得多!
小明苦笑着摇摇头,他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大学里学的师范专业,要不是有财政编制我早就走了,谁当老师不是图个既能施展才华教书育人,又相对稳定旱涝保收吗?离开学校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早就与外界社会脱节了。只希望将来一切越来越好吧,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2-20 23: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一:
小明说,曾有一次,一个外地教师公开指责她们影响公共环境,妨碍其他人正常办公,不料这一下就捅了马蜂窝。三朵金花中情绪一向不太稳定的G,居然在办公室不可一世地对几个外地教师猖狂地叫嚣:这是我们淮阳人的地盘!你们外来的敢怎么样?不欺负你们就不错了。
当时很多老师义愤填膺,但终究无人愿意甘当第一个发难之人,毕竟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里但凡涉及公众利益,个人一般不愿出头为他人做嫁衣。
那位外地教师有理、有据、有节地反驳:你这样的还能代表淮阳人?不给淮阳丢人就不错了。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也许还能代表几个跟你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孔出气的人,但我觉得就你们这样素质的人绝对代表不了淮阳人。我在这上班也有小十年了,为淮阳人民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学生,生活中也有幸结识了不少淮阳人,他们有的豪爽大方,有的仗义执言,有的热情好客,很多淮阳本地的朋友一直处得挺不错,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真正能代表淮阳的精神品质;当然,生活中也遇到过一些小里小气、心胸狭隘、冷漠自私的人,为一己之私损害更多人的利益;还有的人仗着有后台撑腰为所欲为、欺压良善、胡作非为,自以为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还有一种人,与市井间没文化、素质差的人群不同,文化水平也不低,也跟大部分人一样读了十几年书,可是越学越倒劲(淮阳方言,意为退步、更差劲),似乎学了一身找事儿(淮阳方言,向别人挑衅引发争端)的本事。
我觉得,这种人无论到哪儿,都不会也决不可能有资格代表一方水土一方人。淮阳人恐怕都会为这种人而感到耻辱。
外地教师侃侃而谈,犀利的语言瞬间令G当场愣住,一时竟无言以对。但凭借着长期积累的三寸不烂是非之舌,立刻展开了反击:不论你怎么说,你终归是在我们地盘上,想不想混下去还得看我们高不高兴。凭啥你一个外地人跑到我们地盘上挣钱?我们自己家刚毕业的孩子还没工作类,只有把你们这些外地人都撵走才能给我们自己人倒出来位置!
这朵金花一激动竟把心里真实的想法给漏了出来,然而其嘴瘾过得正爽,丝毫未意识到这一失误。
外地教师立即义正词严地反驳:你们的地盘?你们到处给自己留记号了?能否劳驾指给我们看看啊?你不过比我们早来了一年而已,算起来大家都在这个单位干了小十年,可以说为这所学校奉献了几乎全部的青春,在座的都可以称得上是学校的功臣。你想撵走谁就撵走谁?你算哪根葱?你说你家孩子找不到工作,还都赖上外地人占了位置了?这位置是你们家提供的?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才华没才华,你说你成天这样仗势欺人不务正业,你那年迈的爹妈在农村老家造吗?你以为后面有个领导给你这号人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干事谁混事大家心里有一杆秤。奉劝你一句,最好别等到树倒猢狲散那一天才明白这个道理。
小明回忆起那次针锋相对的场景,连连赞叹那位好样的外地教师。小明说,连他们淮阳本地的教师们都看不惯那帮子的所作所为了,成天把办公室搞得乌烟瘴气,就跟从粪坑里爬出来的人走到哪儿就把臭味沾到哪儿一样,几只耗子坏了一锅好汤。小明说大家其实不止一次跟上级领导反映办公室的问题,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领导日理万机抽不出空来,还是有意偏袒纵容,反正是始终没有下文。
小明想了很久,忽然觉得这么做似乎跟历代封建王朝帝王驾驭群臣的制衡之术颇有点相似之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20 23:24 , Processed in 0.033495 second(s), Total 21,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